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10章 陆文婷离开了西苑乡

   第二天上午,唐逸回到西苑乡后,在驱车经过西苑乡政-府门口时,他愣神的想了一下,然后忙是减缓车速,一把轮,驱车贴近西苑乡政-府的门口停下了车来。

  因为他忽然在想,不管怎么说,陆文婷都是跟他定亲了的,所以既然这次都回到西苑乡了,那么还是见陆文婷一面吧。

  他也在想,这两三年来,其实他是对不去陆文婷的。

  因为他对她的关爱不够多。

  每次,当他指出陆文婷的毛病后,陆文婷都是尽量的去改正,她总是在尽量做好他的女人。

  可是他呢……一年到尾,难得回来看陆文婷一次。

  所以想到这儿,唐逸这心里挺不是个滋味的,感觉自己亏欠陆文婷太多了似的。

  如果可以,他还是想弥补的!

  其实,陆文婷真的是个不错的姑娘!

  这一点,唐逸自个也是清楚的。

  然而,当唐逸掏出手机,给西苑乡政-府综合办公室陆文婷的办公座位去了个电话后,接听电话的竟然是一个男的……

  不由得,唐逸愣了愣,然后问了句:“请问陆文婷在吗?”

  “哦,不好意思,陆文婷她在两个月前已经辞去了乡政-府的工作。”

  忽听这个,唐逸猛的一怔,然后说了句:“好的,我知道了。”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不由得陷入一阵莫名的哀伤当中……

  随后,他紧忙给陆文婷她大伯的餐厅去了个电话,过了一会儿,待电话接通后,从电话里传来的是那个自称是他妈-的陌生女人的声音:“你好,一锅鲜餐厅,请问你是需要订餐吗?”

  唐逸听着,愣了愣,然后淡淡的问了句:“陆文婷在吗?”

  电话那端,那个女人听了后,暗自一怔,然后低沉的回道:“文婷她……等一下哈,还是让她大伯跟你说吧。”

  过了一会儿,从电话里传来了陆文婷她大伯的声音:“小唐吧?”

  “是我。”唐逸回道,不忘称呼了一声,“大伯!”

  “嗯。”陆文婷她大伯应了一声,然后言道,“小唐呀,你……找文婷呀?”

  “对呀。我现在在西苑乡政-府门口这儿呢。文婷她在吗?我想见见她。”

  “那个……”陆文婷她大伯愣了愣,“那我……过去一趟吧,你等着我吧。”

  “文婷呢?”

  “她……我到那儿再跟你说吧。”

  “……”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的样子,陆文婷她大伯找来了西苑乡政-府门口这儿。

  唐逸坐在车上,见得陆文婷她大伯来了,忙是要推开车门下车,可是陆文婷她大伯忙道:“不用!我上车跟你说吧!”

  “那……”唐逸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那成!”

  陆文婷她大伯从车后端绕了过去,绕到了副驾座位的车门前,伸手拽开车门,然后缓缓的坐进了车内,带上了车门。

  坐在驾驶室的唐逸扭头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陆文婷她大伯,感觉有些不大对劲似的?

  陆文婷她大伯显得有些焦虑坐在副驾座位上,然后扭头看了看唐逸,憨实而又负重的一笑,一边伸手从兜里摸出了一包烟来,取出一根烟,递给唐逸:“来,抽根烟吧!”

  唐逸愣了一下:“大伯呀,您以前……不抽烟的呀?”

  陆文婷她大伯若有所思的憨实一笑:“嘿,这不……烦嘛!”

  一边说着,陆文婷她大伯一边叼上烟,然后掏出打火机来,点燃烟,吧嗒了一口,完了之后,随着烟雾呼出一口郁气来:“呼……”

  见得陆文婷她大伯那副负重的样子,唐逸愣了愣眼神,然后也点燃烟来,吸了一口,一边吐出烟雾,一边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陆文婷她大伯:“大伯,文婷她……究竟怎么了?”

  陆文婷她大伯又是吧嗒了一口烟,然后一边吐着烟雾,一边说了句:“去广东了。”

  “啥?!!”唐逸猛的一怔,“好好的,她去广东干吗呀?!!”

