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90章 愈来愈棘手

   第二天下午,唐逸出院后回到别墅,他就上楼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整个一下午,他就那样的仰躺在床上,仰视着天花板发呆。

  其实,也不算是发呆,因为他在想事情。

  在他想这一路走来,也是历经了艰辛,只是相对而言,他的仕途要比别人风顺一些罢了。

  同时,他也在想,自己未来的官场路会是怎样的?

  完了之后,他又在想周五晚上的车祸事件了……

  反复的琢磨,他总感觉事出蹊跷。

  只是目前还没有任何的答案。

  忽然,唐逸在想,若是周五晚上的车祸事件不是蔡季的余党所为,那么就意味着真正的较量拉开了序幕。

  在他的心里,是迫切的希望平阳省的反腐工作早日结束。

  因为他还有一些个人问题有待解决。

  比如说,婚姻!

  对于他来说,他已经不希望自己继续单身。

  若是可以的话,他想尽快完婚算了。

  算算时间,2002年又即将过去了,马上又要迎来新的一年了——2003年。

  这也意味着他唐逸又大了一岁。

  所以关于婚姻的问题,他不想再一拖再拖了。

  他甚至有点儿担心再拖下去的话,怕是身边连一个爱他的女人都没有了?

  想着这些事情,整个一下午也就这么的过去了。

  晚上,一时闲来无聊,他也就给蓝斓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蓝斓就欢心的一乐:“呵……你个大骗子现在还好吧?”

  听着蓝斓乐得那么开心,唐逸也是忍不住乐了乐:“还算可以吧。反正……就那样呗。”

  “那……关于平阳省的反腐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

  唐逸忍不住打趣道:“回领导,正在进行中。”

  “去你的!死大骗子!”说着,蓝斓又是一乐,然后话锋一转,“对啦,说真正的,你该考虑结婚了!”

  听得蓝斓这么的说着,唐逸又是打趣道:“你嫁给我么?”

  “去你的!不许再拿这事跟我开玩笑了哦!我不是已经跟你说清楚了么?”

  唐逸则是笑着回道:“问题是我现在杯具了,娶不上媳妇了,你说怎么办?”

  “别跟我说这种屁话!”蓝斓忙是回道,“我知道你个大骗子的身边有很多女人的!”

  说着,蓝斓又是话锋一转:“好啦,说点儿正事吧。”

  “咱俩还能有啥正事呀?”

  “当然有啦!”蓝斓回道,“比方说……你就不想知道你离开平川市之后,平川市又是个什么样子了么?”

  唐逸则是回道:“平川市都不属于我的管辖范围了,我还知道那么些干什么呀?”

  “那算了,你个大骗子不想知道就算了。”

  可唐逸立马又说了句:“你要是想说,就说说吧。”

  “那好吧。你离开平川市后,胡国华满以为他能当市委书记了,结果哪晓得省委来了一个意外的决定,竟是提夏志明担任了平川市市委书记,胡国华依旧是平川市市长。”

  唐逸听着,忍不住乐了乐,然后说了句:“胡国华的能力就那样了,他再想往上走,着实是有些困难了。”

  说着,唐逸话锋一转:“咱们还是说些别的吧,这些话题……你不觉得很无聊么?”

  “那你个大骗子究竟想说什么呀?”

  唐逸乐了乐:“比方说……说说你有没有想我呀?”

  “你说呢?”

  “……”

  唐逸就这么的跟蓝斓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唐逸一觉醒来,忽然感觉精神抖擞的,好似一切都成为了过去似的。

  这天上午,他主持完省纪委的工作例会后,马上又投入到了反腐工作中。

  关于他上周五向中纪委汇报的情况,中纪委还没有予以明确的回复,于是他也就主动给中纪委去了个电话。

  中纪委孪书记听说是平阳省纪委唐逸,他立马回道:“那个啥……唐逸同志是吧?我……正要给你电话呢。是这样的,关于你所汇报的问题,这周中央会派一个专案组前往平阳省。到时候,你配合好专案组的工作就好了。”

  唐逸听着,皱眉一怔:“那……是办了杜一鸣还是不办杜一鸣呢?”

  “办是肯定要办的!只是专案组要去核实一下,只要情况属实,立马就会办了杜一鸣!”

  “好的,我明白了。只是……专案组大约什么时间到平阳省?”

