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80章 莫名的电话

   接连一段时间来,由于对工作忘我的投入,终于,咱们唐书记也感觉有些疲惫了,该好好的放松一下了。

  毕竟咱们唐书记也只是凡身肉躯,长时间的、忘我的对工作的投入,自然也是会感觉疲惫不堪的。

  到了周五的下午,临近下班前,咱们唐书记给秘书柯小敏去了个内线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他也就直截了当的对柯小敏说,要她今晚先去酒店要一间房,然后他晚上过去找她。

  作为长期跟随唐书记身边的柯小敏,自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就忙说好的。

  完了之后,这天咱们唐书记本想按时下班,回去吃完晚饭,洗个澡,再待一会儿,等到夜深了的时候再去酒店找柯小敏,可是到了下班的时候,意外的,省检察院检察长杜一鸣给他来了个电话。

  待唐逸接通电话后,听说是杜一鸣,他不由得皱眉一怔,心想这又是什么情况呀?

  他正这么的想着,杜一鸣在电话里笑微微的言道:“那个……唐书记,你看……晚上你有时间么?”

  唐逸听着,皱眉一怔,又是想了想,心想上次老子请你杜一鸣吃饭,你杜一鸣公然以工作为由拒绝了老子,那么这回你请老子吃饭,老子是不是也应该拿出一个姿态来呢?

  这么的想着,他也就问了句:“不知道杜检察长有何要事?”

  “嘿……”杜一鸣忙是在电话里一笑,“也没啥事。这不……今天周五了么?所以我想……要是唐书记晚上有空的话……我想邀请唐书记喝杯酒?”

  唐逸听着,又是皱眉想了想,然后婉言回绝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杜检察长,今晚上……我还真没有空。”

  电话那端的杜一鸣听着,不由得暗自一怔,没想到这回姓唐的那小子也拿着了……

  由此,杜一鸣忙是致歉道:“唐书记,上回……你邀请我吃饭,我当时着实是很忙,实在是不好意思!在此,我向你表示深深的歉意!”

  唐逸忙是回道:“杜检察长,你言重了!其实上回你因为工作忙,我完全能够理解!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也是工作忙,也不记得那些事了!不过今晚上……着实不赶巧,因为我另有饭局了,所以……”

  “那好!那……唐书记,那咱们就下回吧!”

  “……”

  待电话挂了后,电话那端的杜一鸣不由得有些闷闷的点燃了一根烟来,深吸了一口,然后一口郁气呼出:“呼……”

  完了之后,他又抄起办公桌的电话来,给省长卢广庆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杜一鸣皱眉道:“那个……卢省长呀,姓唐那小子说他……今晚上另外有个饭局,所以他没有应约。”

  卢广庆听着,皱眉一怔:“上回人家邀请你吃饭,你干嘛不应约呢?”

  “当时我……”

  没等杜一鸣说完,卢广庆就忙道:“我说老杜呀老杜,你都到了现在的这个高度了,你说你怎么还由着性子办事呢?头回人家唐逸邀请你吃饭,你就应该应约不是?就算你心里对他有什么意见,那面子上也要过得去不是?现在当你意识到事态的发展时,你才想起要主动邀请人家吃饭,这不就等于是亡羊补牢么?”

  面对卢广庆的批评,杜一鸣也只好忙是点头的回道:“是是是!卢省长您说的没错!”

  “你除了会点头说是,还会说点儿别的么?你能不能有点儿别的见地呢?”

  “是是是!卢省长,回头我一定会好好反思的!这事……着实是我首先没有办好!”

  卢广庆听着杜一鸣的态度还算好,于是他这才言道:“成了,这事……就暂且这样吧。不过,你记住了,切不可跟姓唐的那小子将关系搞僵了,明白?”

  “明白了!”

  “那就行了。”

  “……”

  待电话挂了后,卢广庆皱眉一怔,不由得一声叹息,感觉杜一鸣的能力还是有限,重用了的他是一个错误。

  因为他完全没有按照他卢广庆的以和为贵的思路来。

  当然了,卢广庆的这种以和为贵,只是一种表面的假象。

  事实上,他的这个思路,也是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

  因为他卢广庆一直都是秉着这种以和为贵的假象混迹在官场中,事实证明,他的确一直都混得如鱼得水的。

  反正一直来,他都没有出过什么岔子。

  但这一次,卢广庆感觉到有些棘手了。

  因为他的这种以和为贵的假象,似乎晃点不了唐逸?

