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86章 突变

   这晚接风宴的最后,唐逸和朱延平、杨开福三人小聚了一会儿。

  完了之后,他们三个一同去了酒店的客房找公安部副部长聊了一会儿天。

  也算是公安部副部长给他们三个开了个小会。

  针对平阳省的复杂情况,公安部副部长给他们透了个底,就说平阳省纪平市市委书记刘华新不要轻易动就是了,至于其他的虽然在中央都有些关系,但是关系也不是那么硬,要是真犯了大错的话,一样会给办了,不会留情面的。

  因为公安部副部长曾经在平阳省担任过省政务书记。

  他对平阳省的情况还是有所了解的。

  他也知道平南市市长李铁福他表叔在中央外事办担任主任。

  关于平阳省省长卢广庆,他在中央也是有关系的,不过他的那位人物现在已经退了,所以卢广庆目前也是没啥过硬的后台。

  关于平南市市委书记吴庆明,公安部副部长给予的意见是能不动则不动,若是真要动,可以将情况汇报给中央,让中央做决定。

  基本上,也就这几位有着过硬的后台背景,其他的……后台背景都不是很硬,所以只要他们犯了过大的错误,是完全可以动的。

  这回,有公安部副部长给透了个底之后,唐逸的心里更是有底了。

  第二天上午,唐逸到监狱去见了蔡季。

  这是蔡季被判刑后,唐逸第一次去监狱见他。

  自然的,他去见蔡季自然是有目的的。

  不过,为了蔡季在狱中的安全着想,唐逸是秘密前往监狱的。

  因为他知道,要是有人知道了蔡季与他唐书记见面了,肯定会怀疑什么,那么……怕是蔡季在狱中安全就不保了?

  唐逸这次到监狱见蔡季,更像是一位友人去探监,因为他给蔡季买了不少吃的送给他。

  唐逸知道,这些食品对于现在在狱中度日的蔡季来说,那可是一大惊喜。

  事实上,蔡季着实为唐书记的这一举动所感动了。

  蔡季在想,他女儿蔡溪曾经说过,说唐书记着实是一位好纪委书记,只是他不跟他们是一路人而已。

  现在蔡季着实觉得女儿的话没错,他甚至很欣慰女儿能有如此的眼光。

  由此,蔡季也在想,要是他自己能跟唐书记是一路人,那该多好呀?

  因为要是这样的话,那么他蔡季也是不会犯错误了不是?

  唐逸在探监室见蔡季第一面时,想友人一样,带了一丝苦涩的微笑,冲他蔡季问了句:“还好吧?”

  忽听这么一句话,蔡季再次被感动了,感动得眼眶都有些湿润了……

  因为这是他蔡季入狱以来,第一位给他真的关怀的人。

  打自他蔡季栽了后,卢广庆每次来看他,都是在威胁他。

  他蔡季怎么也没有想到,能真的给的他关怀竟是这位唐书记。

  见得蔡季好似感动得无言以对,唐逸又是微笑道:“其实……这没有什么,因为是人都难免犯错的。我也会犯错的,只是我会尽快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去改正它。现在我想你也应该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所以改正它就好了。”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蔡季更是难以想象这位年轻的省纪委书记会有如此之境界和胸怀……

  在这一刻,蔡季明白了,为什么他姓唐名逸的能担任省纪委书记,那着实是他有料。

  经过一段时间在监狱的自我反思后,现在的蔡季,心境也是大不同了。

  由此,蔡季忽然对唐逸说了句:“我还有机会么?”

  之所以问了这么一句话,那是因为蔡季知道自己被判了无期。

  听得蔡季近乎绝望的问道,唐逸则是微笑道:“机会其实是掌握在你自己手里。你若是还想有机会的话,那么就有机会。我想你也应该知道,鉴于你自己的表现,还是可以减刑的。这就是你最大的机会了。”

  蔡季听着,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唐逸,然后莫名的说了句:“唐书记,其实……我一直想对您说句对不起,真的!”

  “因为啥?”

  “因为我自己的过错,和当时您去带我去纪委时,我的无礼和傲慢。”

  唐逸大度的一笑:“这些……咱们就不提了吧。问题的关键还是想想你目前的处境吧。”

  “您的意思是……想要我……揭发他们?”

