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03章 撞车事件

   听得唐逸那么的说着,没差点儿把周婷气个半死,因为女的本来就羞于说那些事,可他唐逸还装糊涂,想想,都将周婷气成了啥样了?

  周婷一起之下,也就挂断了电话,再也不想跟唐逸说话了。

  因为她在气恼的想,唐逸是不是太混了?居然还跟她周婷装糊涂?难道在凤凰山观月台上那事,他唐逸就忘了吗?

  现在他唐逸居然装糊涂,所以周婷也就在想,以后再也不给唐逸打电话了,真是气死姑奶奶啦!他要装就让他装去吧,凤凰山景区……姑奶奶我不投资了行吧?

  越想,周婷的心里越是气恼,就想再也不理唐逸了。

  唐逸听着周婷就这样的挂断了电话,他皱眉想了想,然后觉得周婷也没啥正事,所以他也就没有给周婷追去电话了。

  一会儿,李爱民也就来敲唐逸的门了。

  唐逸忙是起床前去开门,见得李爱民已经打算走人了,叫他一起下楼去吃早餐了,于是他也就紧忙去洗漱了一下。

  待下楼后,司机小刘已经将车停在宾馆门口等着他们俩了。

  昨晚上,小刘自个在平江县转悠了一下,然后也就自个去找个宾馆要了一间房,睡了一晚。

  反正这些消费,只要有发票,小刘是可以报销的,所以昨晚上李爱民也就没有管他。

  毕竟是哥三个聚会,要是带着个司机的话,难免是会破坏气氛的。

  待上车后,李爱民也就对司机小刘说了句,说要他去找家早餐店。

  小刘回应了一声,然后也就驱车离开平江宾馆这儿了。

  然而,一会儿,当小刘刚驱车从平江宾馆的一旁的出口处出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像是犯煞似的,竟是‘嗵!’的一声,驱车就给撞在了道边的一辆黑亮的大奔上……

  愣是将那辆黑亮的大奔顶出了大约几米远,才停稳车。

  待坐在车内的唐逸和李爱民反应过来时,两人都惊愕着,感觉坏事了……

  因为那辆黑亮大奔的车门已经被顶得凹陷了进去,太明显了,完全变形了。

  待车停稳后,小刘则是呆傻的坐在驾驶室内,面色惊慌的又红又白的。

  随即,忽见一年轻人紧忙从一旁的烟草专卖店内奔跑了出来……

  那年轻人衣着光鲜的,一看就是感觉像是富二代。

  他紧忙跑到那辆黑亮大奔的车侧看了看,然后扭身就是愤怒的奔到唐逸他们这辆帕萨特前,一脚踩在车门上:“草!妈的!你们还他妈坐在车里呢?赶紧出来!”

  看来,这个年轻人就是那辆黑亮大奔的车主了?

  毕竟撞坏了人家车,所以挨骂两句,也是应当受着的,所以唐逸和李爱民都没有吱声。

  这会儿,司机小刘也是没辙,只好硬着头皮,推开车门,出来了。

  那个年轻人见得小刘出来了,就紧忙愤怒的质问道:“草!你是他妈怎么开车的呀?你有驾照吗?会开车吗?麻痹的,现在你说怎么办?我这车可是上个星期刚提回来的!”

  见得那个年轻人如此,司机小刘知错的、后怕的看了看他,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是好?

  因为……要是赔他一辆车的话,肯定是不现实的。

  想想,大奔要多少钱?估计他小刘一辈子的工资也就差不多刚好够买一辆大奔的?

  这么大的一笔数额,想要县委买单?

  估计李书记也是犯难?

  所以小刘想了想之后,也就态度很好的回道:“那个……哥们呀,俗话说……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所以……像我们常年开车在外,哪会不出个什么小差错的呀?我希望你能理解!现在……既然已经撞上了,那这样吧,你的车我负责修好,成吗?”

  小刘这话一出,那个年轻人听他好像还不是平江人,于是他也就看了看车牌,车牌也不属于平江的,这样一来,那个年轻人也就更是觉得小刘好欺负……

  所以,他也就冲小刘骂骂咧咧的说道:“麻痹的,我这可是新车,你说修好就成了呀?那我把你这车给撞了,成吗?”

  小刘忙道:“哥们,你不能这样说。我这是无心的,你要是有心的话,那又不一样了。”

  “草!尼玛的!有啥不一样?不都是撞车么?再说了,就你这辆破b帕萨特值几个鸟钱呀?我这可是大奔!”

  “喂喂喂!”小刘又是忙道,“哥们,咱们还是想想这事该怎么处理吧?别骂街了成不?你骂街也不管用不是?”

