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75章 宴请

   晚上七点半,唐逸如约来到了平南大饭店,省长卢广庆早已在预约的8号包间等着唐逸了。

  平南大饭店是一家五星级酒店,它隶属平南市府。

  由于平南市是平阳省省会城市,所以一般省委招待啥的也喜欢来这儿。

  当唐逸进得8号包间时,发现卢广庆早已在等候了,作陪的还有常务副省长廖德胜、省办公厅厅长郭善民。

  他们三位见得唐逸来了,都紧忙站起身来,一个个都欢笑着,异口同声道:“来来来,唐书记,坐坐坐!”

  唐逸忙是微笑的点了点,以示礼貌与回应。

  随之,唐逸也就缓步走至餐桌前,拉开餐椅,在餐桌前缓缓的坐下。

  见得唐逸唐书记落座了,卢广庆他们三位这才笑微微的落座。

  毕竟这晚宴请的主角是唐逸,所以他们三位自然得以礼相待。

  就目前来说,唐逸刚到平阳省,他也没有对他们几位做出啥不利的事情来,所以他们几位自然是不会蠢到立马就与唐逸形成对立局势。

  因为要是这样的话,对于他们来说尤为不利。

  这就好比一场伏击战,在对方还没有暴-露身份的时候,自己这方就暴-露了身份,那岂不是必死无疑?

  所以既然是伏击战那么就得遵循伏击战的规则。

  就目前来说,唐逸也是不完全了解平阳省的局势,只是他见卢广庆叫常务副省长和省办公厅厅长来作陪,那么想必他们三位是走得非常近的?

  由此,唐逸也感觉朱延平的日子着实不大好过。

  朱延平作为平阳省省委书记,而省委的省长和常务副省长,还有省办公厅厅长是同属一个圈子的话,显然这对朱延平来说,着实不是啥好事,他也会感觉压力很大。

  此刻,唐逸也在想,卢广庆拉着这两位重量级的人物来作陪,想必卢广庆还是有拉拢他唐逸的嫌疑?

  而对于他唐逸来说,也是有着个人原则的,那就是你卢广庆想拉拢我唐逸倒是也可以,问题是你卢广庆是否与我唐逸志同道合?

  若是你卢广庆尽是不干正事,当官不为民做主的话,那么我唐逸就没有必要跟你卢广庆参合在一起了。

  显然,卢广庆也知道省纪委书记的重要性。

  若是能拉拢唐逸的话,这对他卢广庆来说,无疑是如意添虎。

  当然了,这是跟唐逸第一次吃饭,他卢广庆也没有想太多。

  自然,在卢广庆的心理还是有所期望的,那就是不能拉拢唐逸的话,至少彼此是朋友就好,相互也不会挤兑谁便可。

  毕竟在未来的工作中,彼此可能少不了磕磕绊绊的,若是彼此关系处到位了,那么到时候也就是相互给个面子的事情了,这样也就好办事了。

  在招待唐逸入座后,卢广庆也就开始张罗着点菜了。

  在点菜的时候,为了表示对唐逸的重视和尊敬,卢广庆也就首先双手将菜单递给了唐逸:“来来来,唐书记,这第一道菜,必须由你来点!”

  见得卢广庆如此,唐逸忙是礼让道:“卢省长,你可是……客气了!还是……你安排就成了!”

  常务副省长廖德胜则忙是微笑道:“不不不!这第一道菜……唐书记您……还是得由您来点的,安排归安排,但是第一道这必须得由您来点才是!”

  省办公厅厅长郭善民也忙是微笑道:“唐书记,这第一道菜……您若是不点的话……就是不给卢省长面子了!”

  见得他们三位都如此礼让着,唐逸忙作盛情难却的一笑:“这……我怎么好意思呢?”

  “瞧你唐书记,你可是见外了哦!”卢广庆忙道。

  “那……成成成!”唐逸这才爽快的接过菜单来,然后打开菜单看了看,也就随意的点了一道,“那就来道……毛氏红烧肉吧!”

  一旁的服务员听着,紧忙记录了下来。

  卢广庆不由得乐嘿嘿的打趣道:“怎么唐书记也独爱这红烧肉?”

  趁机,唐逸微笑道:“小时候家里穷,吃不上肉,所以这不……”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卢广庆又是打趣道:“那唐书记现在应该……吃肉吃够了呀?可以考虑换换口味了不是?”

