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00章 局面多元化

   晚上,平南大饭店的一间包间内。

  辉煌的灯光下,卢广庆、廖德胜、郭善民他们三位围坐在一张大圆桌前,桌上的菜品全是海鲜燕窝之类的,一旁摆着几瓶五粮液。

  但是他们三位一时好似无心喝酒,相互在对望着,像是都在想该怎么度过这次难关?

  好一会儿过后,郭善民言道:“我不觉得老卢说的打黑行动是一个好主意。”

  听着郭善民这么的说着,卢广庆和廖德胜都忙是将目光集中在了郭善民的身上。

  卢广庆忍不住问道:“那依你之见呢?”

  “对!”廖德胜忙道,“说说你老郭的看法?”

  “我觉得最关键的还是在唐逸身上。”

  “问题是阿豹那边行不通。”廖德胜皱眉道。

  “阿豹不做,还有别人做。”郭善民回道,“平南市混黑势力的,又不止是阿豹。还有那个三联帮的势力也不小不是?”

  “你根三联帮的乔二熟么?”卢广庆问道。

  “还行。”郭善民回道。

  “那这样,你明天去找乔二见面聊聊吧。”

  “成。”

  廖德胜忙道:“问题是阿豹不敢接的活,乔二未必敢接?”

  “那是你不了解乔二。”郭善民忙道,“乔二早就想盖过阿豹了,只是没有机会而已。”

  “既然是这样……”卢广庆皱眉想了想,“不如我们来个一举两得?”

  “你的意思是……让乔二去灭了阿豹的人马,从此他乔二稳坐平南市黑势力第一把交椅?”

  “对。”卢广庆回道,“就是要让他们窝里斗。”

  “这倒是个好主意。”郭善民回道,“那这事我去办吧。放心,我一定能办成的。我也是越老越看不惯阿豹了。阿豹现在是太自以为是了。不如干脆灭了他们得了个屁。让他们还得瑟?”

  “……”

  此刻,平南市城西的一家夜总会内,某包厢内。

  有些昏暗灯光下,阿豹和阿灿俩面对面的坐在沙发前。

  阿豹对阿灿言道:“最近要弟兄们提高警惕,我估计……廖德胜他们那些狗-日的会联合乔二来对咱们来血洗门户?”

  阿灿听着,皱眉一怔:“我觉得……廖德胜他们那些狗-日的倒是不会跟乔二联合起来?但,他们一定会从中搞手脚,让乔二跟我们相互残杀。”

  “嗯?”阿豹皱了皱眉头,“若是光是乔二的人马过来的话,我们倒是不怕什么。就怕廖德胜那些狗-日的会调用一些兵力来支持乔二?”

  “我觉得廖德胜他们那些狗-日的不会那么做的。因为现在可是不比过去了。现在整个平阳省的局势已经非常明朗了。现在廖德胜他们那些狗-日的也是被那个唐书记给逼到了绝路上了。他们现在可谓是狗急跳墙的表现,所以他们才发了疯的想要做掉那位唐书记。但是以我来看……那位唐书记才是真正的高手!”

  “我也感觉到了。”阿豹回道,“那位唐书记看似年轻,但是有勇有谋,智慧超群。其实能感觉到,他完全可以办了廖德胜他们那些狗-日的,他现在就是不办,其目的可能就是在设计这盘大旗?”

  “所以我说那位唐书记才是高人嘛。”

  “着实是高呀!”阿豹佩服道,“说实话,我并不讨厌那位唐书记,反而是对他有种好感,有种想要帮他的感觉,所以我没有接这次的活!”

  “我知道!”阿灿回道。

  “那你说……弟兄们会不会怪我呢?”

  “豹哥,我忽然觉得你越来越不了解弟兄们了。他们不但不会怪你,反而会觉得豹哥这一决定是伟大的。”

  “可咱们毕竟是黑势力不是?”

  “问题是咱们并没有干过多少伤害百姓的事情。”阿灿回道,“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只不过是生意人罢了。我们也着实是靠经营买卖营生的。只是我们的买卖……不合法而已。”

  阿豹忍不住一声冷笑,然后说了句:“你说……我没有接这次活,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已经厌倦我们的生活了呀?”

  阿灿皱眉想了一下,然后回道:“其实我们已经完全可以慢慢的专做正行了,慢慢的带着兄弟们上岸了。”

  “我也这么想。”阿豹回道,“不知道……兄弟们的意思是什么?”

