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09章 去找谁呢

   安永年这次较为正式的跟唐逸谈及他小子跟安雅的婚事一事,最终还是无果。

  因为唐逸就是不想跟安雅发展成为恋人。

  尤其是有安永年插手这事,唐逸更是不会答应这事的。

  若是答应了的话,得到将是一片小舟,而失去的将是整个汪洋大海。

  可唐逸这家伙在汪洋大海里游荡惯了,岂会愿意就被一片小舟束缚?

  晚上,安永年本想留唐逸在他家过夜,但是唐逸却是借口说还要去见一个朋友,所以也就闪人了。

  不是唐逸不愿留在安永年家,而是留在这儿,将要面对他们一家人,他感觉有些棘手。

  令他更棘手的就是安雅。

  每次他来的时候,安雅都要缠着他,所以他怕被安雅缠着。

  反正他是想好了,情愿失去这片小舟,也不会失去整个汪洋大海的。

  当唐逸从省委家属大院驱车出来时,已是夜里十一点来钟了。

  这会儿,路灯下的街道已经显得有些冷清了。

  他一边驱车缓慢的前行,一边在想是去找蓝斓呢……还是去找江倩呢?

  至于朱心,他是不会去想了,因为每次跟朱心睡觉过后,都会发生倒霉的事情。

  这事说邪乎还真有那么一点儿邪乎。

  说跟白虎女睡觉会倒霉是迷信,那么为啥每次唐逸跟朱心睡过之后,都会倒霉呢?

  其实,唐逸更想去找倪晓玲。

  可是倪晓玲在开发区,这会儿也很晚了,所以他还是在想是去找蓝斓还是江倩?

  想着想着,他忽然决定,还是去找蓝斓吧,最近感觉还是跟那女主播睡觉特有感觉。

  决定之后,他一边稍稍提了提车速,一边掏出手机来,给蓝斓去了个电话。

  这会儿,蓝斓已经睡了。

  不过,她一直还没睡着,心里乱七八糟的,一会儿在想要是唐逸在她身边躺着的话,那该多好呀?一会儿又在想,她这个女人是不是这辈子就这样了……

  虽然她结过一次婚,现在是离异后的女子了,但是毕竟她还年轻,才二十七八岁而已。

  要是就这样孤独终老的话,这样的日子也是难熬的。

  其实,对于女人而言,要是身边没有一个男人的话,也是不成的。

  尤其是这夜里睡觉,没有男人搂着,女人总是觉得怪孤单的似的。

  忽然,当蓝斓听见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她噌的一下就掀开了被子,仰身坐起的同时,就伸手拿过了手机来,忙是欢心的接通了电话:“喂。”

  “还没睡呀?”

  听是唐逸的声音,蓝斓欢心的一乐:“呵……还在想你呢。”

  唐逸听着,便是笑嘿嘿的说了句:“那我一会儿去看你吧。”

  “真的?!!”蓝斓欢心的诧异一怔。

  “真的。”

  “死大骗子,骗我吧?”蓝斓又有些不敢相信,“你不是在五羊县么?”

  “也没有规定在五羊县就不许来江阳市吧?”

  “你现在在江阳市?”

  “对呀。一会儿就到你那儿了。”

  “……”

  待电话挂了后,蓝斓心里这个欢喜呀,更是毫无睡意了,干脆伸手去打开了卧室的灯,忽然,整个房间又亮堂了起来。

  正好这时候,她感觉到了一阵尿意似的,所以也就下床,出了卧室,奔洗手间走去了。

  到了洗手间,在蹲坑上扭身站好,褪下睡裤便蹲下,随之也就呲呲的尿了起来,完事后,她竟是有些好奇的埋头看了看自个的那话儿,冲着自个那儿暗自心说,不是吧?你听说唐逸来了,你就湿嗒嗒的了呀?看来还真是委屈你了?

  待她扯过半截纸巾给擦拭了一下,站起身来时,忽然,客厅的房门被敲响了:“咚咚咚……”

  忽听这敲门声,蓝斓欢喜得扭身就跑出了洗手间,直奔客厅门前走去。

  待她伸手‘咔’的一声打开门,忽见门口站着的果然是唐逸,她心里这个欢喜呀,激动一乐:“呵……”

  唐逸瞧着她,也是乐了乐……

  待蓝斓笑嘻嘻的侧身示意他进来时,他也就迈步进来了,随即,蓝斓忙是伸手关上门,给反锁上。

  完了后,她扭转身,就欢喜的笑微微的朝唐逸奔了过去,从他背后一把抱拥住了他,忍不住呢喃了一句:“人家都想死你个大骗子了,哼。”

  唐逸听着,忍不住一笑,说了句:“没有那么夸张吧?”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蓝斓伸手拽着他的手到他背后就直接给弄进了她的裤头内,按照他的手触到了她的那儿:“这回你信了吧?”

