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25章 审视自己

   第二天一觉醒来后,唐逸回想着昨晚所发生的尴尬事,扭头朝身旁瞧了一眼,忽然发现方乐乐竟是不见了……

  由此,唐逸猛的一怔,忙是掀开被子,起身,下床,跑去洗手间看了看,发现洗手间也没有方乐乐的身影,想必是她已经走了。

  待唐逸扭身回到床前时,这才发现方乐乐留有一张纸条在床头柜上,上面也没有写啥,只是写道:你说得对,现在我的确感觉彼此的关系有些尴尬。

  唐逸皱眉愣了愣,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闷闷的感觉,事实上他早就知道,本是多年的好友,要是真发生了啥关系的话,恐怕是彼此都会觉得很尴尬?

  只是唐逸忽然觉得,昨晚上虽然跟方乐乐发生了那种事情,但是感觉像是蹭痒痒似的,好似一点儿也不过瘾似的。

  也是,原本就比较尴尬,所以也是比较机械化,自然是感觉不到啥畅快淋漓的感觉。

  原本唐逸想在这时候给方乐乐去个电话,但是想着彼此现在这等尴尬关系,他愣了愣,貌似一会儿等电话接通,自己也不知道说啥是好?

  于是他也就打消给方乐乐去电话的念头。

  从酒店出来后,唐逸找地吃了顿早餐,然后便是驱车去蓝斓那儿了。

  虽然他未曾想过要娶蓝斓,但是时间一长,他还真有那么一点想她。

  可能是他眷恋着蓝斓那等馨香的体温吧?

  其实,现在的唐逸感觉有些悲催,因为他渐渐发现,真正了解他的女人并不多。

  除了蓝斓和江倩之外,真正懂他的女人也就没有谁了。

  朱心虽然早已变得温婉了许多,但是她还是很孩子气,还没有真正走进唐逸的内心,也不了解他。

  倪晓玲虽然一心想要嫁给他,但是她其实并不了解唐逸。

  胡斯怡现在人在上海,跟唐逸也只能是电话联系,在唐逸看来,胡斯怡依旧是那个古灵精怪的女孩。

  至于秦妍,貌似跟唐逸也就那样了?

  刘晓静愈显成熟后,考虑的事情也比较多了,也没有以前那么的肆无禅忌了,尽管她跟唐逸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彼此也没有再发生啥男女关系了。

  至于那位北京姑娘林婉怡,貌似已经成为了唐逸生命中的过客?

  随着时间的推移,貌似一切都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咱们的唐书记也懂得审视和解剖自己的内心世界了,还有就是他跟这些女人之间的关系。

  但他不敢想象,再过几年会怎么样?

  只是他感觉现在处于县委书记的高位后,人却越来越有一种孤独之感。

  这时候,他在想一个问题,他是不是真该结婚了?

  或许有了一个家之后,他的这种孤独感才会随之消失?

  但是跟谁结婚?

  这似乎是一个问题?

  因为冥冥中,他还是潜意识的等待着胡斯淇!

  现在他跟胡斯淇不可逾越的不再是彼此的感情,而是她父母的阻碍,当然,还有一个更加致命的……

  那就是唐逸想着自己跟胡斯淇的妹妹胡斯怡睡过,所以导致他不敢再与胡斯淇再往前一步了。

  毕竟愈加成熟的他,考虑问题不能再那么孩子气了。

  为自己想,也得为他人想了。

  就好像他作为五羊县的县委书记一样,首先得想着怎样将五羊县领航到一个新的高度,然后才有可能被提升。

  尽管他已经不想再继续呆在五羊县了,但是想着他在五羊县这些年所作出的努力,他还是不想前功尽弃。

  一会儿,唐逸到了蓝斓这儿时,蓝斓才刚刚起床,正在洗漱。

  因为这天是周日,自然的,蓝斓也就睡了个懒觉。

  唐逸这一来,蓝斓也没有心思洗漱了,赶忙马虎的洗漱完毕,就忙是扭身出了洗手间,笑嘻嘻的朝坐在沙发前的唐逸走来了。

  反正他俩也没啥好避讳的了,不是夫妻已胜似夫妻了,所以还有啥好避讳的呀?

  也好久没见唐逸了,所以蓝斓扭身在唐逸的身旁坐下后,就笑嘻嘻的伸手隔着裤子揪住他的那个东东。

  唐逸瞧着她那样,忍不住笑了笑,说了句:“这么心急?”

