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01章 忽觉好冷

   这晚,唐逸从朱延平家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

  冬天的夜,格外的寒冷。

  唐逸行走在路灯下,浑身被冻得一阵哆嗦。

  不由得,他忽然感觉刚在朱延平家的那点儿暖意忽然被冻得没了似的。

  正在这时候,他的秘书柯小敏给打来了一个电话。

  见电话是柯小敏打来的,唐逸不由得微皱了一下眉头,心想都这么晚了,她还没睡么?

  待他接通电话后,柯小敏直截了当的说了句:“我现在在梅丽酒店1208房间。”

  忽听这么一句话,唐逸心里立马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于是他问了句:“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呀?”

  柯小敏则是回了句:“你过来,我再跟你说吧。”

  “……”

  唐逸回到别墅的院内,也就直接上了车,驱车外出了。

  待他到了梅丽酒店后,还是跟往常一样,直接驱车去了地下停车场。

  完了之后,他也就乘坐电梯上楼了。

  待到了1208房间门口,他敲了敲门,很快,门就‘咔’的一声被打开了,见房内开门的是柯小敏,他也就忙是闪身进了房间。

  柯小敏则是立马关上了门,反锁上了。

  当柯小敏一回身,唐逸已经转身在床前坐了下来。

  柯小敏瞧着,默默的、小鸟依人的走了过去,扭身挨着他坐了下来。

  唐逸扭头看着她,忍不住问了句:“你今晚上……究竟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柯小敏回道,“只是……我之前在家的时候,忽然觉得好冷,好想你能在我身边,抱紧我。所以我也就……突然来了这儿,要了一间房,然后给你电话。”

  “你是不是有啥心事?”

  “没有。就是忽然觉得好冷。”

  唐逸听着,若有所思的皱眉想了想,然后趁着这话茬,对她说道:“所以你还是听我的,去找个归宿吧。长此这样下去,对你肯定是不利的。因为……一个女人,身边没有一个男人怎么能成呢?”

  柯小敏则是回了句:“不是有你么?”

  听着这话,唐逸这心里有些不是个滋味,像是很过意不去似的……

  因为想想,柯小敏可是从一个女孩就跟着他了,是从他将她变成女人的。

  想着这个,不由得,唐逸苦闷的皱眉道:“说实话,我真的想娶你。只是……我现在也是身不由己。怎么说呢……我能走到今天,毕竟还是欠下一些人情债的,所以这人情债……不得不还呀。而对你……我知道这或许不太公平,因为我本应该娶你的。”

  柯小敏忙是回道:“你娶不娶我都没有关系,我都不会怪你的。因为打自一开始,我决定将自己给你的时候,我确实是爱上了你。对于我来说,我也知道情感的事情……有时候是很复杂的,所以我只希望一直在你身边做你的秘书就好了。”

  “可是你早晚还是需要一个归宿不是么?”

  “到时候再说吧。”柯小敏回道,“反正我现在还算年轻不是?”

  “问题是……我可能也快要结婚了,到时候……怕是……我也没有多少时间能陪着你了?”

  “那就……”柯小敏忽然愣了一会儿,“那就等你结了婚再说吧。反正你娶不娶我,真的没有关系的,我也不会抱怨你什么的。我知道一位成功的男人,不可能只有我这么一位女人的。要是他只有我这么一位女人,那么他就不是成功的男人了。不管现在也好,过去也好,纵观历史,哪位成功男人只有一个女人?所以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说着,柯小敏话锋一转:“好啦,咱们不说这个了吧。你能抱着我吗?”

  听得柯小敏这么的说着,唐逸也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默默的伸手过去,轻轻的搂住了她的那温香柔软的腰……

  柯小敏感受着,渐渐的依偎在他的怀中。

  这种感觉,似乎令她终于感觉到了一种暖意。

  过了一会儿,柯小敏在他怀中扭头看着他,忍不住微微的闭上双眼,迎着他的唇就亲了上去……

  这种感觉更是暖暖的,特别的温馨。

  不觉的,彼此也就愈来愈激烈了,默契的朝床上倒去了。

  两人热拥在一起,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一阵翻滚过后,不知不觉的,彼此身上的衣衫也不见了,由此,柯小敏热切的伸手帮扶了一把,也就奔向了主题……

  一番云雨过后,最终累得彼此气喘呼呼的相拥在一起,不知不觉的就进入了梦想。

  这种感觉,实属温暖。

  第二天的下午,郭善民约见了三联帮的乔二。

  见面地点也是在城南茶楼的意见单间内。

  这回,郭善民跟乔二见面,两个可谓是一拍即合。

  因为乔二早就想干掉阿豹了,只要干掉了阿豹,那么关于阿豹的场子就都是他乔二的了。

  就阿豹目前所拥有的场子来说,真可谓是日进斗金,谁瞧着都眼红呀!