  阿灿回道:“兄弟们已经厌倦只能在夜里出行和活动的生活了。”

  “那就……”阿豹想了想,“等过了这一关,咱们慢慢的上岸吧。”

  “……”

  这时候,省委家属大院内,省委书记朱延平的家。

  这会儿,餐厅内,只有唐逸和朱延平还坐在餐桌前了,朱延平的家人早已吃过晚饭上楼去了。

  朱延平又是欣然的一笑,端起酒杯来:“来,唐逸,咱们再碰一个!说实话,这次你能来平阳省,我非常的开心!事实也证明了,我朱延平看人看得准!反正……我也这个年纪了,所以现在要我将省委书记的位置让给你,我都愿意!”

  听得朱延平这么的说着,唐逸则是谦逊的一笑:“朱书记你这可是抬举我了哦!”

  “什么抬举不抬举的呀?你的能力已经在那儿了,这没有什么好抬举的!我跟你说,我跟你安伯是一个性格,咱们都是没有年龄论的,只论能力!”

  “那也得谢谢朱书记你给了我这么一次机会呀!”

  “还谢什么呀?要说谢,还是谢谢你自己吧!因为是你的能力让你拥有了这次机会!再说,咱们的初衷是一致的,也是符合中央对咱们的要求的,那就是护着一方百姓!至于那些蛀虫,早晚是要剔除的!”说到这儿,朱延平话锋一转,“好了,不说了,还是碰杯吧!一切都在酒里了!”

  “好!”唐逸爽快的回应了一声。

  随之,两只酒杯‘当’的一声碰在了一起,好似唱响了一股正义的力量一般。

  说实在的,没有朱延平这样的省委书记,也是没有唐逸这样的将才的。

  这就正如朱延平所说,咱们的初衷是一致的,那就是护着一方百姓。

  俗话,酒逢知己千杯少。

  唐逸和朱延平就是这样的。

  事实上,好的官员还是有的,比方说唐逸、朱延平、安永年、李爱民、杨开福、夏志明等等等。

  他们这些人之所以能经常凑在一起,那就是因为他们的初衷都是一致的。

  又是几杯酒下肚后,朱延平趁着酒劲,欢喜道:“说实话,我挺佩服唐逸你小子的!如此年纪,就有如同我们一样政治境界和信仰,了不得!”

  说着,朱延平又是话锋一转:“对了,我还佩服你小子的智谋!现在我总算明白了你小子为什么说暂时缓一缓了,原来你就是想将卢广庆他们逼到绝路上,看他们还能唱什么戏?高呀,实在是高呀!”

  说到这儿,唐逸不由得谨慎道:“戏还在唱着呢,咱们还不能太乐观呢。因为还没有到结局时,谁也不知道最终的结果。”

  “谢谢你提醒了我!咱们现在高兴着实有些早了!”说着,朱延平又是话锋一转,“对了,唐逸呀,跟你说件正事!”

  “你说!”

  “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也该考虑个人问题了呀?这搞个什么联谊会的,人家个个都夫人挽着胳膊,你这……独自一人,不成呀!这可也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呀,你是不是该想想了呢?”

  听得朱延平这么的说着,唐逸忍不住一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好了?

  见得唐逸如此,朱延平大致打量了他一眼:“你要是没有合适对象的话,我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

  “这个……”

  没等唐逸说完,朱延平忙是笑嘿嘿的言道:“我侄女,人很不错的!刚从法国留学归来,硕士生,论长相,配你也绝对没有问题!你要是觉得合适的话,我安排你们俩见个面?”

  唐逸忙是微笑道:“谢谢了!不过我想……可能……你的这番心意,我只能心领了,因为……”

  “你有中意的人选了么?”

  唐逸有些不大好意思的微笑道:“有了。我想……等忙完平阳省的反腐工作后,也差不多该把事给办了?”

  “那一定得办了。”朱延平忙道,“回头这事,我来帮你张罗。这可是人生一件大事。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吧,你提前告诉我一个日子,我好准备准备。”

  听得朱延平这么的说着,唐逸有些不大好意思的一笑:“那我怎么好意思呀?”

  “咳!这有啥不好意思的呀?咱们是什么关系?同志、朋友,从年龄上来说,我也算是你的长辈了,所以这事你有啥不好意思呀?成了,就这么定了吧!”

  唐逸又是不大好意思的一笑,其实他的心里还没底,还不知道新娘究竟会是谁?

  只是他不想要朱延平再给他介绍什么女子罢了。

  因为要是他答应了,那么也就意味着他答应了这门亲事,所以他不能轻易答应了。

  再说,鉴于他跟朱延平的这种关系,要是答应了的话,都不好意思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