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86章 局势渐明朗

   看似只是一次打黑行动,实际上五羊县的政局也即将历经一次重大的变革、重组。

  这次变革、重组后,自然也就以李爱民和唐逸核心的一趟领导班子了。

  只是关于人选问题,目前还未能落实。

  毕竟这事有些突然,就像吴中桐和杨乾坤、刘玉柱忽然玩消失一样。

  待看到如今的结果后,副县长刘天柱很庆幸自己有自知之明,早就向李爱民和唐逸靠拢了。

  还有值得他刘天柱庆幸的是,自己没有涉黑。

  所以他问题不大。

  至于贪腐方面,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的,但问题不大,只要李爱民和唐逸不决定搞他,那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情。

  周五的下午,唐逸和李爱民俩又聚在了一起探讨下一步的工作计划。

  李爱民的意思是接下来打算走访一下五羊县的各乡镇,从中层党政干部中挖掘一批人才来。

  这工作,就得两人同步进行了。

  毕竟五羊县也不小,一个人去走访各乡镇,这工作量未免有些大。

  所以两人得分头行动。

  相互套了思想后,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言道:“上回……我去了一趟杨乌镇,感觉杨乌镇镇委书记和镇长都是不错的中层党政干部。”

  李爱民听着,则是回道:“这个……具体人选方面,到时候咱们再做一个混总吧。关于副县长刘天柱……这个人得继续留用。因为他毕竟在县委时间不短了,关于多方面的一些复杂情况,他还是了解的。再说,现在局势很明朗,刘天柱也在积极向我们靠拢。像民政局局长俞忠明可以考虑提拔他到县委来。因为俞忠明的能力方面都还可以,他也在向我们靠拢。至于财政局局长……这个得换。具体怎么换,到时候还得经过市委批复。”

  说着,李爱民话锋一转:“成了,今天咱们就暂时谈到这儿吧。也忙活一阵了,今天也是周五,一会儿下了班……咱们去喝点儿小酒吧。我一会儿给招待所去个电话,要餐厅安排几个小菜,一会儿将刘天柱和俞忠明都给叫上。现在……咱们俩在五羊县也算是慢慢的规划处了咱们自己的圈子来。基本上……在五羊县站稳脚跟是没啥问题了。毕竟咱们在五羊县的民众中呼声也是很高了。”

  “……”

  关于这次五羊县打黑行动所取得的成绩,市委也予以了高度的赞扬。

  对于李爱民同志和唐逸同志俩在五羊县所取得的初步成绩,市委也是倍感欣慰。

  因为似乎对五羊县也看到了希望。

  这个原本在江阳市最不起眼的偏远小县城现在也是得到了高度的关注。

  这天晚上,李爱民在县招待所给安排了一桌饭。

  关于这晚的饭局,算是象征着他和唐逸在五羊县初步形成了自个的政治圈子。

  虽然只有刘天柱和俞忠明两个人,但也算是一个政治圈子初步形成了。

  现在的关于五羊县的政局局势已经算是很明朗了,那就是新来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已经确立在五羊县的地位。

  刘天柱也算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否则的话,他也惨了。

  关于民政局局长俞忠明这个人,他还算是比较忠厚老实的,他的性格也比较明朗,那就是谁领导正确,他跟着谁干。

  现在对于财政局局长杨启功来说,他可是有点儿难受了。

  原本杨启功跟杨乾坤的关系比较暧-昧,但现在杨乾坤都潜逃了,所以杨启功在五羊县的靠山也就没了。

  倒是杨启功也有点儿小背景,他跟副市长胡国华的关系还算不错。

  尽管如此,但是毕竟他现在身在五羊县,要直接受李爱民和唐逸的领导,所以若是他杨启功不乖的话,那么……恐怕也是难保乌纱帽了?

  再说,作为财政局局长,杨启功自身也明白,自个多多少少趁职之便搞了些实惠的。

  所以李爱民和唐逸想要搞他的话,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都是能搞到他杨启功的。

  杨启功自己也明白,要是纪委立案调查他杨启功的话,那么肯定是有经济问题的。

  要是这样的话,副市长胡国华也是保不住他杨启功的。

  那么他杨启功现在何去何从?

