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02章 新的格局

   第二天,周一一早,咱们唐逸唐书记刚到省纪委,朱炎就前来他办公室,向他汇报情况来了。

  朱炎将卢广庆他们几个最新的动态情况,一一汇报给了唐逸。

  唐逸听了朱炎汇报的这些情况后,忍不住一声笑,因为他知道了,卢广庆他们现在是垂死挣扎了。

  正在这时候,省公安厅厅长杨开福又给唐逸来了个电话,告诉他,关于那起车祸事件,终于查清楚了。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现在咱们唐逸唐书记只想玩一盘大的棋局了。

  一会儿到了上午十点钟的时候,省委书记朱延平给唐逸来了个电话,叫他一起去机场接夏志明。

  这次前往机场接机的,也就只有朱延平、唐逸、杨开福他们三人。

  不过闻讯的新闻记者们早已在机场候着了。

  现在,对于平阳省来说,大家都看到了其领导班子的格局在渐渐的转变。

  这次夏志明前来平阳省担任省检察院检察长、兼任党委书记、省常委,无疑又是平阳省领导班子格局的一大转变。

  现在大家所看到的是卢广庆时代即将过去,关于卢广庆那伙人的势力已被削减、消耗殆尽。

  显然,关于卢广庆时代,自然是没有什么大的作为,所以大家都期待着新的变革。

  对于朱延平新的领导班子在平阳省慢慢的站稳脚跟,这对于平阳省未来的发展来说,可是一大期待,所以新闻媒体的记者们自然倍是关注。

  这次陪同夏志明前来平阳省上任的是最高检察院的副检察长。

  在夏志明下机的时候,早已守候的新闻记者们一窝蜂似的围了上来,争先恐后的提问。

  “夏检察长,请问您这次前来平阳省,是不是意味着咱们平阳省的新领导班子的一个重大转折呢?”有记者抢先问道。

  夏志明刚下飞机,被突然这么的一问,给问懵了……

  因为他在想他来平阳省任职只是中央的一项使命而已,并不意味着什么。

  夏志明懵然了好一会后,也只好囧笑的回道:“对不起,我只是咱们平阳省新来的一位省检察长而已,所以我一时还不能回答你什么新领导班子转折的问题。”

  无奈之下,记者们只好将镜头对准了朱延平……

  “朱书记,请问您这次请用夏检察长来咱们平阳省,是不是意味着您的新领导班子已经在咱们平阳省站稳了脚跟呢?”

  朱延平也是懵然的愣了一下,因为这个问题的确是太尖锐了。

  没辙,朱延平也只好囧笑道:“我已经来咱们平阳省这么长时间了,不是一直都在么?”

  听得朱书记这么的回答着,新闻记者们自然是有所失望,于是他们又将镜头对准了唐逸唐书记……

  “唐书记,请问您算不算是新领导班子中的一员呢?”

  唐逸谈笑自若的回道:“没有什么新领导班子和旧领导班子之分,我就是平阳省领导班子中的一员。”

  “既然是这样,那么请问这次卢省长为什么没有来机场接机呢?”

  “这是个问题么?”唐逸笑着回道。

  “当然。因为大家都在说,卢省长是咱们平阳省旧领导班子的元首,现在他已经慢慢的被新领导班子所取代了,所以这自然算是一个问题。”

  唐逸又是笑着回道:“我刚刚说了,平阳省只有一个领导班子,没有新旧之分。我也好,卢省长也好,还是今天新来的夏检察长也好,又或者省委朱书记也好,我们都是平阳省领导班子中的一员。至于卢省长今天没有来接机,那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因为不可能全领导班子都来这儿接机,其它工作全停了。”

  听得唐书记这么的回答着,记者愣了一下,又问道:“有传言说……这次唐书记您将要查办卢省长,请问这是真的么?”

  唐逸又是笑笑回道:“在此,我申明一下,不是我要查办谁,再说,对于我和卢省长而言,都属于朱书记直接领导,所以我无权查办卢省长。当然了,作为一名省纪委书记,我的工作就是查办问题官员,还有就是宣传党风党纪等工作,所以在平阳省只要是问题官员,被我所发现了,或是被群众所举报了,我都会严肃对待的。我不管这个人是谁,有什么样的背景,总之只要他涉嫌到了问题,那么就一律查办。关于这一点,我想大家也看到了,之前的杜一鸣检察长、李铁福市长都被省纪委查办了。我也没有必要在这儿对大家讲大话。”