  看得出,小刘也有些忍无可忍了。

  听得小刘那么一说,那年轻人又是骂道:“草尼玛的!你撞坏了我的车,还不许我骂几句了呀?怎么解决?还能尼玛怎么解决呀?第一,要么你赔我一辆新的大奔,第二,车我也不要你赔了,我就把你的车给砸了就完事了!”

  忽听那年轻人冲小刘那么的说着,坐在车内车后座的李爱民扭头在唐逸的耳畔问了句:“你说怎么办呀?”

  唐逸听着,皱眉想了想,然后扭头在李爱民的耳畔说了句:“按照我的办法解决?”

  李爱民听着,愣了一下,又是在唐逸的耳畔道:“我看这事……小刘解决不了?所以……你想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吧。”

  唐逸立马回了句:“那成,我打个电话吧。”

  一边说着,唐逸也就一边掏出了手机来,给周晓强去了个电话……

  现在,毕竟唐逸和李爱民都不在平江混了,而是五羊县的领导了,所以回到平江来,出了这事,也不好通过政治的手段来处理。

  既然那个年轻人要比车,那么唐逸也就给周晓强打电话说了说……

  待给周晓强打了个电话后,唐逸扭头冲李爱民说了句:“好了,咱们下车吧。”

  于是,唐逸和李爱民也就各自推开车门,下了车。

  待唐逸和李爱民从车里下来后,只见那个年轻人不知道从哪儿抄了一把铁锹过来……

  忽见那年轻人还真他妈要砸车,李爱民忙是上前虚拦了一下:“喂喂喂,小哥们,别这么冲动呀!有话咱们好好说!”

  那年轻人立马气愤的回道:“说尼玛个蛋呀?草!我今天就是砸了你们的车!妈的,我要的就是出这一口气!”

  见得那个年轻人那个草行,唐逸忙是上前去,伸手拉开李爱民:“好了,让他砸去吧!”

  待李爱民被拉开后,那个年轻人果然是挥起铁锹就朝帕萨特开砸了……

  ‘蓬!’、‘嗵!’、‘哐!’、‘蓬!’……

  就这样,那个年轻人砸上了,好好的一辆帕萨特就这么的被毁了……

  这会儿,见得有个年轻人在那儿愤怒的砸车,不由得,围观的人也多了起来……

  四周都围满了人。

  忽然,一声车喇叭声:“嘀——”

  围观的人忙是扭头瞧去,忽见开来了两辆大悍马,还有一辆兰博基尼、一辆宾利……

  关于那辆兰博基尼和那辆宾利,好像是周晓强找思远国际集团借来的。

  至于那两辆大悍马,则是周晓强买的,还是新的。本来周晓强是要送一辆给唐逸的,但是唐逸暂时不敢要,因为怕太张扬,被纪委请去喝茶。

  周晓强开着一辆大悍马过来后,直接顶在那辆黑亮大奔的车屁-股后面。

  这时候,围观的人都知道大事不妙了,怕是那个年轻人装b装大了?

  其中不乏有些围观的老人在嘀咕着,意思就是说现在的年轻人火气太旺了,也是应该给点儿教训的!

  瞧着那几辆开来的车,那个年轻人也是有点儿傻眼了,心里开始泛寒了,都忍不住有些哆嗦了……

  在这一刻,那个年轻人的心里开始懊悔自己太冲动了!

  原来他以为自己是平江县大亨的儿子就很牛了。

  谁知道比他爸还牛的人有的是,就这几辆车,哪一辆不比他的那辆大奔值钱呀?

  别说值钱,就一辆宾利的钱就够买两三辆大奔的了。

  唐逸一直都没有吱声,见得周晓强开车来了,他才过去,说要周晓强下来。

  待周晓强下车后,唐逸坐上去,将那悍马车往后倒了一点儿距离,完了之后,直接开着那辆大悍马从大奔的车顶上碾压了过去……

  然后一倒车,将那辆大悍马压在大奔的背上,停住,唐逸推开车门,从车里跳下来,拍了拍双手,扭身朝那年轻人走过来,问了句:“哥们,现在你觉得这事……应该怎么处理合适呢?”

  “啊……”那个年轻人一张嘴,就傻了似的,张嘴成‘O’型,呆愣愣的,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见得他那样,唐逸又是问道:“哥们,说话呀?你之前砸车不是砸得很爽么?现在你不说话了?”

  “……”那个年轻人还是无语……

  于是,唐逸也就说道:“你要是没有处理意见的话,那么我们就走了哦?反正,正如你所说,你砸了我们的车就完事了,现在我们也完事了,帕萨特就丢在这儿了吧。你要是觉得不够爽的话,那你就继续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