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91章 只是一个开始

   这天晚上,省公安厅厅长杨开福给唐逸来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杨开福低沉道:“那个……关于你周五晚上车祸那事……还是查不出啥眉目来。”

  唐逸听着,皱眉愣了好一会儿,然后说了句:“那就先不查了吧。”

  “可老朱的意思……还是想查个水落石出。”

  “你的意思是……要我跟老朱说说这事,你不好意思跟老朱说?”唐逸问道。

  “对。就是这个意思。”

  “嗯……”唐逸皱眉想了想,“真的一点儿蛛丝马迹都查不出来么?”

  “关于那晚的那辆金杯车是找到了,但是是一辆报废车。”杨开福回道,“原车主也找到了,但是原车主早已将那辆金杯车卖给了二手车市场。我们也去调查过了那个二手车市场,所得到的结果是,那辆报废金杯车被盗了,他们也不知道这事。关于他们的监控录像我们都调出来看了,但是又没有发现什么迹象。关于那个监控录像,我反复在看,眼睛都看得不行了,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迹象。所以一时半会儿……肯定是查不出啥眉目来的。这个可能还需要一段漫长的事情?”

  听得杨开福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道:“那这事就先不查了吧。我觉得……也查不出什么来了。但这一迹象表明,对方是早已预谋的。不过我想……答案或许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反正……我在往后谨慎一些就是了。”

  “要不……我临时安排一名干警过去,作为你临时的司机?”

  唐逸听着,想了想,然后回道:“这样也成。”

  “那我让他明天上午去省纪委找你吧。”

  “成。”

  “……”

  关于唐逸的安全问题,已经成为了一个重要问题。

  关于这一问题,省委书记朱延平也是高度的重视。

  因为现在唐逸可是平阳省的反腐干将,若是他出了问题的话,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第二天上午,唐逸主持完省纪委的工作例会后,回到办公室,立马给省委书记朱延平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唐逸忧虑道:“我忽然发现中纪委孪书记之前所谓的支持,不过是一句空话而已,没有任何的力度。而鉴于平阳省的情况,你也清楚,若是中央方面没有有力的支持的话,这工作压根就难以开展。”

  朱延平听着,也是倍感凝重的皱了皱眉头,然后言道:“我这就给中央去个电话吧。我来争取吧。”

  唐逸忙道:“一定要快。现在已经到节骨眼上了。”

  “我知道。我马上就办这事。”

  “那成,我等你电话。”

  “……”

  待挂了电话后,朱延平就紧忙给中央去了个电话,汇报了一下关于平阳省的反腐情况,然后力求支持。

  在朱延平打了这个电话后,关于平阳省反腐工作,终于得以了中央方面的高度重视。

  中央方面也临时组织了一个会议。

  通过会议决定,中央即将派来平阳省的专案组将会在平阳省驻扎一段时间,全力配合平阳省的反腐工作。

  第二天上午,中央派来的专案组秘密抵达了平阳省。

  在省委书记朱延平的安排下,专案组秘密入住了平南市的南山酒店。

  这天下午,由朱延平组织在南山酒店的第五会议室召开了一个全力反腐会议。

  这才参会的有专案组的六人,平阳省省纪委书记唐逸、副书记潘少云。

  原本唐逸是想让吴克勇参加这次秘密会议的,但是考虑到吴克勇在平阳省的时间已久,他的关系网也是较为复杂,所以还是担心吴克勇会泄密,最终也就没有让吴克勇参加这次秘密会议了。

  在这次会议上,专案组组长曾国民表示他将全力配合朱书记和唐书记的工作。

  只是散会后,专案组的内部发生了一些小小的分歧,有那么两三名人员对组长在会上的表态感到不满。

  意思就是说,他们是中央派来的,应该是朱延平和唐逸配合他们的工作才对。

  针对这一意见,组长曾国民则是讲话道:“谁配合谁并不是工作的重点,重点在于我们如何将平阳省的反腐工作做得彻底!再说,中央派我们来的目的就是配合他们的工作来了,这没有什么问题!况且对于平阳省,我们只是客人而已,难道我们还比朱书记和唐书记更加的熟悉平阳省么?所以我们只是协助他们的工作来了,唱主角的,还是他们!”

