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50章 敬您老一杯酒

   周四上午十一时许,省长吴奇光抵达了平川市。

  此次陪同吴奇光前来平川市视察的还有常务副省长、省办公厅厅长等人。

  自然的,还有警卫员人员保卫护航。

  省电视台也派了两辆新闻车跟随。

  自然的,按照惯例,平川市市委书记唐逸也组织了平川市领导班子迎接。

  说是视察,其实一般而言都是一种形式罢了。

  真正的,也不见得就是关心平川市的发展。

  就拿吴奇光来说,此次来平川市视察纯属一个噱头而已,实际上,他则是想跟唐逸拉近彼此的距离。

  尽管吴奇光知道自己不可能将唐逸规划进自己的圈子内,但是跟他拉近一点儿关系还是可以的。

  毕竟在表面上,彼此也是以友好的关系保持着不是?

  再说,吴奇光毕竟是省长,所以他给足了唐逸面子,想必唐逸多多少少也是要买账的。

  当然了,说是来平川市视察的,吴奇光自然是要走访几个地方的,也是要到下边的县城去看看的。

  这种形式工作还是做到位的。

  只是,此次对于吴奇光来说,仅仅只是一种形式而已,他不会承诺什么的。

  比方说,他到了永明县后,看到了那里实际情况,百姓还生活水深火热中,他也只是皱了皱眉头,说了两句慰藉的话语,并未承诺省委会对此有什么改观。

  尽管如此,但新闻里还会播报着吴省长是如何关心民众的生活。

  只是在唐逸看来,这就是吴奇光来平川市作秀来了。

  这样的视察毫无任何意义,无非就是浪费一些人力、财力、物力,还有消耗大家时间什么的。

  在唐逸看来,要是这算是视察的话,还不如不来好了,这样的话,也省得他耽误工夫跟这儿陪着了。

  一天的视察结束后,回到平川市,唐逸还得为吴奇光设宴招待。

  这对唐逸来说,心里是相当郁闷的。

  在他看来,更直接一点,那就是吴奇光来平川市蹭吃蹭喝来了。

  是不是最近省委没有啥油水呀?所以才导致吴奇光想要以视察的方式来蹭吃蹭喝呀?

  其实,化为直观一点儿,就是这么回事而已。

  晚上设宴招待省委领导时,由于平川市电视台台长蓝斓也被邀请来作陪了,所以她也就成为了晚宴上的亮点。

  尤其是省委的那几位领导,一个个都像是发-情了的公狗似的,围着蓝斓团团转。

  还有刻意灌蓝斓喝酒的,像是想灌醉蓝斓,晚上还趁机占占便宜似的。

  趁着酒劲,吴奇光也毫不含蓄了,竟是冲蓝斓招手道:“来来来,蓝台长,你坐我身边来,得陪我好好喝两杯。”

  忽见吴奇光如此,坐在他身旁的省办公厅厅长赶紧起身让位,打算跟蓝斓调换餐位。

  可蓝斓却是微笑道:“吴省长,您这样面对面的看着我喝多好呀。要是我坐在您身边的话,您还得扭头看着我,多累呀?”

  听得蓝斓这么的说着,大家伙都忍不住乐了乐。

  其实没啥可乐的,就是因为蓝斓长得太漂亮了,所以她的一举一动、举手投足,大家伙都觉得是那么的赏心悦目,所以他们乐了。

  见得蓝斓不起身,没有调换餐位的意思,这可就把省办公厅厅长给难为坏了,他站那儿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蓝斓瞧着,忙是微笑道:“那个……刘厅长,您还是坐吧,咱们就不换座位了吧。”

  听得蓝斓这么的说了,刘厅长也只好囧囧的一笑,这才又重新坐了下来。

  吴奇光这会儿有些不大高兴了,但只是在心里,表面上则是没有啥异常,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对面坐着的唐逸,见得蓝斓就那样的挨着他坐在一起,吴奇光心里这个羡慕嫉妒恨呀,磨得压根都痒痒的。

  对于这个问题,唐逸则是刻意的避而不谈,他忙是端起一杯酒来:“来来来,吴省长,我单独敬您一杯酒!祝您老身体健康!”

  忽听后面的那句祝福语,吴奇光暗自一怔,心想,妈的,这唐逸怎么回事呀?什么意思呀?祝我老身体健康?他的意思也就是说……我吴奇光老了,不行了呗?

  事实上,唐逸的用意就在这儿。他就是想说,你吴奇光都是个老不死的了,还能硬起来么?还想着女人呢?真是尼玛个老色-鬼!

  由此可见,这官场上的一句话是多么的有涵义。

  吴奇光迟迟没有端起酒杯来,皱眉瞧着唐逸:“等等,你还是想把酒杯放下来吧!”

