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54章 致命打击

   待诊断出胡斯淇并无大碍过后,唐逸总算是稍稍放心了一些,可是瞧着她现在这等昏迷在地的状态,他的心里更是沉重!

  他知道这将是胡斯淇最最致命的打击!

  他也知道,胡斯淇有多么的爱他!

  只是他却给了她这般致命的打击!

  一时间,他的心里既沉重,又凌乱!

  过了好一会儿后,他叹了口气,然后双手抱起胡斯淇,站起身来,缓缓的扭身朝床前走去。

  待将胡斯淇给在床上放好后,他也就拉过一把椅子来,默默的坐在床前,看着胡斯淇昏迷的样子。

  此刻昏迷的她,依旧如同他初见她时,那样的美丽动人。

  记得几年前,他在乌溪村小学第一次见到胡斯淇胡老师时,她就是昏迷的。

  那是他第一次见得一个女孩子在昏迷状态中还那么的美丽动人。

  如今的胡斯淇依旧如同几年前昏迷时一样,白净无瑕的面容,秀玲的眉毛,如帘的睫毛,娇俏的鼻子,殷红的薄唇,娇美的下颚,粉颈如藕,微见秀美的锁骨,丰硕起伏的双峰……

  这等静态之美,就如果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界女子!

  在这一刻,在唐逸的心里有了新的答案,那就是他确切的知道了,在初见胡斯淇的时候,在见到她第一眼的时候,他就偷偷的爱上了她。

  原来这么些年,他一直在等待的,就是她——胡斯淇!

  然而,他却是给了她最最致命的打击!

  他知道,他没法和她在一起了。

  她也不可能承受这个沉重的打击。

  或许她能理解他跟别的女的睡过,因为他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这么些年了,他不可能还是那个懵懂的山野小子。

  然而她绝对是不能接受他跟她妹妹胡斯怡睡过的。

  想着自己今生不可能跟胡斯淇在一起了,唐逸的心里有着一种隐隐的吃痛。

  但,他只恨自己的当初!

  因为他知道胡斯淇是完美的,无可挑剔的。

  他就这样的看着胡斯淇,忍不住一声轻声的叹息:“唉……”

  过了大约半小时后,胡斯淇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来。

  忽见胡斯淇睁开了双眼,唐逸立马就囧囧的红了双颊,因为他感觉自己没脸面对胡斯淇了。

  胡斯淇睁开双眼,迟愣愣的看了看坐在床前的唐逸,忽然低声的说了句:“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了。”

  忽听胡斯淇这么的一说,唐逸暗自一怔,囧囧的看了看她,然后脸涩-涩的站起了身来,转身背向了她。

  在背向胡斯淇之后,只见唐逸的双眼湿润了……

  他默默的哭了!

  在这一刻,他也知道自己真的爱了!

  以前似乎不懂爱是啥,只觉得跟一个自己不讨厌的女人在一起,都能做那男女之事。

  但在这一刻,他懂了!

  胡斯淇迟愣愣的看着唐逸的背影,又是低声的说了句:“我以后……永远都不想再看到你!”

  忽听胡斯淇这么一句话,唐逸的泪水更加明显了,一颗热泪掉落而下。

  但他没有吱声,没有解释什么,更没有祈求什么,只是默默的迈步朝门走去了。

  胡斯淇就那样迟愣愣的仰躺在床上,看着唐逸出了房间,带上门后,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了,她的泪水随即滑落……

  她也哭了!

  她哭得比他更加的伤心!

  没有知道还有谁比她胡斯淇还爱唐逸!

  虽然一眨眼,就是那么些年过去了,她也成为了二十八岁的老姑娘了,但是在这么些年中,她一直只在做一件事情……

  那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争取最后跟唐逸在一起!

  永远的在一起!

  她出国也好,留学也好,留在国外工作也好,那都是因为她想在国外稳定下来,在那儿为她和唐逸筑起一个爱巢。

  这样,他们俩就可以永远的在一起了!

  然而眼看着就快要实现了,却是遭遇了如此沉重的打击!

  她一直所爱的那个男人竟是跟她妹妹胡斯怡睡过了?!!

  唐逸乘坐电梯下楼后,回到地下停车场,回到车上,心烦意乱的点燃了一根烟来,接连深吸了两三口,然后才一口郁气呼出:“呼……”

  这是他在来时就已经料想好的结果。

  只是他没有想到心会那么的痛!

