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93章 惶惶不可终日

   这晚,到了凌晨四点了,郭善民还没睡,他忽然给廖德胜打了个电话。

  廖德胜也还没睡着,忽听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他忙是坐起身来,伸手拿过手机,瞧了一眼来电显示,见是郭善民打来的,他也就忙是接通了:“善民,还没睡呀?”

  “睡不着呀。你睡着了么?”

  “没有。一直都没睡着。”

  “……”

  廖德胜正依靠在床头讲着电话,忽然,他夫人一股气恼的掀开被子,一骨碌坐起身来,扭头就气怒的瞪着廖德胜:“你不睡人家就不要睡了呀?都几点了?要讲电话就出去讲!”

  忽见夫人如此,廖德胜也只好忙是囧囧的捂住话筒,冲夫人说了句:“成成成,我这就出去!”

  一边说着,廖德胜一边慌忙下床,踏着拖鞋出了卧室……

  见得他出了卧室,他夫人还是气恼的瞪了他的后脑勺一眼,很是气恼!

  不过也不怪他夫人,毕竟很晚了,他还在没完没了的讲着电话,他夫人能没气么?

  待出了卧室后,廖德胜忙是言道:“善民呀,你说吧。”

  “你给老卢通电话没?”郭善民回道。

  “通过电话了。”

  “他怎么说?”

  “他的意思……只能是按兵不动。”

  “这怎么行呢?”

  “那也没有别的更好的法子了不是?”廖德胜回道。

  郭善民回道:“我觉得……要么出兵,要么就主动招降好了。”

  忽听郭善民这么的说着,廖德胜皱眉想了想,然后言道:“我觉得……还是选择后者好一些。因为……老卢的意思是……现在出兵的话,也不是时候了,我经过仔细的琢磨过后,感觉也是这样的,现在的确不宜出兵了。”

  “可问题是……招降的话……你甘心么?”

  “那就先不动吧。”廖德胜回道,“老卢说他明天去找吴庆明。”

  “今天了吧?这都凌晨四点多了。”

  “……”

  早上八点多钟的时候,卢广庆就来到了平南市市委。

  其实,平南市市委书记吴庆明一直都不怎么待见卢广庆。

  在吴庆明看来,就卢广庆那点儿本事,他吴庆明也能当省长。

  但是阴差阳错的,他们俩又老是能碰在一起。

  事实上,卢广庆以前也找吴庆明帮忙给解决过一些问题。

  对于吴庆明来说,他自己也是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感觉有点儿身不由己似的。

  因为他曾经也想当一名好官员,可是环境所致,他最终还是不能出淤泥而不染。

  可他的内心一直都在挣扎着,只是越陷越深罢了。

  这次看着杜一鸣事件,在内心里,吴庆明还是很钦佩省纪委唐书记的。

  只是他心里清楚,他跟省纪委唐书记注定会是对手。

  事实上,吴庆明也没有钦佩过谁,但这次,他自己清楚,他钦佩省纪委唐书记了。

  这或许就是正义的力量吧?

  堂堂正正做事、为官的人,终究还是会感动一些人的。

  这天早上,卢广庆到了吴庆明办公室,他就首先甩给了吴庆明一个大红包。

  吴庆明瞧着办公桌上的那个大红包,他心里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只是这个红包有些烫手,他似乎还不敢收?

  吴庆明大致的瞧了瞧对面坐着的卢广庆,然后言道:“卢省长,您这是……何意呀?”

  卢广庆有些无奈的一笑,看着吴庆明,然后言道:“咱们俩就别来无恙了吧?”

  吴庆明皱了皱眉头:“这次的问题……怕是我也帮不上忙呀?”

  “那也得努力试试呀。”卢广庆就回了这么一句。

  “问题是……杜一鸣的问题太大了。我……只是平南市的一名市委书记罢了,所以这事……我哪里说得上话呀?”

  “成了。”卢广庆忙道,“你就别在我这儿卖关子了吧。咱们俩还说那些干啥呀?咱们就是实打实的说吧,你看看……你哥能不能帮帮忙吧?”

  “这事……”吴庆明极为难为情的皱着眉头,“怕是他也帮不上忙呀?中央派的专案组在平阳省,您知道么?”

  “已经知道了。”

  “既然您知道了,那么您就应该知道杜一鸣问题的严重性。”

  卢广庆听着,微皱眉头打量了吴庆明一眼:“你应该知道,要是杜一鸣的问题不能解决的话,恐怕……你我都有麻烦了?”