  “这不是……”说着,陆文婷她大伯又是烦闷的吧嗒了一口烟,“我跟她说了……她伯娘是你妈了么?所以……她也知道了,她跟你的……亲事可能就得告吹了,因为……要不然的话,这关系就太乱了!当时,她知道这事的时候……就哭了,哭得很伤心!她问我,你知道我有多么的爱唐逸吗?我说……我知道!我还说……实在不成的话,就跟她伯娘离婚好了,这样……你们俩在一起不就没事了么?但后来……她也没有说话了,就那么哭着走了,回乡政-府了。后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大约拖了得有两三个来月吧,忽然,文婷她说……她要去广东,她说她在这乡里已经呆腻了。当时,我已经跟她伯娘准备离了,可是……她伯娘……孤儿寡母的,又已经是那么回事了,你让她去哪儿呀?我也……不忍心!所以后来……文婷她……突然一天就离开了西苑乡,留了一封信在我的枕头底下,信上说她走了,去广东了,还说……她毕竟只是我的侄女,将来总是要嫁人的,她是不能陪着我终老的,所以她要我不要离了她伯娘,说她伯娘命够苦的了,还说……”

  说到这儿,陆文婷她大伯哽咽了,哭了,像是再也无法往下说了,所有的话都哽咽在了喉咙中……

  唐逸的双眼也有些湿润了……

  过了好一会儿后,唐逸眨巴了一下双眼,然后扭头冲陆文婷她大伯问了句:“您知道……她现在在广东哪儿么?”

  “不知道。”陆文婷她大伯摇头回道,忍不住一声哀叹,“唉——”

  “那她……去了广东后,就没有给您来过电话吗?”

  “来过两回电话,只说她……挺好的,问她在哪儿,她也没说。”

  唐逸听着,皱眉想了想,然后说道:“那她下回给您电话,您……问一下,我想去找她。”

  “可是……”

  “我知道您想说啥。”唐逸忙道,“我只是还想……见见她!”

  “那……好吧!”说着,陆文婷她大伯扭头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唐逸一眼,“你……不想去……看看你妈么?”

  忽听陆文婷她大伯这么的问着,唐逸愣了一下,暗自怔怔的愣了愣眼神,然后说了句:“我……我……还是不去了吧?”

  “可她……毕竟是你妈!”

  唐逸听着,负重的想了想,然后默默的掏出了钱包来,从中点出了1000块钱来,递给陆文婷她大伯:“你把这个给她吧。”

  陆文婷她大伯忙道:“她现在不缺钱!真的!我也买车了!现在……日子过得挺好的,真的!因为西苑湖景区开放后,我饭馆的生意一直都挺红火的,现在正在扩建呢!”

  听得陆文婷她大伯这么的说着,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将手头的钱给收回了钱包内,一边默默的将钱包收回衣兜,一边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陆文婷她大伯:“那……大伯,您就……好好的照顾她吧!”

  “可是她想见见你,她说……上回见了一面,太突然了,还没怎么看清你的模样。所以……她还想见见你!她说……哪怕一面就好!”

  唐逸听着,忽然说了句:“我现在还没想好去见她。”

  “还没想好?不是都已经……一两年了么?”

  唐逸则是回道:“可能时间还不够吧?我在心里上……还没有做好准备!”

  “可她一直在念叨你!每次念叨你,她都会哭得很伤心!她……一直在内疚!其实……这十多年来,她的心里一直都不好受!她也是……迫不得已,哪有母亲不要儿子的呢?只是……”

  “好了!”唐逸忙道,“大伯,这事……咱们就暂时不说了吧!我……还得赶着回五羊县呢!”

  “啥?五羊县?”

  “对。”唐逸点了点头,“半年前我就去五羊县了,现在是五羊县县长。”

  “啥?!!县长?!!”

  “对。”

  陆文婷她大伯欢喜不已的、激动的看着唐逸,好像是他当了县长似的……

  “嘿!”陆文婷她大伯又是一乐,“当时……我跟文婷就说了,你将来必是大将之才的!现在终于验证了我当时所说,嘿!”

  可唐逸则是淡定的说道:“这没有啥,只是个小县长而已。好了,大伯,我该回去了。”

  然而,陆文婷她大伯忙道:“这都午饭时间了,你就不……去我那儿吃顿饭了么?”

  “不了。”唐逸回道,“我回平江再吃吧。因为我约了朋友。”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陆文婷她大伯也不知道说啥是好了,也就回了句:“那……好吧,你忙吧。”

  “……”

  之后,唐逸也就驱车回平江了。

  在途中,他的心情一直闷闷的,思绪很杂乱,一会儿在想陆文婷,一会儿在想他妈……

  现在已经成熟的他,回过头看陆文婷,不由得倍觉愧疚!

  但是对于那位陌生女人、也就他妈,他一直难以接受!

  想想,也是,他毕竟只是个凡人,想着打小就被他妈抛弃了,所以他不可能像个圣人一样,博爱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