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15章 赶回江阳市

   如今的唐逸毕竟已经不再是最初的那个懵懂少年了。那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未来会是怎样,也不曾去想过未来会是怎样。

  但是,如今,他已成熟,已是县令大人了,所以在面对男女感情之事时,多少有些成熟的思想在里面了,所以也多多少少会顾忌一些东西了。

  同样的,他在成长,刘晓静也在成长,彼此都成熟了不少。

  但是,两人曾经在懵懂时期所发生的那些荒唐事,依旧是那么的真切。

  记忆中,依旧是那么的美好,那份属于他们俩的过去,是永远都难以在记忆中抹去的。

  看着现在的刘晓静,唐逸再次陷入一阵深思……

  刘晓静忍不住又扭头看了看唐逸:“呃,混蛋,你在想什么呀?”

  忽听刘晓静这么的说着,唐逸这才愣过神来,扭头看了看她,若有所思的一笑:“我在想……咱们俩……还能像以前那样忘乎所以么?”

  刘晓静听着,微皱了一下眉宇,想了想,然后又是看了看唐逸……

  不觉中,刘晓静意识到了,唐逸所说的确实如此,过去的她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的确是忘乎所以,没有去想过未来。

  那时的她只因对那男女之事有着一种渴望体尝的心里,所以才跟唐逸发生了那男女之事,在得以体尝后,忽觉那男女之事很刺-激,那滋味很奇妙,所以也就一时肆意的陷入了其中,所以跟唐逸在一起的时候,才会那么忘乎所以的在一起缠绵着,肆意的体尝那等男女之事所带给她的全身心的愉悦享受。

  然而如今,刘晓静忽然发现,那些只是美好的回忆了。

  现在的她,的确顾及了一些东西。

  具体是什么,她也说不好,只是她的潜意识中知道自己应该认真考虑自己未来的幸福了。

  她不能再像过去那样,肆无禅忌的跟一个还未确定关系的男孩在一起做那男女之事了。

  然而,回味那种男女之事的滋味,她的心里却又有些隐隐的念想,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想跟唐逸在一起做做那事。

  显然,她此刻的心里有些矛盾。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刘晓静又是扭头看了看唐逸,忽然问了句:“今天……你不会离开平江吧?”

  忽听刘晓静这么的问着,唐逸扭头看了看她:“你……有啥事么?”

  “我想……晚上我们一起……”

  唐逸听着,忙是歉意的淡笑道:“可能不行?”

  “你下午要……离开平江?”

  “对。”唐逸点了点头,“晚上我要回江阳市。”

  “那……你什么时候再回平江?”

  “……”

  之后,从平江公园出来后,刘晓静瞧着唐逸打车离去的情景,她渐渐的陷入了一阵遐思中……她在想,这个男人曾经属于她,她也属于他,她还是难以忘记他的那半截东东曾在她的身体里面肆意的捣鼓过,那感觉依旧是那般的真切,真的仿佛刚刚发生过似的,她貌似感觉自己的那儿湿润润的……

  由于唐逸之前没有开车出来,所以他这会儿也只好打车回周晓强家。

  下午,唐逸和李爱民、周晓强三个在一起玩了一下午扑克牌。

  毕竟春节期间嘛,自然是要娱乐一下,这样才能有些气氛不是?

  下午他们三个在玩牌的时候,周晓强他老婆则是时不时过来给他们三个倒茶。

  晚上,也就按照原定计划,一起在周晓强家刷火锅,以预示新的一年红红火火的。

  不过这晚,唐逸喝酒有些节制,因为他心里一直在惦记着,晚上还得开车去江阳市。

  因为胡斯淇白天给他电话了,要他晚上十一点的样子,去江阳市找她。

  不管怎么说,胡斯淇可是从英国回来过年的,她的目的,唐逸也清楚,无非就是想见见他。

  所以今晚上,唐逸得去江阳市见见胡斯淇才成。

  况且,胡斯淇不像是别的女孩子,不是想见就能见着的。

  胡斯淇为了见他,可是得千方百计摆脱父母的监视。

  这里就无需过多的解释了,因为在之前的章节里面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就是因为胡斯淇她爸妈不许胡斯淇跟唐逸在一起。

  但经过胡斯淇的努力,随着时间慢慢的演变下来,不管怎么说,她总算是跟唐逸相互明白了彼此的心思。

  到了晚上九点来钟的那会儿,将近十点的时候,唐逸忽然说要去江阳市,李爱民和周晓强都愣了。

  后来,李爱民心想,怕是这小子又想那个女主播了,估计是想趁机去找那个女主播亲-热一番?

  毕竟好不容易才休三天假,好不容才从五羊县出来,所以唐逸这小子应该是想趁机去找那女主播睡睡?

