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08章 担心唐逸会离去

   几天后,周五的上午,安永年忽然给唐逸来了一个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安永年倒是也没有说啥,就是说了句:“今天来一趟江阳市吧,晚上在我家吃晚饭。”

  忽听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愣了一下,也不明白这是啥意思,所以他也只好回了句:“好吧,那我下午出发吧。”

  “那成,就这样,晚上见面再说。”

  “……”

  待电话挂了后,唐逸不由得皱眉心想,安伯忽然找我……会有啥事呀?最近这半年来……我在五羊县的表现还可以呀,应该不存在啥工作上的问题吧……

  想来思去的,他也没有想明白会是啥事,所以也就干脆不想了,便抄起办公桌的电话来,给李爱民去了个内线电话。

  跟李爱民,唐逸也没有那么多客气的,就直接说他下午要去一趟江阳市。

  李爱民听着,则是问了句:“去江阳市有啥事呀?”

  唐逸皱眉回道:“也没啥事,就是刚刚……我安伯给我来了一个电话,说是要我今晚上去他家吃晚饭。”

  “那他没说啥事么?”李爱民又问了句。

  “没说。”

  “……”

  待电话挂了后,李爱民坐在办公桌前,不由得有些闷闷的点燃了一根烟来,深吸了一口,随着烟雾一口浊气呼出,然后感觉有些不妙的心想,看来……安永年有可能要将唐逸那小子安排去别的地方了呀?要是唐逸这小子一走的话,那么我一个人在五羊县就……显得有些吃力呀……

  一想到唐逸可能要离开五羊县了,李爱民这心里就倍觉惆怅,好似还有那么一点点胀痛似的。

  想想也是,他们俩在一起,现在可是公认的黄金搭档了,要是唐逸走了的话,这李爱民就感觉像是自己失去了双手似的……

  午饭过后,唐逸回办公室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待到差不多下午两点钟的样子,他才从五羊县出发,驱车奔江阳市而去了。

  一般而言,唐逸都不喜欢自个的司机帮他开车,他喜欢自己开车。

  他的那个司机倒是舒服了,基本上就差不多给他放假了似的,没他啥事。

  只有去视察工作的时候,他才会让司机开车。

  毕竟是位县长,多少要讲究一点儿气场不是?

  关于给他配的车,也是一辆帕萨特。

  尽管周晓强已经替他买了一辆大悍马,但是他很少去开。

  关于那辆大悍马差不多常年都停在福万家建筑集团的大院里,偶尔,周晓强会给开出去溜溜,因为怕长时间不开,车会坏掉。

  在周晓强的运作下,曾经的福万家建筑公司,已经前两个月成为福万家建筑集团。

  但,目前,福万家建筑集团基本上还处于投入阶段,当然收益是有的,只是集团还处于起步阶段而已。

  反正唐逸从来都没有过问过福万家建筑集团的事情,他也不会去过问。

  因为他相信周晓强。

  再说,他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去过问福万家建筑集团一事,要是那样的话,那么他的乌纱帽就不保了。

  毕竟他可是一名党政干部,都是县处级干部了,岂能还去搞啥公司、集团的?

  这是明文规定不容许的!

  想想,一位县长,还去搞自己的公司、集团啥的,成何体统呀?

  所以关于唐逸跟周晓强秘密合办的福万家建筑集团一事,一直都是他们俩的秘密,没人知道。就连李爱民都不知道。

  到了晚上七点来钟那会儿,唐逸驱车抵达了江阳市。

  由于时间也不早了,所以唐逸也就直接驱车奔省委家属大院而去了。

  当唐逸驱车从省委家属大院的东门进去时,忽然,莫名的,他竟是一眼瞧见了杨善莉挽着潘少云的胳膊,在院内溜达着……

  由此,唐逸不由得怔了怔,心想要不要停车下车去跟他们俩招呼一声呀?

  想着想着,唐逸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还是算球了吧?还是去招呼了吧?这……要是招呼的话,得多尴尬呀?毕竟老子跟杨善莉睡过不是?而且……还不止睡过一次不是?

  杨善莉也就是以前唐逸开发区开发办时所睡的那个财务科科长。

  想必大家还有点儿印象。

  当时的关系有点儿乱,杨善莉是原省财政厅厅长周羽民的小三,而潘少云一直在追求杨善莉,可是当唐逸忽然到了开发办工作后,他去了,又跟杨善莉睡了……

  想想那段往事,唐逸皱眉心想,娘西皮的,看来……这所谓的爱情还真是他妈个神奇呀?没想到杨善莉这样的女子,最终却是被潘少云给捡了?这也算是她杨善莉的福气了吧?好歹也是副省长家的儿媳妇不是?

