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13章 又是一年春节

   直到年初五,咱们五羊县的县委书记李爱民和县长唐逸才开始休假。

  但,年初八县委就正式上班了。

  也就是说,这两位领导只能歇三天。

  由此看来,这大领导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呀。

  唐逸心想,娘西皮的,老子满以为县长有点儿特权,春节可以歇半个月呢,可是却只能歇三天,真是尼玛郁闷呀!

  年初五这天一早,唐逸就从五羊县驱车回平江县西苑乡了。

  因为按照当地的习俗,年初一本应该是要去拜山的,也就是去拜祭那些死去的长辈。

  可是由于工作的原因,都耽误了好几天了,所以唐逸得赶着回去拜祭他爷爷!

  别的啥的,他都可以暂时不顾,但这拜山,他不能不顾!

  因为在唐逸的心里,天大的事情,都没有他拜山重要!

  直到这天下午一点来钟,唐逸才回到乌溪村。

  到了乌溪村,他就直接上山,直奔爷爷的坟前走去了。

  到了爷爷的坟前,他忙是摆上祭品,然后开始烧纸钱、烧香,又是放鞭炮的……

  村里人听着唐老爷子坟前的鞭炮声响起,不由得,他们一个个都在念叨着,这唐老爷子要是还在的话,该多好呀!指定享清福了!唉,可惜呀,唐老爷子已经不在了!现在他那个孙子唐逸可是辉煌腾达了呀,如今都当上了县长了呀……

  唐逸在爷爷的坟前一顿忙活着,完事后,他瞧着爷爷的墓碑,便开始自责了起来,意思就是说自己来晚了,要爷爷莫要见怪,说他实在是走不开,工作太忙了……

  这默念着,唐逸只觉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因为他又忍不住想起了爷爷生前的那些苦涩生活,一当想到他爷爷这辈子没有过过啥好日子,他这心里就挺不是个滋味的……

  唐逸就这样的往坟头一坐,就是两个小时,直到下午三点来钟的时候,他才下山。

  这天下午,他也不打算回去了,所以就将村里那些个曾经对他唐逸好的人家都给走访了一遍。

  如今身份不同了,都是唐县长了,所以村里这些个村民们都对他客客气气的。

  但,唐逸还是跟以前一样,说话啥的,也是村里的口音。

  原本唐逸还想去看看廖珍丽医生,但是春节期间,村卫生站关门休假了,没人。

  晚上,唐逸本来说好了在隔壁吴婶家住,可是村长李厚生非得拉着唐逸去了他家吃晚饭,所以晚上也就在李厚生家住了。

  趁机,李厚生跟唐逸提了提他儿子李吉的工作问题,意思就是想要唐逸给安排个工作。

  唐逸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得知李吉是学会计的,他也就说回头安排他去财政局上班。

  只要稍稍有点儿真才实学,安排份工作,那咱们唐县长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呀。

  第二天上午,唐逸回西苑乡前,又不忘去爷爷的坟前看了看,然后才走。

  回到西苑乡后,唐逸坐在车里想了又想,要不要去看看那个陌生的女人、也就是他妈?

  当地有个习俗就是,不管多大的恩怨,到了春节,大喜庆的日子里,都该一起坐下来喝杯酒。

  想着这些,唐逸在想,她毕竟是他妈,不是仇人,就算她曾经抛弃了他,那么她还是他妈,没有她也就没有他,所以就算是感谢她把他生下来、感谢她十月怀胎,他还是觉得有必要去看看那个陌生的女人……

  尽管这么想着,但他还是有些烦心的点燃了一根烟,深吸了两口,一口郁气呼出:“呼……”

  过了一会儿,唐逸驱车离开了西苑码头这儿,奔乡街道上而去了。

  如今这西苑乡早已变为西苑区了,早已繁华了N倍。

  随着西苑湖景区的落成和开放,西苑乡的乡民们也渐渐富了,乡里的红砖房子也渐渐多了,道路也变成了水泥路了……

  唐逸驱车穿过老街道,来到西苑新区,这儿有一家大型超市,他也就在超市门口缓缓的停住了车,然后下车,进了超市。

  想着要去看那个陌生的女人,所以总得买点儿东西吧?

  还有就是,也得给陆文婷她大伯买对酒、两条烟不是?