  “大约周三吧。到时候我会提前给你电话。”

  “好的,孪书记。”说着,唐逸又忙道,“对了,孪书记,既然上头要派专案组过来,那么我想……就顺带将平南市市长李铁福也给办了算了吧?”

  “可以。”孪书记回道,“只要是问题官员,都可以一并办了。”

  “……”

  下午,唐逸秘密去了一趟监狱,去见了蔡季。

  在探监室,唐逸见到蔡季时,就对蔡季说了句:“上周五的晚上我遭遇了车祸,差点儿丧命,你说……这事会是谁干的呢?”

  蔡季懵然的看着唐书记,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摇头道:“这个我真不知道。您也知道,我一直被关在监狱,所以这事肯定跟我没有关系的。”

  “我知道跟你没有关系,但是我想……你应该能猜测到是谁吧?”

  “嗯……这个……”蔡季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头,“凭着我的猜测……我感觉这事……可能是平南市市长李铁福所为?”

  听得蔡季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愣了一下:“对了,关于李铁福具体都哪些贪腐行为,你应该清楚吧?”

  “不是完全清楚。但知道一些。”

  “那你就说说你所知道的。”唐逸言道。

  “嗯……”蔡季又是皱眉想了想,然后回道,“在平南市经济开发区那个项目中,李铁福至少从中捞了上千万的好处费。还有就是……李铁福在平南市的各大国企中捞了不少油水。”

  “你有具体的证据什么的么?”

  “这个我没有,但我知道。”

  “那你还知道哪些?”唐逸又是问道。

  “嗯……”蔡季又是皱眉想了想,“还有就是平南市市委书记吴庆明,他原本跟李铁福是不合的,后来……好像是李铁福用钱买通了他?所以后来在很多问题上,吴庆明基本上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是说……平南市市委书记吴庆明也有问题?”

  “对。”蔡季点了点头,然后忙道,“不过关于吴庆明……我想……您可能动不了他?”

  “为何?”

  “因为吴庆明的幕后关系很硬!”

  “有多硬?”

  蔡季不由得一怔:“您不知道?”

  “不知道。”唐逸坦言道。

  “全国政法委副书记有个姓吴的,您应该知道吧?”

  “嗯。”唐逸点了点头。

  “那就是吴庆明的亲哥,所以……”

  唐逸暗自一怔,然后说了句:“我知道了。”

  完了之后,唐逸话锋一转:“对了,你对平阳省省长卢广庆有何印象?”

  “这个……”蔡季想了想,“我只是平南市市财政局局长,所以对于省里的事情……我不是太清楚。”

  显然,蔡季这是在有意识的保护卢广庆。

  因为他蔡季欠卢广庆的人情,所以他不得不顾虑一下。

  要不是卢广庆的话,怕是他蔡季也没有当上平南市财政局局长?

  所以这个人情债,他蔡季还是得还的。

  反正蔡季也想好了,只要自己供出了李铁福和吴庆明来,也算是差不多了,也有个交代了。

  而且,蔡季也给这唐书记出了个难题,那就是吴庆明他唐书记怕是动不了?

  关于李铁福,倒是没什么,尽管李铁福的表叔在中央外事办担任主任,但是只要他李铁福牵涉到了重大的案件,想必他表叔也是保不住他?

  一会儿,当唐逸从监狱出来,返回省纪委时,在途中,他又是感觉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压在心头。

  因为想想吴庆明的后台背景,他唐逸着实是无法抗衡。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平阳省的反腐工作为何难以开展下去,原来到处都是钉子,不好拔呀!

  唐逸心里很清楚,只要动吴庆明,那么他哥肯定会出面的。

  所以这事……不太好办?

  不过,在唐逸的心里也是有了主意,那就是将后台不硬的先给办了再说。

  至于剩下的那几颗钉子,再慢慢想办法拔掉好了。

  反正这次中央的专案组抵达平阳省后,肯定是要办了杜一鸣和李铁福的。

  所以唐逸想好了,那就办了他们俩再说。

  不管怎么说,这两位在平阳省也是很有影响力的人物,要是办了他们俩的话,至少是给平阳省的那些问题官员打了一针强心针。

  在途中,唐逸想着那些棘手的问题,他忍不住掏出手机来,给中纪委孪书记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唐逸沉闷道:“孪书记,关于平阳省的问题着实是很棘手呀!”

  孪书记则是回道:“我还是那句话,不管有多么棘手的问题,我都会在背后默默的支持你的!”

  唐逸忙道:“我需要的是行动!因为若是没有行动支持的话,一切都是空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