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97章 恶念诞生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唐逸将主要精力投入在了再次整编省纪委内部人员,又是对省纪委内部人员制定了一些铁的纪律。

  谁都知道,唯有过硬的队伍和团队才能一次次的打胜战。

  咱们唐逸唐书记也不例外,所以他要下决心将省纪委内部人员打造成为一个强硬的队伍。

  咱们唐书记也不是只顾眼前的,因为他知道,唐逸只有一个,而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所以他希望看到的是有千千万万个唐逸站出来,唯有这样,才能一直遏制那些贪腐份子。

  咱们唐书记更希望看到的是,若是有一天他离开了平阳省,那么还有第二个唐逸第三个唐逸继续留在平阳省。

  而他一个人的力量和精力终究是有限的,只能在一个地方、在他所在的时间内遏制那些不正之风。

  所以咱们唐书记是不希望只看到在他在的地方、在的时间内的一些变化,他想看到的是一种延续,也可以说是一种精神的延续。

  事实上,咱们唐书记之前也做到了,就好像他离开五羊县后,目前五羊县的领导班子依旧按照唐书记的精神在延续和发展。

  这也正是一位领导人的成功之处,和过人之处。

  所以他才能拥有这次机会,才能被中央破例重用,给派来平阳省担任省纪委书记。

  咱们中央的目光也是卓越的,也是不会随随便便就破例重用一个人的。

  也正因为唐逸的卓越,所以才能获得这次机会。

  事实上,通过咱们唐逸唐书记在平阳省的几次大动作之后,有更多人在关注他了。

  不仅仅只是平阳省的民众,还有其它省市的民众也在关注这位年轻的省纪委书记,可以说是全国的民众都在关注他了。

  一位好的领导,一位好的党政干部,终究是会被更多人所接受的,也是更容易走进民众的心里的。

  因为他们都需要他!

  俗话说,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正因为如此,咱们唐逸唐书记才会更多民众所歌颂。

  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像唐书记这样好的官员太少了!

  也是因为如此,所以同样的省纪委书记,才能使得咱们唐逸唐书记鹤立鸡群。

  其实,现在不只是民众们在关注唐逸唐书记,还有官场上的同志们都开始关注他了。

  因为他们似乎突然醒觉了,知道了还是像唐逸这样的为官,可能会走得更远。

  尽管这段时间唐逸在平阳省没有什么动作,但是卢广庆等人却一直都是惶惶不安的。

  现在的这种平静的局面,更是使得卢广庆等人胆寒!

  因为他们不知道唐逸又在默默的策划了什么?

  作为被卢广庆安排在省纪委的廖晓明,现在也是失去了作用。

  因为廖晓明已经被彻底的架空,说白了,就是省纪委不带他玩了。

  尽管他廖晓明是省纪委的副书记,但是整个省纪委都不带他玩了,他也是一时懵了,像个傻子似的,不知道每天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每天该做些什么。

  现在的廖晓明基本上都是每天借口这儿有事、那儿有事,都不怎么来省纪委了。

  反正对于廖晓明,唐逸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他的。

  因为他唐逸的目的达到了,他就是想利用廖晓明给省纪委的人员做现实版教材的。

  关于何时会剔除廖晓明,大家都看在眼里了,那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2002年12月20号,这天是周五,在差不多临近下班的时候,又有一个不好的消息传到了咱们卢广庆卢省长这儿,那就是下周一,省检察院将有位新来的检察长来走马上任,那位即将新来的省检察长也是从湖川省抽调过来的,由此,咱们卢广庆卢省长心里明白了,又将来一位朱延平的人。

  现在,省纪委书记唐逸是朱延平的人,省公安厅厅长杨开福也是朱延平的人了,接着,省检察院检察长也将是朱延平的人了。

  所以这对于卢广庆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朱延平的队伍愈加庞大,那么就意味着他卢广庆在被一步步给逼到边缘。

  现在对于咱们卢省长来说,可是两面夹击,一面是省委书记朱延平在削减他卢广庆在平阳省的势力,一面就是省纪委书记唐逸在一步一步的瓦解他卢广庆圈子中的人。

  对于这个时候的卢广庆来说,基本上算是快被逼上绝路了。

  由此,咱们卢省长现在坐在办公桌前很焦虑,他在想,要么放手一搏,要么就任其宰割?

