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96章 心累了

   待到晚上,唐逸和蓝斓出门时,出了别墅,才发现院内的积雪已厚。

  瞧着院内那厚厚的积雪,不由得,唐逸忽然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一幕来……

  曾几何时,他还在西苑乡的时候,还在负责西苑湖那个景区项目的时候,他好像跟香港的那位园林设计大师董卓妍曾在雪地中激战过。

  记忆中,他还记得在雪地中激战过后,董卓妍就感冒了……

  忽然回想起这事来,不由得,唐逸竟是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老了?

  只是不知道远在香港的董卓妍现在可好?

  唐逸的心里清楚,或许再也见不着董卓妍了?

  现在留给他的,似乎只是些美好的记忆了……

  然而,他在想,他真的老了么?

  一会儿,待到了酒店的房间里,唐逸忽然冲蓝斓问了句:“你觉得我老了么?”

  忽听唐逸这么的问着,蓝斓愣了一下,然后冲他一笑:“你是人没老,心老了。”

  唐逸淡淡的一笑:“或许吧?”

  见得他如此,蓝斓忽然嬉笑道:“或许个屁呀?我都还没说自己老,你就敢说自己老了呀?”

  说着,蓝斓话锋一转:“好啦,不要说这些啦。”

  一边说着,蓝斓就一边上前,推着唐逸朝床前走去了……

  见得蓝斓如此,唐逸忍不住一笑:“你确实还没老。”

  蓝斓会意的、娇羞的一笑:“你不知道我现在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么?”

  “感觉到了。”

  蓝斓嘻嘻的一笑,一把就将唐逸给推倒了在了床上,跟着她就朝他俯身而来了……

  外面虽然还在下着雪,很冷,但是对于他们俩来说,却是热火朝天的。

  一番激烈的前戏过后,蓝斓迫切的伸手把持着唐逸的那玩意就给弄进了她的那热湿滑腻之地,由此,她仰头在唐逸的耳畔啊的一声……

  又是一番激战过后,累得唐逸长吁了一声,然后显得有些疲惫的往一旁一躺,就想睡了。

  然而蓝斓却是嬉笑的依偎到了他的怀中,问了句:“累了呀?”

  “嗯。”唐逸应了一声。

  “我感觉是你的心疲惫了。”

  “或许吧。”唐逸回了句。

  事实上,唐逸的内心还是清楚的,着实是心累了,不是因为工作,而是因为胡斯淇。

  尽管那么久过去了,但挥之不去的,依旧是胡斯淇的身影。

  这等苦楚,他只有自己承担着,无从向谁诉说。

  第二天直到中午过后,到了下午一点来钟的时候,唐逸才和蓝斓出了酒店。

  这时候,雪停了,路面上的积雪也化了,只是花坛中、马路牙子上、屋顶上等地方的积雪依旧清晰可见。

  城市中,道路上的积雪总是容易化的。

  唐逸送蓝斓到机场后,等她过了安检,他也就返回了。

  只是在途中,瞧着一架飞机从上空飞过,他忽然又想起了胡斯淇来……

  曾经胡斯淇总是让他看到这么一幕。

  所以每当看到飞机从头顶的上空飞过,他就容易想到胡斯淇远去英国的情景来。

  正在这时候,安雅忽然来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安雅问了句:“最近还好吧?”

  “还好。你呢?”唐逸问道。

  “我也挺好的。只是昨晚看新闻,说平阳省下雪了,迎来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大雪,所以我想给你打个电话,要你记得多穿点儿衣服,别冻着了。”

  “谢谢。”

  “跟我还那么客气?”

  “嘿……”唐逸忍不住一笑,“那就不谢了。”

  电话那端的安雅听着,勉强的一笑,然后问了句:“过年的时候……你回湖川省么?”

  “应该会回去。”

  “那我等你回来?”

  “好。”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忽然觉得,安雅对他的那种关心,早已是刻在骨子里一般?

  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性格的慢慢稳重,人愈来愈成熟之后,语气更深沉了。

  但是唐逸感觉得到,安雅的心里一直都有着他。

  只是现在两人的关系有些尴尬,虽说是试着交往的恋人关系,但是彼此十天半个月也难得通一次电话。

  事实上,安雅完全能感觉得到,唐逸的心压根就没有在她那儿。

  至于他的心究竟在哪儿?

