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66章 交代工作

   听得唐逸那么的说着,胡国华心里虽然有些佩服,但是鉴于彼此之间的仇恨,所以他也就似笑非笑的回了一句:“高处未必胜寒呀?”

  胡国华这话的意思显然很明显,那就是在说,你唐逸别得意,升得快可能跌到也快?

  唐逸这么聪明的人,怎会不懂胡国华的话意呢?

  所以唐逸也就回了句:“但是站在高处终究还是看得远呀。”

  唐逸这话自然有得意的成分,但也在骂胡国华,骂他胡国华是个小肚鸡肠的小人,是走不远的,也只能是止步于此了。

  胡国华似乎有些难以与唐逸在话语上抗衡了,唇枪舌战的话,他胡国华也感觉到了自己不是唐逸的对手。

  他也没有想到他小子竟是有如此高的境界。

  无奈之下,胡国华也只好转移了话题:“不知道唐书记叫我来……究竟有何指示?”

  听得胡国华这句话,唐逸小有得意的一笑,然后言道:“那好吧,咱们还是谈正事吧。我就是有几句话交待给你,第一,平川市新领导班子已经成立,形成了新的政局,我希望你能保持这种正常轨迹运转。第二,由于时间关系,我目前只是平定了平川市领导班子的格局,关于下边各县所存在的问题还很大,我希望你能继续去打破下边各县的领导班子格局,因为各县的领导班子依旧是杨前锋时代遗留下来的问题班底。第三,关于平川市的经济发展、城市发展等等等,这些就有待你去完成了。第四,夏志明、郭振东、佘和年、刘友良这四名同志都是素质过硬的同志,我希望你用好他们。第五,关于平川市的打黑工作,暂时可以缓一缓,可以采取跟佛爷对话的方式来稳定黑势力的局势,基本上,佛爷掌控了平川市的整个黑势力局势,他也是一位通情达理的人,所以可以首先采取对话的方式来解决黑势力问题,如果不行,再执行打黑行动,但要打,就要彻底。第六,关于市常务副市长目前虽然空缺,但是已经有人选了,柳嫣同志正在省党校学习,学习完毕,柳嫣同志就将担任市常务副市长,关于柳嫣同志,我给你提个醒儿,要慎重对待,如果彼此关系处理不好的话……怕是你的乌纱帽就不保了?因为她爸是省军区司令。我要交待给你的,基本上就这些吧。你也知道,我来平川市的时间也不是很久。若是有啥不明白的,可以随时给我电话。明天,我会在市委工作例会宣布,从后天起,由你全权负责主持平川市的工作。我差不多在后天也就得离开平川市了。关于我的秘书柯小敏同志,我会带她走的,这你就不用安排了。关于我的司机,到时候你给安排一下吧,我就不带走了。”

  听得唐逸对工作如此认真的、一丝不苟的交代完毕后,胡国华又是在心里暗暗的敬佩他小子,因为他没有想到唐逸对工作如此的有条理,张嘴就能说出个一二三来,这要是换做他胡国华的话,还得拟定一份草稿才行。

  由此,胡国华再次感觉到了,他跟唐逸的确不在一个层面上。

  而且尽管他胡国华对他唐逸那般的仇恨,但是人家唐书记在交代工作的时候,却是毫无保留,并没有视他胡国华为敌人,只是视他为同志。

  这就是他胡国华所达不到的高度。

  为此,最终胡国华还是由衷的说了句:“谢谢!”

  这句道谢之后,胡国华的心里豁然开朗,感觉自己跟唐逸已经没有什么仇恨了似的?

  但,虽然胡国华忽然感觉心结打开了,但是他还是不想跟唐逸谈及什么,更是不会为他过去的做法向唐逸道歉。

  只是他忽然明白了自己的两个女儿胡斯淇和胡斯怡为什么同时喜欢上当初的那个山野小子,原来是他自己的两个女儿都比他胡国华要了解唐逸,在那个时候,他的两个女儿就看到了唐逸的闪光点。

  为此,胡国华在心里有些暗暗的后悔了,因为他忽然在想,要是当初不百般的阻止胡斯淇跟唐逸在一起的话,那么他现在岂不是也有了一位当省纪委书记的女婿?

  第二天晚上,郭振东和夏志明给搞了个饭局,主题就是为唐书记践行。

  原本郭振东和夏志明都以为这次来平川市会跟唐逸有一次深度的携手合作,共创平川市的美好未来,可是哪晓得唐书记这就要离开平川市了。

  更难过的是佘和年,因为他好不容易才盼来唐书记这位英明之君,能够好好的统率平川市,可是哪晓得他这么快酒杯抽调走了。

  为此,佘和年还给省委打了个电话,问这到底是为什么?是不是唐书记结束了杨前锋时代,上头有个别领导不满?

