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88章 意外的车祸

   晚上七点,唐逸如约来到了平南大酒店。

  待唐逸来到了预约的包间时,只见卢广庆早已坐在餐桌前等候了。

  这次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卢广庆没有带上陪同人员,只有他自己。

  由此,唐逸心想,怕是这次卢广庆有啥重要的话跟他谈?

  卢广庆见得唐逸进了包间,他忙是站起身来,欢笑的手势道:“来来来,唐书记,坐坐坐!”

  唐逸忙是笑微微的点头以示回应,然后说了句:“谢谢!”

  待唐逸在餐桌对面落座后,卢广庆也落座了,然后卢广庆言道:“餐我已经安排好了,你看……还需要点点儿什么?”

  唐逸忙是微笑道:“既然都安排好了,那么我就不点了吧。”

  说着,唐逸话锋一转:“老是要卢省长您请客,我这……都有点儿不大好意思了。”

  “咳!这你可是见外了哦!”卢广庆忙是微笑道,“咱们都谁跟谁呀?”

  唐逸笑了笑,然后言道:“也是,难得卢广庆有如此雅兴!”

  “唐书记,你这可是笑话我了哦!”说着,卢广庆话锋一转,“得了,咱们俩也别那么多客套的了!咱们就……随意就好,你说呢,唐书记?”

  “嗯。”唐逸点了点头,“好。随意就好。”

  “……”

  两人相互的客套一番过后,酒菜也开始上来了。

  卢广庆忙是亲自给唐逸斟了一杯酒。

  完了之后,卢广庆端起酒杯来,微笑道:“来吧,唐书记,咱们……先碰一杯吧?”

  “成。”唐逸爽快的端起酒杯来……

  待两只酒杯一碰,卢广庆也就畅怀一饮。

  唐逸也是爽快,举杯一饮而尽。

  待卢广庆撂下酒杯后,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言道:“对了,唐书记,前段时间……他们都说……蔡季死在了监狱,您知道这回事么?”

  唐逸听着,大致明白了卢广庆的目的,于是他也就淡笑道:“这事……当时老杨倒是跟我说来着,是有这么回事。”

  唐逸所谓的老杨,就是杨开福,现平阳省省公安厅厅长。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卢广庆不由得一怔:“蔡季真死在了监狱?”

  唐逸忍不住一笑:“怎么卢广庆对这事很在意么?”

  忽听唐逸这么的问着,卢广庆暗自微怔,然后忙是故作淡然的一笑:“嘿……我倒不是在意,只是觉得这事……太低调了,所以好奇,问问而已。”

  “对于像蔡季那样的一名贪腐官员来说,要是高调的话……怕是会引起社会舆论呀?”

  “也是。”卢广庆也只好点了点头。

  趁机,唐逸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卢广庆一眼,然后言道:“对了,卢省长,您觉得……平阳省的贪腐问题究竟有多严重呢?”

  卢广庆暗自微怔了一下,然后尽量淡笑的回道:“这个问题……我还真不太清楚?一直来……我都是在主抓平阳省的全面发展。再说,关于反贪工作,一直都是省纪委和省检察院在做,所以我对此并没有太多的了解。但根据以前的情况来说,平阳省的整体情况还是好的。至少就目前而言……恐怕……蔡季算是平阳省的第一大贪了?”

  听得卢广庆这么的说着,唐逸笑了笑,然后言道:“说实话,在卢省长面前,我都感到惭愧呀!因为我来平阳省的时间也不算短了,目前来说……我还完全不了解平阳省呀!在反贪工作上……我还一直没啥头绪呀!”

  “唐书记你这……言重了吧?在我看来……你可是平阳省一直来最为成功的省纪委书记了!真的!在你到平阳省短短的时间内,就发现平阳省的第一大贪蔡季不是?”

  唐逸又是笑笑:“那也不是我什么功劳,因为是群众举报的。”

  忽听是群众举报的,卢广庆又是暗自微怔,然后有些牵强的微笑道:“看来群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呀。”

  “这是肯定的。”说着,唐逸话锋一转,“对了,卢省长,您今晚约我来……就是为了聊聊工作上的事情么?”

  卢广庆忙是一笑:“对。就是聊聊工作上的事情。因为关于平阳省的发展……目前好像到了一个瓶颈时期?”

  “那卢省长觉得问题出在哪儿呢?”

  “可能是前期发展速度过快过热吧?唐书记你觉得呢?”