  从超市买完礼品出来后,唐逸也就驱车奔陆文婷她大伯的一锅鲜餐厅而去了。

  好久不来这儿了,忽然发现,原来的一锅鲜餐厅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家大型的餐厅。

  当唐逸拎着礼品正要进门时,陆文婷她大伯瞧见了,忙是欢喜的拿着一卷大地红前来门口迎接……

  因为当地习俗,春节期间,人客来登门拜访,都是要放鞭炮接送的,以表礼貌。

  当然了,一般都是随便放一挂小鞭炮意思一下就好了。

  只是陆文婷她大伯想着如今这唐逸已经是县长大人了,所以就得隆重一下,要放一卷大地红。

  在唐逸进门后,外面的鞭炮声也响起了,噼里啪啦的,浓烟滚滚的……

  对面小卖店的老板瞧着陆三昆家如此热闹,心想,怕是他侄女婿上门了吧?

  唐逸进门后,由于陆文婷她大伯在门口放鞭炮,所以迎上前来接待他的,则是那个陌生的女人,也就是他妈。

  他妈上前瞧着他,内心无比的激动,一时都不知道该说啥是好了?

  唐逸却是显得很淡漠的瞧着他妈,愣了好一会儿,忽然小声的叫了一声:“妈。”

  “诶——”他妈忙是欢心的应了一声,随即便是激动得落泪了……

  唐逸仍是那样淡漠的瞧着她,然后扭身,将手头的礼品给搁在了一旁的餐桌上,也没有再说啥。

  陆文婷她大伯进门后,忙是欢喜道:“快快快,倒茶倒茶!还有,弄点儿瓜子花生,还有水果,酒也给上了吧!”

  唐逸他妈忙是欢心的回应道:“好!我这就去!你陪着他先坐一会儿吧!”

  陆文婷她大伯听着,忙是欢腾的掏出了一包烟来,直接将一整包烟递给了唐逸:“来来来,抽烟!对了,坐!坐坐坐!”

  可唐逸则是淡定的问了句:“文婷她……春节回来了么?”

  忽听唐逸这么的问着,陆文婷她大伯愣了一下,然后渐渐显得有些低沉了,眨了眨眼:“她……没回来。年三十那天晚上……她倒是来了个电话。”

  唐逸听着,忙是问了句:“那她有没有说她啥地方呀?”

  “没说。”陆文婷她大伯摇了摇头。

  “您也没问吗?”

  “问了,她没说。她说……要你不要去找她了。她还说……她这辈子虽然不能成为你真正的女人了,但她也曾经是你的女人,她说她已经……很满足了!还有,她说……她的心里一直有你!不过……她要你不要想她了,要你找别的女人结婚好了。她……她还说,以你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一个比她更好的女人!”

  听得陆文婷她大伯这么的说着,唐逸这心里更是低沉了,然后他想了想,忽然对陆文婷她大伯说了句:“那成了,大伯,我就……先走了。”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陆文婷她大伯紧忙道:“等等等!你……这就走,不成!怎么也得坐下来喝杯茶呀!”

  “不了,改天吧。”唐逸回道,然后借口道,“县里那边忙,我迟到昨日个才回乌溪村去拜山,所以……我还得赶回去呢。”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陆文婷她大伯也不好意思说啥了……

  于是,唐逸也就一边扭身朝门走去,一边说了句:“大伯,我走了哈。”

  就在唐逸出了门后,他妈端着壶茶跑了过来,望着他那远去的背影,他妈忍不住叫唤了一声:“小逸——”

  隔着玻璃门的,估计唐逸也没有听见,所以只见他拽开车门,上了车,然后‘碰!’的一声撞上了车门。

  不由得,他妈哭了,越哭越是伤心,越是觉得自己亏欠唐逸太多太多了!

  尤其是想着他刚刚还叫了她一声妈,她就哭得愈来愈痛心了,因为她没想到他还会叫她一声妈,这已经是她莫大的荣耀了!

  也不知道唐逸有没有看见他妈在哭,只见他上车后,不一会儿,就驱车离去了……

  忽见唐逸的车影不见了,他妈哭得是愈加的撕心裂肺……

  陆文婷她大伯扭头瞧着,忍不住说了句:“好了,别哭了,他能来看看……已经不错了!”

  “不是!”唐逸他妈哭泣道,“我是……开心,太开心啦……他……他刚刚……叫了我一声妈,嘿!可是……可是我……亏欠他的……实在是太多啦!我这辈子……都会不安的!他现在就算……不认我,我也不会……不会怪他的!因为……我没有给过他母爱!我……我不是一个好母亲,我……”

  “……”

  这时候,唐逸已经驱车出西苑乡了,奔平江的方向而去了。

  忽然,李爱民给他来了个电话,当电话接通后,李爱民忙是乐呵道:“唐逸,今晚上在周晓强他家打火锅!你啥时候回平江呀?”

  “我已经在回平江的路上了。”唐逸回道。

  “那成,一会儿到了,给我电话。”因为李爱民也回平江了,也回了西苑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