  这就是个问题了。

  因为在杨启功的心里,还是不想向李爱民和唐逸靠拢的。

  这晚上的饭局,副县长刘天柱就向李爱民和唐逸透露了一些信息出来。

  关于以前五羊县的政治圈子,谁跟谁关系暧-昧等等等,刘天柱都透露了出来。

  与此同时,为了自保,刘天柱也向李书记和唐县长表明了自个的立场,意思是绝对拥护他们两位领导在五羊县工作。

  之前,关于民政局局长俞忠明,他算是相对独立,跟吴中桐和杨乾坤都没有啥暧-昧关系。

  所以他个人政治立场问题不大,现在他也表示向李书记和唐县长靠拢,所以他自然是会得到重用的。

  反正李爱民的原则就是,能用则用,不能用就换。

  咱们唐逸唐县长也是初次担任如此重任,在政治思想上,还得依附着李爱民,所以他自然是跟着李爱民的思路在走。

  不难看出,李爱民也有意将唐逸带出来,希望将来唐逸他自己能独挡一面。

  毕竟县长只是二把手,若是他肯按照县委书记的思路走,基本上是没啥大问题的。

  但是现在若是要唐逸独挡一面的话,他还欠缺很多东西,不具体独挡一面的能力。

  当然了,慢慢的,唐逸也是在李爱民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这对于他将来有机会独当一面的时候,肯定是大大有帮助的。

  在进入五羊县县委担任县长后,唐逸也看到了,这算是真正的官场,以前他在驻京办独挡一面,那都不算什么。

  这晚的饭局结束后,李爱民又张罗大家伙去茶馆坐了一会儿,一边喝茶,一边聊了聊,趁机也是在套刘天柱和俞忠明的思想。

  关于这些套思想的工作,就得在茶饭余后彼此闲聊。

  这是一种工作方式问题。

  作为一名县委书记,也就是县党委书记,至关重要的就是,掌握各党政干部的思想动向。

  只要这样,才能很好的掌控大局。

  作为县长,唐逸的任务还很繁重,因为他将肩负着整个五羊县的经济发展问题。

  对此,咱们唐逸唐县长心里还是清楚的,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还很重。

  他也知道,组织上安排他来五羊县担任县长一角,不是要他来这儿耍大爷的,而是要他来这儿干实事的。

  这天晚上,李爱民、唐逸、刘天柱、俞忠明四人一直聊到深夜凌晨一点来钟才散。

  散了后,当李爱民回到县委家属大院自个的房间时,忽然,江阳市华天集团的董事会主席朱振天给李爱民来了一个电话。

  实际上,朱振天也就是整个江阳市的黑势力大佬。

  关于他,之前介绍过了,就不再详细介绍了。

  当电话接通后,朱振天先是向李爱民自报了家门……

  李爱民听了之后,忍不住暗自一怔,感觉……这事有些蹊跷,于是李爱民也就微笑道:“原来是朱董呀。这么晚了……不知道……朱董找我何事呀?”

  电话那端,朱振天也就直截了当的回道:“是这样的,李书记,关于五羊县的牛东明跟我关系不错,所以我想……不知道李书记能否行个方便?”

  朱振天所提的牛东明,也就是五羊县黑势力大佬牛哥。

  这次牛东明被捕后,自然还有些余党想保他出来,所以也就找上了朱振天。

  一般而言,像这种事情,朱振天都不会轻易亲自出面的,基本上都是他的均是明伯出面解决的。

  但是这次事件非同小可,朱振天也知道得自己亲自出面才成。

  李爱民听得朱振天的意思是想保牛东明,于是他皱眉想了想,便是回道:“那个……朱董呀,实在是不好意思,关于五羊县这次打黑行动,是江阳市市委直接安排的警力,当时任打黑行动组组长的也是咱们五羊县唐逸唐县长,所以这事……怕是我说不上话?”

  显然,李爱民这话的意思,就是想玩推太极,将这事推给唐逸和江阳市市委。

  当然了,不难看出,李爱民是不想就这么轻易的就放了牛东明。

  因为关于牛东明的罪证啥的都是确凿的,要是就这么放了牛东明的话,那么这次打黑行动又意义何在呢?

  只要牛东明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那么他出来,将又是能组织一个新的黑势力团伙不是?

  再说了,他朱振天也不是市委的人,说白了就是社会上的一个有名的大混子罢了,要是他的话他李爱民都得听从的话,那么叫他这个县委书记情以何堪?

  朱振天听了李爱民的话意之后,他也是明白李爱民的意思的,他也不想为难李爱民,于是他也就说了句:“那成,那我这就给唐县长去个电话吧。”

  说着,朱振天不忘问了句:“对了,不知道李书记可否告诉我唐县长的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