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16章 你能做到吗

   过了一会儿后,胡斯淇感觉唐逸好似没什么话似的,于是她愣了愣眼神,缓缓的松开他,从他的身侧绕到他跟前,然后面向他,站在他跟前,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他一眼:“你……怎么好像不怎么高兴呀?”

  “没有呀。”唐逸回答着,勉强的一笑。

  “那你在想什么呀?”

  “我在想……”唐逸愣了一下,“你啥时候回英国呀?”

  “初九。”

  “那……”唐逸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胡斯淇,“那我可能……不能送你了?因为我初八上班了。县委的事情很多,很杂,所以……”

  “我知道。”胡斯淇忙是微微的一笑,两颊有些微红,“我能理解的,所以我只要能……见上你一面就好啦。”

  见得胡斯淇如此,唐逸忍不住暗自一怔……

  故意装深沉的男人不一定是好男人,但是善解男人的女人,一定是好女人。

  由此,唐逸终于找到了答案,知道自己为啥打自从一开始就是偷偷的喜欢上了胡斯淇。

  也知道自己为啥不忍心伤害胡斯淇了。

  不由得,胡斯淇两颊微红、有些娇羞的冲唐逸一笑:“怎么……不抱着我呀?”

  忽听胡斯淇这么的说着,唐逸愣了一下,忽觉两颊有些烫烫的……

  见得唐逸如此,胡斯淇更是娇羞的一笑:“没事的,就我们俩在这儿。”

  听得胡斯淇这么的说着,嗅着她身上那股天然的清香气息,瞧着她那张绝美的面庞,唐逸有些难以自控了……

  不觉的,唐逸终于缓缓的伸手将胡斯淇揽入了怀中。

  其实胡斯淇想要的是一个拥-抱的理由。

  在她感觉到唐逸渐渐揽她入怀时,她忽地一下扑进了唐逸的怀中,一把渐渐抱紧他,恨不得能将自己装进他的身体。

  感受着胡斯淇那等娇柔的身躯,嗅着她发间的香气,唐逸忍不住微皱了一下眉头,像是觉得这一幕实在是难以抗拒。

  被唐逸这么的搂着,胡斯淇倍觉幸福、甜美,忍不住欢心的一笑,在唐逸的耳畔道:“笨蛋,听我的,你还是去……英国吧?这样的话……我们俩就能在一起了。”

  听胡斯淇在耳畔这么的说着,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回道:“我说了,我不会去英国的。这也不现实。”

  “可是如果我们俩想要在一起的话,你也知道,在江阳市是更加不现实的。我爸我妈是不会允许我和你在一起的!”

  “这我知道。但是我去英国就更加不现实了。”

  “你不想跟我在一起吗?”

  “想。”

  “既然想,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固执呀?我不是说了吗?到了英国,我养着你都可以呀。”

  “可我是个大老爷们,怎么能让女人养着呢?”

  “笨蛋!这不是爷们不爷们的事情啦!这是爱,懂么?既然彼此相爱,那么彼此在一起就好了,还去计较那么多做什么?”

  “你还很理想化。”

  “……”胡斯淇忽然眉宇微皱,两颊红透,像是想说什么却又没有心思往下说了,被什么给打断了似的……原来是她感觉到了有个硬蹦蹦的东东顶在了她的小腹上……

  想想,在寂静的深夜,在一间寂静的房间里,一男一女这样的紧紧的拥-抱在一起,能没有点儿本能反应么?

  何况胡斯淇身上又是那样的香,柔软的娇躯又是那样的温热,唐逸能没有点儿自然反应么?

  不由得,胡斯淇两颊羞红的仰着头,看着唐逸,小声的说了句:“不许胡思乱想。”

  唐逸听着,只觉两颊火热,囧囧的而又迫切的看着胡斯淇,好想去亲-吻她那娇薄的红唇……

  见得唐逸那样,胡斯淇娇羞的咬了咬唇,囧囧的、羞涩的一笑:“嘻……”

  唐逸有些木讷的瞧着胡斯淇,忽见她那一笑是那般的娇美,不由得,唐逸再也控制不住了,忽然一下亲住了胡斯淇那娇薄的双唇……

  在一吻的那刹那,胡斯淇浑身一个震颤,呆呆的愣了,似乎已经来不及躲闪,只觉两颊火辣辣的,却又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奇妙感,好似浑身酥了似的,又麻麻的,潜意识中,胡斯淇知道自己的初-吻就此没了。

  而此时此刻,唐逸则是觉得胡斯淇的唇很薄、很柔,有着一丝丝冰凉之感,却又感觉有着一丝丝香甜的味道……

  在唐逸的舌头抵开胡斯淇的唇齿时,触碰到她那柔滑的舌尖时,不由得,胡斯淇慌是将舌尖缩了进去……

  与此同时,胡斯淇又是浑身一个震颤,好似浑身彻底酥了、软了,唯剩一丝丝坚定的意志了。

  可是,唐逸的舌头还是寻找到了她的舌尖,试图与她那香甜的舌尖缠绕在一起……

  胡斯淇则是在有意识无意识的躲闪着舌尖,可她还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那儿早已湿润了。

  就在唐逸想要一把搂紧她,更加狂热的亲-吻她时,不由得,胡斯淇终于矜持的一把推开了唐逸,两颊羞红的说:“不行!不要那样啦!”