  “嘿。”唐逸淡淡的一笑,“我刚来平阳省的时间不算很长,这卢省长是知道的,所以关于平阳省的前期发展是个什么样子,我也不太清楚。但在我看来……平阳省处于瓶颈期的重要因素可能是……贪腐问题?所以我觉得……我作为平阳省省纪委书记,我应该在这一问题上发挥点儿光和热了?”

  “但……”卢广庆皱了一下眉头,“平阳省的情况可能有些复杂?因为有好些都在中央有些关系,所以这对于反贪工作……可能不利?”

  “嗯。”唐逸点了点头,“这个确实是不利于反贪工作,因为上头的一个电话,可能就……一切都功亏一篑了?”

  “是呀。”趁机,卢广庆言道,“所以我觉得……唐书记你还是慎重一些吧。”

  说着,卢广庆话锋一转:“其实咱们都是混在官场罢了,有些事情……也只能是过得去则罢。唐书记你觉得呢?”

  唐逸笑笑:“是这么回事。”

  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答着,卢广庆的心里有点儿小喜。

  因为他一直都不曾真正的了解唐逸,但就唐逸刚刚的态度来看,他可能也就那么回事?

  事实上,很明显,唐逸也是刻意在制造一些表面现象。

  因为唐逸知道卢广庆渴望了解他,而他就是不会让卢广庆了解透彻了。

  相互之间,斗智斗勇,总是会有所保留的,不会在对方面前展现出一个真实的自我的。

  卢广庆也是一样的。

  卢广庆今晚约唐逸吃饭,目的自然不只是这么单纯。

  至于他所隐藏的目的,自然是不会让唐逸知道的。

  显然,关于今晚的一切,卢广庆早有安排。

  餐后,唐逸跟卢广庆继续聊了聊,然后唐逸也就借口说很晚了,他要回去了。

  时间也的确不早了。已经是夜里十一点来钟了。

  见唐逸要回去了,卢广庆一直送唐逸到了酒店的停车场。

  卢广庆见得唐逸上车时,车上好像没有司机和警卫员,他更是暗自一喜。

  待卢广庆看着唐逸驱车离开后,他立马就掏出了手机来,给打了个电话,待电话接通,卢广庆小声道:“姓唐的已经在平南大酒店往回走了,车上就他自己,一个人。不过,切记,吓唬吓唬就好了,明白?”

  “……”

  这会儿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整座城市已经渐渐入睡,白天的喧嚣早已在夜空中沉寂。

  唐逸驱车行驶在灯光昏暗的街道上,只觉夜很静,夜风从车窗透进来,感觉有着一丝丝凉意。

  这时候,他忽然想起了胡斯淇来……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忽然发现,胡斯淇已经是他心头的痛!

  不过,他很清楚,他跟胡斯淇已经没有任何的可能了。

  只是想着她,还想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她是否已经有了归宿?

  她是否早已将他遗忘?

  他的手机里依旧存有胡斯淇的电话,曾有好几次,他想给胡斯淇去个电话,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拨通那个号码。

  尽管工作依旧是成天的繁忙,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依旧保留着那个纯美女孩的身影。

  他已经暗暗的做了一个决定,等忙完平阳省的反腐工作,他也打算结婚了,至于对象是谁,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或许这样,他才能彻底的遗忘胡斯淇?

  在外人看来,他是一位霸气凛然的唐书记,实际上在他的内心中藏有多少柔情,无人知晓。

  一路上想着这些,在他驱车经过平福路时,忽然,从右边的巷子里蹿出来了一辆金杯车,直接冲他的车撞来……

  当唐逸意识到情况不妙时,他已经来不及躲闪了,只要眼睁睁的瞧着那辆金杯车朝他撞了过来……

  ‘蓬!’

  一声巨响过后,唐逸一时懵了!

  只是他薄弱的意识到自己坐在驾驶室不能动荡了,因为他的脖子被安全气囊给顶住了。

  这一幕来的太突然了!

  他完全没有意料到这一幕!

  他以为自己可能会死在今晚,然而,撞上他车的那辆金杯车忽然往后倒车,然后一把轮,驱车就驶向了左边的巷子里,逃离了现场。

  这一幕太快了,几乎就在一眨眼的工夫,一切都结束了。

  唐逸眼睁睁的瞧着那辆金杯车逃离了现场后,他这才松了口气,意识到自己再没有生命危险了。

  只是他现在被安全气囊给顶住的,动荡不得。

  这一刻,他也不知道这一幕是早已预谋,还是纯属意外?

  因为他现在还来不及判断。

  他唯一想知道的就是,自己何时才能得以解救?

  就在这时候,说巧不巧的,有两名街头巡警朝他这方走了过来。

  待那两名巡警发现他的车有些异常时,也就紧忙奔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