  “废话!你个死大骗子都多久没有来看我了呀?能不急么?”一边说着,蓝斓也就一边笑微微的拉开了他的裤子拉链……

  随后,唐逸低头瞧着蓝斓埋头就在他腿之间那儿咔吧咔吧的吃着那东东,他不由得倍觉舒爽的闭了闭眼,静心的感受着,感觉蓝斓的活计越来越好了。

  小小的一番前戏过后,蓝斓就主动在趴在了茶几前,撅着她那白哗哗的臀,自然的,唐逸也就来了个后门式。

  每次跟这女主播做这等事情时,唐逸都觉得有着无限的激-情似的,这种感觉就是不一样。

  被他调教的,蓝斓的活计也是越来越好,彼此配合着,这才叫天人合一,达到了一种至高境界的愉悦享受。

  事后,蓝斓很满足的欣然一笑,忽然冲唐逸说了句:“你个大骗子是不是也该考虑结婚了呀?”

  瞧着她,唐逸淡淡的一笑:“还早呢。”

  “还早?我晕!再一晃,可能又是一两年过去了,明白么?现在你也不小了,该考虑考虑了。”说着,蓝斓话锋一转,“我知道你个大骗子是不会考虑娶我的,但是我还是替你个大骗子的终生大事担忧呀!不管怎么说,我年龄也比你大,算是你的大姐姐了,所以你个大骗子该考虑考虑自己的婚姻大事了!”

  听得蓝斓这么的说着,唐逸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她,然后又是一笑:“要不你帮我介绍一个?”

  听得这话,蓝斓有些娇嗔的白了他一眼:“你身边那么多女人,还要我介绍?”

  可是唐逸则是叹了口气:“真正懂我的没有几个呀。”

  趁机,蓝斓玩笑道:“我懂你,你又不想娶我,真是的!”

  “嘿。”唐逸又是笑了笑,然后言道,“我得回五羊县了。”

  忽听唐逸说了这么一句,蓝斓却是急忙道:“不行!才一回你就想溜了呀?”

  唐逸忍不住一笑:“不是吧?你……还想要呀?”

  蓝斓则是笑嘻嘻的说了句:“你都好久不来看我了,人家自然是想一次吃个饱啰。”

  “……”

  被蓝斓这么纠缠着,最终唐逸在她这儿吃了午饭,午饭后,两人又是弄了一回,待歇息一会儿,唐逸也就告辞了。

  每次当唐逸走时,都留给了蓝斓无尽的期盼,期盼他早点儿来看她。

  因为唐逸着实是太给力了,每次都令她回味无穷的,那种滋味,使她不想浪费她最美丽的年华。

  在唐逸驱车回五羊县的途中,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心情好了许多。

  接下来,他该重振自己,将五羊县的工作抓上去。

  前期已经付出了那么多,也做出了那样的努力,所以他不想前功尽弃。

  回想着他在五羊县的这几年时间里,他觉得还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的。

  至少作为五羊县的县长也好、还是现在作为五羊县的县委书记也好,他一直都在努力,奔着目标努力。

  在唐逸回到五羊县后,忽然,李爱民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李爱民告诉他:“我刚刚听到风声,过阵子省委书记朱延平可能要去五羊县视察,到时候你好好准备一下。这可能是朱延平在湖川省任职的最后一年了,所以这次他去五羊县,你尽量争取向他要一笔财政款项,用于五羊县后续经济建设和基础设施等建设中。我想……他为了在湖川省给大家留下一个好印象,他应该会答应你这次的要求的?”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忙是问了句:“消息确切么?”

  “基本上差不多吧?”说着,李爱民话锋一转,“对了,还有一个好消息,朱延平离开湖川省后,可能就是你安伯担任省委书记了?但这个消息……还不是很确切?”

  唐逸听着,却是有些闷闷的皱了皱眉头:“我安伯他……就算担任省委书记,他也未必会帮助我?这些年你也看到了,他基本上不怎么管我了。”

  “尽管这样,但是你往后要是遇见了啥事的话,他还是会帮你的不是?”

  “那倒是。”唐逸回道。

  “对了,你还在江阳市么?”李爱民又忙是问了句。

  “刚回五羊县。”

  “哦。那成。”说着,李爱民又是话锋一转,“现在你在五羊县基本上局势是稳定的,领导班子不会有啥大的变化的,所以你的主要任务还是怎样将五羊县打造成一个休闲之都?你也不要觉得前面的工作白做了,这只是一个过程而已。没有这个过程,也谈不上未来的发展的。五羊县毕竟底子薄,所以……过程可能还会很漫长?当然了,如果资金上充裕的话,可能会加快进程?就看你这次能不能向朱延平要了一笔财政款项了?”

  “嗯。我知道了。”

  “那成了,没有别的事情了。我也是刚回江阳市,还得收拾收拾。挂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