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92章 先要认清自己

   自然的,关于平阳省省检察院检察长杜一鸣事件,一下子就轰动了整个平阳省,这个消息很快就被各大媒体纷纷报到了出来。

  这无疑是平阳省最为轰动的事件了!

  多少年来,平阳省都不曾如此的震惊和轰动过了。

  不仅仅是因为杜一鸣事件一时如此轰动,更主要的是省纪委书记唐逸一下子就走进了千家万户、走进了平阳省民众们的心里。

  省纪委更是因此名声大振!

  谁也未曾料到当初来平阳省的那个不起眼的年轻省纪委书记,竟是一下子如此轰动、如此霸气凛然。

  尤其是他面对媒体镜头所说的那句话——这只是一个开始,从上到下,凡是涉嫌贪腐的党政干部一律查办!

  这句话甚至被各大媒体给当成了大标题。

  这也成就了一名省纪委书记的光辉形象!

  因为杜一鸣事件,整个平阳省的民众一时间欢呼不已,高呼唐书记万岁!

  因此可见,平阳省的民众们早已盼着这么一位省纪委书记了。

  现在终于让大家看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震惊事件——省检察长被捕。

  杜一鸣被捕的这天晚上,省长卢广庆一直还呆在自己的办公室抽着闷烟。

  因为他意识到了自己已经身处险境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唐逸突然爆发出了这么一个事件出来,突然就将杜一鸣给办了。

  这对于他卢广庆来说,是意想不到的。

  显然,卢广庆也知道了,唐逸的背后,有中央的支持。

  若是没有中央的支持,唐逸也是不敢一下子有如此大的动作。

  更令卢广庆倍感棘手的是,目前他还不知道杜一鸣被关押在何处?

  拘捕杜一鸣的时候,是高调的,可是在处理杜一鸣的时候,却又是低调的。

  这对卢广庆来说,可是倍感棘手的。

  若是高调处理的话,没准他卢广庆还能从中做点儿文章?

  但是现在他卢广庆都不知道杜一鸣被关押在何处?

  事实上,关于杜一鸣已经被中央专案组人员按照程序送往了北京,移交给了中纪委去处理。

  显然,杜一鸣也是不会被放在平阳省内处理的。

  这天晚上不仅卢广庆被惊着了、彻夜难眠,还有常务副省长廖德胜、省办公厅厅长郭善民、平南市市长李铁福等等等。

  他们这些知道自己存在问题的人员,自然是都被惊着了、都是一时倍感惶惶不安。

  到了夜里十一点的时候,廖德胜给卢广庆来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廖德胜很是低沉的问了句:“你睡了么?”

  “还没。”卢广庆惶惶不安的坐在办公桌前,又是点燃了一个烟来,深吸了一口,然后说了句,“我还在办公室呢。”

  “还在办公室?”

  “对。”

  “那……”电话那端的廖德胜更是心理紧张了,紧张得都有些颤抖,“关于……拘捕杜一鸣前……有什么征兆没?”

  “要是有征兆的话,你也应该知道了不是?”卢广庆回道。

  “你的意思是……这事就是这么突然发现的?”

  “是呀。”回答着,卢广庆又是深吸了一口烟,愁眉不展的吐着烟雾,“真没想到姓唐名逸的会有如此之手腕呀!现在……被动咯!”

  “那……咱们总不能就此坐以待毙吧?”

  卢广庆又是深吸了一口烟,然后言道:“放心,咱们俩暂时还是安全的。不会那么快就到了你那儿和我这儿的,毕竟你是常务副省长,我是省长,所以……就算姓唐名逸再怎么样,也是不会这么快就动到我们的。”

  “问题是……杜一鸣在平阳省的影响力也不小呀!他可是省检察长呀!又是省常委呀!”

  “这我知道。”卢广庆回道,“姓唐名逸的办的这件事,着实是够轰动的,也够震惊的。现在我担心的是……杜一鸣会不会供出所有来?要是那样的话……怕是就……不好办了?”

  “咱们就这样任其宰割?”廖德胜问道。

  “你的意思是……”

  “当然是该下狠手的时候了。”廖德胜回道。

  卢广庆忙道:“不。现在不是时候了。就算现在做掉姓唐名逸的,怕是也难以阻止了?而且,要是这个时候姓唐名逸的出事了的话……怕是就麻烦了?”

