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55章 心头的痛

   下午离开乌溪村,回到西苑乡后,唐逸也就驱车回平川市了。

  不过在路过江阳市的时候,他还是很想给胡斯淇打个电话,但想想,他也就没有打这个电话了。

  因为他知道,还是不去触碰胡斯淇的伤痛比较好一些。

  再说,在这个问题上,在他说出自己跟她妹妹胡斯怡睡过时,他就没有想过胡斯淇还会因此原谅他什么了。

  他也知道,这种事情是压根就没法原谅的。换做是谁,也是无法解释这等事实的。

  所以他心里很清楚,他跟胡斯淇就这样了,不可能还有奇迹发生了。

  只是他在想,下周六晚上胡斯怡演唱会他要不要来观看?

  胡斯怡可是给了他两张票,意思是要他和他姐姐胡斯淇一起去的,但是现在……

  想到这儿,唐逸的心里更加的乱了!

  在他驱车回到平川市时,已经是晚上八点来钟了,原本他想找个饭馆去自个喝闷酒,但是想着他现在唐书记的身份,岂能像个小市民一样,随随便便找个小饭馆喝闷酒呢?

  就算他面子上放得下,但也有损市委书记的形象不是?

  所以想来想去的,他觉得……还是去找蓝斓吧。

  不过这个时候去蓝斓的住处似乎也不大方便,万一要是被人看见了,多不合适呀?

  所以他也就先给蓝斓去了个电话,问她是否在家?

  得知蓝斓在家后,他想了想,然后也就驱车到了蓝斓所在的小区附近,大致探实了情况后,他才驱车进去。

  还好,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车。

  随后,他也就低调的上楼了,待他敲响房门后,蓝斓就立马前来打开了门,随之,唐逸也就紧忙闪身进了蓝斓的房间。

  蓝斓也知道他来她这儿要避嫌,所以她也就紧忙关上了门。

  待蓝斓关上门,回身一看,只见唐逸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前了,已经点燃了一根烟来。

  蓝斓见得他的样子好像有些抑郁,于是她也就好奇的问了句:“怎么啦?”

  听得蓝斓这么的问着,唐逸扭头看了她一眼,勉强的一笑:“没怎么。你去做饭吧。我还没吃饭呢。对了,你这儿有酒吧?”

  “只有红酒。”

  “那也成。”

  见得唐逸那样,蓝斓若有所思的愣了愣眼神,然后也没有说什么了,便扭身朝厨房那方走去了,打算做饭去了,只是她心里在想,今晚上他个大骗子好像有些怪怪的?

  毕竟在年龄上,蓝斓要大他几岁,再说她又是一位离异后的女子,所以在各方面都是比较成熟的,她心也细,几年下来,她有时候更像是一位大姐那样的关心着他,但有时候,她又像是他的妻子一般的关爱他。

  她也是一位最懂他的女人。

  显然,唐逸是不想跟蓝斓提及他个人感情上的问题。

  关于他跟胡斯淇之间的情感,就连胡斯淇她妹妹胡斯怡也只是略知那么一点半点的。

  所以是没有人知道他跟胡斯淇还有那么一段不解情缘的。

  蓝斓只是他身边的女人不少,但具体的,她也很少问及。

  蓝斓的想法也是很简单,只要他在她身边,她就只管像个小女人一样的缠着他好了,尽情的享受那等男女之事的快乐好了,至于他究竟有多少个女人,她也没有必要去问及。

  因为她知道,就算知道太多,对她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她心里很清楚,唐逸是不会娶她的!

  所以她只要当好她情-人的角色好了!

  唯有这样,她才觉得自己生活得很快乐。

  蓝斓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唐逸坐在客厅的沙发前,一直在抽烟,一根接着一根的。

  这是他第一次这样玩命的抽烟!

  此时此刻,唯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心里有多么的烦乱和悲情?

  一生中,自己唯一心爱的女人,确实没有办法跟她在一起了,换做是谁,也是一时难以承受这一切的!

  但,唐逸自己的很清楚,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酿成的,所以他不怨谁,也不怪谁。

  他唯有后悔自己当时太无知、太贪玩了。

  现在回过头来想那些事情,才觉得那一切确实怪荒唐的。

  但,他的心里也隐约知道,其实每个人都差不多是这样的在荒唐中所成长的?

