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94章 伤不起的卢省长

   杜一鸣事件过后,最近这一两天里那些问题官员还在惶惶中,然而接连又传来了惊人事件。

  那就是在周五的下午,平南市市长李铁福突然落马!

  这又是震惊了整个平阳省的一大新闻事件。

  这真是不给那些问题官员喘息的空间了。

  因为接连这两大事件过后,那些问题官员更是惶惶不可终日了。

  周五这天下午,卢广庆正坐在办公室苦思着杜一鸣的问题能不能得以最大限度的宽大处理呢,忽然,秘书就给他来了一个内线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秘书汇报道:“卢省长,刚刚传来消息,平南市市长李铁福又被拿掉了。”

  忽听这个,卢广庆猛的一怔:“什么?!!”

  秘书也只好有些胆怯的重复道:“刚刚传来消息,平南市市长李铁福又被拿掉了。”

  “这……”卢广庆呆愣了好一会儿,然后说了句,“好了,我知道了。”

  “……”

  待挂了电话后,卢广庆的浑身有些发抖了,在他伸手拿起办公桌上的烟盒时,明显可见他的手在发抖……

  两手哆哆嗦嗦的,从烟盒里取出一根烟来,叼上。

  然后,他拿起搁在办公桌上的打火机来,哆哆嗦嗦的打了两下火,见得打火机打不着火,卢广庆有些心烦的看了看火机,然后给调试了一下打火机……

  完了之后,当他‘咔’的一声按下打火机,忽然‘轰’的一声,一股强劲的火焰冒了出来……

  由于太突然了,他也没有意识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所以随着那‘轰’的一声,火苗直接烧着了他的头发。

  待卢广庆反应过来时,不由得惊慌的一声惊叫:“啊……”

  外间秘书办公室的秘书听着,忽觉声音不对,他也就紧忙起身,直奔卢省长的办公室冲了过去,也来不及敲门了,推开办公室的门,就闯了进去。

  秘书闯进卢省长的办公室后,忽见卢省长的头发烧着了,慌乱之下,她也来不及多想了,只顾冲到卢省长的办公桌前,伸手拿起桌上的茶杯,就朝卢省长的头上泼去……

  ‘哗!’

  不由得,卢省长又是忽地一声凄惨的惊叫:“啊——”

  头上的火是被浇灭了,可额角却是又被开水给烫伤了。

  因为那杯热茶是刚冲的,水还滚烫滚烫的呢。

  忽见卢省长的额角被开水给烫伤了,秘书慌是致歉道:“对不起!卢省长,我不知道……这是开水!”

  卢广庆终于恼了,一声震怒:“倒是快他妈叫人送我去医院呀!!!”

  “……”

  当省委书记朱延平得知卢广庆因在办公室烧着了头发被送往医院后,他倒是乐了,心想这卢广庆唱的是哪一出呀?没事自个在办公室玩****?是不是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危险了呀?

  显然,这个消息对于朱延平来说,他自然是会幸灾乐祸,觉得太过瘾了。

  想想,朱延平的目的就是要将卢广庆给办了。

  打自他朱延平来平阳省担任省委书记以后,一直就没有过过几天安生的日子,一直都是被卢广庆在牵着鼻子走。

  现在眼看着胜利就在眼前了,朱延平能不开心么?

  现在是杜一鸣被拿掉了,李铁福也落马了,这就意味着他卢广庆的圈子里就少了两员大将了。

  最初,当省纪委拿掉蔡季时,这对卢广庆来说,倒是不痛不痒的,可是现在对于杜一鸣和李铁福,那可真是大伤了卢广庆的元气了。

  卢广庆自然也意识到了自己危险了!

  对于卢广庆来说,他也是没有料想到唐逸的动作会这么快。

  若是他料想到了唐逸的动作会如此迅速的话,那么他卢广庆就早已对策了不是?

  原本这场较量就显得非常的仓促,卢广庆还没有摸清唐逸的底,唐逸似乎也没有摸清卢广庆的底。

  当然了,关于唐逸没有摸清卢广庆的底,这只是一种表面假象罢了,事实上唐逸已经摸清了卢广庆的底。

  但,卢广庆是的的确确还没有摸清唐逸的底。

  这就是唐逸的高明之处,让卢广庆一直都感觉云里雾里的,然而一切就在这不经意间发生了,是如此的唐突,搞得他卢广庆是措手不及。

  在卢广庆得知李铁福落马时,他倒是意识到了唐逸早有准备了。

  只是他卢广庆已经来不及去阻止什么了。

  事实上,唐逸并没有视卢广庆为劲敌,他的做法只是想通过杜一鸣事件和李铁福事件来震慑平阳省的那些问题官员们,让他们刚到惶惶不可终日,同时也让他们收敛一些。

  当然了,更重要的目的,唐逸还是希望看到会逐渐有些问题官员来省纪委自首。

  他是不想一一都给请来省纪委喝茶的,若是要他请的话,那可能就是直接给拿下了?

