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42章 事出蹊跷

   关于杨前锋市长潜逃一事在新闻中被播报出来后,这晚整个平川市一下子热闹沸腾了起来。

  随着一声莫名的鞭炮声响起,接二连三的,全市响起了好一阵鞭炮声、烟花声等等等。

  市民们纷纷走上街头,庆祝杨前锋市长下台!

  第二天早上,莫名的,在平川市显然的街头拉起了横幅来,上面写着:唐书记万岁!

  这一景象,真是唐逸意想不到的。

  由于平川市市民反映如此强烈,再度被新闻媒体关注、报道。

  在昨晚新闻播出后,常务副市长牛朝根、市秘书长李定胜、市纪委书记倪振民、市检察院检察长刘德宽等人就意识到了平川市彻底要变天了。

  现在他们这些个人员就好像那热锅上的蚂蚁。

  在这天上午的工作例会上,大家伙一个个都死气沉沉的、蔫不拉几的、默不作声。

  一直处于低调状态中的唐逸唐书记在这天上午的市委工作例会上则是大放神采。

  瞧着他们一个个都好像没有了底气的样子,唐逸则是在会上讲话道:“在我到平川市的那一刻起,我就在默默的关注诸位的一举一动,在大家看来,诸位都人模狗样的,实际上,诸位都是狼心狗肺,一群王八蛋!一群流-氓残渣!不说,我想诸位自己心里也明白,在平川市究竟都干了些什么事情!用纳税人的钱养着你们这群王八羔子,真是极大的浪费!原本我是不想骂人的,但是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过多的话,我就不说了,今天的会议就这样吧!我想……诸位心里都明白自己干了些什么,但我还是秉着组织上的原则,坦白从宽,就这样吧!散会!”

  从杨前锋的潜逃,再到唐书记在会上的霸气凛然,这一切的一切都证明着平川市要彻底的变天了。

  唐书记所酝酿的风暴终于就此要爆发了!

  慢慢的,平川市的街头似乎多了一些生气,像是一直笼罩在平川市上空的乌云就快要被驱散了。

  对于杨前锋潜逃这个结果,有一个人是相当满意的,那就是省长吴奇光。

  因为只要杨前锋这样一走了之,那么也就威胁不到他什么了。

  吴奇光最怕的就是杨前锋落网,要是那样的话,极有可能供出他吴奇光来。

  但,关于杨前锋潜逃一事,对于安永年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安永年就是想通过杨前锋来搞吴奇光的。

  现在杨前锋逃了,那么就意味着没法搞吴奇光了。

  尽管如此,但是吴奇光已经在心里上有些惧怕安永年了。

  他没有想到安永年还是蛮辣的一位人物。

  所以吴奇光则是在想,以后在省委的工作等问题上,还是尽量不要跟安永年较劲了。毕竟他是省委书记,所以以后还是得在他面前趴着才是。

  吴奇光可不想再有这等麻烦事了。

  市委的工作例会结束后,牛朝根回到办公室,愁眉不展的抽了根烟,然后忍不住抄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来,给省长吴奇光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牛朝根忙是恭敬道:“吴省长,您好!我是平川市的小牛!”

  “哪个小牛呀?”吴奇光极为不耐烦的回道。

  “就是市常务副市长牛朝根。我跟杨前锋杨市长还曾经去拜会过您几次呀,您应该还有印象吧?”

  “你找我有什么事么?”吴奇光问道。

  “就是有个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你说。”

  “我想您已经知道了,就是杨前锋杨市长现在不潜逃了么?所以我想……”

  还没等牛朝根说完,吴奇光就明白他啥意思了,于是吴奇光便是言道:“我只认识杨前锋。你是谁,我并不知道。所以你有什么事,不要直接来找我。若是有问题的话,你可是直接向唐书记汇报。”

  忽听吴省长这么的说着,牛朝根的心里咯咚了一下,然后惶急道:“吴省长,您当时不是说……我和杨前锋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您么?”

  “我已经说了,我只认识杨前锋。”

  “可是……吴省长,当时我也……给您送了……”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呀?”吴奇光忽地气恼道,“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你!好了,没事挂了吧!”

