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76章 小荷尖露尖尖角

   听得卢广庆那么的说着,唐逸淡淡的一笑:“我着实不太懂!”

  廖德胜和郭善民听着,都笑了笑,也没说啥。

  自然的,唐逸说不懂,肯定是假的。

  卢广庆也知道这事不能说得太透了,所以他也没有就这个问题继续说下去了。

  因为他要是还执意的往下说的话,就会令唐逸怀疑他什么了。

  所以,卢广庆忙是转移了话题,冲廖德胜和郭善民乐呵道:“你们俩怎么不敬唐书记酒呢?”

  听得卢广庆这么的说着,廖德胜忙是笑嘿嘿的端起酒杯来:“来来来,唐书记,我敬您一杯!我祝您在平阳省一切都顺心吧!”

  唐逸端起酒杯来,与廖德胜碰了碰杯,然后说了句:“这个顺心……怕是还得有所努力才行呀?”

  趁机,卢广庆笑微微的说了句:“唐书记知道就好。”

  这话也就是点到为止,实际上是对唐逸的一种警示。

  唐逸只是会意的笑了笑,并没有就此说什么,因为他觉得还没有必要在饭局上跟卢广庆较量什么。

  待唐逸刚撂下酒杯,郭善民忙给斟酒,然后端起酒杯来:“来来来,唐书记,我敬您一杯!”

  唐逸故作难为情的笑了笑,打趣的说了句:“我怎么感觉像是车轮战术呀?”

  卢广庆又是趁机说了句:“这车轮战术可是最要命的呀!”

  唐逸又只是会意的笑了笑,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他心里明白,卢广庆这是在向他示威。

  显然,这酒桌上的话语,都是蛮有涵义的!

  这晚,省纪委两位副书记吴克勇和廖晓明也凑在一起喝酒。

  原本他们俩是对立面的,但是现在面对省纪委新来的唐书记,他俩也不得不想着强强联手了。

  不过,更多的,还是吴克勇想套套廖晓明的话。

  这会儿他们俩正在另外一家酒店的包间里密聊着……

  吴克勇忽然冲廖晓明问了句:“你刚刚说……卢省长的意思还是希望你顺应新来的唐书记?”

  “对。”廖晓明点了点头。

  “可是……”吴克勇皱了皱眉头,“要是真顺应的话……久而久之……也就被他所掌控了大局不是?”

  廖晓明忍不住一声冷笑:“嘿……问题是现在省纪委的大局已经被新来的唐书记所掌控了不是?咱们省纪委办公厅厅长季德刚,监察厅厅长于明朝这些个人不都主动向新来的唐书记投诚了么?所以……现在就咱们俩这个跳梁小丑也是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了不是?所以……还是听我的吧,顺应吧!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咱们省纪委的书记是姓唐的,所以要是咱们不顺应的话……怕是只等着下课了?难道……你想跟李国东的命运是一样一样的?”

  听得廖晓明这么的一番话后,吴克勇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然后一声哀叹:“唉……看来也只能顺应了?”

  忽见吴克勇如此,廖晓明又是忍不住笑了笑:“你现在也知道就你一个跳梁小丑不管用了呀?当初……你跟李国东不还跟我斗得死去活来的么?不都想当省纪委书记么?”

  被廖晓明这么的嘲笑着,吴克勇一时倍觉囧囧的,脸涩-涩的,但心里又有些气恼的白了廖晓明一眼,心说,你个傻b,这会儿你嘲笑个毛呀?你还不是也得顺应姓唐的,真是的!你廖晓明就是他妈一个臭傻b,当时你不是仗着跟卢省长的关系,满以为自己能当上省纪委书记么?现在不也傻b了不是?

  见得吴克勇一时囧得无话,廖晓明又是嘲笑道:“不过也得感谢新来的唐书记,要不是他的话,想必你吴克勇也是不会坐在这儿跟我喝酒的。”

  瞧着廖晓明愈加得意了起来,吴克勇的心里不由得冒出了一股无名火焰来,由此,他暗自气呼呼的想,麻痹的,反正都是顺应,要不老子就顺应得彻底一些,这样也能争得省纪委二把手的位置不是?这样的话……我吴克勇就挤掉你廖晓明个傻b得了,看你还他妈得瑟?

  卢广庆这晚为唐逸所设的饭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在建立彼此的友谊。

  自然的,卢广庆也知道,省纪委书记在省里也是占有一席重要地位的,所以顺应他卢广庆是不大现实的,那么也只好是建立彼此的友谊。

  只要跟省纪委书记将这关系搞好了,那么他卢广庆将来办事就方便很多。

  现在这位新来的省纪委书记虽然没有什么动静,但是他毕竟在平阳省不是?