  唐逸愣了一下,这才渐渐的如梦初醒,囧囧的看了看胡斯淇,忽然说了句:“那我……走了。”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胡斯淇忙道:“这么晚了,你去哪儿?”

  “嗯……”唐逸想了想,忽然说了句,“我想出去透透气。”

  “夜深了,外面很冷。”

  “可是……”

  “咱们睡吧?”

  “我和你……一起睡?”唐逸问了句。

  胡斯淇两颊羞红的说:“你别胡思乱想不就好了吗?”

  “你能做到吗?”唐逸问了这么一句。

  胡斯淇的两颊更是羞红了,不语了……

  过了好一会儿后,唐逸又说了句:“我走了。”

  胡斯淇愣是两颊羞红,不语。

  见得胡斯淇那样,唐逸默默的转身了,朝门那方走去了。

  胡斯淇就那样,有些呆愣的看着唐逸打开门,走了出去,然后带上了门。

  待胡斯淇醒觉过来后,唐逸已经不再房间了,她的两颊依旧红扑扑的。

  过了一会儿,她愣了愣,扭身去了洗手间,在蹲坑上蹲下后,她忙是伸手扯了一大截纸巾,埋头去擦拭了一下她那儿。

  与此同时,她心里有些闷闷的,那种感觉,她自己也说不出来,只是在想,自己怎么会湿成了这样?

  凌晨一点来钟的时候,唐逸来到了蓝斓她家的房门前,抬手按了按门铃:“叮咚叮咚……”

  此刻,刚刚进入睡梦中的蓝斓忽地惊觉,从被窝中仰起头来,皱眉细听……

  “叮咚……”

  不由得,蓝斓又是愣了愣,然后才掀开被子,下床,踏着拖鞋,走出卧室,来到客厅,睡意朦胧的问了句:“谁呀?”

  “我,唐逸。”

  忽听是唐逸,蓝斓立马惊醒了过来,忍不住欢心的一笑,立马朝门前奔了过去,伸手一把打开门,欢心的一瞧,果然是唐逸,她忍不住欣喜不已的一笑:“你个死大骗子,怎么……这么晚了……”

  唐逸则是嘿嘿的一笑:“新年快乐!”

  蓝斓不由得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你个大骗子,有大晚上拜年的么?”

  说着,蓝斓又是欢心的一乐,说了句:“好啦,赶紧进来吧。”

  于是唐逸也就笑嘿嘿的走了进去。

  他这么晚了,突然来找蓝斓,自然是想释放一下。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之前在宾馆的房间里他跟胡斯淇那干柴烈火的一幕,又没能与胡斯淇发生什么,所以他实在是受不了,也就大半夜跑来找蓝斓了。

  反正他知道,到了蓝斓这儿,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再说,蓝斓还会很欢喜,很迎合他。

  由于时间也不早了,很晚了,所以等唐逸进了客厅后,蓝斓关上门,也就直接领着他去了她的卧室。

  可是意外的是,到了被窝中,唐逸正打算朝蓝斓身上爬去的时候,谁料蓝斓笑微微的说了句:“不行了,睡觉了。”

  听得这么一句,唐逸心里也明白怎么回事了,应该是蓝斓来月事了,不方便。

  由此,唐逸不由得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心说,娘西皮的,不是吧?这事……咋会这么不赶巧呢?想憋死老子呀?

  见得唐逸那样,蓝斓笑咯咯的说了句:“憋不住了呀?”

  “有点儿。”

  蓝斓又是笑咯咯的一乐,然后两颊微红的说了句:“那你先转过身去。”

  “为啥呀?”

  “哎呀,叫你转身你就转身啦!”

  唐逸不解的愣了愣,然后回了句:“好吧。”

  当唐逸转过身后,蓝斓忙是看了看她那儿,感觉这会儿好像流量很小,没啥了似的,于是她也就有些娇羞的褪去了裤子,然后伸手从床头柜扯过纸巾来,大致给擦拭干净,完了之后,冲唐逸说了句:“好啦,可以啦。”

  听说可以了,唐逸也就转身面向了她……

  蓝斓略显娇羞的一笑,冲唐逸说了句:“来吧。”

  “你不是……”

  蓝斓又是娇羞的一笑:“不是看你个大骗子憋不住了么?”

  忽听蓝斓这么的说着,唐逸也就不客气了,迫切就朝她身上爬去了……

  事后,蓝斓忽见床单被染得红一块紫一块的,她不由得故作娇嗔的白了唐逸一眼:“都是你个死大骗子干的好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