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71章 暂无动静

   第二天上午,唐逸主持完省纪委的工作会议后,回到办公室,干脆也不急于去开展在平阳省的工作了,而是要秘书柯小敏教会他写手机短信,完了之后,他还要柯小敏教会使用电脑。

  接下来的几天里,唐逸都在学习电脑。

  关于写手机短信,他基本上都会了,只是打字的速度还比较慢而已。

  几天的学习下来,对于电脑的简单操作啥的,他基本上也都学会了。

  由此,他感觉还是蛮兴奋的。

  毕竟刚刚学会,所以下班没事了,他就守在外间秘书办公室倒腾电脑。

  因为那时候还没有实现完全电脑化办公,不过在秘书的办公室里已经配上了电脑,什么打印机、传真机这些都配上了。

  就这样的,唐逸在平阳省度过了第一个星期。

  这一个星期下来,唐逸在平阳省也没有任何的大动作,所以这在外界看来,觉得新来的省纪委书记估计也就那样了。

  由此,省长卢广庆还在背后笑话唐逸,说他早就看出来了,新来的那个姓唐名逸的家伙不成,在平阳省干不成啥大事来。

  关于这些背后的嘲笑,唐逸也是完全不知。

  不过对于在平阳省的工作,对于他唐逸来说,肯定是不会如此消沉下去的。

  现在只是一个过程问题而已。

  周五的晚上,省委书记朱延平宴请了唐逸到他家吃饭。

  饭后,两人进书房聊了起来。

  朱延平的第一句话就问了他在省纪委那边都理顺了没有?

  听得朱延平这么的问着,唐逸大致的打量了他一眼,然后淡笑道:“想要理顺,不换人肯定是难以理顺的。老的班底都已经是老油子了,怎么可能一下子就顺从我这儿新的领导呢?倒是也有些明智的,在渐渐向我靠拢了。不过总的来说……目前我还没有完全融入到这其中。说白了,也就是他们还没有服从我这位领导。”

  朱延平听着,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唐逸一眼,便说了句:“我看你……这一个星期下来……都没啥动静?”

  唐逸又是淡笑道:“倒是想动,关键是还没有摸清平阳省的情况呀。”

  “这个……”朱延平皱了皱眉头,“倒是……也是个大难题,不过……关于纪委那边……我倒是了解一些,我可以透露一些消息给你,关于省纪委副书记廖晓明这个人吧……他跟省长卢广庆走得比较近一点儿。其他两位副书记……他们在平阳省的时间也不短了,所以基石……还是蛮硬的,他们跟其他同志的关系都还算可以。不过你想动的话……可以考虑先动李国东,相对而言,李国东的背景啥的要薄弱一点儿。”

  说着,朱延平话锋一转:“对了,接下来……你打算先整治纪委那边的班底呗?”

  听得朱延平这么的说着,唐逸淡笑道:“坦白说,现在省纪委的班底,我还不敢轻信任何一个人。所以整治是有必要的。因为没有一个过硬的班底,光是靠个人英雄主义,是办不成啥大事的。但现在的问题关键是……我刚到平阳省,还没有自己的亲信,所以即便是换人,我也不知道换上谁是好?”

  朱延平皱眉想了想:“关于这个……我想……你可以从你原来的班底中抽调那么一两个人过来。反正……权利都掌握在你手中不是?你放心,我是绝对支持你的工作的。关于平阳省这个地方……关系圈也是极为复杂,所以……你还是慎重为妙吧!关于工作问题……你刚来平阳省,也不急于一时开展工作,你可以慢慢的多些时间了解这儿的情况。我也理解你初步工作的难处,首先要稳定纪委那边的内部班底,然后才能对外。关于平南市市委书记,还有市长这些个人员……他们在中央都有人,所以……轻易也不能动。”

  朱延平所提的平南市,就是平阳省的省会城市。

  朱延平来平阳省也有一段时间了,对于平阳省的复杂局面还是有些了解的,但是就目前而言,他也是了解得不够透彻。

  当然了,关于省内各党政干部的基本情况,他还是了解了,只是关于那些深层次的问题、还有深层次的关系网,他朱延平目前也还没有掌握透彻。

  所以他也没有太多的建议给唐逸。

  他只能表态支持唐逸在平阳省的工作。

  事实上,他也是希望唐逸到平阳省来帮他解决这些问题的。

  就目前来说,朱延平在平阳省也是处于一种被动状态,还没有掌握主动权。

  只是他毕竟是政坛的一位老将了,适应能力很强,所以在平阳省还是勉勉强强能维持下来的。

  但是关于省里的那些个人员,基本上都还没有归顺于朱延平。

  不说省长卢广庆在跟他唱对台戏,就连省财政厅厅长李继民都敢跟他朱延平叫板。

  朱延平是何尝不想动李继民,只是不能轻易动他,因为李继民也是在中央有人的。

  还没动,中央那边就追来电话了,顶着这等压力,岂能轻易动?

