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01章 有点儿意外

   忽听有人那么的嘀咕着,咱们的唐县长只是暗自微怔了一下,并未作出啥动作来,更没有言语啥,反正就是没有予以理会。

  显然,唐逸是真的成熟了。

  因为他已经知道了,去理会那些的言语,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他们爱咋说就说去呗,难道你路过人家门前的时候,还不许人家的狗叫呀?

  李爱民听着那嘀咕声,扭头瞧了唐逸一眼,见得唐逸压根就没有去理会,由此,李爱民这心里倍觉欣慰,心想这小子是真的成熟了。

  待李爱民领着唐逸来到主桌前,就忙是做了个自我介绍,笑嘿嘿的言道:“我是五羊县县委书记李爱民,我身边这位就是咱们五羊县县长唐逸同志,我们俩代表五羊县的领导班子以及还在穷苦中的广大民众,敬诸位领导一杯酒!”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副市长胡国华眉头一皱,就开始说话了:“爱民呀,你和唐逸俩可得自罚三杯哦!”

  胡国华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李爱民则是微微的一笑,礼貌的注视着胡国华:“敢问胡副市长,何来的自罚三杯呢?”

  “因为你说的、还在穷苦中的广大民众,这就不对了。”胡国华回道,“因为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咱们江阳市都发展得多好,哪里还有什么穷苦中的广大民众呀?所以,因为你说错了话,就得罚酒!”

  李爱民听着,淡淡的一笑,然后回道:“胡副市长,您只是坐在丰盛的餐桌前,觉得大家都能吃上龙虾和鱼翅了,实际上,我恳请您到五羊县去实地走走、看看,看看那里还有多少人在受穷,完了之后,咱们再罚酒也不迟不是?再说,这酒可是茅台,要是我和唐逸同志要是自罚三杯的话,那可就得一瓶多酒了,将近两瓶了,这两瓶茅台的钱可是远远超过了五羊县一位穷苦家庭一年的收入!”

  李爱民这话一出,也是全场哗然。

  不同的是,之前胡国华所说罚酒,全场哗然,那是大家伙都有着一种助兴的心态,一个个都笑微微的。

  然而现在,李爱民这话一出,全场哗然之余,一个个面上的微笑都瞬间消失了,不由得,一个个都感觉心里有些沉重似的。

  一时间,胡国华也是感觉有些涩-涩的,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站在李爱民身旁的唐逸瞧着,暗自怔怔的扭头瞧了一眼李爱民,有种由衷的敬佩感。

  实际上,李爱民这话是在打胡国华的脸,因为五羊县就是他胡国华分管范围内的。

  见得这场面一下子陷入了僵局,副省长潘金林不要言道:“爱民同志说的极是呀!实际上,我们只是看到了表面现象,着实还有不少民众在受苦难呀!所以我觉得……这酒就不应该罚了,咱们还是……相互意思一下就好了!”

  忽听潘金林竟是会向着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暗自微怔,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今日个这太阳不会是打西边出来的吧?潘金林个狗东西竟然会……

  实际上是潘金林想着自己快要退了,所以现在的心境完全不同了,觉得现在这官场上的事情已经与他无关了似的。

  再说,他也在官场上熬了几十年了,也是近六十的人,所以这想着自己快要退了,心境自然是豁然变了。

  因为关于他快要退了这事,基本上是已经确定下来了,只是省委现在还没公布出来而已。

  潘金林这话一出,立马,江阳市市委书记肖广福又将气氛搞活了,他忙是笑微微的张罗道:“潘副省长说得对!来来来,我们还是共同举杯,敬爱民同志和唐逸同志一杯吧!”

  被肖广福这么一张罗,大家伙也就共同举杯了……

  原本陷入僵局的局面又立马回复了生气,大家伙又露出了笑脸来……

  只是,现在大家伙的笑容有些僵硬而已。

  大家伙相互象征的碰了碰酒杯后,各自一仰脖子,也就干了杯中酒。

  完了之后,李爱民也就见花献佛,伸手从桌上拿起一瓶茅台来,给诸位斟酒……

  唐逸则是一直默默在一旁看着,因为他在认真的观察李爱民的行为举止,他觉得这里头很有学问。

  对于他唐逸来说,现在仍旧还是处在学习阶段,所以他自己也知道,啥都得学学。

  李爱民给斟酒完毕后,忙是笑微微的拉着唐逸,冲大家伙说道:“来来来,诸位领导,现在我跟唐逸同志敬大家一杯酒吧!”