  尽管唐逸在心里还是有些同情杨善莉,毕竟知道她的过去嘛,也了解过她,但是想着她的那些事,还是觉得这样的女子不可娶……

  因为想想,杨善莉不但跟周羽民睡过,还跟他唐逸也睡过,现在潘少云给捡了,也算是潘少云胃口好。

  唐逸想了想之后,最终还是驱车前去了,没有下车去跟杨善莉和潘少云打招呼了。

  一会儿,待唐逸到了安永年的家时,只见安永年和太太,还有安雅,安华,一家人都坐在一楼的大厅等着他了。

  待佣人打开门,忽见唐逸进来了,安永年他们一家子全都欢喜的站起了身来……

  安永年忙是欢喜的言道:“来来来,唐逸,我们去吃饭,就等你了!”

  安雅则是有些娇羞的说了句:“唐逸哥哥,你怎么这会儿才到呀?”

  唐逸忙是笑微微的回了句:“道太远了。”

  安太太听着,忍不住冲安永年说道:“永年呀,你怎么安排唐逸去了五羊县那个偏远的小县城呀?”

  安永年忙是回道:“这可不是我安排的哦。这是江阳市市委的安排。”

  说着,安永年话锋一转:“好了,咱们去吃饭吧。”

  于是,唐逸也就跟着他们一家子朝餐厅走去了。

  安华一直默默无语。

  待他们在餐桌前围桌下来后,安永年不由得瞟了儿子安华一眼,有些恨铁不钢的言道:“瞧瞧你,再瞧瞧唐逸,人家现在可是五羊县县长了,而你呢?”

  听得老爸这样的说着,安华则仍是没有吱声,也没啥表情,但他心里则是在想,要是给他那么多的眷顾的话,他能行。

  实际上,安永年并未给过唐逸太多的眷顾。

  关于安排他去五羊县当县长,着实是江阳市市委的决定,准确来说,是李爱民帮忙争取的。

  相比之下,安永年给安华的眷顾绝对比唐逸多得多,因为安华毕竟是他安永年的亲儿子。

  只是安华这小子自己把握不住机会而已。

  安永年有心安排安华担任平江县财政局副局长,可是他自己能力不行,干了没一个月,就被刷下去了。

  因为这种事情,不是说有后台有背景,说他是啥就是啥,而是关键还得看他本能的能力。

  要是他无法胜任,那也只好下去。

  晚饭后,安永年神神秘秘的叫唐逸去了书房,安华瞧着,则是暗自嘀咕着,认为他老爸又将对唐逸做出啥安排。

  实际上,这次,安永年是想正式跟唐逸好好的谈谈他跟安雅的婚事问题。

  待到了书房后,安永年也没有那么直截了当的谈及婚事,而是首先冲唐逸说了句:“你……是不是也该考虑成个家了呀?”

  忽听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暗自一怔,立马就反应过来了,知道安永年想要跟他谈啥了……

  于是,唐逸便是微笑道:“安伯,关于我的个人问题,我暂时还没考虑呢。”

  安永年忙是言道:“该考虑了。毕竟……你现在身份不同了,也是县处级干部了,所以……还是应该有自己的一个家,这样一来,才能稳定下来。”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则是言道:“可是我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

  “为什么还不是时候呢?”

  “因为我还没有做出啥成绩来呢。”

  “你现在的成绩……已经算是可以了。”安永年言道,“有个家……对于你来说,也将是一件好事,可以稳定你的性格,让你变得更加的成稳。”

  “这个我知道,安伯。但是……关于成家这事……我目前还真没考虑。”

  这时候,安永年说了句:“你是怕我跟你提安雅的事情吧?”

  唐逸忙是囧笑道:“安伯,您怎么又提这事了呀?咱们不是说好了么?安雅……是我妹妹。”

  “可安雅不愿意是你妹妹,你知道么?”

  “这个……”唐逸愣了一下,“这个我还真不大清楚。”

  “那你愿意她是你妹妹么?”

  “愿意呀!”唐逸忙是回道。

  安永年不由得打量了唐逸一眼:“可我感觉……你只是嘴上说愿意,心里不愿意,实际上……是你感觉做我安永年的女婿有压力是吧?”

  唐逸听着,又是囧笑道:“安伯,不是您说的那样,真的。在我的心里,我就一直将安雅当做我妹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