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38章 就此宣战

   听得杨前锋那么的说着,唐逸只是淡淡的一笑,然后言道:“你说的没错,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嘛。但也有一句话,君子爱财取之以道。但我觉得……就你我而言,应该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毕竟你可是平川市市长,身为父母官,你应该知道你的责任。当然了,这些话……就算我不说,我想你心里也是明白的。所以这些我就不说了。咱们今晚上……不就是想坐在一起喝杯酒么?”

  杨前锋听了这番话后,不由得一声冷笑:“嘿!唐书记不愧为唐书记呀,事事都想着百姓,而不考虑自己呀!但是我想提醒唐书记的是,您现在是来到了平川市,所以……入乡随俗嘛!关于平川市的情况,我想……您应该也知道了一些,这里我不说,想必唐书记心里也明白,所以过多的话我也不想说,我只是希望唐书记您好好考虑一下,若是您是在固执的话,那么我想……或许在平川市不一定就是市委书记说了算?”

  忽听杨前锋竟是讲话挑明了,唐逸忍不住一笑:“看你今晚上不是诚心约我来这儿喝酒的?”

  “我确实是想给您提个醒的!”杨前锋回道。

  唐逸笑了笑,忽地站起身来:“那成了,咱们今晚上就到这儿吧!”

  忽见唐逸这就要走,摆明了就是要向他杨前锋宣战,于是杨前锋也就提醒了一句:“那您晚上回去的时候,路上可是要小心点儿呀!”

  “放心,我天生就命大!”

  “……”

  待从川祥大酒店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来钟了,唐逸明显感觉到了一股寒气似的。

  他没有想到杨前锋这就跟他动真格的了。

  唐逸站在停车场想了想,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大概会在哪个路段遭遇伏击?

  尽管杨前锋已经霸气侧漏,但是就目前而言,也是没有啥证据,奈何不了他杨前锋的。

  所以唐逸也知道,既然杨前锋敢在他面前说这样的话,想必是早有准备,怕是他在各个环节都做得很细,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麻烦的?

  现在虽然是个法治社会,但凡事都是要将证据的,没有证据的事情,也就是捕风捉影的事情,这是办不了对方的。

  对于这等官场上的白热化激战,唐逸还是头一次遇见。

  以前他们都是玩暗的。

  现在到了平川市,竟是公开了这种半明半暗的局面。

  这令唐逸来说,着实是有些棘手。

  唐逸也知道,这等局面,若是他真遭遇不幸,死在了平川市,怕是到时候也只是会解释为意外死亡?

  由此,唐逸就在想,怕是这场战争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要是再拖延下去的话,怕是对自己极为不利?

  不过,唐逸也不是完全没有准备,这次从江阳市回来,他自然是有所准备的的。

  昨天,周六在见安永年时,安永年给他介绍了省公安厅厅长余朝年认识。

  原省公安厅厅长李福田已经在前年平调去了别的省。

  之后,余朝年被平调来了湖川省担任省公安厅厅长。

  余朝年是安永年的老同学,说白了,现在余朝年也就是安永年的人。

  所以唐逸想好了,若是真在平川市遭遇伏击的话,那么他会直接给余朝年去电话的,直接让省公安厅的人介入。

  这样的话,杨前锋也就操控不了所谓的调查结果了。

  现在省委也是处于白热化状态,安永年跟吴奇光在争权夺势。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唐逸在平川市的胜利,就是安永年的胜利。

  若是杨前锋败了,那么必定会牵涉到吴奇光。

  直到昨天,唐逸才想明白,原来将他派来平川市,其目的就是将他搁进了这场斗争中。

  昨天安永年介绍余朝年给他认识,可能是安永年意识到了唐逸会在平川市遭遇麻烦。

  而唐逸挂着省常委的头衔的,若是他在平川市出了事,那么省公安厅也是必定会出面介入此事的。

  这样一来,平川市市公安局也就插不上手了。

  只要平川市市公安局无法插手,那么他杨前锋是难以操控此事的。

  所以这会儿唐逸在想,要是真遭遇伏击也好,这样的话,事情必将进入到一个不可预想的高度,怕是他杨前锋也败露得更快?

  在唐逸看来,无论怎样的斗争,无非就那么几套把戏而已。

  既然他杨前锋想要他死,那么他就偏偏要活得更加的精彩。

  待他上车后,不由得点燃了一根烟来,深吸了两口,然后暗自心说,娘西皮的,老子都多少年不曾动用武力了,看来这回也该显露两手了?好久都没有揍人,现在想想,手还真有点儿痒痒了……

  无所谓民众称呼我功夫书记了,有时候,关键时刻,还是得靠武力来解决一些事情呀!

