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81章 为她所想

   待通过蓝斓了解了陆晴鹭之后,唐逸这才放心。

  因为他担心是平阳省的某位重量级的人物给他设计的一个圈套。想要通过陆晴鹭来对付他唐逸。

  现在通过蓝斓了解了陆晴鹭,唐逸总算是放心了。

  由此,唐逸也就在想,等明天再给陆晴鹭电话好了。

  反正他刚刚在电话里也没有说啥过激的话语得罪陆晴鹭,所以再给她电话,也不会觉得尴尬。

  从这件事情上,他更是看到了蓝斓对他的关心是发自内心的。

  对于蓝斓这样的一位女子,唐逸的心里还是蛮感激她的。

  因为她着实时时刻刻都在关心着他。

  尽管她自己也说了,她不希望他娶她,但是她一直都将自己当成了他真正的女人,在默默的关心着他。

  之后,唐逸去冲了个澡,然后稍稍的捯饬了一下,等到夜里十一点过后,他也就悄然的驱车出了省委家属大院。

  柯小敏早已将酒店地点和房间号以短信的方式发到他手机上了。

  所以他也就直奔那家酒店而去了,驱车直接驶入了地下停车场,然后乘坐电梯直接上楼了。

  待唐逸来到柯小敏所在的房间,敲了敲门,很快,门就被‘咔’的一声打开了。

  见门打开了,唐逸瞧着是柯小敏,也就立马闪身进了房间。

  柯小敏则是紧忙关上了门,反锁上了门。

  待将门关好后,柯小敏回身冲唐逸一笑,柔声的说了句:“我准备了红酒,要不要先喝一点儿红酒?”

  唐逸哪里还等得及喝红酒呀?

  他迈步过来,扛起柯小敏就扭身朝床前走去了。

  柯小敏被他扛在肩上,忍不住欢心的乐着,在他耳畔说了句:“我还以为你只记得工作了,忘了女人呢。”

  唐逸听着,略显羞涩的一笑,然后也没有说什么。

  反正说不说,柯小敏心里也明白。

  的确很长一段时间来,他没有要她了。

  可他毕竟还属于一位年轻气盛的男子,长时间没有要她了,他岂能不想?

  待将柯小敏给扛到床上,唐逸俯身而去,埋头就迫切的冲她一顿乱啃乱咬的。

  柯小敏感受着,开始是嘻嘻呵呵的笑着,慢慢的,她也就微闭上了双眼,忍不住一声吐气如兰。

  唐逸也是有一阵子没有沾过女人了,所以格外的激切,一顿扒拉掉柯小敏的衣衫,自个就迫切的褪去了裤子。

  感受着他的激切,柯小敏也是渴望已久,忙是伸手给帮扶了一把。

  一阵翻云覆雨过后,待累得唐逸呼的一声倒下后,终于暂且消停了。

  对于唐逸来说,他目前也才二十六七岁而已,要是没有女人,他这生活怎么过呀?

  柯小敏也是得到了同样的满足,欢心的冲他一乐:“要是没有我在你身边,你的日子怎么过呀?”

  趁机,唐逸笑嘿嘿的说了句:“所以我会一直带你在我身边的。”

  柯小敏听着,不由得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哼!在办公室也是为你撅着p股干,在床上还是为你撅着p股干!”

  见得柯小敏如此,唐逸则是嘿嘿的乐着,没有再说什么了,因为他忽然感觉心里有些沉重。

  这主要是他忽然在想柯小敏跟了他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他的秘书,也是他暗地里的女人,可是他一直都没有给过她什么承诺,所以他觉得这样对待她,心里似乎有些过意不去了。

  由此,唐逸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然后面带微笑的、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柯小敏,忍不住言道:“如果在平阳省结束后,组织决定将我调去别的地方的话,我想……你就别再跟着我了吧?”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柯小敏忙道:“那你要跟着谁?”

  唐逸有些无奈的一笑:“我觉得……你也该给自己找个归宿了。”

  可柯小敏忙道:“我的归宿就是你。”

  “可问题是……”

  没等唐逸说完,柯小敏就忙是打断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也知道你不会娶我,因为我只能是你的秘书。所以没有关系呀。秘书就秘书呗,只要我能这样一辈子跟着你就好了。反正我也没有想要结婚。再说了,就算结婚了又能怎么样?还不就是那样么?我觉得可能还没有我现在快乐呢!所以你不用担心我的归宿问题了。你也不要觉得你不会娶我,而心里过意不去。总之,我是你的,是你的秘书,也是你的女人。”

  听得柯小敏这么的说着,唐逸一时似乎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等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才说了句:“女人总要有个归宿才好不是?”