  周五的这天晚上,当唐逸得知卢广庆因伤被送往医院后,他特例前往了医院看望卢广庆。

  毕竟卢广庆喜欢搞一些表面工作,那么他唐逸也就也给他卢广庆一些面子好了,继续与卢广庆保持表面的友好。

  不过唐逸着实是不知道卢广庆因为何故受伤的,所以他到了病床前,看着卢广庆头上被缠着一圈白色的纱布,也就问了句:“卢省长,你这头是……怎么了?”

  听得唐逸这么的问着,卢广庆面色囧囧的,一时不知所云……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卢广庆才回了句:“不小心,喝茶给烫伤了。”

  唐逸更是不解的一愣:“你这喝茶怎么还往头上倒呀?”

  “……”卢广庆一阵无语,只是心里这个恨得慌呀,暗自骂道,麻痹的,你能不能他妈不问了呀?都已经伤这样了,还有他妈啥好问的呀?

  见得卢广庆像是不大好意思回答这个问题,唐逸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了。

  待卢广庆瞧着唐逸在病床前坐下时,他忽然冲唐逸问了句:“听说……平南市市长李铁福被你们纪委给抓了?”

  “是有这事。”唐逸回道。

  卢广庆很是不爽的皱眉一怔:“这事……你是不是该跟省委办公大院这边透个气呀?”

  唐逸回道:“按照程序是应该这样的。但是这事……朱书记知道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答着,卢广庆又是无语了……

  因为唐逸说朱书记知道,这也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的。

  再说,作为省纪委书记,也是没有必要向他卢省长汇报工作情况的,直接向省委书记汇报就好了。

  所以卢广庆想从工作程序上找唐逸的毛病,这压根就没得找。

  由此,卢广庆心里意识到了,这次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想想,现在杜一鸣和李铁福都被拿下了,卢广庆自然是担心他们俩会供出全部来的。

  要是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卢省长怕是也得丢乌纱帽了?

  一会儿,当唐逸从医院这儿回省委家属大院的途中,李铁福他表叔给唐逸来了个电话。

  这个电话是唐逸意料之中的。

  因为他知道,李铁福一当被省纪委拿掉,那么李铁福他表叔自然是会来电话的。

  待电话接通后,唐逸听说对方说是李铁福他表叔,他也就问了句:“请问您找我有啥事么?”

  “那个小唐呀,关于铁福的事情……你能不能给我个面子呀?”

  听得这话,唐逸直接问了句:“你是我的谁呀?”

  “你……”这话噎得李铁福他表叔一阵语噎……

  听得李铁福他表叔一阵语噎,唐逸说道:“你什么你呀?你只是李铁福他表叔,跟我唐逸有啥关系?我认识你么?你是干什么的呀?就敢直接开口要我给你点儿面子?你面子有多大呀?”

  “你、你你你……”气得李铁福他表叔没辙了,忽地恼火道,“告诉你,只要我一句话,就能撤你唐逸的职,你信么?”

  唐逸则是回道:“我不信。”

  “那你就等着吧!”

  “等着就等着。”唐逸回道,“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跟我面前耍牛b、犯狠,告诉你,没鸟用。我唐逸天生就这样,不是被吓唬大的。有种,你就告诉我,你究竟干什么的?”

  “我是干什么的?告诉你,我可是在中央工作!”

  “嘿。”唐逸反而是一声冷笑,“就算你在中央工作的,那我看以你这心智模式,也不是啥拉风的人物。小喽啰一个罢了。”

  “你……哼……”

  “你什么你呀?哼什么哼呀?”唐逸说道,“其实呀……我知道您老是外事办主任,仅此而已。其他的……你好像也没啥可牛的?不过我要是你的话,就不会打这个电话了。因为作为李铁福的父母都觉得这事怪寒碜的,你还敢出面?你知道李铁福贪腐额度多大么?在这儿,我还就告诉你了,谁要是敢出面保李铁福,那么谁就是他的同党!至于后果……我想你是知道的!”

  “……”李铁福他表叔彻底无语了,一时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唐逸又是说道:“你要是真想要面子,那我劝你还是不要管这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