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04章 车就不用赔了

   唐逸说完那番话后,见得那个年轻人还是呆愣得无语,于是他也就打算招呼李爱民他们走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忽然传来了警车声:“呜唔……”

  也不知道是谁报警了?

  很快,数辆警车就将这儿给包围了起来。

  待平江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从车上下来后,忽见李爱民和唐逸在,他不由得猛的一怔,心里有些欢喜、又有些懵怔,不由得,夏志明朝李爱民和唐逸走过来:“李书记、唐县长,你们两位……怎么在这儿呀?”

  那个年轻人忽见公安局局长夏志明尊称那两位一位书记、一位县长,不由得,他又是暗自猛的一怔,再次傻了……

  这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咱们平江县的商界大亨李乾东也赶来了……

  原来那个年轻人就是李乾东的儿子李毅。

  李乾东进来包围圈一看,见得这等惨状,他猛的一怔,然后又看了看,忽见李爱民在,他不由得一怔……

  李爱民之前在平江县当过县长,李乾东自然是认识他。

  于是,李乾东也就忙是冲李爱民上前来:“李县长!”

  因为李乾东目前还不知道李爱民已经是别的县县委书记了,所以他也就还称呼他县长。

  李爱民瞧着李乾东来了,他不由得诧异的一怔:“呃?乾东?你怎么来了呀?”

  李乾东扭头示意了一下那个年轻人:“他是我儿子,李毅。”

  李爱民忽地一怔:“他是你的儿子?”

  “对。”

  于是,李爱民愣了一下,然后言道:“既然他是你乾东的儿子,那我就来说说事情的全部经过吧。事情呢……原本是这样的……”

  李爱民也就好不夸张的将之前那一幕给诉述了李乾东听……

  李乾东听了之后,不由得,非常恼火的扭头瞪着儿子李毅,本想骂他几句,可是李乾东觉得那样还是不解气,所以也就干脆扭身冲过去,挥手就是一个嘴巴子扇在李毅的脸上……

  ‘啪!’

  一声脆响!

  围观的人都以为扇在了自己脸上似的,一个个都缩了缩脖子!

  完了之后,李乾东又是踹了儿子李毅一脚:“滚!!!败家玩意!!!”

  这一脚踹得李毅‘噗!’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见得李乾东那般的愤怒,这时候,李爱民忙是上前来,一把拽着李乾东的胳膊:“乾东呀,成了!孩子嘛……淘气一点儿……也是可以理解的!”

  见李爱民上前来拉住了自己,于是李乾东又是瞪了儿子李毅一眼,然后扭头冲李爱民说道:“李县长呀,你的车我给赔!”

  李爱民忙道:“不用了!车就不用赔了!你儿子的车也被撞坏了不是?”

  “不不不!得赔!”

  “……”

  这时候,夏志明察言观色了一下,然后忙是扭头示意一旁的干警去驱散围观者……

  因为夏志明知道,这事估计也就这么着了?

  因为李乾东虽然是商界大亨,但他也只是算平江县内的大亨,还并未走出过平江县。

  再说了,就算他李乾东是商界大亨,那也是不敢跟政-府官员作对的。

  所以这事,李乾东必须得有一个态度。

  当然了,帕萨特也好、大奔也好,他李乾东还是能买得起的,毕竟是大亨嘛,所以也是不在乎这些钱的,关键是还是这事要处理妥当了。

  要是在这儿跟李爱民结仇了的话,这对他李乾东来说是大大不利的,所以李乾东才会有如此好的态度。

  相互你推我让了好一会儿,最后,李爱民还是没有要李乾东赔车,而且,李爱民也做了自我检讨。

  显然,李爱民的自我检讨只是给他李乾东一点儿面子而已。

  毕竟他李乾东是平江大亨嘛,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在场面上还是得给他些许面子的。

  反正这事最后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说白了,双方都只是为了出口气,不在乎钱。

  但最终,还是李毅那个b小子败阵了。

  人家唐逸开着辆大悍马直接压在他李毅的大奔车上,他李毅是连屁都不敢放了。

  这就是,你恶我比你更恶!

  待这事差不多快要完事后,唐逸不忘吩咐司机小刘去将车牌给取了下来。

  毕竟那是政-府的车牌,不能丢。

  完事后,待李爱民跟着唐逸上了大悍马车后,他忍不住冲唐逸乐嘿道:“你个臭小子!现在气是出了,咱们县政-府的那辆帕萨特怎么解决呀?”

  坐在驾驶室的周晓强忙是说道:“就把这辆车开回去呗!”

  忽听周晓强这么的说,坐在副驾座位上的小刘可是乐了,心想以后要是自己开着这辆车的话,那多拉风呀?