  柯小敏回道:“这辈子只做你的秘书和你暗地里的女人,就是我最好的归宿了。没有再比这个更好的归宿了。”

  说着,柯小敏忽然话锋一转,在他耳畔说了句:“我还要。”

  “……”

  第二天中午,唐逸悄悄的离开酒店时,忽然,安雅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安雅问了句:“你在忙什么呢?”

  唐逸听着,感觉安雅好像不怎么开心似的,于是他便答非所问的问了句:“你好像不怎么开心?”

  安雅则是回道:“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开心还是不开心?原本当你说……愿意尝试跟我交往后,我应该是开心的,可是我却开心不起来,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很明显,字里行间里都透露着如今的安雅是一位非常成熟的女子了,同时也透露出了她那股莫名的、淡淡的忧伤,也透露了她内心的寂寞,想要寻找一个温暖港湾或是一个温暖的拥-抱。

  唐逸的心里也说不上开心、但也说不上不开心,只是有些闷闷的。

  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才说了句:“可能是你在家里呆久了,很闷吧?”

  “或许吧?”安雅回道,“我想……我或许更需要一份工作?不过……我还是想去平阳省看你。”

  “那……”唐逸想了想,然后才回了句,“那你就来吧。”

  “可是我怕你没有时间?”

  趁机,唐逸说了句:“最近着实有点儿忙,因为刚到这儿嘛,工作进展得不是很顺。”

  “那我能帮你什么吗?”

  唐逸淡淡的一笑:“怕是你……也帮不上忙?”

  “那我就……默默的为你祈祷吧!”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闷闷的皱了皱眉头,然后点燃了一根烟来,深吸了一口,不由得一口郁气呼出:“呼……”

  他也说不好自己现在跟安雅属于哪一种感觉?

  不过他感觉得到,安雅的心里,一直来都只有他。

  尽管当时他想认她做妹妹,但是现在随着时间的变化,他已经不敢再跟安雅提及认她当妹妹的那一茬了。

  只是他心里明白,他还在为自己赢取时间,还侥幸的以为自己跟胡斯淇还有一种可能。

  下午,唐逸在家没事,也就睡了一下午的觉。直到家里的佣人吴妈上楼来叫他吃晚饭,他才醒来。

  晚饭后,他给李爱民去了个电话。

  倒是也没啥事,就是想那位老大哥了,想跟他聊聊。

  待电话接通后,李爱民欢喜的问答:“在平阳省那边还好吧?”

  唐逸苦闷的一笑:“局面还没打开呢。这边的情况……着实是很复杂呀!”

  “那……遇到了啥难题,需要我帮你解解么?”

  “目前还不用。”唐逸回道,“尽管情况复杂,但是我还是在一步步的往前走。我想……我应该能解决平阳省的复杂局面的?”

  “这我倒是相信老弟你有这个能力。”说着,李爱民话锋一转,“对了,杨前锋被遣送回国了,后来中央派来了一个调查组对杨前锋事件进行了彻查,最终吴奇光也被下马了。”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你说啥?你说省长吴奇光也被拿掉了?”

  “对呀。不仅拿掉了,还判了个死刑,缓两年执行。”

  “你的意思是说……吴奇光也跟杨前锋事件有关?”

  “何止有关?关系大了!”李爱民回道,“吴奇光从平川市、也就是从杨前锋那儿前前后后得到了共计千万的贪腐款项!还有别的方面也有问题!杨前锋在下个星期就执行死刑了!这可是湖川省的一大奇案!震惊了整个湖川省!当然了,大家都在说,这个功劳完全归功于你唐书记呀!要是你唐书记不去平川市的话,谁能发现这么大的奇案呀?所以说,老弟你现在可是口碑极佳呀!你知道么,现在整个湖川省的民众都在盼着老弟你能回湖川省当省长!”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忍不住乐了乐:“真的还是假的呀?”

  “这事我还能骗你么?这不吴奇光被拿掉后,大家都在讨论由谁来担任这个省长?结果民众表示,都会投你唐书记的票!”

  唐逸又是忍不住乐了乐:“可惜我现在不在湖川省了呀!”

  “得了,不跟你说这个了。”李爱民话锋一转,“对了,你最近跟周晓强联系没有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