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74章 局势暂且稳定

   唐逸在会上这一通大怒,将一个个都震傻了!

  谁也没有想到这位新来的唐书记真要是火起来,是那般的虎视眈眈,那般的盛气凌人,那般的霸气凛然!

  瞧着他们一个个都不说话了,唐逸又是目光锐利的盯着吴克勇:“你说说,你在省纪委期间都干了什么有功劳的事情?只要你自己说得出来,我这个位置立马就让给你!我听你的!”

  听得唐书记这么的质问着,一个个将目光都投向了吴克勇……

  此刻,吴克勇可是囧了,非常的尴尬!

  仔细想想,他吴克勇好像还真没有干出啥有成就的事情?

  面对这等质问,他吴克勇一时无语。

  见得吴克勇什么也说不出来,唐逸可是又有话说了:“瞧瞧,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省纪委都干了些什么事,你说你这样的人员,不该罢免么?你还有脸站出来替李国东说话么?就算你要替李国东说话也成,那你又说说李国东在省纪委期间都干了啥有功劳的事情来?”

  吴克勇囧囧的扭头看了看李国东,仔细想想,好像李国东也是如此,也是在省纪委期间没有干出啥惊人的政绩?

  随后,唐逸又目光锐利的盯着廖晓明:“你也改好好反思了!别以为没有你的事情!不要以为你跟卢广庆有点儿关系,就很稳妥了!”

  这话一出,大家伙更是一时傻眼了……

  因为大家伙都以为这一个星期新来的唐书记没有干啥工作,原来他是研究他们各位的背景资料去了。

  那么现在他唐书记既然敢发威,想必是他们各位背景资料都被掌握了。

  见得他们一个个都没话了,唐逸忽然说道:“散会后大家都好好想想吧,何去何从,看你们自己的!今天的会议就到这儿,散会!”

  待散会后,廖晓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就立马给省长卢广庆去了个电话。

  等电话接通后,廖晓明也就向卢广庆汇报了唐逸在省纪委的动作。

  卢广庆听了之后,心里自然是有些不爽的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然后深呼了一口气,言道:“那个……晓明呀,你记住:不要硬碰硬!”

  “您的意思是……服从?”

  “是。当然要服从。”卢广庆回道,“这事绝对不能本末倒置。你想想,不管怎么说,姓唐名逸的毕竟是省里的三把手,他兼任了省委副书记。其实……按照严格意义来说,我和他都是平起平坐的,所以你们让他那么没有面子,他自然会怒的。再说了,你们自己好好想想,你们能与他抗衡么?他一句话说罢免就罢免,因为他拥有这个权利。你们是没有的。明白?”

  “可是……”

  没等廖晓明说完,卢广庆就忙道:“你不要管那些了,现在是姓唐名逸的要整治省纪委内部。所以你们一定要好好的听从他的。否则的话,那就真的会罢免了。这事……省纪委内部的事情,我都说不上话的。”

  听得卢广庆这么的说着,廖晓明愣了愣眼神,然后也只好说了句:“好的,我明白了,卢省长。”

  “明白就好。”

  “……”

  作为省长卢广庆来说,他自然是不会傻到去干涉人家省纪委的事情。

  再说,卢广庆毕竟是政坛老将了,他岂会去犯那种低级错误?

  要是那样的话,那他卢广庆就太没有大将风范了。

  而且,就目前来说,唐逸也是还没有完全展露他的真面目,所以卢广庆自然是不会有任何轻举妄动的。

  不管怎么说,唐逸都是中央派来平阳省的,所以这里定有中央的意思。

  卢广庆也是不会傻到去违背中央的意思的。

  其实,唐逸也知道,只要他自己不动,他们也是在观望中。

  只要他一动,那么他们也会有相应的动作。

  不过就目前来说,唐逸并不担心什么,因为他还没有涉及到大家的利益。

  自然的,他自己也知道,只要涉及到大家的利益了,那么恐怕他在平阳省的日子也不大好过?

  这种利益,往往都是一个链条式的,只要动一个,那么可能就会牵动所有?