  “那么……我还是想请问唐书记,若是卢省长真的涉嫌到了贪腐等问题的话,您会怎么办呢?”记者又问道。

  唐逸笑笑,回道:“若是卢省长真的涉嫌到了贪腐等问题,我想朱书记一定会严肃对待的,中央会直接查办的。当然了,若是我所发现的问题,我也并不会因为他是省长而给他几分面子,我会直接向中纪委汇报或者是举报,因为我也有举报的权利。我还是那句话,作为一名省纪委书记,我的眼里是容不得沙子的。”

  “……”

  关于咱们唐逸唐书记回答记者问题,不仅仅令记者们感觉到了终于大有收获,也令朱延平和杨开福等人敬佩不已。

  因为他的回答太具有语言艺术了,客观的平心而论,不得罪谁,也不招惹谁,不说大话,但也透露出了他的霸气,这可是真正的语言艺术。

  作为一位高层领导就是要有这种机智的、对记者提问对答如流的本领。

  显然,咱们唐书记做到了。

  由此,朱延平暗自心说,唐逸这小子的前途真的是不可限量呀!

  杨开福和夏志明也感觉到了,唐逸将走得更远!

  就连事后,卢广庆看到新闻报道,看到唐逸回答记者问题时的那种语言艺术,他都被震撼了,不得不打心里的佩服唐逸!

  原来他卢广庆一直所言的姓唐名逸的那个小子,真可不是一般的简单人物!

  因此,卢广庆觉得自己起初太低看唐逸了。

  廖德胜他们也是有这样的感受。

  现在他们终于知道了这位时而低调、时而高调的年轻省纪委书记是何等的牛人!

  跟这样的强者为敌,显然这是他们必败的结果。

  因为小聪明、小智慧岂能敌过人家的大聪明、大智慧呢?

  至于卢广庆他们的所为,人家唐逸只是装作视而不见罢了,事实上,人家心里什么都清楚了。

  这天晚上,卢广庆给廖德胜去了个电话,跟廖德胜说他后悔那次那天晚上所制造的那起车祸,为什么就没有直接要了唐逸的命?

  或许那次要了唐逸的命,那么今天他们就不至于这么狼狈了?

  廖德胜听了之后,皱眉一怔,忙是言道:“对了,老卢呀,不如我们继续制造车祸?”

  卢广庆则是回道:“怕是这招已经不灵了?因为打自那晚的那次车祸之后,唐逸早就不自己亲自开车了,所以怕是不灵了?”

  说着,卢广庆话锋一转:“要是能行得通的话,我还找阿豹和乔二干什么呀?现在,只有靠他们去做这件事,这样的话,就跟我们没有关系。你应该明白我的计划,若是他们谁做了这事,那么我们立马就来个打黑行动,做掉他们,这样的话,岂不是啥事都没有了么?若是我们自己安排人制造车祸,导致的唐逸身亡的话,那么这事……早晚都会查出来的,明白?”

  廖德胜听着,皱了皱眉头:“问题是现在阿豹不愿意做这事。而乔二的要求也是很苛刻的。所以这事……要是再拖下去的话……怕是……”

  “你的意思……还是咱们自己直接制造车祸算了?”

  “我觉得就这样办算了,也省了那么多麻烦了。也不用去求阿豹或者乔二了。”

  “那……”卢广庆皱眉想了想,“这样吧,我们明天和郭善民再一起商议一下吧。”

  “……”

  这晚对于唐逸和朱延平他们来说,显然是一个欢聚的日子。

  这回有杨开福有夏志明,他们几个自然是欢聚一堂。

  对于平阳省的情况,夏志明也是有所了解了,所以针对接下来的工作,夏志明说是希望能在春节前完成,这样就可以安安心心的过一个好年了,免得夜长梦多。

  杨开福则是告诉夏志明,说他跟唐逸的策划差不多了,现在就等着局势随时的变化,做出相应的反应。

  朱延平则是笑着说,说他相信在年前会完成这事的。

  唐逸则是说,在年前一定会完成这事的。

  朱延平自然也是希望在年前完成这事,这样的话,对于省领导班子就能在年前完成调整。

  剩下的,关于各市县的领导班子问题,可以在年后慢慢的来收拾。

  因为有这么强大的省领导班子了,还怕归置不了各市县的领导班子?

  所以现在的问题的关键是先归置好省领导班子。

  反正朱延平也是不指望卢广庆会归顺于他们这个班子,因为他知道卢广庆存在问题,自然是要查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