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84章 施压

   第二天上午,蔡溪又来了省纪委找唐逸唐书记。

  这事对于唐逸来说,倒是有点儿意外。

  因为他以为蔡季那事就那样了,做不出啥文章了,但是没想到他女儿蔡溪会这样三番五次的来找他,这样的话……应该还是可以做出点儿文章来的?

  至少,在昨天蔡溪来找他的时候,就供出了平川市市长李铁福来。

  尽管没有供出任何有利的证据来,但是现在唐逸至少知道了平南市市长李铁福是存在问题的。

  所以在这天上午,唐逸已经安排潘少云去针对平南市市长李铁福展开外围调查了。

  现在,吴克勇在负责针对省检察院检察长杜一鸣展开外围调查,潘少云则是在针对平南市市长李铁福展开外围调查。

  若是能相继办了这两位的话,那么想必省纪委的威望值会再次提升。

  同样的,他唐逸唐书记的威望值也会得以提升。

  不过就目前来说,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过程。

  毕竟外围调查是一项秘密工作,这项工作的进展不会那么的顺利的,也不可能立马就会有结果出来的。

  这天上午,蔡溪在省纪委见唐逸唐书记时,平南市市长李铁福便给平阳省省长卢广庆来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李铁福言道:“卢省长,怕是蔡季他家那个丫头会坏事呀?”

  卢广庆听着,心里也是沉沉的,低沉的说了句:“你继续说。”

  “这两天……蔡溪那个丫头去省纪委见了几次唐书记了,所以我怕……她会多事呀?”

  卢广庆皱眉想了一下:“她应该不知道什么吧?”

  “可她毕竟是蔡季的儿女,我想……她多多少少还是知道点儿什么的?”

  “这个不怕。”卢广庆忙道,“怕就怕蔡季会想要戴罪立功?”

  “那您的意思就是……最好……让蔡季说不了话?”

  “这个……”卢广庆又是皱了皱眉头,“最好还是别采取极端的手段,因为……怕事情越闹越大。这样吧,回头我再秘密去监狱见见蔡季吧。”

  说到这儿,卢广庆忽然话锋一转:“对了,铁福呀,那个……你看能通过你表叔给姓唐名逸的施施压么?”

  “那我……今晚上给我表叔电话吧。”

  “成。这事……先稳住吧。咱们暂时还不能轻举妄动。还有,在表面上,不要跟姓唐名逸的把关系搞僵了。”

  “……”

  上午,唐逸在会客室见蔡溪的时候,就希望蔡溪能提供一些有利的证据什么的出来。

  可是蔡溪只知道李铁福有贪腐行为,但并不知道这其中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更是不知道李铁福都所干的那些事,只是知道她爸蔡季跟李市长的关系不错。

  最后,蔡溪也说了她爸跟省长卢广庆的关系也不错。

  但是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利益关系,蔡溪完全不知道。

  所以这对唐逸来说,这些信息并不具备什么价值。

  因为凭着他的猜测,也知道卢广庆不是什么好鸟。

  关于平南市市长李铁福,唐逸暂时倒是没有察觉什么,但通过蔡溪这么的一说,他才知道,原来平南市市长李铁福也是这个利益团中重要的一员。

  要是这样的话,如果这次潘少云针对李铁福外围调查成功的话,那么想必……卢广庆也离丢乌纱帽的时间不远了?

  尽管蔡溪所提供的信息不具备什么价值,但是至少让唐逸渐渐摸清了这个利益团都大概有谁了。

  这跟他的猜想完全吻合。

  因为他早就预感到了这里有一个利益团。

  现在根据蔡溪提供的这些信息来判断,果然是一个利益团。

  由此,唐逸根据蔡季事件来判断,感觉卢广庆他们的那个利益团还是有点儿怕他唐逸的。

  要不然的话,在蔡季事件中,卢广庆肯定会站出来说话的。

  但是卢广庆没有站出来说话,这就证明卢广庆还是心虚的。

  当然了,唐逸也感觉到了卢广庆在刻意掩盖一些东西。

  他更是明白了卢广庆为啥要跟他唐逸搞好关系。

  下午,省长卢广庆又秘密去监狱见了蔡季。

  在这次见面时,卢广庆直截了当的告诉蔡季:“要你女儿蔡溪不要再去做那些无济于事的事情了。”

  听着这字里行间中透露出的那种霸气,蔡季不由得暗自一怔,心里咯咚了一下,然后感觉有些胆寒的看着卢省长,一时似乎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因为蔡季心里明白,这次他蔡季栽了也就栽了,他卢广庆是不会帮他蔡季想什么办法了。

  刚刚那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他蔡季的女儿蔡溪不要再去搞事了,否则的话,下场会很惨。

  想着这事,蔡季的心里更是胆寒了……

  见得蔡季不语,卢广庆又是言道:“我刚刚说的,希望你听明白了!”