  不过,李爱民忙道:“不成!不能开着这辆大家伙去招摇过市!”

  想想也是,要是将帕萨特直接换成了大悍马的话,纪委是指定会请他李爱民和唐逸去喝茶的。

  这会儿,唐逸主意道:“没事,咱们先开着周晓强的那辆金杯车回去,就说帕萨特维修去了。完了之后,让周晓强去提一辆帕萨特回来,将车牌挂上不就完事了么?”

  周晓强听着,忙是回道:“成,没问题!回头我去提车吧!”

  “……”

  这事,最后也就这么办了。

  下午,唐逸和李爱民也就让司机小刘开着金杯车回五羊县了。

  原本唐逸还想回一趟西苑乡的,可是被这事闹的,他也就忘了这茬了。

  待临近傍晚的时候,回到五羊县后,唐逸忽然皱眉一怔,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老子今日个回五羊县干啥呀?今日个不是周六么?明日个还能休息一天呢……

  可是已经回到了五羊县,也没辙,也只好继续在五羊县呆着。

  原本唐逸是想今日个晚上去找蓝斓共度良宵的,可是现在回五羊县了,也只好不去想那事了。

  晚上,唐逸呆在他在县委家属大院的房子里,没啥事干,他也就冲了个澡,回卧室,躺在床上看书。

  可是到了晚上十一点来钟的时候,莫名的,那个县计生办副主任蔡云霞给咱们唐县长来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蔡云霞有些娇羞的在电话里冲咱们唐县长说了句:“唐县长,您今晚上……能出来吗?”

  忽听这么一句,唐逸愣了一下,心想,娘西皮的,蔡云霞那个婆娘这么晚了找老子啥事呀……

  莫非是,打自老子上回跟她睡了后,她偷的上瘾了?

  事实上,着实是蔡云霞偷的上瘾了。

  因为回想起那晚上跟唐县长睡觉的感觉来,那可是她前所未有的欢愉。

  之前,她从来都没有享受到那等舒服得的滋味。

  所以打自跟唐县长偷偷的睡了一回后,她再也忘不了那等滋味了。

  这不一想起来,她也是难耐了,也想再次体尝一下那等滋味了?

  咱们唐县长想了想,也就回了句:“我可以出去呀。”

  因为咱们唐县长在想,平时工作的时候,忙得都忘了睡女人了,所以这趁着休息还不得好好的补偿一下,慰劳自己呀?

  听说唐县长可以出来,蔡云霞也就直截了当的言道:“那您一会儿来洋溪酒店吧,等我要好了房间,我再给您打个电话。”

  “……”

  过了大约二十来分钟的样子,蔡云霞又给咱们唐县长来了个电话,将房间号告知了咱们唐县长。

  待咱们唐县长赶到洋溪酒店,到了指定的房间前,便是抬手敲了敲门:“咚咚咚……”

  过了不一会儿,房门被‘咔’的一声打开了,蔡云霞见得门口的来人是唐县长,她娇羞的愣了一下,也没有吱声,只是默默的扭头就进房间了……

  见得蔡云霞那样,咱们唐县长也就进房间了,不忘回身关上了门,反锁上了。

  房间内只开着床头灯的,光线有些昏暗。

  看来蔡云霞这等女人面对这事的时候,还是倍觉娇羞的。

  蔡云霞回身到床前,然后掀开被子,就躺进了被窝内,那意思就是等着唐县长来和她睡了。

  咱们唐县长瞧着她跟上回一样,还是那样的娇羞,所以他也没有吱声,也就直奔床前走去了。

  随后,待唐县长掀开被子,要躺进被窝时,忽然,蔡云霞娇羞的、小声的问了句:“您……洗了吗?”

  “洗过了。”咱们唐县长回道,“在家已经冲好澡了。”

  “哦。”蔡云霞应了一声,然后不忘说了句,“把灯关了吧。”

  咱们唐县长听着,微皱了一下眉头,心说,娘西皮的,又是要黑灯瞎火的摸索呀?

  不过没辙,既然她喜欢关灯,咱们唐县长也只好伸手过去,给关了床头灯。

  随之,整个房间内黑蒙蒙的,依稀可见唐逸躺进了被窝。

  闻着被窝内那股温热的浓郁的幽香气息,想着蔡云霞的娇美模样,不由得,咱们唐县长也就不客气了,侧身过去,就朝蔡云霞的身上爬去了……

  在啃住蔡云霞身上其中的一团白嫩鼓荡之物的同时,咱们唐县长伸手探到了她的那个神秘地带,只觉触得一手热乎乎的黏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