  “……”

  晚饭后,唐逸单独到专案组组长的房间去跟他聊了聊。

  在彼此沟通的过程中,唐逸对于这位专案组组长还是很满意的,感觉他像是个办实事的人。

  最后待话题切入到主题后,组长曾国民言道:“待我们专案组大致核实杜一鸣的贪腐属实,我们就立马行动,立马让杜一鸣下课!对待问题官员,我们绝对不会手软!至于他们那些问题官员在中央都有怎样的背景,我们可以完全忽略!因为既然中央让我们来办理这件事了,那么就赋予了我们这个权利,所以我们不要畏惧任何人!”

  听得曾国民这么的说着,唐逸欣然的笑了,感觉这次也算是幸运,碰上了这么一个对脾气的搭档。

  关于曾国民的办事作风和效率,那可真是雷厉风行。

  第二天上午,只用一个上午,他就率领专案组人员根据平阳省省纪委唐书记所提供的资料,核实了省检察院检察长杜一鸣的贪腐事实。

  到了午饭过后,曾国民就要求唐书记率领他们直奔省检察院。

  原本唐逸早就想闯入省检察院去办了杜一鸣,这回有了中央派来的专案组撑腰,他更是底气十足。

  在下午一点钟的样子,唐逸就率领专案组人员直接闯入了杜一鸣的办公室。

  这会儿,正是午休时间,杜一鸣正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午睡呢,忽然只听见有人踢了踢沙发,然后说了句:“杜检察长,该醒醒了!”

  杜一鸣正睡得正香呢,竟然忽然有人敢如此无礼的打扰他杜一鸣睡午觉,真是岂有此理……

  杜一鸣心里这个窝火呀,忽地睁开双眼来,瞧了一眼,忽见沙发前站着的是唐逸,他立马就气恼道:“你们省纪委都这么没有礼貌么?不知道现在正是午休时间么?”

  见得杜一鸣还那么拽,曾国民气恼的上前来:“想睡午觉,回头有你睡的!到时候关在小黑屋里,随你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忽听这话不大对劲,杜一鸣噌的一下坐起身来,忙是瞧了曾国民一眼,忽见面生,于是他也就问了句:“你是谁呀?”

  “中央特派的专案组组长曾国民!”

  “……”杜一鸣被吓得浑身一颤,一阵无语……

  这时候,唐逸冲杜一鸣言道:“杜检察长,是不是该醒醒了呢?媒体记者们,我都替您请好了,现在他们正守在检察院门口呢,我保证您这么的出去,绝对的轰动!”

  杜一鸣彻底傻了!一时懵然!

  因为这一幕来得太突然了,突然得就好像刚刚的一个恶梦似的!

  他杜一鸣还来不及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这时候,曾国民一声令下:“带走!”

  忽听这声令下,杜一鸣紧忙道:“等等!”

  “你还想说什么?”曾国民问道。

  “我想知道我究竟怎么了?”杜一鸣忙是问道。

  唐逸回道:“是不是需要我们将您的那几位小三都给请来呀?”

  忽听这个,杜一鸣面色忽变,一阵苍白……

  曾国民则是说了句:“关于杜检察长银行的那几千万,是不是也该我们一个解释呢?”

  杜一鸣心里一沉,面色更是苍白了……

  此刻,他整个人都呆傻了!

  曾国民瞧了他一眼,又是一声令下:“好了,带走吧!”

  随着这声令下,三名执法人员上前来,走近沙发前,直接给杜一鸣的双腕铐上了一副亮闪闪的手铐。

  瞧着双腕的那副亮闪闪的手铐,杜一鸣这才意识到,自己完了!

  一会儿,当杜一鸣被从检察院带出来时,早已守候在大门口等着抢头条新闻的媒体记者们紧忙扛起各自的摄像机来,有的则是紧忙拿起手头的话筒来……

  “杜检察长,请问您现在被带上了手铐是怎么回事呢?”也不知道哪位记者问了这么一个尴尬的问题。

  “……”杜一鸣无语,无言以对。

  “唐书记,请问是您亲手拘捕杜检察长的么?”又有一名记者冲唐逸提问道。

  没等唐逸回答,曾国民替他回道:“对!这次是唐书记亲手拘捕了杜检察长!”

  “那请问杜检察长究竟犯了什么错误呢?”记者继续提问道。

  “贪腐!”曾国民回道。

  “那请问平阳省早已贪腐成风了,为什么这次会拿杜检察长开刀呢?”记者又问道。

  这时候,唐逸忙是回道:“这只是一个开始!从上到下,凡是涉嫌贪腐的党政干部一律查办!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我来平阳省的时间还不长,这是我查办的第二名问题官员!”

  待唐逸回答完毕,记者还想提问,忽然有一围观的民众高呼了一声:“唐书记万岁,省纪委万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