  忽听吴奇光这么的说着,全场哗然。

  一个个都将目光聚焦在了吴奇光和唐逸身上。

  唐逸听得吴奇光那么的说着,他也就放下了酒杯。他可是不会傻呵呵的一直举着酒杯的。

  而且他也知道,吴奇光有话说了。

  可瞧着唐逸还真放下了酒杯,吴奇光这心里更是有些不爽了,心想,看来这个小王八蛋是早有准备,不是无意说错话的……

  想着,吴奇光也就冲唐逸问道:“唐逸同志呀,我想问问你,你刚刚说祝您老身体健康,这话什么意思呀?”

  忽听吴奇光将这句话放大了说,省办公厅刘厅长忽地一怔,马上就明白过来了,忙是冲唐逸说道:“唐逸同志,你确实是说错话了哦!要罚酒哦!”

  唐逸故作不解的皱眉一怔,冲刘厅长问道:“刘厅长,晚辈还是有些不大明白,晚辈究竟说错了啥?”

  刘厅长忙道:“你怎么能说祝您老呢?难道吴省长很老了么?”

  “哦……”唐逸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这样呀?不过……从年龄来说的话……我的确算是晚辈了,至于称呼您老……我觉得这是晚辈对长辈的一种尊称,这……也有问题么?要是这也有问题的话,那以后晚辈称呼长辈岂不是就该用老不死的来称呼了?”

  这话可真是守着和尚骂秃驴了!

  可是唐逸又是故作一副很无知的样子,这吴奇光也是不好大发雷霆。

  只是刘厅长暗自一怔,觉得唐逸太不懂事了。

  原本想在这个问题上一争高低,可是唐逸却是以一种无知的神态来反问,这导致刘厅长也是不好说什么了。

  这时候,常务副省长周天朝忙是微笑道:“事实上……从年龄上来说,唐逸同志着实还很年轻,咱们也都五十多岁的人了,他才二十多岁,所以他称呼您老也是没错的,这着实是他内心对咱们的一种尊称。”

  忽听周天朝这话,吴奇光很是气恼的扭头瞪了他一眼,心说,麻痹的,你究竟哪一边的呀?

  唐逸忽见这局势有点儿陷入僵局的意思了,他忙是端起酒杯来:“好好好,晚辈无知了,甘愿罚酒三杯!”

  说着,他一仰脖子,咕咚一声,就是一杯酒下肚了。

  然后他拿过酒瓶来,又给自己连倒了两杯酒,都是痛痛快快的一口干。

  忽见唐逸如此,吴奇光也不好说什么了,也只好忙是囧笑道:“好了好了,既然咱们唐逸同志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那这事咱们就过去了吧。”

  话虽这么说,但是吴奇光的心里还是不大舒畅,毕竟唐逸该骂的骂过了,他吴奇光还不好意思给骂回去。

  而对于唐逸来说,他就是故意的,喝三杯酒而已,对于他来说,小儿科而已。

  三杯酒算什么,就算是三瓶,他唐逸也是能喝下去的,因为他会内气逼酒。

  刘厅长暗自叹了口气,唉……这个唐逸同志着实是不简单呀!在这种场合上,他竟是都将吴省长给骂了,还不能说什么,佩服呀!

  完了之后,唐逸再次端起酒杯来:“来来来,吴省长,这杯酒……我可以敬您了吧?”

  吴奇光也只好脸涩-涩的端起酒杯来:“好。”

  见得吴奇光端起酒杯来了,唐逸举杯就跟他碰了一下,然后他一饮而尽:“先干为敬了哈!”

  瞧着唐逸那样,吴奇光也只好一口干了杯中酒。

  见得吴奇光一口干了杯中酒,大家伙忙是鼓掌叫好,这自然是在拍马屁。

  在大家伙的欢腾气氛中,吴奇光偷偷的瞄了唐逸一眼,忍不住心想,这个小王八蛋确实是不简单呀!我吴奇光怎么就没有一位这样的干将呢?这便宜都让安永年给沾了呀!要是我吴奇光有一位这样的干将的话……安永年又算得了什么?

  想着这个,吴奇光没有心思再去想打蓝斓的主意了。

  看来唐逸的目的又达到了。

  他制造这个小小的矛盾后,大家伙都不怎么去关注蓝斓了。

  由此,蓝斓也看到了唐逸这个大骗子确实是太牛了,人才呀!

  看似他不是在护着她,实际上,他就是在护着她,而且大家伙还看不出来是咋回事。

  所谓高人,就高在大家伙都看不出他的目的是什么。

  吴奇光忽然扭头在刘和平的耳畔道:“一会儿你帮我约唐逸到我的房间,我想跟他单独谈谈。”

  “好的。”刘和平忙在吴奇光的耳畔回了句。

  “记住了,别一会儿喝酒喝高了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