  唐逸又是一笑:“这玩意……怎么说呢……就是爱吃这玩意后吧……不大想换。”

  “那看来唐书记是属于那种固守型的?”卢广庆说了这么一句。

  趁机,唐逸也就说道:“固守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如今这时代的诱-惑太多,能固守的人还真不多。所以我还固守着,这就证明着我自己时常在提醒我自己,不要迷失了方向。尤其是咱们在仕途中混的,若是把握不好的话……可是很容易迷失方向的呀!”

  听得唐逸这么一番话,卢广庆暗自微怔,开始对这位年轻的唐书记有点儿敬佩感了,感觉他果然是有料的,只是……貌似跟他卢广庆不是同一路人?

  想着,卢广庆也就淡笑道:“时代是进步的,也在不断的变化,就好像过去我们用的那个……大砖头,现在不都变成小巧玲珑的手机了么?所以若是总固守,还保持那种大砖头形象的话……怕是也容易遭受众人取笑?”

  唐逸的心理也明白卢广庆这话里隐喻着什么,所以他便是微笑道:“我所谓的固守和时代变化其实是不冲突的,因为我也早就换用了手机,我也学会了短信沟通,这跟我骨子里的那种固守其实完全不冲突。”

  这时候,常务副省长廖德胜笑微微的插话道:“唐书记所谓的固守,其实就是一种不忘本的意思。”

  “对。”唐逸忙是点了点头,“还是老廖有见地。”

  卢广庆明白廖德胜这是在避免他和唐逸的观点发生冲突,从而进入尴尬境地,所以他逢时解解围。

  但是这种解围,明显的表示他卢广庆在与唐逸的观点碰撞时,他卢广庆略逊了一筹。

  说白了,卢广庆更是感觉廖德胜这是在向着唐逸说话,虽然他表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来,但是心里却是耿耿于怀,心想,你廖德胜个狗-日的等着,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时候,省办公厅厅长郭善民忙是拿起了桌上的一瓶茅台来:“来来来,我给唐书记来斟酒吧。”

  被郭善民这么一张罗,卢广庆也只好暂时搁浅了自己的心思,忙是拿起筷子来:“来来来,唐书记,咱们动筷子吧!”

  “成!”唐逸忙是点了点头,一边拿起筷子来,“那咱们就一起动筷吧!”

  “……”

  各自动筷子尝了尝菜品后,卢广庆忙是端起酒杯来:“来,唐书记,这第一杯酒……算是我深表歉意,所以我敬你!因为你来平阳省这么长时间了,我这才想起来还没请你吃饭,所以这杯酒我应该敬你!”

  “卢省长你这可是客气了!”唐逸一边端起酒杯来,“这什么歉意不歉意的呀?本来我要请你吃饭才对!所以还是我敬你吧!”

  “得得得!唐书记,这话你就别说了!什么叫你来请我呀?来者为客,所以应该是我请你才对!好了,咱们不说了,碰杯吧!”

  “那成!”唐逸也是爽快,与卢广庆碰了碰杯,“那就相互敬吧!我祝卢省长提早进入中央!”

  “谢谢、谢谢!”卢广庆一边忙是道谢,一边举起酒杯来,畅怀一饮……

  见得卢广庆那般的痛快,唐逸也是一口干了杯中酒。

  待彼此撂下酒杯后,廖德胜就忙着给斟酒。

  这时候,卢广庆冲唐逸微笑道:“唐书记,坦白说……进入中央……我是没戏了。所以咱们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卢省长怎么能如此对自己没有信心呢?”

  “这不是信心不信心的问题,而是很实际、也很现实的问题,因为你想想,最终能熬进中央能有几位呀?所以……说句不好听的……我的政治生涯……基本上也就快到头了?若是还有可能的话……也许还能再往前迈个那么小半步,当个省委书记,其它的……还真就没有啥希望了。”

  听得卢广庆这么的说着,唐逸淡淡的一笑:“这个问题……倒是确实如此,只是我觉得……卢省长还是有奔头的!”

  这时候,廖德胜忙是微笑道:“依我看来……唐书记的上升空间倒是还蛮大的。”

  “这一点我也赞同!”郭善民忙道。

  “不不不!”唐逸忙是谦逊道,“只要咱们都没有进入中央,那么咱们都是还有奔头的!至于我嘛……进入中央可能目前还不大现实?因为大家都知道,我还的年龄过不了关!这次能来平阳省担任省纪委书记,都是万幸之幸了!”

  卢广庆听得这话,不由得皱眉想了想,然后言道:“既然唐书记也觉得是万幸之幸,那么我觉得唐书记应该抓住这个时机,为自己做点儿什么?”

  唐逸忙是微笑道:“卢省长说的,我倒是明白,只是我这个人……好像还真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谋划未来?”

  趁机,卢广庆会心的一笑:“我想唐书记心里还是……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