  因为要是再这样下去,那么对于他卢广庆来说,早晚也是死路一条了。

  而且这条死路,他自己也看到了,彷佛近在眼前了。

  所以,既然是这样,那么他也只有想想,该不该放手一搏了?

  至少他手里还有棋子可以摆布,那么为何不摆布一次呢?

  想着,咱们卢省长又是再次点燃了一个烟来,皱眉深深的吸了一口,随之一口淡淡的烟雾吐出,在这一瞬间,他萌生了做掉唐逸的恶念了。

  因为经过他反复的琢磨和分析,确定了唐逸才是朱延平圈子中的核心人物,所以唯有做掉唐逸,一切可能才迎刃而解?

  就算直接做掉省委书记朱延平,也是作用不大,因为唐逸的力量明显超越了朱延平。

  朱延平没有唐逸是不行的。

  而唐逸完全可以没有朱延平。

  这就是唐逸的力量,极其强大的力量!

  所以卢广庆忽然萌生了这个恶念来。

  反正都是一死了,为何就不搏一把呢?

  如果成功做掉了唐逸,那么对于他卢广庆来说,还有些机会,至少平南市市委书记吴庆明尚且平安无事,所以卢广庆还可以利用吴庆明求他哥来做些文章。

  这样一来,他卢广庆完全可以还击朱延平了。

  想到这儿时,卢广庆忍不住抄起办公桌的电话来,给常务副省长廖德胜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卢广庆就说了句:“咱们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电话那端的廖德胜听着,心里自然是明白是什么意思了,所以他也就问了句:“你打算从何下手?”

  “唐逸。”

  电话那端的廖德胜听着,又是问了句:“是尽快,还是……”

  “尽快吧!”说这句话的时候,卢广庆不由得闭上了双眼。

  “我知道了。”

  “那这事……你一定要给办妥了!”

  “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那就先这样吧,等你的好消息!”

  “……”

  接到卢广庆的命令后,廖德胜立马就给平南市黑势力大佬豹哥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廖德胜言道:“阿豹呀,那个……今晚上……咱们城南茶楼见。”

  “……”

  晚上九点,城南茶楼,其中一单间内。

  仿古香古色的茶楼单间内,灯火明亮,在明亮的灯光下,茶桌前面对面的坐着廖德胜和平南市黑势力大佬豹哥。

  仿佛可听见窗外寒风凛冽声,时不时的,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

  虽然窗外的夜空看不见什么,但是可见雨点时不时的拍打在窗户的玻璃上。

  在这寒夜里,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沉静,或许用死静来形容更加的贴切一些。

  豹哥属于那种粗犷的汉子,大光头,满脸的胡子茬,看上去大约四十来岁的样子。

  此刻,豹哥的眼神却并不凶悍,而是充满了顾虑。

  他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对面坐着的廖德胜,忍不住说了句:“这个买卖……太大了,怕是我阿豹做不了?”

  忽听阿豹这么的说着,廖德胜不由得一怔,然后怔怔的盯着阿豹看着,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廖德胜才说了句:“一百万,这个价格可以了!”

  阿豹若有所思的淡然一笑:“嘿。廖副省长,不是价格的问题,而是……对手太强大了,只怕是我阿豹也无能为力?”

  “对手强大?”廖德胜皱眉一怔,“就姓唐名逸的那小子有什么可强大的呀?”

  阿豹又是若有所思的淡然一笑:“嘿。我说的不是他的身体强大。而是影响力强大。唐书记这个称号可以说是已经深入民心,要是他出了意外的话……只怕是这件事会严查到底?所以……到时候……怕是你我都难逃此劫?”

  “你做得干净利落一点儿,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么?”

  “廖副省长,我想您应该听说过一句话,那就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做得再怎么干净,要是真要严查的话,还是会查出个蛛丝马迹来的。再说,现在的唐书记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不仅仅是上头会严查,而且民众们可能都会参与其中,高呼求真相的。我想廖副省长您是知道的,与人民为敌的话,那么你我都会死得很难堪的。”

  听得阿豹这么一番话,廖德胜忽地急了,竟是大粗话都出来了:“妈的,什么他妈与人民为敌呀?你阿豹跟我讲什么破玩意呀?你不过是他妈黑势力大佬而已,难道你还想跨越政治呀?你说你就是一个黑势力大佬,你管那么多干啥呀?有钱你就做事呗,不就这么简单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