  “这我知道。”吴庆明回道,“问题是……这次问题这么大,谁能解决呀?”

  “我想……只要你哥肯帮忙说句话……那么问题也许还有些转机?”

  “问题是杜一鸣的账户上至少有上千万,光凭我哥的一句话就能给抹平了?”

  卢广庆忙道:“只要能将杜一鸣的问题从被动转为主动,就可以了。”

  “我明白卢省长您的意思。问题是……杜一鸣的问题已经被各大媒体报道了,现在再转为他主动交代,这可能么?”

  “可以低调处理的嘛。”

  “再怎么低调,杜一鸣的问题也是难以抹平了。”说到这儿,吴庆明又皱眉想了想,然后言道,“卢省长,我只能尽量想想办法。至于最终结果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杜一鸣的问题再怎么处理,他也是不能回到他的位置上了。开除党籍,这是肯定的。您也知道这个结果的。”

  “这我知道。”卢广庆回道,“只要没有达到姓唐名逸的的预期目的,那么对于保护我们还有一定的空隙不是?”

  吴庆明真想说这里的我们不包括他吴庆明,可是他皱眉想了想,还是没敢说这句话……

  因为这里我们早已包括了他吴庆明。

  所以他吴庆明也只能是按照卢广庆的意思,尽量努努力。

  一会儿,等卢广庆离去后,吴庆明就立马给他哥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吴庆明也就将大致的意思跟他哥说了说……

  吴庆明他哥听了之后,则是问了句:“这里也有你什么事情么?”

  忽听哥这么的问着,吴庆明似乎也不敢说什么了,只是说了句:“杜一鸣是我的好朋友。”

  “就算是杜一鸣是你的朋友,那么这事你也不能掺和,明白?”

  “有这么严重么?”吴庆明忙是问了句。

  “当然。这次可不是开玩笑。中央方面已经痛下决心了,宁愿错杀一千也不会放过一个的。所以……庆明呀,关于这次平阳省的反腐工作,你最好不要掺和进来了。我还是那句话,你做好你自己就好了。”

  吴庆明听着这话,倍感棘手的皱眉想了想,然后言道:“哥,你就看在兄弟的份上,看能不能出面帮杜一鸣说说话吧?要是实在不能,那也就……算了吧。说实话,我跟杜一鸣的关系真的非常的好。我也知道杜一鸣的问题可能是抹不平了,但是只要你争取尽量给他宽大处理就好了。”

  “这个……我看看吧?也只能是尽量了。”

  “……”

  当卢广庆回到省委后,吴庆明就给他来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吴庆明说道:“卢省长,我已经按照您的意思跟我哥通了个电话,但是……关于杜一鸣的问题……我哥还是没有什么把握。他也只是说他只能尽量了。还有,据我哥透露,这次中央方面痛下决心了,要彻底的整治平阳省了。”

  “好的,我知道了。”

  “……”

  待电话挂了后,卢广庆坐在办公桌前,又是烦闷的点燃了一根烟来,深吸了一口,然后一口郁气呼出:“呼……”

  愁眉不展的想了想之后,卢广庆忽然抄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来,给唐逸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卢广庆尽量微笑道:“唐书记,你现在不忙吧?”

  电话那端的唐逸忙是回道:“不是很忙。卢省长你有事跟我谈?”

  “也没什么事。”卢广庆尽量保持微笑,“就是我想问问……杜一鸣究竟犯了什么错呀?怎么突然就……”

  显然,卢广庆这是明知故问。

  电话那端的唐逸听着,皱眉想了一下,然后回道:“是这样的,有人直接向中纪委举报了杜一鸣。中纪委很重视这件事情。所以突然就……”

  “原来是这样呀。”

  “对。”

  “那杜一鸣是不是已经……移交给中纪委了呀?”

  “是的。”

  卢广庆听着,皱眉微怔了一下:“对了,唐书记,一会儿中午……咱们一起午餐呀?”

  “中午就不了吧?”唐逸回道,“要不……晚上我请?”

  “好呀。唐书记请客,我岂有不去之理?”

  唐逸也是虚情假意的客套道:“卢省长真是太看得起我了。”

  “咳!唐书记,咱们还说这个就没有意思了哦!”

  “……”

  一会儿待挂了电话后,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心想这卢广庆还真是沉得住气,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有这闲心……

  事实上,是卢广庆现在已经处于了被动的尴尬境地,他不沉住气也得沉住气。

  现在还得有待继续观望事态的进展。

  若是杜一鸣的问题得以了极大的宽大处理的话,那么他卢广庆才能做出下一步的打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