  就阿豹来说,他在平南市拥有大大小小的足疗店就得有上百家,显然这些足疗店都是提供特殊服务的,大家懂得。

  因为幕后廖德胜他们撑腰,所以他阿豹的足疗店什么的,也是没有啥人经常来捣乱。

  除了足疗店外,阿豹在平南市还拥有四五家大型的夜总会。

  这些娱乐场所,可是给阿豹创收的主要项目。

  自然的,经营方面也是搞些不合法的东西,比如说特殊服务,在娱乐场所内卖粉等等等。

  要是乔二做掉了阿豹,那么这些场子不就是他乔二的了么?

  对于乔二来说,本身就是一身匪气,也是具有极大的野心,所以郭善民跟他说,有意扶持他成为平南市黑势力第一大佬,他自然是感觉到自己出头的机会来了。

  显然,乔二考虑问题也没有阿豹那么的周到。

  当郭善民提到要他去做掉那个姓唐名逸的时,乔二则是一脸不屑回道:“这小事一桩。”

  “那咱们就是……这么约定了?”郭善民趁机忙是言道。

  不过,乔二却是提出了异议来:“这样,这么约定没有问题,但是在做掉姓唐名逸的之前,我得先平了阿豹那帮乌合之众!”

  郭善民忙道:“这个不行!必修想做掉姓唐名逸的,然后再去收拾阿豹!”

  “草!这可不行!”乔二急忙道,“我也不傻,你们的目的我也知道,所以万一先做了姓唐名逸的,然后你们就不兑现你们的承诺了,我怎么办呀?”

  郭善民则是忙道:“让你去做掉姓唐名逸的,不是另外有钱的么?一百万不是?”

  “钱不钱的先搁在一边,按照我的意思来办,这一百万我不要也罢!”乔二也不是傻子,他自然明白,只要占有了阿豹的场子,一百万那不就是一晚上就给捞回来了么?

  所以他单要这一百万管什么用呀?

  听得乔二这么的说,郭善民有些为难了……

  经过一番考虑后,郭善民忽然说道:“这样,这事我回去再考虑考虑!”

  “那你先考虑着!反正我的意思就这样!”

  “……”

  与乔二的见面结束后,郭善民立马给卢广庆去了个电话,汇报了一下情况。

  卢广庆听得这么一个情况后,也是伤脑筋了。

  因为这事……要是乔二先去收拾阿豹的话,那么这事……怕是就有变数了?

  其一,乔二还不定就能收拾得了阿豹?

  其二,就算乔二收拾得了阿豹,到时候怕是也是会闹得满城风雨的,说不定乔二就因此进局子了?

  其三,这事要是没有把控好的话,那就是一种极大的豪赌了,赌不好的话,估计直接就栽在了这事上?

  除了这些变数之外,还有其它不可预估的变数。

  所以这事,对于卢广庆他们来说,也可谓是相当的棘手了。

  原本卢广庆以为自己一句话就能摆平的事情,现在竟是闹得如此复杂,由此,卢广庆不由得暗自心说,他玛德,难道时代真的就他妈变了么?

  一时间,卢广庆也决定不了,于是他也就对郭善民说了句:“先这样吧,我再想想。”

  “……”

  待挂了电话后,卢广庆心里这个郁闷呀!

  想想,之前,他卢广庆可是什么事情都能一句话就给摆平了,没想到的是现在他的一句话竟是什么事都难以办成了……

  看来,姓唐名逸的那个家伙够狠够劲呀,竟是将他卢广庆逼到了如此境地!

  而表面上,他卢广庆还得跟他那个姓唐名逸的笑着笑嘿嘿的。

  这事,真是愈来愈让卢广庆郁闷了!

  一会儿,廖德胜给卢广庆来了个电话,问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听得廖德胜这么的问着,卢广庆更是心烦,忍不住就大粗话出来了:“草他玛德,别问了,烦着呢!”

  “怎么了?什么情况?”

  “都说别问了,你还问他妈什么呀?我卢广庆从来就没有今天这么狼狈过,草他呢!”

  电话那端的廖德胜皱了皱眉头,也只好猜测了一句:“是不是乔二也不敢接呀?”

  “他玛德!乔二不是不敢接,而是他提出的要求是先平了阿豹,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