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11章 朱心忽然很淑女

   待回到平江后,由于心情不好,所以唐逸也就没有停车,驱车从县城穿过,直奔江阳市的方向而去了。

  尽管这会儿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也该是午饭的时间了,但是唐逸却是不觉得饿,只是一直感觉心里闷闷的,堵得慌、又憋得慌似的,总之,那种滋味没法形容。

  想起那个自称是他妈-的陌生女人,他这心里就不是个滋味。

  那种想要宣泄却又无从宣泄的心情是最难受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冲到那个女人的跟前,冲她大怒一番。

  若是她不出现的话、不说她是他妈-的话,或许也就那样了,他啥也不会去想了。

  但是现在她毕竟出现了,这就令他一时想起了自己缺失的母爱已无法弥补!

  如果说他还有个亲人,那就是已经死去了的爷爷!

  他不是不想承认他有这么一位母亲,而是一时真的无法接受!

  一路上,他的心里一直有股莫名的怒火。

  他真的希望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个女人。

  在唐逸快要驱车到了江阳市时,忽然,朱心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听说是朱心,唐逸一下愣了,忽然在想,他好像好久都没有跟朱心联系过了似的?

  这回,莫名的,朱心好像特别的温顺似的。

  待电话接通后,朱心说了句:“呃,死乌龟,我想你啦!”

  忽听这么一句,唐逸愣了愣,然后问了句:“你还好么?”

  “好什么好呀?不好!”

  “怎么了?”

  “就是不好呗!”

  唐逸听着,微皱了一下眉头,感觉也不知道该对朱心说啥了似的?

  “呃,死乌龟,你怎么不说了呀?”朱心忙是问了句。

  唐逸又是眉头一皱:“你想说啥呀?”

  “你什么时候能来看看我呀?”朱心问道,“我真的……挺想你的!”

  听着这话,唐逸看了看车前方,见得马上就是江阳市出口了,然后问了句:“你今天在江阳市么?”

  朱心立马回道:“废话,人家不在江阳市,还能在哪儿呀?”

  “那你……”唐逸又是想了想,“那你一会儿到阳江公园门口来吧。”

  “你现在在江阳市?!!”电话那端的朱心忽地欢心的震惊道。

  “对呀。”唐逸回答着,然后忙是补充道,“不过我赶着回五羊县,你最好是快点儿到阳江公园门口哦。”

  “……”

  过了大约半小时的样子,唐逸驱车到了阳江公园门口,找个停车位停好车,然后他也就推开车门,下了车。

  在他下车时,忽然一股寒风吹来,他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冬季的江阳市,显得有些荒寂似的。

  阳江公园门口的那几棵树也是光秃秃的,树叶早已落尽。

  由于唐逸的心情也不是很好,所以也是有点儿触景生情的伤感。

  由于这天的天气特别的寒冷,所以也是没有啥人来公园这儿游玩,公园门口这儿冷冷清清的,倍显寂寥。

  唐逸缓步到公园门口这儿,不由得掏出了一包烟来,取出一根烟,叼上,然后掏出火机点燃,淡伤的吸了口烟,完了之后,随着烟雾呼出了一口郁气来:“呼……”

  正在这时候,忽然传来了朱心的声音:“呃?死乌龟,你以前不是不抽烟的吗?”

  唐逸听着,扭头一看,只见朱心已经走近了他的跟前。

  这天的朱心,装束得特别的淑女,下穿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上穿一件淡紫色的羽绒服、脖子上围着一条淡紫色围巾。

  看上去,这天的朱心显得很文静。

  这是唐逸头一回见着朱心如此文静的样子。

  瞧着朱心那样子,唐逸忍不住淡笑道:“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呀?”

  “嘻!”朱心故作可爱的一笑,“淑女吧?”

  “嗯。”唐逸点了点头。

  见得唐逸点头的样子,朱心又是笑了笑,然后,莫名的,朱心面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若有所思的看着唐逸,忽然问了句:“我跟你去五羊县好不好呀?”

  唐逸听着,猛的一怔:“你跟我去五羊县?!!”

  “对呀。”

  “为啥呀?”

  “因为……”朱心憋屈的撇了撇嘴,“我爸爸和我妈妈离婚了,我跟着我妈妈,我爸爸不让。后来,我妈妈跟我爸爸打官司,还是输了,法院判了我跟着我爸爸一起生活。可是……我不想跟着他,他只能让我做一个不正常的女孩子。我想……正常一点儿。其实我也不想整天都像个十三点一样啦!”