  她也不知道。

  不过,她也不想问了。

  毕竟都这么些年过去了,她觉得也没有必要问及他太多了。

  这次,如果再不行的话,她也不会再勉强了。

  因为为了这份爱,她安雅已经付出的够多了。

  就算是唐逸将她从瘫痪状态中给救治好的,那么她该还的也差不多还清了。

  双休日过后,第二天,周一,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这天,关于平南市市长李铁福贪腐一案正式移交了法院审理。

  这些,还是得按照程序审理。

  原本省长卢广庆可以在法院那儿做点儿手脚。

  但是这次,不同了,卢广庆也是说不上话了。

  因为省委书记朱延平早已在法院那边换掉了几个人了。

  很明显,这已经意味着卢广庆时代要过去了。

  这天下午,省委书记朱延平给唐逸来了电话,待电话接通后,朱延平就直截了当道:“下一个该轮到卢广庆了吧?”

  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回道:“还是再等等吧。”

  “为何?”

  “因为就目前所掌握的资料来看,还不足够一次彻底搞翻卢广庆。”唐逸回道,“李铁福在交供的时候,对于卢广庆的问题,也是说得含含糊糊的,不足够证明什么。中纪委那边在审理杜一鸣的时候,杜一鸣也没有提及太多关于卢广庆的问题,所以……卢广庆目前还处于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状态中。”

  朱延平听着,然后问了句:“那你打算下一个目标是谁?”

  “暂时缓一缓吧。”唐逸回道,“再看看他们的态度。”

  “那……”朱延平皱眉想了想,“也成。那就等……等夏志明过来接管省检察院再说吧。”

  唐逸忽然一怔:“谁来平阳省接管省检察院?”

  “夏志明。”

  听清后,唐逸忍不住一笑:“嘿……真的还假的呀?”

  “这事基本上已经确定下来了。”说着,朱延平忍不住一笑,“是不是这回终于盼到了一位好搭档了呀?”

  唐逸又是忍不住乐了乐,然后言道:“若是夏志明来的话,那么平阳省岂不是完全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朱延平乐着回道:“若是不将平阳省治理成为我们的天下,那么我们也掌管不了不是?”

  “那倒也是!”说着,唐逸忽然问了句,“对于平南市市委书记吴庆明,你打算怎么办呀?”

  朱延平回道:“你是省纪委书记,你做主就好了。”

  唐逸皱眉道:“我怎么感觉你有逃避这事的嫌疑呀?”

  朱延平会意的一笑,回道:“这事……着实很棘手!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决定才好?”

  唐逸忙是主意道:“我觉得这事好办,你是省委书记嘛,你直接跟吴庆明他哥通个电话,聊聊,看看吴庆明他哥是什么意思?反正关于吴庆明的问题,你就跟他哥直说好了,看看他哥是个什么态度?因为这样做,就是对他哥的尊重了!就看他哥是个什么意思?”

  “这个电话,你也可以打呀。”

  唐逸忙道:“不。你是省委书记,还是你打这个电话的力度大一些。”

  朱延平难为情的一笑:“好吧。我先想想措词吧。反正……你不是也说先缓一缓了么?所以那就先缓一缓吧。等我想好了措词,再给吴庆明他哥打电话吧。”

  “那成。”说着,唐逸话锋一转,“我先去给省纪委开个大会,再次整顿一下我们省纪委内部的纪律。”

  “那你先忙吧。”

  “……”

  打自杜一鸣事件和李铁福事件过后,现在省纪委副书记吴克勇是铁了心的跟着唐逸干了。

  因为他真真切切、着着实实的看到这位省纪委唐书记的能力。

  若是他吴克勇不跟着变化自己的话,怕是也没有他什么好日子过了?

  这玩意……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没什么好商量的。

  所以吴克勇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也只能是踏踏实实的跟着唐书记干了。

  不仅仅是吴克勇如此,而是省纪委的人员都是如此。

  因为他们要是再不服从唐书记的领导的话,那可就真的尴尬了。

  就像省纪委的副书记廖晓明一样的尴尬。

  现在,廖晓明在省纪委的职权算是完全被架空了。

  而且通过杜一鸣事件和李铁福事件之后,廖晓明更是不敢怎么样了。

  想想,省检察长杜一鸣都被拿下了,他廖晓明又算得了什么呢?

  何况现在卢广庆也是顾不上他了。

  所以廖晓明现在很尴尬,在省纪委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显然,这也是唐逸在玩杀鸡儆猴的把戏,就是让大家看看廖晓明是如何被架空职权的,又是如何废了他的?

  有这么一个实例给大家伙看了之后,谁还敢不服气他唐逸呀?

  不服的,那么廖晓明就是他们的下场!

  廖晓明也感觉到了自己被唐书记拿着当教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