  听得卢广庆这么的说着,廖德胜忽然埋怨道:“都怪你!打自姓唐名逸的到平阳省的那天起,我就建议不要留后患!可是你……”

  没等廖德胜说完,卢广庆则是急忙气恼道:“你还是三岁小孩子呀?你的想法怎么就那么幼稚呢?你以为光靠极端的手段就能解决一切么?就算你一开始就做掉了姓唐名逸的,那么省纪委书记这个位置也是不会空缺的不是?你总不能来一个杀一个吧?要是这样的话,你以为中央就是吃干饭的么?中央不会查明原因么?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能靠极端的手段可以解决的!问题出在哪儿,你我都得好好想想!”

  “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现在能怎么办?”卢广庆气恼的回道,“只能按兵不动咯!毕竟杜一鸣栽了,在他们手上了,所以这期间要是姓唐名逸的出事了的话,这问题肯定就大了!原本我们背负的问题已经够多了,难道你还想背上一个更大的罪名?”

  说着,卢广庆话锋一转:“其实你仔细想想,问题还是出在我们自身身上!其一,打自姓唐名逸的来平阳省的那天起,你们就没有好好的待见他,他能没有所想法么?其二,杜一鸣那个人就不行,最开始人家姓唐名逸的想请他吃饭,他愣是公然的拒绝,你说这关系不就僵了么?其三,你们一个个都太自以为是了!我作为平阳省省长,还主动请姓唐名逸的吃过几次饭,你们就不能主动一点儿?就不能在事先就将这关系搞好?”

  说到这儿,卢广庆停顿了一下,又是言道:“其实大家都是混官场的,相互给足了面子,那么也是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的,明白?每次我跟你们谈及这些的时候,你们都太傲了,都觉得姓唐名逸的没啥本事,现在你们看到了他的本事了吧?毕竟人家是省纪委书记,又兼任了省委副书记,所以你们不应该低看了他!说句不好听的,我和唐逸就是朱延平的左右手,都是平级的,你说你们凭什么就低看了他呢?你们自身又有什么本事呢?这事……首先就是你们自己一个个没有把自己位置摆正,没有一个良好的心态!你说你们不服这个、不服那个也成,问题是你们一个个都干净么?自身存在了问题,就是看不到,还一个个那么傲气,能不酿成今天的局面么?”

  听得卢广庆这么一番话之后,廖德胜一时无语了……

  事实上,刚刚卢广庆所说的这番话,还是在理的,蛮有道理的。

  作为一位省长,他看待问题还是比较全面的。

  廖德胜也觉得卢广庆说的是那么回事,现在若是还采取极端的手段去解决问题,只怕是问题会愈来愈复杂化、愈来愈严重化。

  显然对于他们来说,的确是处于了一个被动的状态。

  现在他们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所以这就相当的尴尬了。

  卢广庆听得电话那端的廖德胜许久无话,他忽然言道:“问题也不是完全没有转机,但……也只能从中央方面想办法了。”

  忽听卢广庆这么的说,廖德胜不由得一怔,然后忙是言道:“那也只有找吴庆明了。”

  “嗯。”卢广庆应了一声,然后言道,“我明天一早去找找他吧。”

  “……”

  事实上,卢广庆是极不愿意去找吴庆明的。

  毕竟吴庆明只是平南市市委书记罢了,所以作为一名省长去找一个市委书记解决问题,这未免有些太跌份了?

  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所以他卢广庆也只有拉下这个面子了。

  因为吴庆明他哥是全国政法委副书记,所以这事也只有吴庆明他哥说句话,或许还有点儿力度?

  其他人……怕是也说不上话了?

  卢广庆跟廖德胜的这个电话一直聊到凌晨一点多。

  刚挂了电话,平南市市长李铁福又给卢广庆来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卢广庆问了句:“你也还没睡么?”

  “睡不着呀。”电话那端的李铁福沉闷道,“刚刚我一直在打您的电话,一直占线,所以也就……”

  卢广庆忙道:“没事,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一直还没睡呢。”

  “也没啥事,就是……您知道的。”

  听得李铁福这么的说着,卢广庆也就问了句:“那你有什么想法?”

  “关于杜一鸣的问题,我已经给我表叔打电话了,我表叔的意思是……这事他不会过问的。”

  卢广庆听着,心里也明白李铁福他表叔是不会参与这事的。

  就算是参与,想必李铁福他表叔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闹得不好的话,自己还会惹得一身臊。

  所以李铁福他表叔自然是不会参与进来的,他也没有必要参与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