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03章 又想制造车祸

   第二天上午,中央给平阳省省委书记朱延平来了一个电话,意思是希望朱延平在年前完成对平阳省领导班子的反腐工作和调整工作,希望平阳省尽早的进入一个良性发展轨道。

  既然中央来电施压了,那么在下午,朱延平也就召集唐逸、杨开福、夏志明他们几个开了一个座谈会。

  关于这次的座谈会,自然是具有一定的保密程度。

  在座谈会一开始,朱延平就首先强调了中央的意思。

  听了朱延平的话之后,唐逸则是说了句:“这工作在年前肯定是能够完成了。”

  朱延平又是说道:“夏志明毕竟刚来平阳省,对于具体情况还不了解,所以夏志明只管配合好唐逸和杨开福的工作就好了。”

  这段时间,由于省检察院功能的缺失,所以杨开福在一定程度上临时担任了此重任。

  所以对于反腐工作的外围调查什么的,杨开福也是参与了其中。

  对此,杨开福也是很有把握,他便言道:“基本上不存在什么问题了,因为我们差不多都掌握了他们的违纪资料。”

  经过座谈会的一番研讨后,最后朱延平言道:“既然都准备充分了,那么我就请求中央专案组的过来吧,咱们准备打好这一场战吧。”

  “……”

  而卢广庆那边也是做最后的挣扎,自然是想摆脱这一困境。

  显然,这对于卢广庆他们来说,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他们也只能是采取非常手段来解决问题了,除此之外,卢广庆他们也是别无他法了。

  到了临近下午五点的时候,卢广庆给唐逸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卢广庆忙是微笑道:“唐书记,今晚……有空么?”

  电话那端的唐逸听着,则是微笑的问道:“怎么,卢省长今晚又想雅兴一回?”

  卢广庆嘿嘿的一乐,回道:“这不咱们俩好久没有在一起喝酒了么?”

  电话那端的唐逸笑笑,言道:“不过今晚……我怕是要令卢省长失望了?”

  “怎么了?另外有饭局?”

  “倒不是另外有饭局。”唐逸回道,“只是卢省长你应该知道,最近不太安全呀,关于上回车祸事件,我现在还心有余悸呀。”

  趁机,卢广庆说了句:“我就曾经劝唐书记凡事不要太认真了嘛。”

  “嘿。”唐逸淡淡的一笑,“再怎么不认真,这省纪委工作也是一个得罪人的工作呀。所以我还是自己小心点儿为妙。”

  卢广庆也是微笑道:“也没有必要这么小心,唐书记你这可是太小心了。”

  “没有办法呀,还是担心车祸呀。”

  卢广庆听着,暗自微怔,然后言道:“车祸只是一次意外罢了。不会总有意外发生的。”

  唐逸淡然一笑:“问题并非意外呀。”

  “那是……”

  “我卢省长你应该明白这里的事情的。”

  “自然明白。”卢广庆有些僵硬回道,“应该是有人想报复你吧?”

  唐逸回了句:“卢省长明白就好。”

  卢广庆愣了一下:“那……唐书记的意思就是……今晚不能和我喝酒了?”

  “改天吧,我请。”

  “……”

  待电话挂了后,卢广庆忽然感觉有些后怕的浑身发抖,因为他似乎感觉到了唐逸觉察到了什么或是知道了什么……

  等忽然想着唐逸最后说的那句话,说是改天他请,卢广庆这才稍稍的镇定一些。

  随之,他立马给廖德胜去了个电话,告诉他,今晚的计划失败了,唐逸没有应约。

  因为他们设计好了,今晚再给唐逸制造一次车祸,直接要了唐逸的命。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计划落败了。

  电话那端的廖德胜听着,还是不甘心,于是他忙是说道:“那就在他明天早上上班途中发生吧?”

  忽听这个,卢广庆愣了一下,然后问道:“能确保成功么?”

  “没问题!”

  “那就这么办吧!”

  “……”

  第二天早上,当司机小王驱车出了别墅后,看了看天,然后对坐在车后座的唐书记说道:“唐书记,怕是又要下雪了?”

  坐在车后座的唐逸听着,扭头看了看车窗外的天空,只见黑压压的、雨雾蒙蒙的。

  瞧着这样的天气,唐逸这心里也是感觉有些压抑似的,然后他回了句:“下雪好呀,瑞雪兆丰年嘛。”

  司机小王听着,忍不住一笑:“唐书记,您的心态真好。”

  “这样才能活得开心一些嘛。”

  司机小王又是笑了笑,然后言道:“唐书记,您说……我能一辈子都给您开车么?”

  唐逸打趣了一句:“你就这点儿追求么?”

