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62章 寻找点儿记忆

   瞧着安雅笑得那么的好看,唐逸忍不住也是欢心的乐了乐。

  待他驱车出了别墅的院内,又是扭头看了看安雅,只见安雅的嘴角一直露着甜甜的微笑,由此,他感觉自己好像释怀了一些。

  面对感情这事,他好像终于感觉有了一个着落似的,不再那么迷惘了。

  但,他的内心却又是矛盾的,因为他还在为自己赢取时间,还是侥幸的想没准还能跟胡斯淇走到一起?

  这种矛盾心理,他自己也感觉挺无奈的。

  一会儿,待唐逸驱车到了省委家属大院的东门时,他不由得缓缓的停稳车,扭头看了看副驾座位上的安雅,忍不住说了句:“我明晚七点半来这儿接你吧?”

  安雅欢心的一乐,然后问了句:“你明晚来这儿接我干什么呀?”

  “去看胡斯怡演唱会呀。”

  安雅忽地一怔,这才明白过来:“你说的是那个参加超女脱颖而出的胡斯怡?”

  “对。”唐逸点了点头。

  “她明天在江阳市有演唱会么?”

  “对呀,在工体举行。”

  安雅忍不住欢喜的一乐,然后有些小激动的倾身过去,就在唐逸的脸颊上给亲了一口,啵的一声。

  被她这一亲,唐逸竟是有些木然的愣了愣,然后扭头囧囧的看着安雅,一声囧笑。

  见得唐逸那样,安雅更是羞红了双颊,也是一声囧笑。

  过了一小会儿后,安雅娇羞的说了句:“我下车了?”

  “嗯。”唐逸点了点头。

  于是,安雅也就推开车门,下了车。

  瞧着安雅下车后,唐逸又是忍不住一笑,然后也就驱车出了东门。

  待驱车走远后,他忽然抬手给摸了一下刚刚被安雅亲过的脸颊,忍不住有些迷醉的一笑,嘿……

  他好似找到了一种貌似青涩的初恋的感觉似的。

  他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意味着什么?

  只是觉得……怎么人越老还越爱装纯了?

  之后,唐逸也就驱车去了江倩所在的酒店。

  到了酒店这儿,他直接驱车进了地下停车场。

  然后,他也就乘坐电梯直接上楼了。

  待到了房门前,他抬手敲了敲门:“咚咚咚……”

  很快,江倩就前来打开了门,见是唐逸,她欢心不已的一笑,忙是示意他进去。

  唐逸也是笑了笑,一边闪身进了房间。

  随之,江倩就紧忙关上了房门,反锁了门。

  待唐逸刚扭身在床前坐下,江倩就直接朝他扑了过来,直接将他给扑倒在了床上,俯卧在他的身上,埋头对着他的嘴就激切的亲了上去。

  看来这江倩也是够饥渴的了。

  唐逸不由得稍显矜持的一把推开她,说了句:“我还没冲澡呢。”

  忽听他说了这么一句话,江倩愣了一下,然后又是激切的埋头朝他亲去了……

  唐逸不由得心想,不是吧?她都饥渴成了这样呀?

  他正想着呢,江倩就伸手去弄开了他的皮带扣……

  随后,江倩甚是激切的埋头在他那儿咔吧咔吧的吃着他的那个玩意。

  一阵激烈的前戏过后,江倩迫不及待的坐上去,就将其给坐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被江倩这等激切的来了一番霸王硬上弓后,终于一切都回归于了平静,只是江倩还在呼哧呼哧的余喘着,面上的红霞还未褪去。

  唐逸歇息了一会儿过后,然后依靠在床头,点燃了一根烟来,吸了一口,随之一口爽气呼出,扭头看了看身旁的江倩,言道:“你……不是想要开始新的生活了么?”

  江倩听着,不由得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谁让你个家伙留给我的回忆是那般的刻骨呀?”

  唐逸忍不住一笑:“看来……你还是难以走出自己沉溺的生活?”

  江倩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言道:“我现在挺后悔当初跟你个家伙开始那个的。”

  “为啥?”