  唐逸皱眉一怔,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不是吧,她都湿透了呀?

  唐逸正这么想着时,蓝斓绕到他的跟前,一把搂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尖,仰起粉面就迎着他的嘴亲了上去……

  忽见这就缠绵上了,唐逸忙是矜持的说了句:“我还没冲澡呢。”

  可他的话刚落音,蓝斓已经弄开了他的皮带,迫切的回了句:“一会儿再去再说啦。”

  一边说着,蓝斓就一边拽着他到了茶几前,然后忙是扭身,自个在茶几前趴下,双手叉在茶几上,撅起个白哗哗的臀来,示意唐逸直接来个后门式……

  见得她都那样了,唐逸也就上前一步,开始了后门式。

  云雨过后,蓝斓总算是得到了暂时的满足,两颊红微微的瞧着唐逸,欢心的一笑,说了句:“好啦,这会儿你去冲澡吧。”

  见得她那样,唐逸忍不住一乐,然后也就扭身去洗手间冲澡去了。

  一会儿,待唐逸冲完澡,从洗手间出来后,只见蓝斓已经进卧室了。

  待他进卧室后,蓝斓又跑了出来,跑去洗手间冲洗了一下。

  之后,等到了被窝中,蓝斓又是主动冲唐逸要上了。

  这回折腾过后,她很满足的依偎在唐逸的怀中睡熟了。

  看来这女人想要的幸福,不过如此简单。

  第二天周六,反正也没啥事,所以蓝斓也就跟唐逸在被窝里腻味到了上午十一点才起床。

  午饭的时候,蓝斓忽然略显娇羞的冲唐逸问了句:“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怎么办呀?”

  忽听蓝斓这么的说着,唐逸冲她若有所思的一笑,回了句:“那我以后就常来江阳市看看你啰。”

  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答着,蓝斓也不好意思说别的,只是娇嗔的白他一眼,暗自心说,哼,死大骗子,如今当了县长就是会说话呀,说得人家都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啦?

  因为她想着自己已经是这样的一个女子了,哪里还好意思跟他谈及婚姻一事呀?

  所以他说他以后常来江阳市看她,也算是对她最好的回答了。

  实际上,在蓝斓的心里,她还是抱有一丝幻想的,那就是若是能嫁给唐逸的话,那将会是她一辈子最大的幸福!

  事实上,她心里还是清楚,知道唐逸这个大骗子是不会娶她的。

  不过能常常这样的跟他在一起,她已经倍感欣慰了。

  下午,唐逸驱车回了一趟平江,然后回西苑乡了。

  这次回西苑乡,他还是跟以往一样,将车停在西苑码头,然后直接回乌溪村了。

  现在,他已经不想去见陆文婷了。

  原因是他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个说是他妈-的陌生女人?

  只是唐逸感觉有些奇怪,已有将近半年之久,陆文婷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了。

  反正陆文婷不给他打电话,他也很少给陆文婷打电话的。

  若不是因为那个说他妈-的陌生女人的话,或许他真的会娶了陆文婷?

  可是现在,那个女人是陆文婷她大伯的妻子,这等关系叫他如何面对陆文婷?

  偶尔的时候,他还是挺想念陆文婷的。

  由于时间关系,所以这晚,唐逸也就在乌溪村过夜。

  这次回乌溪村,他在他爷爷的坟头坐了将近两个小时。

  他一直在想,要是他爷爷还在的话,该多好?

  可是现在爷爷已经不在了,他也唯有倍感遗憾!

  晚上,他本来是想在隔壁吴婶家住的,可是遇上了廖珍丽医生。

  所以晚上,他也就去了村卫生站。

  廖珍丽医生一直还呆在乌溪村,原本她可以回乡医院去上班的,但是她就是不想去乡医院上班。

  关于这事,她心里是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

  现在算起来,唐逸也有好些年了没有跟廖珍丽医生睡过了。

  这晚,他跟廖珍丽医生睡的时候,还是跟以前一样,老规矩,黑灯瞎火的摸索着。

  这忽然找找这种感觉,倒是蛮有意思的,感觉有那么一点儿小刺-激似的,同时也令唐逸忽然回想起了两三年前的情景来……

  那时候的他还是个懵怔少年,哪会想到如今自己已经成了县长大人呀?

  唐逸感觉得出来,这廖珍丽医生憋了很久了,因为她主动找他要了两回。

  在心里,唐逸还是很感激廖珍丽医生的,要是她当年不将他送去乡医院上班的话,他也不会意外的混入官场的。

  那么也就是说,也就没有他如今这番成绩。

  这晚上,廖珍丽医生也没有跟唐逸聊啥,好像她不怎么爱说话似的,又像是她倍觉娇羞不好意思说啥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