  听得朱心这么的说着,唐逸愣了一下,然后问了句:“我记得……我刚从北京回江阳市的时候,在江阳大饭店碰见你,你不还说……那天晚上你妈妈生日么,你爸还在跟你妈过生日么?”

  “唉……”朱心不由得叹了口气,“他们之间的怨念太深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啦?你个死乌龟不是知道么,我爸就那样,身边女人也多,所以……久而久之,我妈肯定是会受不了那种生活的嘛。”

  唐逸听着,皱眉一怔,不由得说道:“那你还建议我把那些个女的都收了?还包括你?”

  朱心白了他一眼:“谁让你个死乌龟有那么多女人呀?要不那样的话,你怎么办?反正……我是跟定你啦!我就是你的女人啦!你嫌我白虎也好,我就跟定你啦!我就不信,你每回跟我睡觉都会倒霉啦!”

  听得朱心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一愣,然后言道:“得得得,咱们还是说正事吧。你刚刚说……跟我去五羊县,是打算长住在那儿,还是就去玩几天呀?”

  朱心听着,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唐逸:“要是能长住,就长住啰。”

  “那不行。”唐逸忙道,“因为……”

  “因为怕毁了你唐县长的名誉是吧?”

  “不是怕,而是……”唐逸皱了皱眉头,“我本来还是单身嘛,要是你长期住我那儿,那叫咋回事呀?”

  朱心不由得又白了唐逸一眼:“你还不是怕我毁了你唐县长的名誉吗?”

  说着,朱心话锋一转:“好啦,我去你那儿散散心,玩几天,这总可以吧?”

  “那……”唐逸想了想,“先说好,我只能安排你住在招待所哦。”

  “虚伪!”朱心又是白了唐逸一眼。

  “怎么虚伪了呀?”

  “废话!你跟我本来什么都发生了好不好呀?你说你还安排我住招待所,你这不是虚伪是什么?”

  “那你的意思……”

  “我就跟你住县委家属大院怎么啦?”

  唐逸忙是来了一句:“可是你不是我家属呀。”

  朱心又是白了他一眼:“那情-人都算吧?”

  唐逸忙道:“那你见过谁领着情-人住自己家的呀?”

  朱心更是不满的白了唐逸一眼:“你就是虚伪!哼,死乌龟!”

  唐逸则是忙道:“这不是虚伪,而是……你没有到那个份上,你是不会明白的。”

  “我有什么不明白的呀?”朱心立马回道,“说来说去的,你还不就是怕我毁了你唐县长的名誉吗?好啦,住招待所就住招待所啦!反正……我这颗好白菜都已经被你给拱了,还能怎么样呀?”

  听得朱心这么的说着,唐逸忍不住笑了笑:“也是哦,你的确是颗好白菜哦,尤其是你那儿白白净净的呵。”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朱心略显娇羞的红了双颊:“好啦,不许说人家的……那个啦!它就那样了,人家有什么办法呀?难道人家还真……真给那儿贴上几根假胡子呀?”

  听得朱心这么的说着,唐逸微皱了一下眉头,忽然心想,娘西皮的,看来随着时间的变化,朱心这丫头也不再是当年的那个野丫头了,好似成熟了不少……

  想着,唐逸忽然冲朱心说道:“你最好给你爸去个电话,告诉他一声,说你外出玩几天。否则的话……我可是惹不起你爸哦!”

  “……”

  之后,待朱心给她爸去了个电话,说了一声后,他们也就一同上车了。

  当唐逸重新驱车上路后,扭头看着副驾座位上坐着的朱心,他的心情似乎没有那么闷了似的,感觉好像好很多了似的。

  由此,唐逸不得不心想,娘西皮的,看来这身边还就是得有一个女人呀?怪不得……安伯说我该考虑结婚了?

  正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方乐乐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听是方乐乐,唐逸扭头看了看朱心,心想朱心反正都知道他女人多了,所以她应该是不会在意啥了……

  这么的想着,唐逸也就大胆的跟方乐乐聊了起来。

  反正也没聊啥别的,就是方乐乐那意思,还是想跟唐逸确立一种男女关系。

  唐逸跟方乐乐这关系也是太熟了,所以他仍是借口说彼此太熟悉了,已经不适合做恋人了。

  这回,方乐乐则是回道:“那咱们俩就先试着交往一下嘛,不行就还做好朋友呗,这样总可以吧?”

  “这?”唐逸还是有些难为情的皱了皱眉头,“那……好吧。试试就试试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