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84章 匿名电话

   周日的下午,咱们唐逸唐县长呆在家没事,也就坐在书房里看书。没事看看书,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

  现在,咱们唐县长在县委家属大院内,也是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不过,他一个住着一个偌大的三居室,未免显得有点儿大,显得空荡荡的,他常常回家都感觉怪寂寥的。

  偶尔的时候,咱们的唐县长也在想,老子是不是也该娶个婆娘了呀?

  正在他呆在书房里看着书的时候,忽然,只听见客厅的门被敲响了:“咚咚咚……”

  忽听敲门声,唐逸不由得一怔,心想,怕是李爱民吧?

  于是,他也就缓缓的起身,扭身走出书房,斜穿过客厅,来到门前,伸手‘咔’的一声打开门……

  然而意外的是,站在门口的竟是自个的秘书柯小敏!

  唐逸不由得一怔:“怎么……是你呀?”

  这,被唐逸睡过之后,柯小敏也就不管他是啥县长不县长了,便是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是我怎么啦?”

  见得她那样,唐逸忙是探头朝走廊里看了看,见得没人,于是他惶急冲柯小敏说了句:“快进来先!”

  待柯小敏进来后,咱们唐县长惶急关上了门,生怕被人看见了……

  关好门后,待唐逸一个转身,忽然,柯小敏就黏人的上前来一把抱紧他,将自个紧紧的装进他的怀中,紧紧的贴紧他……

  唐逸不由得一怔,心想,娘西皮的,这是尼玛啥意思呀?

  这玩意,说怪也怪,这女的一当被男的睡了后,她就是日思夜想的都是他。

  俗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这处于恋爱初级阶段的柯小敏也是如此。

  昨天跟唐县长分开后,回到家,她就一直在想着他,这不今天她实在受不了了,也就干脆找来了唐逸家。

  这一见面,她也就只想跟他紧紧的抱在一起。

  见得柯小敏如此,唐逸却是有所顾虑的问了句:“你来的时候……没有人看见吧?”

  柯小敏愣了一下,然后回道:“我没注意。”

  一边回答着,她就一边踮起脚尖来,亲住了唐逸的嘴……

  感受着柯小敏如此热切,唐逸不由得暗自一怔,心想,娘西皮的,是不是她尝到了甜头呀,所以也就想……还要老子睡她呀?

  事实上,这柯小敏也是从中尝到了一点儿甜头。

  因为她回想着跟他做那事的滋味来,心里就有点儿痒痒的,像是还想再尝试一下似的。

  没办法,谁叫咱们唐县长太给力了呢?

  弄得她是舒服得要死,她能忘记那种切骨的舒爽滋味么?

  再说,这柯小敏也是初尝到那等滋味,自然是一时间还跟那决堤的洪水似的,有种泛滥的感觉,好想二十四小时就跟他腻味在一起,她都愿意。

  这一亲上后,也就像是再也分不开了似的……

  随之,唐逸也是来了感觉,也就迎合上了,彼此热拥在一起,相互啃着咬着的,衣衫就一件件脱落了……

  不由得,待唐逸伸手触及到她那个神秘之地时,只觉弄了一手热乎乎的黏湿。

  柯小敏也是被调教得大胆了许多,竟是尝试着伸手去握住了他的那个硬朗东东。

  一番激烈的前戏过后,唐逸忽地一把抱起她,扭身就朝沙发前走去了,待将她往沙发上一放下,他便是随之俯身而去,直奔主题……

  一阵翻云覆雨过后,终于消停了下来。

  只是相互仍是余喘不断,气喘呼呼的……

  待柯小敏脸上的红霞渐渐退去,她回想着刚刚那番切骨的爱意,面上又是泛起了一阵红晕来,忍不住在唐县长的耳畔呢喃了一句:“我爱上你了,怎么办呀?”

  忽听这表白,咱们的唐县长则是采取一贯沉默的方式……

  听得唐县长不吱声,柯小敏这心里小有失落,又是在他耳畔说了句:“反正……你不说话,我也是你的女人啦!”

  这时候,咱们唐县长笑嘿嘿的说了句:“我的女人可是很多哦,你不怕要排大小么?”

  忽听这么一句,柯小敏愣了,面色明显难堪了起来……

  可是想着人家县长的身份,她心里也明白,怕真是个花心大萝卜?

  作为在政-府工作的柯小敏来说,她心里也知道,真正有本事的男人都不止一个女人。

  由此,她一时也不知道说啥是好?