  既然杨前锋如此急躁,这就要跟老子亮牌,那么老子也就给他亮亮牌吧!

  想着,唐逸也就很淡定的驱车离开了酒店停车场……

  这会儿,猫在酒店其中一间客房窗户后边的杨前锋忽见唐逸驱车离开了停车场,他暗自阴冷的乐了,忙是掏出手机来,给拨出去了一个电话,只说了一句话:“姓唐的已经开车离开了酒店!”

  待唐逸驱车进入西山路段时,他也就随之提高了警惕。

  因为他知道,这是一段无人区,杨前锋要下手的话,指定会在这个路段下手的。

  他知道要是自己今晚上真死在了这个路段的话,那么明天的新闻一定会播报他车祸身亡。

  这会儿,夜已深,两旁的路灯显得有些昏暗。

  唐逸却是刻意减缓车速前行。

  待他继续往前开了大约几百米的样子,果然出现了意外情况,一辆金杯车堵在了前方的路中央。

  由此,唐逸也就停车了。

  就在他停稳车的时候,前方忽然从道路的两旁蹿出了四五个家伙来,那四五个家伙挥动手中的手枪,就朝唐逸的车射击……

  ‘镗!’‘镗!’‘镗!’……

  情急之下,早有准备的唐逸推开车门,沿着地面一个翻滚,纵身就跃入了一旁的草丛中……

  前方那四五个家伙忽见情况不妙,忙是转移目标,冲那草丛中开始射击……

  ‘镗!’‘镗!’‘镗!’……

  然而就在这枪林弹雨中,飞出一块石子来,在他们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石子击中了最左边的那个家伙……

  “啊……”忽地的一声惊叫,最左边的那个家伙就倒地了!

  忽见竟是发生了这等意外情况,剩下的那四个家伙都猛的一怔,愣住了。

  就在他们那四个家伙发愣的时候,一个黑影从草丛中飞身而出……

  ‘嗵!’、‘蓬!’、‘咚!’……

  也就那么三拳两脚而已,在那剩下的四个家伙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时,就已经被唐逸全给撂倒了。

  唐逸可是一丝都未曾怠慢,猫腰捡起一把手枪来,然后忙是将落在地上的手枪给踢开,接着‘镗!’的一枪,一枪打中了其中一个光头家伙的右腿……

  “啊——”一声惨厉的惊叫!

  接着,唐逸又是给边上那个平头的右腿来一枪……

  ‘镗!’

  “啊——”又是一声惨厉的惊叫!

  那五个家伙,每人的右腿上被都唐逸给打了一枪,这会儿是一片凄厉的痛苦呻-吟声。

  唐逸也没有去质问是谁派他们来的,立马就给余朝年去了个电话。

  余朝年忽听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连夜组织警力从江阳市呼啸赶来。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的样子,余朝年才感到现场。

  那五个家伙也就直接被省公安厅的人带走了。

  对现场进行拍照、勘查过后,差不多凌晨四点来钟了。

  余朝年担心唐逸在平川市还会遭遇麻烦,就问他要不要先回江阳市避一避?

  唐逸则是说不用。

  之后,等省公安厅的人员撤了后,唐逸给杨前锋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唐逸说了句:“我想你应该一夜没有睡好吧?”

  杨前锋恐慌的一怔,立马有些傻眼了:“你……你是……”

  “我是平川市市委书记唐逸!”

  “……”杨前锋许久无话……

  唐逸听得杨前锋无话,他又是言道:“我现在依旧活得很好,杨市长您费心了!对了,杨市长,还有个事情我得告诉您,那几个人已经被省公安厅带走了,所以就不必劳驾您去安排警力调查了!就这事,晚安!哦,不对,这会儿天快亮了,那就……早上好!”

  说完,唐逸挂断了电话。

  忽听电话被挂断后,杨前锋惊慌得颤抖了起来,哆哆嗦嗦的……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蠢事!

  一件极为愚蠢的事情……

  当然,他也没有想到唐逸会安然无恙!

  这一切都是他杨前锋未曾料想到的!

  他所想的是,唐逸必定死在今晚!

  可是刚刚又听到他的声音,他甚至有些怀疑他是人还是鬼?

  潜意识中,他也在恐慌的想,现在唐逸没死,那么他该怎么办?

  他如何解释他所安排的这个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