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83章 美女前来求情

   周二的上午,唐逸主持完省纪委的工作例会,回到办公室不一会儿,秘书柯小敏给他来了个内线电话,待电话接通,秘书柯小敏告诉他,说是省纪委大院门口有位女子想见他。

  忽听这个,唐逸皱眉一怔,忙是问了句:“什么样的女子?”

  “门岗的人说……好像是蔡季的女儿蔡溪。”秘书柯小敏回道。

  唐逸听着,又是皱眉愣了愣,然后言道:“你去电话跟门岗确认一下,若是蔡季的女儿蔡溪的话,你去门岗迎她一下,然后领着她去会客室吧。”

  “好的。我明白了。”

  “……”

  待挂了电话后,秘书柯小敏也就去办理这事去了。

  过来大约十分钟的样子,秘书柯小敏直接敲门推开了唐逸办公室的门,探头进来向唐书记汇报了一声,意思是她已经安排蔡溪到会客室了。

  随后,唐逸也就去了会客室。

  待唐逸推开会客室的门,便往里瞧了一眼,只见得蔡溪显得一副很低沉的样子、默默的坐在沙发前。

  蔡溪感觉到有人推门进来了,忙是抬头瞧了一眼,瞧着门口的那位年轻男子,她此刻有种无法言表的心情。

  因为她曾见过他一面。

  当时她还在冲他炫富,还想泡他来着。

  只是当时门口的那位年轻男子曾说过,他会令她失望。

  没想到,他还真是令她失望了,原来他竟然是省纪委书记。

  想着她爸蔡季被这位省纪委书记给办了,她这心里有种难以言说的滋味。

  唐逸瞧着蔡溪那副神情,他一边关上会客室的门,一边似笑非笑的冲她说了句:“我说过,我会令你失望的。”

  听得唐逸这么的一句话,蔡溪忽然气恼道:“你要真有本事的话,你去办了平南市市长李铁福呀!你办了我爸算什么本事呀?”

  忽听蔡溪这么气恼的说着,唐逸暗自一怔,然后似笑非笑的问了句:“你的意思是……李铁福……比你爸还贪得厉害?”

  蔡溪气恼的瞪了他一眼:“你敢去办了他么?”

  “没有什么我不敢的。”唐逸回了句。

  “切!说得好听!你要真敢的话,那你就不会拿我爸开刀了!”

  唐逸听着,又是皱眉一怔,然后缓步走到蔡溪对面的沙发前,扭身坐下,隔着茶几,瞧着对面坐着的蔡溪,言道:“关于你说拿你爸开刀这个问题,我必须向你解释清楚。首先,我并没有拿任何人开刀的必要。其次,我想告诉你,我是省纪委书记,只要发现了问题官员,就会依法办理,这是我的职责。然后我想问你,你今天……来这儿找我,究竟是想说明什么?”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蔡溪愣了愣眼神,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眼定定的瞧着唐逸,说了句:“能放了我爸么?”

  唐逸难为情的一笑:“这个……显然是不可能了。”

  蔡溪听着,又是若有所思的愣了愣,然后两颊微微的泛红,鼓足勇气冲唐逸言道:“只要你愿意放了我爸,我甘愿做你一辈子的情-妇,这样可以吧?”

  听得蔡溪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打量了她一眼,然后言道:“你这样牺牲自己,也是没有用的。我也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可是你要明白,你爸的的确确存在着极大的问题,而且也判刑了,所以现在你想拯救你爸,已经晚了。还有一点你必须明白,咱们国家的法律法规等等等,不是我唐逸制定的,所以我是没有这个特权,我无权赦免谁的。而且,在咱们国家的法律法规面前,人人都是一样的,也包括我。如果我存在问题的话,也是同样会被查办的。”

  说完之后,唐逸话锋一转:“你今天来这儿就是为了这件事的话,那么我想你可以回去了。因为我帮不了你什么的。”

  可蔡溪却是问了句:“你嫌我长得不够漂亮?”

  “不。”唐逸忙道,“你很漂亮!很美!”

  “那我都甘愿做你的情-妇了,你为什么还……”

  “难道我刚刚跟你解释的这些,你听不明白么?”

  “唏!”蔡溪忽然一声冷笑,“你别伪装着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了!我就不信你不想睡我!”