  “你完全可以这么做。”唐逸回道。

  “可是……”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我今天是秘密来这儿看你的,没有人知道。”

  “我的意思是……”

  “我明白。”唐逸忙道,“你在担心你的安全问题。关于这一问题,我已经为你想好了,只要你愿意配合,我可以立马安排人将秘密转去别的监狱。放心,现在省公安厅厅长是我的好朋友。”

  “您是说……咱们平阳省省公安厅厅长换人了?”

  “对。”唐逸点了点头,“关于前任厅长已经被中央秘密调查了,暂时免职了。”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蔡季暗自一怔,马上联想到了一个新的时代来了……

  见得蔡季还犹豫不决的,唐逸又是言道:“关于你女儿蔡溪已经带着你的夫人离开了平南市,所以你不必担心你家人的安全了。”

  蔡季听着,不由得抬头看了看唐逸,然后问了句:“是不是要洗牌了?”

  唐逸毫不犹豫的回道:“这次中央就是派我来平阳省洗牌的。”

  “您已经掌握了平阳省的复杂局面?”

  “大致的都掌握了,现在问题的关键缺乏有利的证据。你知道的,调查起来,会相当困难的。有些交易,你应该知道,都是在台面下进行的,相当的隐晦,很难调查的。”

  “那您都掌握了些什么信息?”

  “你们是不是一个整体?一个利益团?”

  “算是吧。”蔡季点了点头,然后他话锋一转,“还是等将我转移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再配合您的工作吧?”

  “可以。”唐逸很爽快的回道,然后说了句,“那我们今天先这样。”

  “……”

  显然,唐逸的聪明之处,就是抉择了一个最佳时机来监狱见蔡季。

  因为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想必蔡季也在监狱里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所以唐逸一直没有急着来监狱见蔡季。

  因为他知道,这事若是太急的话,蔡季一定有着极大的抵触情绪。

  现在让蔡季慢慢的感觉到绝望后,他才来监狱见蔡季,给他一点儿希望,那么蔡季的表现就大不同了。

  显然,唐逸的目的达到了。

  这天下午,唐逸就跟杨开福沟通了好了,决定今晚就将蔡季秘密转移到别的监狱。

  这事,只有他跟杨开福知道。

  就在这晚,当蔡季被秘密转移到别的监狱后,他再次意识到了唐书记的威信,那就是说到做到,好不含糊。

  由此,他也感觉到了唐书记说话办事,非常的利索,也很讲信用。

  之前,在平阳省也只有卢广庆能做到这一点,但是现在新来的省纪委书记唐逸唐书记也能做到。

  只是不同的是,卢广庆完全是为了个人私利,而唐逸唐书记则是为了广大民众的利益。

  一个是邪恶的力量,一个是正义的力量。

  再过两天,等卢广庆秘密前往监狱去见蔡季时,这次发现蔡季被秘密转移了监狱。

  由此,卢广庆感觉到了大事不妙!

  一时间,卢广庆焦急了起来,甚至后悔自己当时没有做掉蔡季。

  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晚矣!

  由于省公安厅厅长已经换人了,所以卢广庆也不敢给杨开福打电话问及这事,只好给副厅长于振明去了个电话。

  当卢广庆向于振明问及蔡季一事时,于振明当时也傻了,因为这事他完全不知道?

  没辙,卢广庆也只好要于振明去查清这事。

  关于省公安厅的情况,早已在省委书记朱延平的掌握中,所以对于卢广庆的人早已防备,也早已提醒了杨开福,所以这事怎么可能让卢广庆的人知道呢?

  关于蔡季被秘密转移了监狱一事,杨开福也是做出了安排,在省公安厅内部散布了假消息,就说蔡季在监狱自杀了。

  所以最后于振明得知的消息就是蔡季已经死了。

  由此,于振明也开心的给卢广庆回了个电话,就说蔡季死了。

  只是卢广庆觉得这事还是有些蹊跷,于是他马上给平南市市长李铁福去了个电话,问是不是李铁福安排人去监狱做掉了蔡季?

  李铁福被一下问懵了,愣了好一会儿过后,李铁福才回道:“我没有安排过这事。”

  “那蔡季的死究竟怎么回事?”

  “蔡季死了么?”李铁福仍是一头雾水。

  “你还不知道这事?”

  “不知道。”

  “……”

  待挂了电话后,卢广庆倍感蹊跷的皱了皱眉头,不由得点燃了一根烟来,深吸了一口,然后一口郁气呼出:“呼……”

  完了之后,卢广庆在想,蔡季的死这事一定是一种假象!

  所以他卢广庆一定得想办法得知蔡季的下落,然后再想办法做掉蔡季算了,这样的话,也就没有了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