  所以这对他卢广庆来说,无疑还是有着极大的心理压力的。

  所以,他卢广庆要尽量想办法与唐逸建立起友谊来。

  但,就今晚来说,卢广庆还是看不到唐逸有什么明显的破绽,这对他卢广庆来说,也是感觉云里雾里的。

  由此,卢广庆也是感觉到了,这位新来的唐书记虽然年轻,但是道行还是很高呀!

  迟到这晚的饭局结束后,唐逸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来。

  更是没有递给卢广庆什么信息。

  这对卢广庆来说,感觉有些痛苦。

  原本卢广庆以为像唐逸这样的年轻人,应该是很好说话的,他的思想也应该是开明的,所以卢广庆就以为唐逸应该会趁机捞点儿好处的。

  可是哪晓得唐逸递给他卢广庆的信息则是,他说他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呀?

  难道还要他卢广庆打开天窗说亮话么?

  要是这样的话,万一中了唐逸的圈套,岂不是不打自招?

  所以卢广庆倍感痛苦,也只能心想暂时稳住不动,还有待进一步观清局势……

  然而对于唐逸来说,在这晚的饭局上,他已经感觉到了这位卢省长不是什么好鸟。

  若是真是好鸟的话,是不会暗示他很多东西的。

  所以这也令唐逸倍感棘手,因为平阳省的问题可能比想象中还要严峻得多?

  若是卢广庆真不是什么好鸟的话,那么他唐逸想办了他卢广庆,也是有难度的。

  毕竟卢广庆是平阳省省长,省里的二把手,这对他唐逸来说,不是说想动就能动的。

  搞得不好,可能会是卢广庆先动他唐逸?

  这晚,吴克勇回到家后,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多钟了。

  吴克勇回到家,见得老婆已经睡了,于是他也就独自跑去了书房,关上门,往书桌前一坐,点燃了一个烟来,愁眉不展的深吸了一口,然后一口郁气呼出:“呼……”

  这会儿,吴克勇在想,今晚省长卢广庆那个狗-日的都主动邀请了新来的唐书记吃饭,想必……这位新来的唐书记应该是一位棘手的人物?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吴克勇不如拿出点儿真心实意来向唐逸投诚?

  若是这一步抉择得当的话……也就攀上了唐书记,这样的话……随着唐书记的发展,他吴克勇也有可能如日中天?

  就目前来说,他吴克勇还有资本投诚的。

  毕竟他在平阳省这个贪腐的大环境中,他可是一分钱都没贪过。

  倒是他想贪来着,只是他没有那个背景,也不敢贪,怕出事。

  对于平阳省的情况,他吴克勇可是深知的,每次当中央责令反贪腐时,都是抓几个典型交差完事。

  至于那几个典型,都是像他吴克勇一样,靠自己一步一步的爬上来的,没有后台、更是没有后山可靠,只是凭着自己的一腔热血一心想在官场上混出自己的一番天地来。

  可是鉴于平阳省的这个大环境,有些同志混到一定的高度,也就有些把控不住了,也开始一点一点的被侵蚀了。

  最后每当大风一吹,他们就成了典型。

  而那些真正捞到好处的,却是屁事没有。

  这对长期生活在这等环境下的吴克勇来说,无疑是活得憋屈,导致心理也有些扭曲了。

  事实上,他一心想干点儿正事,可是鉴于这个无奈的环境,他又只好沉默着。

  沉默久了,他也开始动那些歪心思了,可是他又胆小、怕被抓典型,导致他一直没敢有什么动作。

  长此以来,他就生活在这种矛盾中!

  所以现在他在想,若是新来的唐书记真有料的话,那么他吴克勇不如就合力跟唐书记大干一番好了?

  这样的话……就算最后也牺牲了,那起码也是死得光荣不是?

  因为他也看出来了,新来的唐书记貌似有着一种不怕死的精神?

  若真是这样的话,想必新来的唐书记是不会被他们所同化的,那么最终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会形成对立面,这场战争、这场较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事情罢了,就这么简单而已。

  想来思去的,最终,吴克勇还是决定先等观察一段时间再说,若是唐书记真是他所想象的那样,那么他就彻底投诚好了!

  想通这些后,吴克勇决定先向唐书记示好先,然后再尽管其变……

  事实上,唐逸没有首先拿吴克勇开刀,而是拿李国东开刀,这是因为唐逸觉得吴克勇的利用价值更高。

  因为唐逸早已究竟了他们几位的档案资料,所以在用人这方面,唐逸也是有着自己独到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