  “因为是你让我愈来愈沉溺的,无法自拔。”

  “我……”唐逸有些无辜的皱了皱眉头,“这……”

  江倩又是白了他一眼:“谁让你个死家伙每次都是那么的给力,要得人家简直舒服得在那一刻死去都原因。”

  唐逸听着,忍不住一笑:“咱们还是说些正经的吧。”

  “跟你个死家伙在一起,能有什么正经的呀?”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咱们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的。这你也是知道的。”

  “知道又能怎么样?”江倩似乎有些无奈的回道,“事实证明,我还是难以跟你断了这关系。所以……我想……大不了我就做你的情-人好啦。”

  “可你终究是要有一个依靠的不是?”唐逸忙道。

  “走一步看一步吧。”

  听得江倩这么的说着,唐逸愣了一下:“我还是先去冲个澡吧。”

  “……”

  唐逸跟江倩在一起,终究只不过是一夜风情。

  第二天一觉醒来,唐逸也就走了,直接乘坐电梯下到了地下停车场。

  而江倩还得去处理善后工作,退房什么的。

  不过,她还是甘愿如此,因为从中她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享受和快乐。

  这天白天,唐逸驱车去了一趟江阳市开发区。

  也不知道怎么了,他竟是想去找倪晓玲。

  然而当他驱车到原开发区文化办旧址时,才发现文化办早已搬迁了,不在这儿办公了。

  后来经过一番打听,到时找着了文化办,只是文化办主任已经不是倪晓玲了。

  由此,唐逸忍不住一番感叹唏嘘。

  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为啥忽然要来找倪晓玲?

  可能只是在寻找一种美好的记忆吧?

  也可能是……他还想得到点儿什么答案?

  但,他究竟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答案,他也不知道。

  或许他只是想知道倪晓玲现在过得好不好?

  之后,他又驱车去了一趟思远国际集团内地总部办公楼。

  然而到了楼下,他仅仅只是坐在车上呆了一会儿,抽了根烟,并没有下车。

  他知道周婷可能就在楼上,但是他好似又不想去找她了似的?

  他知道,他带给周婷的……也是一种伤害。

  所以他不想去找她了,不想去打扰她已经平静的生活。

  他也知道周婷一直都很忙,没有时间谈及感情上的事情。

  但,周婷曾经提出要跟他唐逸结婚,那绝对是周婷内心已经考虑清楚的。

  只是,他拒绝了她!

  想到这儿,他忍不住又是一番感叹唏嘘,觉得他伤害了太多的女子。

  过去的那一幕幕,是一夜风情也好,还是无聊消遣也好,但是最终还是在他的记忆中烙下了烙印。

  下午,唐逸也就驱车去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呆了良久。

  他在想,如果自己真的要去平阳省担任省纪委书记的话,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他在平川市只是一个过渡?

  那么也就是说,接下来……关于平川市的一切已经与他无关了?

  可是在他湖川省的生活轨迹,是永远也带不走的,这里有太多值得他留恋的东西。

  回头想想,他自己也难以相信自己如今已是人民口中的唐书记。

  就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忽然,意外的,朱心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开始瞧着那一串的电话号码,他还以为是胡斯淇打来的电话,结果待接通后,他才知道是朱心打来的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朱心欢喜的乐道:“呃,死乌龟,猜猜我是谁?”

  听得朱心这么的说着,唐逸忍不住一笑,说了句:“白虎女。”

  “你去死!死乌龟!告诉你,不许再叫人家白虎女啦!”

  唐逸则是乐了乐:“那你就可以老是叫我死乌龟呀?”

  “笨蛋!这是人家对你的爱称,知道么?”

  “那我听着还是不习惯。再说了,在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就一直死乌龟死乌龟的叫唤着,难道打自一开始你就爱上了我?”

  “好啦好啦,不跟你个死乌龟说这个啦!说不过你,行了吧,唐书记?”

  唐逸又是忍不住一笑,然后问了句:“对了,在法国生活得还好吧?”

  “好是好啦,就是……有点儿想你。”

  “真的么?”

  “废话,当然是真的啦。”朱心回道,“人家都是你的女人了,还骗你这个干什么呀?”

  “喂喂喂,你都出国一两年多了,还算是我的女人呀?”

  “当然算啦。因为人家的心一直都属于你呀。”

  “只是身体不属于我了是吧?”唐逸打趣的问道。

  “那也不属于别人的呀。”朱心回道,“身体是属于我自己的,只有我自己有权支配它。”

  “那是不是支配给老外了呀?”

  “去你的!才没有呢!我的身体只有你才能占有!”

  唐逸欣然的一笑:“说正经的,你还回国么?”

  “当然要回国啦,只是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朱心回道,“你也知道,我爸我妈离婚了嘛,我现在跟着我妈嘛。再说,我现在回去也没有意思呀。我爸现在不是进监狱了么?所以……”

  说到这儿,唐逸忍不住说了句:“你爸进监狱是早晚的事情,所以这事你没有啥好难过的,因为你也知道这个结果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