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92章 一片融洽

   第二天一早醒来后,蔡云霞扭头默默的瞧了唐县长一眼,随即她的两颊又是泛起了一阵羞红来……

  这会儿,唐逸唐县长还没醒来,还在酣睡。

  蔡云霞默默的、娇羞的看了他一会儿后,忽然伸手轻轻的掀开被子,轻手轻脚的、小心翼翼的下了床,朝洗手间那方走去了。

  唐逸仍是在酣睡着,不知道天已大亮。

  看来,这一段时间来,咱们唐县长着实是够累的。

  好不容易放松一下,这一觉便是睡得死沉死沉的。

  这会儿,蔡云霞则是在洗手间简单的冲了澡,洗了洗。

  完事后,她出了洗手间,又是轻手轻脚的回到了床前,瞧着仍在酣睡的唐县长,她眉宇微皱,感觉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想了想,她又干脆掀开被子,上了床,默默的躺下了。

  待她一闭眼,忍不住开了个小差,竟是回想起了昨晚上跟唐县长做那事的感觉来,由此,她的两颊又是泛起了一阵羞红来……

  可这一回想,她也就难以止住了,感觉那事仿佛正在发生似的,只觉唐县长太凶猛了,太给力了,那一下下好似都捣到了她的活心尖子上似的,令她舒爽得简直快要窒息,有一种在那一刻死去都愿意的感觉似的……

  过了好一会儿后,唐逸侧转了一下-身,发出了嗡嗡两声,然后打了个哈欠:啊哈……

  忽听这动静,蔡云霞娇羞的睁开眼来,扭头看了看,只见唐县长醒来了。

  唐逸醒来后,扭头看了看身旁躺着的蔡云霞,忍不住欢心的一笑:“嘿……”

  见得唐县长那么的笑着,蔡云霞再次两颊羞红……

  忽见蔡云霞那等妩-媚的样子,唐逸忍不住嘿嘿的一乐,然后显得有些调皮的默默的伸手过去触碰到了蔡云霞的那个神秘之地,竟是弄了一手热乎乎的黏湿,由此他不由得一怔:“呃?又湿了呀?”

  羞得蔡云霞两颊火红的娇嗔了一句:“讨厌!”

  见得她那样,越是觉得可爱,不由得,咱们唐逸唐县长便是笑嘿嘿的朝她的身上爬去了……

  直到中午十二点的样子,咱们唐逸唐县长感觉有些饿了,才起床。

  蔡云霞怕影响不好,也就娇羞的冲唐县长说了句:“你先走吧。”

  听得蔡云霞这么的说着,唐逸也知道啥意思,于是他也就点了点头:“成。”

  于是,咱们唐县长也就先走了。

  下楼后,出了酒店大堂,到了停车场,唐逸也就上了他的车,一边驱车出停车场,一边小有得意的美美的一笑,暗自心说,娘西皮的,还别说,虽说这女人都一样,都是两个球一个洞,但是这不同的女人睡起来的感觉还真就不一样,嘿嘿……

  不过嘛……跟蔡云霞那婆娘睡觉的感觉,倒是有点儿像是跟廖珍丽医生睡觉的那种感觉。

  但是嘛……嘿嘿……感觉上还是有些区别的……

  正在咱们唐县长这么的想着时,忽然,李爱民给他来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李爱民问了句:“中午……要不要过来吃饭呀?”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问着,唐逸愣了一下,问道:“过哪儿吃呀?”

  “县招待所呀。”

  唐逸皱眉一怔:“成,那我这就过去吧。”

  “那好了,我安排几个菜吧,一会儿喝点儿小酒。”

  “中午也喝呀?”

  李爱民回道:“今日个不是周六么?没事,喝醉了,下午睡觉呗。”

  “……”

  李爱民也知道唐逸那小子自个是不会做饭的,所以每次休息日吃饭的时候,他都会给他去个电话,叫他一起吃饭。

  不过,李爱民也是不会自个做饭的,他基本上都是在县招待所的餐厅吃,吃完后,大手一挥,签个字也就OK了。

  反正作为一位县委书记,只要不贪腐,吃点儿喝点儿还是没啥问题的。

  由于李爱民和唐逸俩在五羊县也是轰轰烈烈的搞出了一番名堂来了,所以现在整个五羊县的民众都喜欢他俩、爱戴他俩。

  负责管理县招待所的总经理也是愈来愈喜欢李书记和唐县长了,所以他俩说要来招待所吃饭,总经理都会特别的安排一下,好酒好菜伺候着。

  中午,李爱民在招待所安排了一桌饭,将王启发、李德泉、刘天柱、俞忠明这几个人都给叫上了。

  作为一名县委书记,李爱民还是合格的,因为现在新领导班子的组成后,他也是懂得怎样去维系这个领导班子的和谐与团结。

  中午他们几位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王启发和李德泉俩又是分别敬了唐逸的酒,表示感谢唐县长将他俩提拔来县里。