  “好!”潘金林第一个端起酒杯来,在大嚷一声好的同时,他忙是站起身来,扭身到唐逸的身侧,拍了拍唐逸的肩膀,“大家静一静!”

  目前这宴会厅内,就副省长潘金林级别最高,所以他说静一静,立马,大家伙都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待大家伙安静后,都将目光集中在他潘金林和唐逸的身上时,他又是拍了拍唐逸的肩膀:“现在,我向大家隆重的介绍一下,我身边站着的这位年轻同志,就是唐逸,现五羊县县委副书记、县长!我为什么要隆重的介绍唐逸同志呢,不仅仅是因为他年轻,而是他也是我们政坛的一位新星!可以说……唐逸同志将来的前途肯定是无量的!目前,他不仅仅是咱们湖川省的、最年轻的县级党政干部,也是咱们整个国内的、最年轻的县级党政干部!所以在此,我要隆重的将唐逸同志介绍给大家!我希望……诸位老同志都能给予唐逸同志更多的提携、关心、包容和理解,因为这将证明……我们后继有人了!好了,现在大家伙齐举杯,我们共同敬唐逸同志一杯酒!”

  被潘金林这么一说、一张罗,谁敢不举杯呀?

  所以整个宴会大厅的气氛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似的……

  这,或许就是这次宴会的高-潮部分了?

  这一幕不仅是李爱民没有想到的,也是唐逸自己没有想到的!

  想想,唐逸曾经跟潘金林是何种关系?

  因为唐逸当时睡了他潘金林的女人,潘金林可是几次都想弄死唐逸。

  虽然都是暗中下手,但是唐逸最终还是知道了。

  因为那事,唐逸也是暗中在潘金林他家闹过半夜死鸡事件、烟花事件。

  两人可是相互在暗地里斗了一番。

  如今,这潘金林竟会如此好心的向大家伙隆重的介绍唐逸,这又是何故呢?

  其原因是,潘金林还欠他唐逸一个人情。

  因为当时在开发区的时候,潘金林他儿子潘少云挨打那事,可是唐逸救了潘少云。

  所以,这个人情很大呀!

  人最怕的就是欠别人点儿什么。

  所以,这不潘金林也就找机会隆重的介绍唐逸,这也算是还唐逸一个人情了。

  正如之前提到的,潘金林快要退了,到了这时候,他心境不同了,自然是所想也不一样了,他也不想在自己退了后,还在官场上欠人家一个人情。

  有了潘金林的隆重介绍,这会儿,各区各县的同志才知道那个年轻人不是李爱民的司机,而是五羊县的县长。

  由于潘金林的隆重介绍,所以大家伙都不好意思说什么,但是他们在心里还是在犯嘀咕的。

  显然,他们都是不看好唐逸的,都觉得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家伙能干什么呀?

  宴会结束后,基本上都喝得醉醺醺的了,有的甚至早已趴在桌子前睡着了,还有钻桌子底下的,有的还在洗手间狂吐,那部分神智尚且还有些清醒的,也就歪歪扭扭的走出了宴会厅。

  还好,唐逸跟李爱民,还有杨成英都没有喝多。

  他们三位尚且清醒。

  从江阳大酒店出来后,杨成英忙是言道:“李书记、唐县长,那个……我……想去一趟我一个亲戚家,正好今天不是周五么?明天也是双休日,所以我就想……趁着来江阳市了,去我那个亲戚家看看。”

  忽听杨成英这么的说,李爱民忙道:“成!我让小刘开车送你过去吧!”

  杨成英忙道:“不用不用!李书记,不用麻烦小刘啦!”

  李爱民又是说了句:“没事呀,反正我这会儿也不回五羊县。”

  杨成英又是忙道:“真的不用,李书记!我那个亲戚没多远,就在这附近!正好我好久没有来江阳市了,趁机也走走,透透气不是?”

  听得杨成英这么的说了,李爱民也就说了句:“那成,那你就去吧!”

  杨成英不忘向唐逸招呼了一声:“那,唐县长,我就……”

  “成!”唐逸忙是点了点头。

  待杨成英走了后,李爱民扭头看了看唐逸:“你是……一会儿跟我一起回平江呢,还是……”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问着,唐逸皱眉愣了一下:“下午……没事了么?”

  “会议都结束了,还有啥事呀?”

  唐逸又是愣了一下,皱了皱眉头:“你觉得……这会议有效果么?我咋感觉……他们都是混吃混喝之后,醉醺醺的,待酒一醒来啥都忘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