  现在说啥都没用了,他自己也知道自己这种情况是不值得同情的,也是没有人会同情的。

  他唯有自己调整好自己。

  坐在车上接连抽了几根烟后,他忽然启动了车,倒车出停车位,然后一把轮,驱车出了地下停车场。

  待从酒店出来后,他给周晓强去了个电话,想约他出来喝酒。

  可是周晓强人不在江阳市,在北京。

  后来他想给李爱民去个电话,但是想想,还是算了,不想麻烦李爱民了。

  毕竟这种事情,李爱民也不好说什么。

  再说,李爱民最近很忙,因为他刚进入省委,担任省纪委书记,手头有着一大堆繁琐的事情要处理。

  之后,唐逸竟是莫名其妙的开车回平江了。

  回到平江后,他想打电话叫刘晓静来陪他,可是发现刘晓静原来的那个手机号已经暂停使用了。

  或许现在的刘晓静也该嫁人了?

  后来,他想了想,忽然开车回西苑乡了。

  回到西苑乡已经是晚上八点来钟了,回乌溪村肯定是不可能了,所以他也只好开车去了陆文婷她大伯的餐馆。

  这会儿,陆文婷她大伯的餐馆正忙着呢,也没有空招待他这位书记大人。

  唐逸跑进后厨看了看,见得陆文婷她大伯正在忙着,他妈也在忙着,于是他跑到了传菜台前,称呼了一声:“妈!”

  他妈忽听这一声叫唤,激动得热泪盈眶的。

  霎那间,他妈更是倍觉自己亏欠了他太多太多!

  唐逸瞧着他妈热泪盈眶的样子,他则是问了句:“这盘菜几号桌的?”

  他妈忙是含泪的瞧了一眼:“8号。”

  “哦。”唐逸应了一声,端着那盘菜便扭身出了厨房……

  陆文婷她大伯瞧着,忙道:“唐逸呀,你歇着吧!不用你帮忙,忙得过来!”

  唐逸回头回了句:“没事。”

  待唐逸端着一盘菜给送到8号桌时,那一桌客人都愣了,一个个呆愣呆愣的……

  忽然一位中年男子忙是囧笑道:“唐书记,要您端菜,我们……这哪里还敢吃呀?”

  唐逸忙是一笑:“你认识我?”

  “怎么会不认识您呢?”那位男子忙是微笑道,“我们就是从平川市来这儿玩的,特例来这儿看西苑湖的!对了,唐书记,原来这西苑湖就是您担任的总指挥呀?”

  “对。”

  “您果然是一位好书记呀!您可是我们心中都称赞的好书记呀!”

  随即,全桌人都不约而同的异口同声道:“对,唐书记就是我们心中的好书记!”

  又有一位老年人站起身来:“要不是唐书记您去了我们平川市的话,我们还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呀!唐书记,我代表全平川市的人民敬您一杯酒!”

  唐逸忙是一笑:“别别别!老人家,还是我敬您吧!因为您敬酒的时候还早呢,我这才刚去平川市,还没有做出什么成绩来呢!”

  “不!”老人家激动道,“唐书记您去了平川市之后,除掉了杨前锋那个狗-日的,就是最大的成绩了!我们全平川市的人民都感激您!”

  “……”

  唐逸本来是想帮他妈传菜来着,却不料在这儿遇见了平川市来的老乡们,愣是拉着他坐下来一起喝酒。

  也是,像这样的好书记,谁见了不激动呀?

  别说请他喝一顿酒,就算请他喝一年酒,他们都乐意呀!

  说不巧也巧了,正在唐逸跟老乡们坐下来一起喝酒的时候,正巧又被来西苑湖这儿游玩的记者撞见了,于是趁机,那三名记者也就赶忙抢得了这一新闻。

  之后,一篇名为《唐书记和我们在一起》的报道被疯传开来……

  又是再度使得唐逸成为了热点政界人物。

  原本唐逸是因为一时忧伤来这儿找地释放自己的忧伤的,可是没想到竟是没能逃过新闻记者的镜头。

  这新闻报道老是将他刻画得尽善尽美的,弄得他自己都有点儿不大好意思了。

  事实上,他自己知道,他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完美。

  也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伟大。

  第二天上午,唐逸回乌溪村的时候,他在想,不知道胡斯淇现在是在做啥?是不是还在悲愤当中?是不是还在恨他?是不是真的永远都不想见到他了……

  由此可见,在他的心里,还是希望能再见胡斯淇一面的!

  其实他回乌溪村也没啥事,无非就是到爷爷的坟前看看。

  更重要的是,他放松一下心情。

  但他心里所想的,还是胡斯淇。

  还是难以忘记她。

  毕竟是他深深的伤害了胡斯淇!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他和胡斯淇啥事都没有发生过,所以这样的结局,或许胡斯淇心里稍稍的好受一些?

  他在爷爷坟前拜祭的时候,忽然,柳嫣给他来了个电话,告诉他,他推荐她担任常务副市长,省委已经通知她去省委考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