  而且就一般情况而言,贪腐问题往往都是当地的一种风气。

  这种风气是久而久之所形成的,尤其是那些个在当地政坛混了差不多大半辈子的同志,他们或多或少都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

  而唐逸目前只是整治省纪委内部问题,所以一般来说,外界是不会插手的。

  若是外界插手的话,那么也就很快形成了对立局面。

  不过唐逸很清楚,他自己毕竟是省里的三把手,所以一般而言,卢广庆若是不插手的话,那么其他人也是不会插手的。

  显然,唐逸上午在省纪委的工作例会所大发雷霆还是具有一定的震慑力的。

  这不到了下午,省纪委办公厅厅长季德刚就主动找唐逸投诚来了。

  相继的,监察厅厅长于明朝也找唐逸投诚来了。

  除了他们俩之外,还有其它各科室的主任都来投诚了。

  不过是一种形式也好,还是一种表面工作也好,总之,不管他们是不是出于内心的,那也至少证明了,在省纪委还是唐书记为大,他才是真正的大佬。

  所以他们这些个人员也只能乖乖的在他面前夹着尾巴做人。

  这,其实只是唐逸的第一步,也就是首先警告,若是听话的、顺应的,那么可以考虑继续留用。

  自然的,第二步就是动真格的了,将那些不听话的,不顺应的,统统给剔除。

  正想要换人,也不是没有人选。

  虽然偌大的一个省纪委不能缺少他们,但是他们不干正事的话,那么留着也是白费,干嘛要用呀?

  这就是唐逸的一贯作风。

  所以在他所领导的班子里,若是有那种跳梁小丑的话,保证是死得快的。

  显然,谁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没有过硬的团队是办不成大事的。

  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

  所以唐逸的第一步就是将省纪委引领到一个正常化的轨道中运转。

  这样才能为日后更好的展开工作。

  毕竟省纪委的首要工作还是反腐倡廉,办理那些违纪违法的党政干部等等等。

  这天临近下班前,意外的,省长卢广庆给唐逸来了一个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卢广庆忙是歉意道:“唐书记呀,那个……你来了平阳省也一个多星期了,我这儿……一直忙着,也没有时间,真是不好意思!我想呀……今天晚上我正好能挤出点儿时间来,所以我想邀请你吃顿饭,咱们聊聊,不知道……你有时间没有?”

  听得卢广庆这么的说着,唐逸忙是欢喜道:“卢省长,你这……可是太客气了!既然你如此看得起我,那我就算是没有时间,也得应约不是?”

  卢广庆听着,故作爽朗的一笑:“唐书记果然是爽快呀!那成,咱们今晚就在平南大饭店吧?时间由你来定,如何?”

  唐逸忙是回道:“那就晚上七点半吧?”

  “成成成!那就晚上七点半!”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忍不住一声冷笑,因为他自然知道卢广庆邀请他吃饭,定是有目的的。

  至于卢广庆的目的是什么?

  唐逸也清楚,那无非就是想探探他唐逸的底。

  相反的,唐逸也想探探他卢广庆的底。

  所以既然卢广庆邀请他吃饭,那么他自然会去。

  再说了,毕竟同属一个省领导班子,所以彼此之间这表面上的友好关系还是需要保持的。

  不管怎么说,都是同志不是?

  所以没有哪个高层领导傻到打自一开始就将对方视为敌人的。

  若是彼此志同道合的话,干嘛又要成为敌人呢?

  所以在不必要的情况下,也是没有必要做出那等过激的行为的。

  过了一会儿,省委书记朱延平就给唐逸来了个电话,问他是不是卢广庆邀请他吃晚饭了?

  唐逸自然是如实回道,说是。

  听说是,朱延平就紧忙道:“记住,可别被卢广庆的表面现象所迷惑了。”

  唐逸忍不住一笑:“朱书记,您觉得……我还是那种容易被迷惑的人么?”

  “这我知道,也知道你的立场是坚定的,但是卢广庆这个人是很会做表面工作的,所以我还是有些担心,这不就想提醒你一下么?”

  “放心吧,朱书记,我凡事都是有分寸的。”

  “那就成。”说着,朱延平话锋一转,“对了,唐逸呀,我想……安排朱炎进省纪委,你看看……能给安排么?”

  听得这话,唐逸忍不住一乐,忙是言道:“朱书记,朱炎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了。我跟他可是有着特殊关系的。”

  “……”

  朱炎一直来都是唐逸的小弟,一直都尊敬唐逸这位大哥。

  关于朱炎和唐逸的关系,想必大家还有印象。

  那就是最初的时候,唐逸在一个偶然的环境中,救了朱炎一命。

  打自那以后,朱炎一直都跟唐逸是哥们关系。

  曾经,朱炎也帮唐逸办了不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