  周晓强则是以为唐逸这小子要去开发区找文化办的倪晓玲主任睡觉。

  反正大致都能猜出唐逸的心思,所以李爱民和周晓强也就没有多说啥,意思就是你小子实在想去江阳市那就去吧。

  倒是周晓强他老婆一直在劝说这么晚了,要唐逸别走了。

  临走时,李爱民说要唐逸明天在江阳市等着他,一起回五羊县。

  当唐逸从周晓强家出来后,发现夜已经很静了,街道上的灯光有些昏暗。

  一阵夜风吹来,凉飕飕的,唐逸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随之,他紧忙上了他的车,启动车,打开车内的空调。

  在驱车出了平江县城后,唐逸想给胡斯淇打个电话,但是想着胡斯淇说了,要他夜里十一点钟那会儿给她电话,所以他也就搁下了手机,继续驱车前行,奔江阳市的方向而去。

  将将夜里十一点那会儿,唐逸驱车到了江阳市。

  这会儿,整个江阳市好像也在静夜慢慢的沉睡了,室外好似很冷。

  毕竟还算是冬季。

  要等元宵过后,天气才会慢慢的转暖。

  可能由于天冷的缘故,感觉街灯的灯光都特别昏暗似的。

  唐逸也不知道胡斯淇在什么位置,所以他也就驱车到了市委家属大院的北门,靠近花坛边缓缓的停下,然后拿起手机来,给胡斯淇去了个电话。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

  “你在什么位置?”胡斯淇小声的问道。

  “市委家属大院北门。”唐逸回道。

  “笨蛋!你怎么去那儿了呀?”

  “你家现在不是在市委家属大院么?”

  “你真是个笨蛋,在我家附近,我还能见你么?”说着,胡斯淇话锋一转,“你现在到丽泽宾馆来吧,我在509房间。”

  忽听这个,唐逸皱眉一怔,不由得心想,怎么还在宾馆呀?难道……她是想……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我了么?

  可是……

  想着,唐逸皱了皱眉头,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还不能跟胡斯淇发生那种男女之事。

  因为他不想因此伤害了胡斯淇。

  他自个心里也清楚,他跟她妹妹胡斯怡可是睡过的,要是再跟姐姐也睡了的话,这成啥事了呀?

  再说,他也知道自己跟胡斯淇是没法在一起的,所以他也不打算跟她发生啥关系。

  他觉得,就这样跟胡斯淇保持着这种关系,已经很不错了。

  电话那端的胡斯淇听他不说话了,她急忙道:“呃,笨蛋,你听见没?”

  唐逸这才愣过神来,忙是回了句:“好,我知道了。”

  “……”

  随后,唐逸也就驱车直奔丽泽宾馆而去了。

  到了509房门前,唐逸停步愣了愣,然后才抬手敲门:“咚咚咚……”

  很快,门就被‘咔’的一声拽开了。

  胡斯淇探头一瞧,见是唐逸,于是她紧忙侧转身,示意唐逸进去。

  于是,唐逸也就忙是走了进去。

  待唐逸进了房间,胡斯淇就紧忙关上了门,不忘反锁了门。

  关好门后,胡斯淇一回身,见得唐逸停步站在电视机那儿,她看着他的背影,心则是在激动得扑通扑通的跳……

  想想,她多久没见着唐逸,能不激动么?

  一时间,胡斯淇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激切的奔上去,从唐逸的背后,一把环抱住了他,将自己紧紧的贴在他的后背上,那种爱意切切,恨不得彼此能融在一起。

  虽然是冬天,衣服比较后,但是唐逸还是感觉到了胡斯淇粉颈下那对柔软鼓荡之物被挤压在他的后背上,感觉热乎乎的。

  嗅着那股久违的清香气息,唐逸不由得闭了闭眼,觉得这真是难以抗拒的一幕。

  “想我没,笨蛋?”胡斯淇忍不住倍觉幸福的在唐逸的耳畔呢喃了这么一句。

  唐逸愣了一下,为了不让胡斯淇失望,他也就回了句:“很想。”

  “嘻……”胡斯淇倍觉幸福、甜美的一笑,笑微微的将头依偎唐逸的后肩那儿。

  过了一会儿后,唐逸忽然说了句:“你爸你妈知道……你在这儿吗?”

  “没事的。他们……不知道的。”胡斯淇回道,“我让我一个同学帮我要的房间。还有,我也是跟我那同学一起从家里出来的,所以我爸我妈他们不会怀疑什么的。”

  听得胡斯淇这么的说着,唐逸总算是放心了一些。

  因为他现在可是唐县长的身份,他可不想胡斯淇他爸他妈忽然闯来,然后爆料某某县长在宾馆跟某女如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