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99章 去参会

   下午临近下班前,市委给李爱民来了一个电话,通知他明天去市委参加全市城市规划与发展会议,要求县长和规划局局长都要去参会。

  得到通知后,李爱民也就忙通知唐逸,准备明天去开会。

  完了之后,又通知了规划局局长杨成英。

  第二天清晨五点钟就出发了,因为道远,没辙。

  李爱民他们三人也就开了一辆车前去江阳市。

  由李爱民的司机负责开车。

  李爱民坐在副驾座位上,唐逸则是跟杨成英坐在车后座。

  关于五羊县规划局局长杨成英同志,也是一位年轻党政干部,因为她才三十来岁。

  作为一名女将,能在三十来岁就混到县规划局局长一角,也算是不简单了。

  有人说杨成英是靠姿色混上来的,有人则说杨成英还是有本领的。

  反正说法各异。

  不过,县委书记李爱民早已研究过了杨成英的个人档案和背景资料等。

  根据这些资料证明,杨成英并未有什么后台背景,着实是靠自己的实力混上来的。

  但,不可否认的话,杨成英长得确实可以。

  具体怎么形容呢……反正给咱们唐逸唐县长的第一感觉是,杨成英跟廖珍丽医生有几分神似。

  都属于那种丰满型的韵味女子,尤其是粉颈下的那对鼓荡之物比较大。

  像杨成英这等三十来岁的女子,本身也是彰显韵味的时期,所以也是特别的迷人。

  再加上她拥有一张天生娇美的脸蛋,肤色又白净,自然是很迷男人的。

  她这种迷人,不是令男人想长期拥有,而是令男人有一种一时冲动意念,就是想搂着她睡一宿就足以。

  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嘛。

  所以……原本李爱民是打算动杨成英来着,但是见得她是位女将,而且还算明智,知道及时向他的领导班子靠拢,所以后来也就没有动她了,继续留用了她。

  咱们唐逸唐县长召集的几次会议,都有杨成英同志,在咱们唐县长的感觉中,觉得这个女人还有那么一点儿本事,办事说话啥的都还比较靠谱。

  由于清晨五点钟就从五羊县出发了,所以大家伙的觉也是没有睡足,这不李爱民依靠在椅背上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么。

  待车上了五江高速后,唐逸扭头看了看身旁坐着的杨成英,只见杨成英也是哈欠连天的,两眼好似睁不开似的,显得一副困乏的样子依靠在椅背上,估计过一会儿她准得睡着。

  见得她那样,咱们唐县长也是没有说话了,因为他也困,所以他也就依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了。

  之后,迷迷糊糊的,咱们唐逸唐县长也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嗵!’的一声,车上的四位的身体都猛的往前一倾……

  坐在副驾座位的李爱民忽地惊醒过来,扭头迷迷瞪瞪冲司机问了句:“啥情况呀?”

  司机有些脸涩-涩的,一边踩住刹车,停稳车,一边囧囧的回了句:“后边那辆车追尾了。”

  唐逸听着,也是迷迷瞪瞪的,扭头向后瞧了一眼,忽见车后方停着的是一辆大悍马……

  李爱民的司机小刘停稳车后,也就推开车门下车了,打算去看看车屁-股究竟被撞成啥样了?

  反正这是政-府的车,所以小刘也想好了,若是肇事司机态度好,追尾的情况不严重的话,也就算了,继续开车上路就是了。

  毕竟这是政-府的车,所以小刘也不用自己掏钱修车,他自然是不怎么担心。

  只是被追尾了,他的心里有些郁闷,郁闷之余,还感觉有些丢人。

  想想,毕竟县委书记、县长,还有规划局局长都坐在这辆车上,所以关于他的车技……多少有些寒碜了。

  事实上,也不是他车技烂,只是后边那辆悍马太凶悍了。

  在政-府开了多年车了,小刘的车技一直深受领导称赞的。

  谁料,待小刘扭身到车尾端时,还没来得及看车尾被撞成啥样了,从那辆大悍马车跳下了一位光头彪汉指着小刘的鼻子就骂道:“麻痹的!你会开车吗?跟尼玛蚂蚁爬似的,草!”

  忽听那彪汉那么的骂着,小刘也就急了,说了句:“你开车追尾,还骂人?”

  “骂你?我还要揍你呢!”那彪汉回道,“还看什么看呀?还不赶紧开车滚?”

  “……”

  见得小刘在车外跟人家吵吵起来了,杨成英很是气恼的瞪了那个光头彪汉一眼,抱不平的在唐县长的耳畔说了句:“那个家伙也太嚣张了吧?”