  再说了,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朱延平也只能是委曲求全。

  坦白的说,他在平阳省的这个省委书记当的是很窝囊的。

  完全没有他在湖川省那么威武。

  面对这种种局面,朱延平也是倍感焦虑,所以他争取了很久,才要来了唐逸。

  现在唐逸倒是来了,只是他还刚到这儿,所以他还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不过,朱延平相信,唐逸不是那种碌碌无为的人!

  这天晚上,朱延平也是掏心窝子的跟唐逸聊了一些他所处的难处。

  唐逸也感觉出来了,这个平阳省还真是不寻常。

  那么多人员是不能轻易动。

  这可是很为难呀!

  唐逸也不是傻子,他可是也精明得很,所以他也没有轻易在朱延平面前夸下海口。

  毕竟谁都一样,都首先要保住自己的官位,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所以面对那么多有背景的人,他唐逸自然是不会傻呵呵的去叫板。

  他更是知道,一当动了谁,中央的一个电话就能使他唐逸下课。

  所以面对这些复杂局面,唐逸自然是不会向朱延平吹牛b说他能怎么样。

  他只能告诉朱延平,他会尽力抓好纪委的工作。

  第二天周六,双休日。

  这天没事,唐逸也就开车在省会城市平南市转悠了一圈。

  反正目前也没有人会关注到他,所以趁机,他也好独享这份清闲。

  都说平南市是国内最美丽的城市,在唐逸看来,着实如此。

  平南市着实很美,不愧为江南之都。

  更值得一提的是,平南市是绝对出美女的地方。

  唐逸驱车在平南市转悠了一圈,就发现了不少靓丽的女子。

  不过对于现在的唐逸来说,对于那些靓丽的女子,他也只是仅仅观赏一下罢了。

  现在的他,早已没有那种邪恶的思想了。

  要是几年前的他,碰上这等好机会,他怎么也得弄上那么一两个美女睡睡才是。

  但是现在,他已经完全没有那种邪恶的想法了。

  现在他所想的,只是工作上的问题。

  由于难得独享这种清闲,所以中午的时候,唐逸也就在平南市的商业街找了一家具有平南特色的饭馆吃饭。

  这家饭馆的名字就叫平南人家。

  规模还不小,挺庞大的,尤其是门前的停车场老大了,来这儿吃饭的,好像都是开车来的,都是些社会上的成功人士,或者政-府公务人员等等等。

  看上去,平南人家也算是中高档餐厅了。

  唐逸进了这家餐厅后,很低调的找了一个角落,在一张小方桌前坐了下来。

  完了之后,他点了几个小菜,要了一瓶啤酒。

  记忆中,他好像很久都没有喝啤酒了,享受这等小市民生活了。

  因为打自他混进县委开始,就没有喝过啤酒了,都是白酒。

  对于现在的唐逸来说,喝上一口爽口的冰镇啤酒,那绝对是一种奢侈的享受了。

  因为现在混迹于官场中的他,要么是五粮液,要么就是茅台,压根就喝不上啤酒。

  所以现在的唐逸坐在餐厅的一角,他很享受这等小市民生活。

  正在唐逸享受这等生活的时候,忽然餐厅的经理过来了,冲唐逸问道:“先生,那辆黑色的奥迪车是不是你的呀?”

  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回道:“是。”

  “那能不能麻烦你去挪一下车呀?”

  唐逸皱眉一怔:“有什么问题么?”

  “是这样的,你停的那个车位,是蔡小姐专用车位。”

  “可是……”唐逸皱眉想了想,“好像哪里也没有写是专用车位吧?”

  “哦,是这样的,因为蔡小姐每次来这儿用餐的时候,都是停在那个位置上。”

  听着这话,唐逸心里自然是有些不爽,也就问了句:“哪个蔡小姐呀?”

  “先生,你是外地的吧?”

  “算是吧。”

  “怪不得您不知道蔡小姐。她是咱们平南市财政局局长蔡季的女儿。所以还是麻烦您去挪挪车吧,这等人物,我得罪不起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