  省委给予的答复是,这是中央的决定,他们省委也干涉不了。

  还有一位更难过的人,那就是潘少云。

  潘少云以为自己这次牢牢的攀住了唐书记这颗大树,可是忽然就传来了唐书记升了,要离开平川市了。

  为此,在这天晚上,潘少云单独跟唐书记进行了一次对话,希望唐书记能带着他去平阳省。

  唐逸只是给了他一句活话,意思就是说,等他在平阳省稳定了,再想办法调他过去。

  当然了,按照唐逸的意思,他想将夏志明、郭振东、佘和年这三位同志都调走。

  因为这样,也就形成了他唐逸在政坛有了自己的班底,以后不管调任去哪里,他都有自己的班底,那样的话,办事啥的就顺手很多了。

  毕竟作为一名高层领导,手底下没有自己班底的话,做事啥的自然是要受些阻碍。

  周三的下午,唐逸低调的离开了平川市。

  在唐书记离开了平川市后,市民们才得知这一消息,才立马自发的组织了一群人去市委大院门口去闹,意思是唐书记不能离开平川市,平川市需要唐书记。

  想想,也是,杨前锋时代刚刚结束,唐书记就走了,这对他们广大百姓来说,心里没底呀!

  怕又重复杨前锋时代呀!

  离开平川市后,唐逸回了一趟平江,回乌溪村去爷爷的坟前看了看,给锄了锄坟头的草,又重新给坟头添了些土,给堆高了一些。

  爷爷虽然已经死了好些年了,但一直活在唐逸的心里,他对爷爷一直念念不忘。

  想着这次要离开自己本省前去平阳省上任了,唐逸这心里感慨万千的,尤其是想着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回来看爷爷了,他这心里就格外的惆怅、沉闷。

  从乌溪村出来,回到西苑乡后,他去看了看他妈。

  虽然当初一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但是这么些年后,唐逸也想开了,毕竟没有他妈就没有他,所以他觉得……当妈的就算是千错万错,那也还是他妈。

  虽然在心里还是有些疙瘩,但是他还是认了妈。

  尽管每次见面,母子的话都不多,但是唐逸知道,这样就好了,他妈就很开心、很高兴了。

  现在他妈跟着陆文婷她大伯也是吃香的喝辣的,所以他也就不担心他妈-的生活问题了。

  至于他的那两个所谓的弟弟,他也是抱着一种顺其自然的心态,若是他们俩对他这位当哥的好的话,他倒是适当可以帮帮他们,若是不好的话,那也就算了吧。

  毕竟是同母异父的兄弟,打小也没有生活在一起,彼此也是没有多少兄弟情义的。

  他唐逸也只是个凡人,所以不可能那么的十全十美,那么的博爱。

  接下来的两天里,唐逸跟安雅在一起约了两次会,反正彼此在一起的时候还算是谈得来,也有话说,不至于那么的尴尬。

  周五的晚上,蓝斓回江阳市了,所以晚上,唐逸也就跟蓝斓在一起。

  慢慢的,唐逸的心情也好转了不少,他似乎已经渐渐走出了自己心里的阴霾。

  他也试着在渐渐的淡忘胡斯淇了。

  因为他知道,那是不可能了。

  只是时不常的,他还会在脑海里想想,想想胡斯淇现在在英国过得怎么样?

  他希望她过得很好!

  也希望她幸福!

  渐渐的,唐逸也明白了,胡斯淇可能就是他生命中的遗憾了。

  尽管这么些年来,他跟胡斯淇没有发生过那种男女关系,但是回忆起来,却是美好的、难忘的!

  周一上午十点钟的飞机,将近十二点的样子,唐逸抵达了北京。

  走出机场后,看着北京的景象,他不由得想起了几年前在北京的那些事来。

  对于北京,他还是有些感情的。

  不知道那位北京姑娘林婉怡现在如何?

  中央这边安排了车辆去机场接机。

  唐逸在机场门口站立了一会儿,就忽然瞧见了有位同志高举着他的名字。

  于是他朝那位同志走了过去,相互认识了一下后,那位同志也就紧忙引领着去停车场了。

  对于北京机场的停车场,唐逸还是印象蛮深的,因为他曾跟几名女子在这儿的停车场玩过车震,记忆最深的还是跟蓝斓在这儿玩车震,那种感觉好似不大一样,要有激-情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