乡村小医生

第469章 朱心一语惊人

   待唐逸挂了电话后,周晓强可就郁闷了,扭头瞧着他小子,一边靠边停稳车,忍不住郁闷的皱眉道:“你小子这不是在玩我么?刚说好咱俩一起去帝王耍耍,可是这就不成了,这……啥事呀?你这不是故意在吊我胃口么?”

  听得周晓强那么的说着,瞅着他那郁闷的样子,唐逸忍不住嘿嘿一乐,说道:“你自个去那里耍耍不一样么?”

  “草!”周晓强又是郁闷道,“我自个去耍多没劲呀?得,我还是回开发区吧!”

  唐逸又是乐了乐,然后言道:“自个去耍不好么?”

  “不是不好,是自个去耍没劲。去那种地方,就得哥们一起去,那才带劲。”说着,周晓强话锋一转,“成了,下次吧。”

  见得周晓强那样,唐逸又是乐了乐,然后言道:“那我下车了哦?”

  “成!”周晓强点了点头,然后又是说道,“反正你小子最近不还在市党校学习嘛,回头咱们电话联系就是了,晚上一起喝酒啥的!”

  “……”

  随后,唐逸也就下了车,站在道边上等朱心那丫头开车过来接他。

  莲花路这儿已经接近市郊了,就是快到开发区了。

  之前这儿还很荒,但是随着开发区的开发,慢慢的,莲花路这边上也有几处楼宇在建了,目前正处于施工状态中。

  总得来说,随着政-府大政策的方针,目前江阳市也是在大力开发中,按照市政-府的目标,就是要江阳市打造成国内一线大都市。

  由于朱心那丫头还没来,唐逸站在道边等着有些无聊,也就点燃了一根烟来,有些闲情逸致的吸着烟……

  原本唐逸是不吸烟的,但是在驻京办工作了一年多后,由于社会结交的需要,慢慢的,他也是染上了一点儿烟瘾。

  不过,目前来说,他的烟瘾还不是很大,也就是闲来无事时,偶尔抽根烟而已。

  待了过了一会儿,朱心那丫头终于来了。

  朱心那丫头开着一辆红色的宝马,缓缓的贴近唐逸的跟前停住了车。

  待车停稳后,朱心那丫头降下车窗玻璃来,冲道旁的唐逸笑嘻嘻的说了句:“上车吧。”

  于是,唐逸也就伸手拽开副驾座位的车门,坐进了车内。

  待唐逸在车内坐好后,朱心那丫头扭头笑嘻嘻的瞅着他,言道:“死乌龟,你怎么一个人跑来这儿呀?”

  听得朱心这么的问着,唐逸也懒得跟她解释了,便是敷衍的回道:“就是没事瞎转悠呗,就转悠到这儿啰。”

  朱心听着,也没有太在意这个问题,只是嘻嘻的一笑,然后冲唐逸说道:“呃,死乌龟,你怎么突然回江阳市了呀?你还没跟我解释呢?”

  唐逸听着,扭头若有所思的瞄了朱心一眼,有些闷闷的皱眉回道:“回江阳市就是回江阳市了呗,这没啥好解释的呀。”

  见得唐逸那样子,朱心有些不满的白了他一眼:“死乌龟,你什么意思呀?”

  唐逸则是瞟了她一眼,然后答非所问的回道:“现在这么晚了,你找我有啥事么?”

  朱心听着,更是不满的白了他一眼:“死乌龟,你究竟什么意思嘛?回江阳市了也不给人家一个电话,哼!今晚上要不是人家赶巧碰见了你,都还不知道你回江阳市了呢,哼!你就真的那么讨厌我吗?你要是真的很讨厌我的话……那……好吧,我以后不再缠着你了,成吧?不过,在北京的时候,你个死乌龟可是跟我说过的,咱们以友好协商为前提的,所以……就算人家是个白虎女,会让你倒霉,那人家的初次也是给你个死乌龟了,那……那你个死乌龟总得给人家一个说法吧?”

  忽听朱心这么的说着,唐逸又有些于心不忍的扭头瞧了瞧她……

  现在看上去,朱心这丫头的确温柔多了,要不是因为爱的话,估计她也不会变得这么温柔的?

  想着这个,唐逸这心里也是过意不去,因为不管咋说,毕竟他还是破了人家朱心的处……

  只是想着她是个白虎女,他这心里总觉得犯憷似的?

  这种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

  事实上,唐逸的心里也是有些矛盾,他想不信,但是也赶巧似的,第一次跟朱心发生关系后,他就倒了大霉,最后被弄去了驻京办,第二次在北京跟朱心这丫头发生关系后,驻京办的保险柜就给丢了……

  所以唐逸信也不是、不信也不是。

  这种东西,有时候就很邪性的。

  可是想着他自己的确跟朱心说过,以友好协商为前提……

  想着想着,唐逸也就冲朱心问了句:“你想要啥说法呀?”