  毕竟她还是个传统的女子,还是希望能正常的恋爱,正常的一夫一妻,正常的白头偕老……

  但事情往往都是事与愿违的。

  打自她当县长办公室秘书后,她就隐隐的感觉到了,这个身份就注定了她或许有个不归的人生……

  事实证明,她爱上了这位年轻的、有点儿帅气的县长,也跟他发生了关系,而且还把她最宝贵的第一次给了他。

  现在他说他的女人很多,她要是想做他的女人,就得排大小,这……怎么办?

  柯小敏一时也迷惘了……

  可回想着他所给她的那种切骨的爱意,不由得,她竟是说了句:“排大小就排大小吧,只要是你的女人就好。”

  忽听柯小敏这么的说着,唐逸暗自有些小喜,忍不住说了句:“你真的愿意?”

  “愿意。”

  唐逸听着,又是有些小喜,忍不住心想,现在有两个女的说愿意排大小了,一个是朱心,一个是柯小敏,看来……老子还真有希望弄够七个老婆,嘿嘿……

  第二天,周一。

  这天上午县委的工作例会结束后,李爱民就直接叫唐逸去了他的办公室。

  待到了李爱民的办公室,李爱民直截了当的告诉他:“下午,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就会领着人马秘密前来五羊县。关于他们的住处,也秘密安排好了,暂住在洋溪酒店。这次,他们都是便衣行动,来的时候,是租了中旅的一辆大巴车。你先准备一下,下午我跟你一起过去,跟杨开福见一面。到时候可能会开个小会,宣布你担任这次秘密打黑行动组组长。就这事,你先回办公室准备一下吧。”

  “……”

  当唐逸回到办公室后,刚在办公桌前坐下,忽然,他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嘀嘀嘀……”

  听着电话响,唐逸也就随手抄起了电话来:“喂,你好,这里是县委。”

  “我知道是县委。你是姓唐的那个小子吧?”对方问道。

  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你是……”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以后在五羊县出门要小心一点儿!”

  忽听这挑衅的威胁,唐逸不由得又是皱眉一怔:“你究竟是他妈谁呀?有种就别跟老子玩这种匿名电话!告诉你,老子从来都不怕威胁的!”

  “那咱们就走着瞧吧!”

  “瞧尼玛个蛋呀?有啥好瞧的呀?”

  “那你就等着吧!”

  “老子等你妹呀?草!麻痹的,你就是他妈一个傻b!敢给老子打这种匿名电话,等死吧,你个傻b!”

  “你……”

  “你你妹呀?”

  “姓唐的……”

  “姓你妹呀?”

  “你是县长么?”

  “县你妹呀?”

  “……”对方打匿名电话的那个人无语了,有种想哭了的感觉了,心说,这是县长么?我妹也没招你惹你吧?

  没辙,对方的那人也就只好郁闷的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挂断了,唐逸暗自一怔,心想这事应该就是吴中桐那个狗-日的搞出来的……

  因为他也来五羊县这么久了,对于吴中桐那个人,他算是摸透了。

  于是,唐逸也就干脆直接来了个以牙还牙,心想,尼玛个隔壁的,你吴中桐个狗东西会玩匿名电话,老子就不会玩了呀?

  随即,唐逸给周晓强去了个电话,将吴中桐的电话号码告知了周晓强,要他给吴中桐打个匿名威胁电话……

  这会儿,吴中桐坐在办公室里还美b似的呢,心说,妈的,我吓不死你个姓唐的小子才怪呢,哼!

  他正这么想着,忽然,他办公桌上的电话也响了……

  待吴中桐接通电话后,周晓强装作怪声的威胁道:“你就是吴中桐那个臭傻b?”

  吴中桐猛的一怔:“你是……”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以后在五羊县最好别出门!”

  听着这威胁,吴中桐愣了,同时也是倍觉胆寒……

  “你……能否报个名号上来?”吴中桐试探的问了句。

  “爆你妹呀?老子只是打电话提示你以后在五羊县最好别出门而已!”

  吴中桐听着,又是想了想,然后问了句:“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何止是知道你的电话?连你家住在哪里都知道!就算你不出门,老子一样可以杀了你个狗-日的!”说完,周晓强便是‘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由此,吴中桐可就懵了,同时心里则是颤颤兢兢的……

  原本他想威胁人家,可是没想他自己也反遭遇了匿名电话的侵扰。

  不由得,吴中桐也就在猜想这个电话究竟是谁来的?居然敢威胁他吴中桐?

  想着对方说不出面也可以杀了他吴中桐,他又是一阵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