  见得蔡溪如此,唐逸也是一声冷笑,然后言道:“我承认是男人都想睡你,所以你若是真想被男人睡的话,我建议你去从事一个职业,那个职业既能赚钱,又能自己享受其乐。”

  “你……”蔡溪不由得急眼的、气呼呼的瞪着唐逸。

  唐逸则是言道:“你这样看着我,也是没有用的。如果你真想拯救你爸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指条明路,你可以去说服你爸,配合我们省纪委的工作,这样没准还能戴罪立功,到时候……或许可以考虑减刑?”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蔡溪暗自微怔,然后若有所思的看着他,言道:“这儿可是平阳省,怕是一切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理想?我爸……恐怕也是不会想要……戴罪立功了?”

  “那我就无能为力了。”

  “到时候你会明白我这话的意思的。”

  唐逸则是回道:“我知道你比我要了解平阳省,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不管这儿是哪儿,我唐逸永远都不可能跟环境妥协的!”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爸现在在监狱,要是他敢站出来戴罪立功的话,就会死在监狱?”

  听得蔡溪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想了想,然后言道:“那……对不起,我也帮不了你什么了。”

  “……”

  这天下午,监狱的探监室内。

  蔡季看着对面坐着的女儿,忍不住问了句:“唐书记怎么说?”

  蔡溪看着她爸,无能为力的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回道:“他的意思……要你戴罪立功。”

  听得这么一句话,蔡季的心里一沉,忽然感觉就犹如一块重石压在心间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蔡季抬头看了看女儿,然后言道:“你再去找找卢省长吧!”

  “我去过找过他几次,但是他的秘书都说他没在省委。”蔡溪回道。

  “那……”蔡季不由得有些焦急了,“那李铁福市长怎么说?”

  “我也没有见着他。”蔡溪回道,“他的秘书也说他不在市委。”

  蔡季听着,忍不住气爆道:“草!妈的!这些狗-日的!这都是他妈怎么了?”

  蔡溪欲哭无泪的看着她爸:“爸……您……我想……可能一切都变了?”

  可蔡季又是不甘道:“我就不信来了一个姓唐名逸的省纪委书记,一切都变了!”

  “爸!”蔡溪忙是叫了一声爸,有种想哭的感觉了,然后又是叫了一声,“爸,我觉得……省纪委新来的唐书记……他人还是挺好的,只是……可能他跟你们不是一路人罢了,所以……”

  没等女儿说完,蔡季又是气爆道:“你去找豹哥,做掉姓唐名逸的!”

  忽听她爸这么的说着,蔡溪不由得一怔:“爸,您说……什么?”

  “我说,你去找豹哥,做掉姓唐名逸那小子!”

  “不行!”蔡溪紧忙道,“爸,这样肯定不行!要是这样的话……恐怕事情会愈来愈复杂?到时候……怕是您女儿我……也会陷进去,您明白么?”

  忽听女儿这么的说,蔡季不由得愣住了……

  愣了好一会儿后,蔡季抬头看了看女儿,忽然间,他觉得女儿说的很对,若是真这样的话……怕是女儿真的会陷进去?

  不由得,蔡季也只好自暴自弃的言道:“那就算了吧,反正……我也……也快六十的人了,无所谓了!只是……这次……我没有想到李铁福那个狗-日的,还有卢广庆那个狗-日的都不替老子我出面了!”

  听得她爸这么的说着,蔡溪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言道:“爸,要不……我再去找找唐书记吧?”

  蔡季忙是说了句:“问题是……他会帮咱们么?”

  “我尽量想想办法吧!”

  “那……”蔡季也只有抱有一丝希望的看着女儿,“那就委屈你了,溪儿!”

  “……”

  下午临近五点钟那会儿,蔡溪给唐逸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蔡溪言道:“我今晚上在平南大酒店订了间房,我在房间等着你?”

  电话那段的唐逸听着,忙是回道:“不好意思,我今晚有个饭局。”

  “你是不敢见我吧?”

  唐逸则是回道:“我没有什么不敢的。不过像这种见面方式,我是不会去的。你要还有什么事的话,明天来省纪委见我好了。”

  “也就是说……你还是不会帮我,对吧?”

  “能帮的,我会尽量帮的。不能帮的,那就对不起了!”

  “你真的只想将我爸往死路上逼?”

  “对不起,蔡小姐,我还有事!不过,蔡小姐,在挂电话前,我想告诉你,不是我想怎么样,问题也不出在我这儿,而是出在你爸蔡季那儿,你明白?若是你爸蔡季不贪腐的话,也是不会落到今天这一步的,你明白?我只是依法办事,我希望你明白这一点!我跟你爸蔡季无冤无仇,我也没有必要逼死你爸不是?我只是公事公办,就这么简单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