  司机小王嘿嘿的一乐,回道:“我也没有别的本事不是?像我这等退伍兵,也只能干这个了。不过我特开心能给您开车。因为您太和蔼了,我感觉没有压力,很自然。”

  “问题是给我开车可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哦。”

  “……”

  这位小王是唐逸新换的司机。

  关于他,可是省委书记朱延平帮忙给寻觅过来的。

  小王是特种兵出身,除了有着一身硬功夫,还对各种枪械都玩得神乎其神的。

  这可是朱延平费了老大的劲,才寻觅来这么一个人才的。

  原本朱延平想自己留着用来着,可是考虑到唐逸的安全问题,最终还是让给了唐逸。

  小王一边驾着车,一边跟坐在车后座的唐书记聊着,待驶入平福路的时候,唐书记忽然提醒了一句:“在这个路段小心点儿。”

  话刚落音,就只见忽然冒出了一辆面包车来,直奔他们这方极速驶来……

  小王双眼一亮,立马就意识到了不妙。

  情急之下,小王仍是保持着几分镇定。

  就在那辆面包车即将迎面撞上来的时候,小王紧急的一打方向盘,车子从面包车的一侧闪过。

  真是好险!

  就在这时候,随即就传来一声枪响……

  ‘镗!’

  这声枪响打破了清晨的那种慵懒的宁静!

  忽听枪响,小王急忙道:“唐书记,您趴着点儿!”

  一边说着,小王一边瞧了一眼反光镜,见得那辆面包车停在后方,他不由得愤怒的一咬牙,立马挂上倒档,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极速往后倒去……

  ‘蓬!’

  一声巨响,零碎件飞溅而起……

  那辆面包车被撞得往前挪移了一段距离,车p股已经被撞得个稀巴烂了!

  完了之后,小王推开车门,一个翻滚落地,把枪就冲面包车射击……

  ‘镗!’、‘镗!’、‘镗!’……

  数枪之后,那辆面包车完全没有了动静。

  仍趴在地上的小王,目光锐利盯着那辆面包车。

  就这时候,忽然传来了一声枪响……

  ‘镗!’

  随着这突然的一声枪响,只见趴在地上的小王浑身一怯,忽见他的左肩渐渐的溢出了鲜红的血液来。

  刚刚那突然的一枪,打中了小王的左肩。

  情急之下,小王忍住痛,咬紧牙关,于地上一个翻滚,挪开位置,然后目光犀利的朝面包车上瞄了又瞄的……

  待判断出面包车上那人的位置后,小王又是果敢的开了一枪……

  ‘镗!’

  这声枪响过后,终于从面包车里传出了一声惨叫声:“啊——”

  忽听这声惨叫声,小王又是紧忙给开了一枪……

  ‘镗!’

  枪响过后,面包车里又是没有动静了。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小王这才忍着痛,爬起身来,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的朝那辆面包车靠近而去。

  这时候,闻听枪声的、附近巡逻的警察也赶来了。

  小王靠近面包车时,透过那已经被子弹打碎的车窗往里瞄了瞄,只见车内躺着三个已经中枪的男子,但目前还不能确定他们是否已经死亡?

  小王没有犹豫,直接举枪就朝车内连开了三枪……

  ‘镗!’、‘镗!’、‘镗!’

  分别给补上一枪后,见得车内的那三个男子没有任何反应了,这才确定他们都已经中枪身亡。

  这时候,赶来的巡警忙是把枪瞄准小王:“放下枪!”

  唐逸紧忙推开车门出来,冲那两名巡警嚷了一嗓子:“他是我的司机兼警卫员!”

  举枪瞄准小王的那名巡警竟是冲唐逸问了句:“你是谁呀?”

  “省纪委书记唐逸!”

  话刚落音,那名巡警就冲小王抠动了扳机……

  ‘镗!’

  一枪击中了小王的胸口,但,潜意识下,小王还是嚷了一句:“唐书记,快走!”

  随之,小王仰身倒地了,‘噗!’的一声!

  唐逸自然是早已意识到了不妙,就在那名巡警举枪瞄向他时,只见他忽地身形一闪,霍地腾空而起,一脚直接踹在那名巡警的胸口……

  ‘蓬!’

  一声爆响,只见那名巡警直接被一脚给撂倒!

  唐逸落地后,又是一脚朝那名巡警踹去,踹得那名巡警沿地翻滚了好几圈,最后撞击在了马路牙子上。

  完了之后,唐逸仍是一时气怒,捡起地上的那把枪来,冲着那名巡警就是连开了数枪……

  ‘镗!’、‘镗!’、‘镗!’……

  一阵枪响过后,唐逸瞧着已经是血肉模糊的了,这才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