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95章 又是一年冬

   原本李铁福他表叔还想在唐逸面前牛一把,可是哪晓得被唐逸直接就给撅回去了。

  由此,李铁福他表叔很是郁闷,心想唐逸这个兔崽子还真他妈天不怕地不怕的,反了呀!

  想当初,他一说是李铁福他表叔,还有人买账,可是现在碰上唐逸一个家伙,竟是直接就不买账,这可真是令他郁闷了!

  第二天,周六,这天上午,唐逸睡了个懒觉。

  长时间投入在忘我的工作中,也是该小小的休息一下了。

  现在对于唐逸来说,在平阳省的反腐工作算是真正的展开了。

  当深入其中之后,发现一切也没有他所想象的那么可怕,原来的种种传言,不过是纸老虎罢了。

  因为到了关键时刻,他也没见哪个硬角色出面干涉。

  就李铁福他表叔那个电话,太微不足道了。

  中午,省委书记朱延平给唐逸来了一个电话,待电话接通后,这回,朱延平终于乐呵呵的说了句:“咱们在平阳省的战争终于打响了呀!”

  听得朱延平这么的说着,唐逸则是说了句:“还不要太乐观,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我知道。”朱延平回道,“但鉴于目前的局势来看……好像不会有啥过激的战争了?”

  “未必。”

  “为何呢?”

  “因为一切都还暗藏着。”唐逸回道。

  朱延平则是回道:“咱们也只是忽明忽暗而已不是?”

  “目前的局势虽然是这样的,但是……你应该听说过,狗急了还会跳墙的。所以我觉得……激烈的战争还未开始。”

  “……”

  跟朱延平就此聊了聊之后,待挂了电话,唐逸不由得暗自一怔,心想,娘希匹的,这阵子忙的,老子好像好久都没有睡过女人了?

  忽然想到这个问题时,他又是皱眉想了想,觉得忽然还真有那么一点儿想要睡女人了似的?

  这玩意……不想的时候不觉得什么,忽然想了起来,还真有那么一点儿难以自抑。

  事实上,这段时间以来,咱们的唐书记都投入在忘我的工作中,还真没有去想过女人。

  忽然这么忙里偷闲的一想,他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升华了似的,竟然能做到这么长一段时间不想睡女人,这也算是奇迹了。

  想着这个问题,又是使得他不得不想想自己的终生大事了……

  每当想到这个问题,他都是会忍不住想起胡斯淇来……

  想着想着,他忽然起身,走到窗户前,伸手拉开窗帘,‘哗啦’的一声。

  待窗帘被拉开后,他瞧着窗外,不由得诧异的一怔,然后两眼愣怔怔的望着窗外飘飘飞旋的雪花……

  由此,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忽然,他在想,怎么突然就迎了冬天?

  这一场大雪下得,好似毫无征兆。

  只是在他突然拉开窗帘之后,才发现外面下雪了……

  此时此刻,窗户外是白茫茫的一片,非常之凄美。

  冬天就这么静悄悄的来了,由此,唐逸忽然有些感慨,觉得这年复一年的,岁月就好似一把利刀,不经意间已经镌刻出了苍老……

  曾经身边的那些女孩早已不知去向,只是可以想象得出,她们以为人母。

  就这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忽听手机响,他忙是掏出手机来看了看,忽见是蓝斓来的电话,他不由得一怔,然后才接通电话:“喂。”

  “大骗子,还喂什么喂呀?不知道是我呀?”

  唐逸忍不住一笑:“知道。你怎么突然……想起给我电话了呀?”

  电话那端的蓝斓乐了乐,然后故作神秘的嬉笑道:“你到平南机场来接我呀。”

  “平南机场?”唐逸猛的一怔,“你在平南机场?”

  “对呀。突然很想你个大骗子,所以也就过来看你来咯。”

  “你……”唐逸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你在跟我开玩笑吧?”

  “晕!我能跟你个大骗子开什么玩笑呀?”

  “你真在平南机场?”

  “是呀。刚下飞机不久,就下雪了,外面雪花飘飘的,风呼呼的刮,我想外面一定很冷。”

  “你开什么玩笑,这天气,飞机能飞么?”

  “哎呀!我是说真的啦!”蓝斓忙道,“之前我来的时候,还没有下雪!反正湖川省那边没有下雪咯!我刚下飞机的时候,也还没有下雪呀,只是当我去机场上了一趟洗手间之后,出来,就忽然看见外面下雪了!”

  听得蓝斓这么的解释着,唐逸皱眉微怔,大致往窗下看了看,只见地面上还真没有啥积雪,好像真是刚刚下起来的雪……

  于是,他也就说道:“那我现在去机场吧,要是我发现你是骗我的,你等着吧!”