  又听得这句话,蔡季忙是点头:“明白!”

  “明白就好!还有,你的事情……已经这样了,所以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的在监狱里呆着,否则的话,你明白的!”

  “明白!”蔡季又忙是点了点头。

  “明白就好。”说着,卢广庆话锋一转,“老蔡呀,有些事情……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想开一点儿。其实你心里是清楚的,这次为什么会这样的。我还是那句话,只要老老实实的,也许还有希望,但若你不老实的话……一切都难说了。”

  “……”

  之后,待蔡季又被关进监狱的小屋后,他忽然感觉胆寒的卷缩在一角,哆哆嗦嗦的。

  在这一刻,蔡季完全意识到了,这次自己成为了牺牲者。

  没有人再会管他蔡季的死活了!

  只会有人给他蔡季施压,要他老老实实的在监狱里呆着!

  若是他蔡季不老实的话,怕是他全家的性命都难保?

  在这一刻,他可真是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他蔡季也是万万没有料想到,自己也会落到今天的这般田地。

  一种悔意渐渐萌生于了心头。

  可是忆当初那风光时,再想如今这等生不如死的尴尬境地,他蔡季也只有唏嘘蹉叹。

  第二天上午,当蔡溪再来监狱探监时,蔡季有些慌张的对女儿说道:“溪儿,你还是……尽快离开平南市吧!记住,带上你妈一起离开!我……其实一直都愧对了你妈,我也知道她是不会原谅我的,所以她一直都不愿来监狱看我!但,我希望你能善待你妈!至于我……你就不要管了!你只管带着你妈离开平南市,然后好好的善待她就是了!还有,溪儿,你不要再去省纪委找唐书记了,一定不要再去了,否则……我们都会有麻烦的!我想你明白的,所以……你还是听爸的话吧!”

  蔡溪听着,愣了一下,则是问了句:“是李铁福来监狱见过您,还是卢广庆来监狱见过您?”

  蔡季紧忙回道:“溪儿,你不要再管这些了!我也不会告诉你什么了!总之,你走!带着你妈离开平南市吧!算我……求你了!”

  “……”

  蔡季最后能对女儿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至少证明他心里还是有他太太的。

  他之所以说他愧对了自己的夫人,那是因为他风光时,常在外面搞别的女人,还养了小三。

  关于这些,他夫人心里都是清楚的,也知道。

  所以这次蔡季栽了,他夫人一直都没有来监狱看过他。

  关于这些,就不解释太多了。

  周五的下午,唐逸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中央打来的,但是那位号称自己是中央的人物却是没敢透露自己的姓名。

  唐逸听说是中央的某人物,他也只好恭恭敬敬的。

  只是当那位人物提及要他唐逸在平阳省办事尽量稳妥些时,唐逸则是回了句:“领导您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公事公办的!”

  可那位匿名领导则是说道:“有些事情……最好圆滑一点儿。关于蔡季事件……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但是若是平阳省再出第二个蔡季事件的话……我希望你还是尽量考虑周全一些,否则的话……我想你是明白的?”

  听得这话,唐逸皱眉微怔,不由得心想,娘希匹的,这个狗-日的啥尼玛意思呀?

  想着,唐逸则是回道:“领导您说的……我还是不太明白。不过我想告诉您的是,若是平阳省还有第二个蔡季的话,我一样会公事公办的。”

  “至于你会怎么办理,我不管,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万事还是得留些情面,太刚烈了……未必就是一件好事?”

  “我还是不明白领导您的意思?”唐逸回道。

  “你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话就说这么多吧。到时候……你自然会明白的。”

  “……”

  待电话挂了后,唐逸有些郁闷的皱眉一怔,忍不住暗自骂道,尼玛隔壁的!什么尼玛领导呀?这话的意思……不就是希望老子我在平阳省放宽一些么?要是这样的话……那老子这工作还搞个屁呀?所以……还是算球了吧,老子的工作该咋搞还是咋搞吧,老子就不信他妈这个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