  咱们唐逸唐县长本来也是看不过眼了,又听得杨成英说了这么一句话,所以他也就推开了车门来,迈了一条腿出去……

  李爱民扭头向后,瞧着唐逸要下车了,他忙是言道:“你别下车了,小刘能处理!”

  唐逸听着,则是回道:“小刘太弱了,太墨迹了,还是我去吧。咱们不是赶着上市里开会么?”

  一边说着,唐逸就一边下车了……

  杨成英瞧着唐县长下车了,她紧忙担心道:“唐县长,您……您还是回来吧!”

  唐逸就像是没有听见一般,伸手‘碰’的一声撞上车门,扭身到小刘身旁,目视着那个光头彪汉……

  那个光头彪汉瞧着唐逸,忍不住更是气恼道:“我草!你们仗着人多是吧?”

  听得那个光头彪汉那么的说着,唐逸也就不爽了,目光锐利的盯着那个光头彪汉:“哥们,说话最好客气点儿!再说,是你开车追尾的,不对的是你,所以你最好别嚣张!咱们有了问题,可以解决问题,但你这态度……未免有点儿过了吧?”

  听得咱们唐逸唐县长这么的说着,那个光头彪汉直接问了句:“你是不是找打呀?!!”

  忽听这么一句话,咱们唐县长的心里不是不爽了,而是愤怒了……

  只见咱们唐县长忽地瞪眼瞧着那个光头彪汉,冷不丁的一个箭步上前,伸手攥住那个光头彪汉右手手腕,反手一拧……

  ‘咔啪!’

  随即,只见那个光头彪汉一声惨烈的惊叫:“啊——”

  待咱们唐县长一松手,那个光头彪汉的右手就耷拉了下去,脱臼了!

  随之,咱们唐县长又是冷不丁一瞪眼,迅敏的伸手一把又是攥住了那个光头彪汉左手手腕,又是忽地反手一拧……

  ‘咔啪!’

  “啊——”那个光头彪汉再次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待咱们唐县长再松手,只见那个光头彪汉的左手也耷拉了下去,脱臼了!

  此时此刻,只见那个光头彪汉显得一副痛苦不堪的表情,囧囧的紧咬着牙关、皱着眉头……

  这时候,咱们唐县长回身看了看县里那辆帕萨特的后屁-股,见得撞得凹陷进去了一块,貌似也没啥大碍,还能开车上路,于是他也就冲司机小刘说了句:“得了,咱们走吧,就这样了!”

  那个光头彪汉忽见那两个人要上车了,情急之下,他也只好忙是低三下四道:“等等,大、大哥,我、我……我错了!麻烦你……帮、帮我……帮我的胳膊复位吧!求、求你了!”

  咱们唐县长回头瞧了一眼,也没有吱声,然后伸手拽开车门,就坐进了车内……

  见得小刘在驾驶室已经做好了,于是咱们唐县长便是说了句:“开车!”

  小刘听着,也就启动车,驱车继续上路了……

  李爱民和杨成英俩扭头向后,瞧着那个光头彪汉耷拉着两手傻愣愣的站在悍马车车旁,他俩忍不住扑哧一乐:“哈……”

  小刘瞧了瞧反光镜,瞧着那个光头彪汉耷拉着两手站在那儿,上不上、下不下的,他也忍不住捧腹一乐:“哈……”

  这会儿,那个光头彪汉耷拉着两手站在那儿,瞧着前方的那帕萨特扬长远去,他彻底傻眼了,心里这个郁闷呀,又是懊悔,哭笑不得的沮丧着脸,忍不住心说,我草,这也忒孙子了吧?玩人也没有这么玩的吧?这他妈叫我咋开车呀……

  忽地,那个光头彪汉又是懊恼道,妈的,早知道我就不那么嚣张了嘛!这我还不如一开始就赔他们几个b钱呢,这……妈的,现在老子电话也打不了,车也上不去,这尼玛咋办呀……

  待小刘驱车前行了一段距离后,终于忍不住崇拜的说了句:“唐县长,您真牛,我太佩服您了!”

  随即,杨成英扭头膜拜的瞧着唐县长:“唐县长,您……真厉害!我……真没想到您还有……那么一手,呵!”

  这时候,李爱民忍不住乐嘿嘿的说道:“我跟你们俩说哈,就咱们唐县长故事多着呢!你们知道吗,以前在平江的时候,咱们唐县长将人家胳膊弄脱臼后,回头人家找他复位,他就说他是医生,闹得人家只好给他医药费,哈哈!还有……算了,我还是不说了吧,呵!”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说着,杨成英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句:“李书记,您以前就跟唐县长在一起搭档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