  “……”

  当唐逸兴高采烈的从别墅出来,到了大院内,正准备要上车时,忽然,他皱眉一怔,又立马返回了别墅内。

  回到别墅内,他忙给围上了围巾,又给戴上一个帽子,然后他到镜子前看了看,觉得这回好像一眼看不出他是省纪委唐书记了,他这才出门。

  重新出了别墅后,他直接穿过了大院,没有开车出去。

  因为他怕他的车被大家认出来,所以他还是决定打车去机场好了。

  对于他来说,也是难得享受一回这样的生活。

  之后,在唐逸打车去机场的途中,司机还真没认出他来。

  一路上,司机一直在跟他聊着省纪委来的那位唐书记……

  唐逸心里一直在笑,但是表面上,他却是一本正经的在跟司机闲聊着。

  聊着聊着,司机很是欢心的乐道:“这个冬天对于咱们平南市市民来说,就算是天气再冷,咱们的心里也是暖呼呼的,因为杜一鸣和李铁福这两大贪腐官员终于被今年省纪委来的唐书记给拿下了。”

  唐逸听着,则是笑微微的回了句:“是呀,这两大贪腐份子就是咱们省内最大的蛀虫呀。”

  “这样的蛀虫早就该被剔除了,只是之前的省纪委书记太弱而已。还是今年来的唐书记给力呀!我们都喜欢唐书记!不过,最开始的时候,我们看省纪委来那么一位年轻的书记,以为又是来和稀泥的呢,结果没有想到他还真给力!后来我才查阅了唐书记的资料,才知道原来湖川省的五羊县是唐书记给带起来的,唐书记还真给力呀,将那么一个穷县都给带起来了,这可是其他官员做不到的!”

  听得司机这么的说着,唐逸又是笑了笑,然后问了句:“你觉得唐书记这个人怎么样呢?”

  “两个字:给力!现在很少有这么给力的好官员了!”说着,司机话锋一转,“就咱们平阳省省长卢广庆那也是一个大贪,不知道唐书记能不能办了他?”

  唐逸趁机问了句:“你觉得唐书记能办了卢省长么?”

  “这就不好说了?毕竟是平级的官员嘛,要是真想办的话……恐怕要中央支持才行?”

  “……”

  就这么一路聊着,不知不觉的,也就到了平南机场。

  当唐逸从出租车上下来后,他扭头朝机场门口那方望了望,见得门口那儿人不少,他也就不敢往机场门口靠近了。

  因为万一被认出来了,那就不好了。

  于是,他也就就在原地给蓝斓打了个电话。

  没想到的是,蓝斓还真按照他所说的地方找来了……

  在瞧见蓝斓的那一刻,唐逸乐了,乐得很开心。

  可以看得出,咱们唐书记的内心寂寞已久,只是没人知道他是寂寞的而已。

  当然,他的这种内心深处的寂寞,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种苦楚,他也是无法向人诉说的。

  因为这只是他个人情感上的寂寞而已。

  此生的遗憾,也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就是胡斯淇。

  他的爱,或许已经被葬送在了胡斯淇那儿?

  之后,当唐逸领着蓝斓回到别墅后,他也只好向家里的佣人吴妈介绍说蓝斓是他姐姐。

  反正吴妈也是不敢过问他唐书记的太多私事,所以吴妈也就是点头示好即可。

  完了之后,唐逸也就领着蓝斓上楼了。

  等来到他的卧室后,待将房门关上,反锁之后,完全就不那么回事了。

  蓝斓也是好久没有见到唐逸了,所以她更是热切,主动就跟唐逸缠绵了起来。

  彼此的这种感觉,倒是更像是久别重逢的夫妻一般,默契的激切。

  只是唯一不爽的是,蓝斓想着楼下还有个佣人吴妈,她也就不敢肆意的、大声的叫唤了,只好憋闷着,时不时的闷哼两声。

  这对蓝斓来说,可是要命了。

  因为对于这事,她早已习惯了大声的肆意的叫唤着,那种感觉才爽到了极点。

  待雨云过后,蓝斓感觉不过瘾的冲唐逸嬉笑道:“要不……咱们还是去酒店吧?”

  “为什么呀?”

  蓝斓娇羞的一笑:“废话,你没感觉到,在你家里,我都不敢大声的叫。”

  唐逸听着,忍不住一笑,然后言道:“原来是这样呀,那……晚上再去酒店吧?”

  “现在去跟晚上去有什么区别么?”

  “晚上出行方便一点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