  说是休息时、饭桌上不谈工作,但是这话题谈着谈着,谈得还是工作。

  对于刘天柱兼任县公安局局长以来,在治安方面所取得的成绩,李爱民予以了赞扬。

  对于俞忠明从民政局局长互换为县财政局局长以来,在财政的把控方面所作出的成绩,李爱民也是予以了赞扬。

  关于王启发和李德泉,各自在各自的官位上也是尽职尽责的。

  趁着酒劲高兴,李爱民也就说了句:“我希望咱们这趟班子将来个个都能混进省委、中央!”

  王启发听着,嘿嘿的一乐,言道:“我和德泉可能都够呛,我说实话哈,咱们这几位最有希望混进省委或者中央的,估计也就是李书记和唐县长了?”

  俞忠明忙是笑微微的赞同道:“我也这么认为!”

  刘天柱则是笑嘿嘿的言道:“没事,将来李书记和唐县长混进省委或者中央了,肯定也会拉咱们一把的!”

  “这是肯定!”李爱民忙是乐道,“目前,咱们这趟班子算是最为和谐的一趟班子了!所以咱们都是兄弟情义,这个要是将来谁混好了,自然是兄弟帮兄弟的!反正……只要咱们这几个将五羊县给带出来了,真让五羊县都富起来了,那么咱们将来往上走,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呀?”

  这时候,唐逸端起酒杯来,乐嘿嘿的张罗道:“来来来,为了咱们的将来干杯!”

  见得唐逸端杯张罗着,王启发和李德泉俩紧忙就端起了酒杯来,因为唐县长可是他们俩的恩人,所以他们俩自然是拥护恩人……

  随即,李爱民一边端起酒杯,一边笑嘿嘿的张罗道:“来来来,为了咱们的将来干杯!”

  “……”

  大家伙正在兴头上,招待所的总经理又来锦上添花了,过来敬酒来了……

  看得出,招待所的总经理是个爽快人,他直言道:“咱们所有的人都该敬李书记和唐县长一杯酒!因为,李书记和唐县长来了咱们五羊县后,咱们五羊县才得以改观的!以前,我不说,这在座的刘副县长和俞局长也是知道咱们五羊县一直都是啥状态的!所以我提议,咱们在场的所有人同志都端起酒杯来,同敬李书记和唐县长一杯酒!”

  “……”

  显然,这等其乐融融的场面,在其它各县是不多见的。

  能将县领导班子带到这等其乐融融的境界,可见李爱民的领导艺术。

  从这其中,唐逸也是感觉到了李爱民这个人真是有那么几把刷子!

  自然的,唐逸也是从中学到了不少东西。

  这天中午,大家伙都高兴,所以各自喝得有点儿多。

  饭后,待饭局一散,各自都忙着跑回了各自的办公室,往沙发上一躺,就呼呼大睡了。

  这天本是休假,他们都不用回办公室的,但是这在县招待所喝醉了,距离办公室是最近的,所以他们都跑回了各自的办公室睡觉去了。

  还好,唐逸喝得还不算多,因为他本身就酒量超群,再加上他会内气逼酒,所以是怎么喝都难以醉的。

  他回办公室坐了一会儿,抽了根烟,然后也就打算回家属大院了。

  正在这时候,方乐乐给他打来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唐逸听是方乐乐,他就直接皱眉头,因为他感觉方乐乐越来越难搞掂了。

  最近来,方乐乐每次来电,都是想跟他确立彼此的男女朋友关系,正式交往,但是这对唐逸来说,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他自己知道自己已经有多少个女人了,所以他是不可能跟方乐乐玩真的。

  同时,他也是不想去伤害方乐乐的。

  毕竟彼此相识也几年了,那种友谊……就好像一杯酒,一首老歌。

  所以,现在唐逸也是早就没有那种想要睡方乐乐的心里了。

  毕竟他现在成熟了,也是县长大人了,所以他不想因为睡了一次方乐乐而破坏掉彼此的友谊。

  “你哑巴了呀?”电话那端的方乐乐忽然气郁道,因为听他不做声。

  唐逸听着,愣过神来,忙是嘿嘿的一笑,言道:“我没有哑巴呀。”

  “那你怎么不说话?”

  “我这不是在听你说么?”

  “听个屁呀?死大鬼头!”说着,方乐乐话锋一转,“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怎么想的?”

  “啥究竟怎么想的呀?”唐逸不解的问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