  说完,吴奇光就挂断了电话。

  忽听吴省长就此挂断了电话,牛朝根心里这个郁闷和气怒呀,忍不住骂道,尼玛隔壁!这不是他妈翻脸不认人了么?当时我他妈送钱给你吴奇光的时候,你就说以后啥事可以找你,现在真有他妈事了,你却说你不认识我,我真是草你老母的!什么他妈玩意呀?哪有这样的省长呀,我草……

  其实挂了电话后,吴奇光也没有闲着,立马就一个电话打出去了,待电话接通,他就说了句:“你去趟平川市,把牛朝根给办了,明白?”

  “明白了。”对方一个神秘人物回道。

  “记住了,这事要办得干净漂亮。要看上去像是自杀。因为他本身就是问题官员,现在他意识到自己是热锅上的蚂蚁了,就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来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明白?”

  “明白了。”

  “那成了,就这样吧。”

  “……”

  果然,第二的早间新闻就播报了,说是平川市常务副市长涉嫌贪腐问题,怕被调查,所以昨晚选择了自尽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从自家的窗户跳楼自尽,当场身亡。

  在得知这一消息时,唐逸感觉有些纳闷,又感觉有那么一点儿蹊跷似的?

  首先,他并未放言要立马调查牛朝根。

  其次是他为何死得这么及时?

  感觉……像是有人在操控此事?

  当然了,这仅仅是唐逸的一种猜疑罢了,并没有啥实际意义。

  只是当唐逸立马拨通市公安局局长于德胜的电话后,得知市公安局已经鉴定完毕,已经将牛朝根火化,在这一刻,唐逸知道了自己的猜疑是正确的。

  可是事情已经如此,恐怕也是难以寻找到破绽了?

  但唐逸还是不甘心,立马给省公安厅厅长余朝年去了个电话。

  余朝年在得知平川市市局的这一做法时,当时就有些恼火了,立马答复了唐逸,说他马上带领人员去一趟平川市。

  中午十一时,余朝年带领数名干警人员抵达了平川市。

  然后在唐逸的陪同下,立马前方了牛朝根的住处。

  经过现场调查,还是发现了一些疑点,只是牛朝根现在已经火化了,所以就凭着这些疑点,一时还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而已。

  但,根据这些疑点还是能假设出,牛朝根是被人先弄死的,然后再从窗户扔下去的。

  不过毕竟只是根据疑点假设而已,并没有啥大的作用。

  只是唐逸感觉非常的可怕,第一是他怀疑杨前锋还在平川市,这事可能就是他杨前锋搞出来的?第二是他怀疑可能还有大人物在里面作怪?第三是他担心接下来死的可能是倪振民他们其中的一个?

  要是这样的话,将会造成一种极大的不良社会反响。

  因为官员们都这样莫名其妙的死亡,而且处理速度如此之快,这里只要是一个思维正常者,都会觉察出这里存在极大的问题。

  这样的话,会给大家造成一种错觉感,觉得政-府好似黑势力组织似的。

  这可是一种极坏的影响!

  所以唐逸一定要想办法控制住!

  尽管这些人员都是问题官员,但是他不想出现这种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的问题出现。

  显然,平川市市局在处理牛朝根一案中是存在着极大的疑点的。

  也是不符合办案程序和逻辑的,说白了,也就是违章办理。

  根据这一情况,余朝年下令将于德胜带回了省里。

  对于这一事件,于德胜必须得有一个合理化的解释。

  当然了,余朝年所希望的则是从于德胜这儿等到一些答案。

  这事肯定是有人安排他这么做的,否则的话,他于德胜是没有这么大胆的。

  不管怎么说,牛朝根好歹也是常务副市长,在平川市也是有些分量的人物,所以这种案子,怎么能就这样办理了呢?

  再说,牛朝根远在海外的妻子和儿女都还不知道这事呢,怎么可能就连夜给火化了呢?

  这里的问题自然是不攻自破。

  下午,唐逸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会议的主题就是希望市委的这些个党政干部最近要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

  还有就是也安排了和加强了警力和戒备。

  在会议上,唐逸也再度阐明了组织上的原则,那就是坦白从宽。希望诸位认真对待这一问题,不要再做出任何过激的行为。

  有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解决问题的勇气。

  犯错误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承认错误的勇气。

  会议上,唐逸也阐明了自己的原则,那就是他并不是一味从严的人,他想要的是看到诸位的态度。他也不想一棍子打死,功是功,过是过,谁犯了错误,就得纠正错误。

  同时,唐逸也在会上表明了态度,只要态度诚恳的,可以适当给予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