  谁也不能预知未来。

  只有在无知和懵懂中一步步的成长。

  想明白这些之后,他也不觉得有啥好后悔的,因为他觉得正是这样的不同的经历才造就了现在的他。

  人生总是会有遗憾的。

  一帆风顺的人生太少、太少……

  想着想着,他不由得一声叹息:“唉……”

  接着,他又深吸了一口烟,然后随着烟雾,一口浊气呼出:“呼……”

  这样的调节过后,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心情舒畅了一些,不再那么的沉重和压抑了。

  就在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忽听手机响,他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忽见是胡斯怡打来的,他皱眉愣了一下,然后才接通电话:“喂。”

  “先别喂了吧。”电话那端的胡斯怡忙道,“你快告诉我,我姐姐怎么啦?”

  唐逸愣了一下:“什么你姐姐怎么了呀?”

  “她昨天刚回国来,打算看我下周六的演唱会,怎么她刚刚就给我来了一个电话,说她晚上十点的飞机回英国呢?”

  忽听胡斯怡这么的问着,唐逸的心里咯咚了一下,随之眉头又是紧皱:“她……我……”

  “你不要吞吞吐吐的了行吗?”

  唐逸听着,闭了闭眼,一声轻呼:“我跟她说了,我和你……”

  “什么?!!”没等唐逸说完,胡斯怡就猛的一怔。

  “我向坦白了,我和你……”

  “你……”电话那端的胡斯怡一时急得都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你……你怎么……你怎么会跟她说这些呢?!!”

  唐逸再次一声轻呼,然后显得轻松的回道:“这么些年了,我不想再隐瞒她了。”

  “那你……那你……那你有没有跟我姐姐也睡过?!!”

  “没有。”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那……我……我们……她……”电话那端的胡斯怡一时也是语无伦次,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说什么了?

  唐逸深吸了一口气:“要是没啥事了的话……就先挂了吧?”

  “不。等一下。”

  “那……你说?”

  “我下周六在江阳市工人体育馆的演唱会,你还会来吗?”

  “这个……”唐逸想了想,“我想我还是……不去了吧?”

  “……”电话那端的胡斯怡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说了句,“那先这样吧,挂了吧。”

  “……”

  待电话挂了后,唐逸又是一声轻呼,貌似心里轻松多了,也干净多了似的。

  只是面对自己未来的婚姻大事,他迷茫了!

  他不知道是随便找个人结婚,还是继续寻觅他爱的那个人?

  若是可以的话,他还希望自己能遇上方乐乐。

  除了胡斯淇之外,一直在他心里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方乐乐了。

  当然,还有陆文婷。

  只是他知道跟陆文婷是没有可能在一起了。

  要是方乐乐还没嫁人的话,不管她现在成了怎样,他都想娶她。

  现在回想起来,方乐乐曾经令他很快乐。

  每次当他不开心的时候,只要给方乐乐去个电话,他都能瞬间开心起来。

  因为方乐乐的笑声太甜了,笑得是那般的无邪。

  但是后来,他或多或少也是有伤害到方乐乐。

  对此,他的心里也是有些愧疚。

  一会儿,蓝斓做好饭后,她忙是将做好的饭菜在客厅的餐桌上摆好。

  等碗筷等都摆好了,她不忘去拿了一瓶红酒,两只红酒杯来,然后扭身冲坐在沙发前的唐逸说了句:“好啦,开饭了。”

  忽听这句话,唐逸渐渐的愣过神来,扭头看了看蓝斓,瞧着她那等娇美的样子,他略微一笑,忙是起身站起身来,扭身朝餐桌前走去了。

  蓝斓不愧曾为江阳市电视台女主播,就是漂亮,何时看她,都是那等的娇美迷人。

  现在的她,那种女人味更是直逼丹田。

  现在在平川市,蓝斓则是一位迷住了所有男人心的电视台台长。

  一提及蓝台长,男人们都不由得一阵亢奋不已。

  没办法,蓝斓天生丽质,就是长得漂亮,无可挑剔,无论是胸也好,还是臀也好,都是那般的曲线柔美、协调,绝对的黄金搭档比例。

  每次回想起她那对饱满白嫩的胸,唐逸就倍觉迷醉,好想埋头去啃。

  想想,这么一位娇美的女子已经给他睡了这么多年了,他觉得自己的人生也算是较为完美了。

  他有时候想不明白蓝斓是怎么保持她这等身材的?

  反正是没少被他给蹂-躏。

  蓝斓瞧着唐逸似笑非笑的走来,她慧心的一笑:“你今晚……好像有什么心事?”

  听得蓝斓这么的问着,唐逸忍不住一笑,心想她果然是最懂他的女人。

  由此,唐逸回了句:“好了,还是开饭吧。”

  蓝斓欢心的一笑:“每次你来看我的时候,都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我已经不祈求什么了,只祈求你能多来看看我就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