  忽听唐逸这么的问着,朱心这心里多少有些窝火了,对于她来说可是忍了又忍的,要不是因为自个是个白虎女的话,她也不会这么委曲求全的……

  不由得,朱心气怒的瞪着唐逸:“死乌龟,你真想要我讨说法是吧?!!”

  忽见朱心真怒了,唐逸忙道:“我这不是在跟你友好协商嘛!”

  “哼!还协商个屁呀?你个死乌龟的意思不就是想甩了人家吗?”越说,朱心越是气愤,“哼!死乌龟,你说你有很多个女孩,人家都忍了,都没有说什么,现在你玩了人家就想甩是吧?”

  听得朱心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一怔:“你的意思……也就是要我必须娶你啰?”

  朱心那丫头则是回了句:“反正你有多少个女人,我不管,总之我做大的不行,那起码也得做小的吧?”

  忽听朱心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猛的一怔:“你……这么想得开?!!”

  朱心则是自觉委屈而又憋闷的撇了撇嘴,冲唐逸翻了个白眼:“哼!有什么想得开想不开的呀?我爸还不是很多个女人,我妈也管不着呀!”

  又听得朱心这么的说着,唐逸愣了又愣的,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照朱心这丫头的意思……那老子岂不是能将那些个女人全给收了?就像韦小宝那样,弄他七八个老婆……

  可问题是……娘西皮的,貌似早就是一夫一妻制了吧?

  再说,就算可以,那……那些个女人们也未必会愿意呀?

  呃?唐逸又忽地暗自一怔,心想,娘西皮的,既然朱心他爸可以做到,那么老子为啥就不可以呢……

  想着想着,唐逸扭头又是打量了朱心一眼,然后言道:“那个啥……咱们还是想想……一会儿去哪儿吧?”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朱心那丫头愣了一下眼神,然后回道:“都夜里十一点多了,还能去哪儿呀?当然是……去附近找个宾馆啰。”

  听着这个,唐逸又是眉头一皱,心想,娘西皮的,那事……还是算了吧?老子可不想明天又倒啥霉哦……

  可是这会儿也由不得他了,因为朱心那丫头忽然驱车到前方调了个头,然后就驱车奔前方而去了……

  待唐逸反应过来,忙是扭头冲朱心问道:“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呀?”

  朱心那丫头只顾专心驾着车,像是没有听见唐逸在说啥似的……

  过了一会儿,当朱心那丫头驱车在一家名为阳江酒店的门口缓缓停稳时,唐逸又是皱眉一怔,感觉有种难以诉说的郁闷似的……

  因为他要是说不愿跟朱心一起去酒店住的话,那么朱心一定会说他装b。

  毕竟两人啥事都发生过了不是?

  可是唐逸想着她是个白虎女,跟她睡过两次,两次事后都倒了大霉,他这心里也是犯憷……

  所以这会儿,他在胆怯的心想,娘西皮的,也不知道明天会倒啥霉?

  处于无奈,在朱心那丫头的娇蛮之下,唐逸也只好下车跟她一同走进了酒店大堂。

  到了酒店大堂,朱心那丫头就去前台要了一间房。

  在一同乘坐电梯上楼的时候,在电梯里,朱心那丫头也没有说话,只是显得一脸不甘的样子瞧着唐逸,暗自心说,哼,姑奶奶我就不信邪,我就不信你个死乌龟今晚上跟人家睡觉后,明天还会倒霉,前两次纯属巧合而已,哼……

  唐逸瞧着朱心那样,他也没有说话。

  到了房间后,唐逸本想睡沙发,让朱心那丫头睡床,反正就是不想跟她睡在一起……

  可是,朱心那丫头越是见得唐逸那样的想躲避她,她越是主动,愣是脱了个干净,光溜溜走到唐逸的跟前,还故作妖-媚的样子,手舞足蹈的瞧着唐逸,心说,哼,姑奶奶我就不信你个死乌龟能抗拒……

  想想,朱心那丫头长得也是一个漂亮,身材也是很棒,那两个白嫩鼓荡之物也不小,所以她那么的诱-惑着,唐逸能抗拒么?

  所以,只见唐逸那货忽地一下站起身来,一把将朱心扛在肩上,就直奔床前走去了,心说,娘西皮的,明天倒霉就倒霉吧,老子管它呢,先爽了再说吧……

  待将朱心那丫头往床上一放下,唐逸便是一边迫切的褪去裤子,一边瞄了瞄她的那个神秘地方,只见就那么白嫩白嫩的,光溜溜的,就是连一根黑色的线头都找不着,不过感觉上倒是蛮特别的,好似又有些刺-激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