  这就有点儿棘手了。

  现在,卢广庆也是很小心,生怕哪一步棋走错了,就全盘皆输。

  所以他步步都得妙算。

  就像面对蔡季事件一样,他卢广庆一直都未出面。

  因为他知道,若是出面的话,对他卢广庆是绝对不利的。

  显然,面对蔡季事件,卢广庆的谨慎处理,还是很成功的,至少他没有露出什么马脚来。

  作为卢广庆而言,如今他已经混到了省长的地位,患得患失的意识自然是超强的。

  他也怕自己跌跟头!

  面对省纪委这位新来的唐书记,他卢广庆也一直都是忧虑不安的。

  这主要是因为这位新来的唐书记,不喜欢按照套路来办事。

  更是不吃他卢广庆的那一套。

  现在他唐逸虽然还没有动到他卢广庆的头上来,但是从蔡季事件来看,他卢广庆已经意识到了,唐逸这是在松他卢广庆脚下的土。

  如果他卢广庆脚下的土都被唐逸给松了的话,那么他卢广庆自然也是危险了。

  卢广庆最怕的是唐逸太会利用媒体的力量了。

  就蔡季事件而言,要是没有媒体的力量的话,想必也是不会引起中央的高度关注的。

  最怕的就是被中央所关注,那么这事就难以用纸去包住火了。

  显然,唐逸所做的工作还是扎实的,每一步都是非常的稳健。

  虽然偶尔的时候,他也会铤而走险,但是他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才决定铤而走险。

  尽管蔡季事件没有达到他预期的目的,但是总得来说,还是成功的。

  通过蔡季事件,也赢得不少东西,这也算是足以了。

  当然了,唐逸在制造蔡季事件的时候,所抱有的目的,还是希望看到谁会站出来替蔡季说话?

  只是最终也没有人敢站出来替蔡季说话而已。

  这晚,晚饭过后,唐逸看时间还早,也就漫不经心的上楼去了,回到他的卧室,看了一会儿书。

  因为太早去酒店的话,容易被人发现。

  所以他要等到夜里十一点过后再去酒店跟柯小敏幽会。

  原本他是可以叫柯小敏来他的别墅的,但是想着柯小敏毕竟只是他的秘书,不是他的夫人,所以他还是怕影响不好。

  现在,他也到了省纪委书记的高度了,所以他可是不想因为在女人的问题上失误。

  所以对于他来说,也是同样的,每走一步,都是十分谨慎的。

  现在,闲暇之余的时候想想,他觉得自己也该结婚了。

  只是现在所处的时间不利,还不宜结婚。

  这晚,正当他坐在卧室里看着书的时候,忽然,莫名的,他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对方那名女子自称是蓝斓的同学,说是在平阳省电视台工作。

  由此,唐逸皱眉一怔,想了想,也就问了句:“你是蓝斓的同学,跟我有什么关系么?”

  对方那名女子忙是微笑道:“是这样的,是蓝斓要我给您电话的。”

  “是么?”

  “是这样的,唐书记。”

  “那……”唐逸皱眉想了想,“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嗯……那个……唐书记,是这样的,我想呀……邀请您到省电视台做一期专访!”

  “这个问题……”唐逸又是想了想,“要是这样的话,还是算了吧。因为我不是什么名人,所以也给你们创造不了收视率。”

  “那……唐书记,您看……要是方便的话,我可以约您见见面么?”说着,对方那女子又不忘自我介绍了一遍,“我叫陆晴鹭,平阳省电视台副台长。”

  唐逸想了想,然后回道:“等我有空了,我给你电话,成么?”

  “当然可以!不过,唐书记,您可要记住了哦,我叫陆晴鹭!”

  “好的,我记住了。陆晴鹭,平阳省电视台副台长。”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就立马给蓝斓去了个电话。

  听着蓝斓接通了电话,唐逸就直截了当的问了句:“你有个叫陆晴鹭的同学么?”

  “有呀。”电话那端的蓝斓忙是欢喜的回道,“她给你打电话没有?”

  唐逸皱眉一怔:“果真是你要她给我打电话的?”

  “是呀。是我给她电话号码的。我忘了告诉你这事了。”说着,蓝斓话锋一转,“对了,你若是有空的话,可以抽空去见见她。没准她能给你提供一些资料或者信息。因为对于一位新闻人来说,她在平阳省时间也不断了,关于平阳省的大大小小事情,她还是知道得许多的。你现在刚去平阳省也没有多久,不是需要更多的了解平阳省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