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06章 又是拜年时

   这天,唐逸驱车回到西苑乡的时候,已经是将近傍晚六点了。

  他紧忙去买些纸钱和香火,还有贡品,还是赶着回乌溪村了。

  因为他回西苑乡的首要目的就是回乌溪村去他爷爷的坟前看看,拜祭一番。

  春节拜山也是他们这当地的习俗。

  跟往常回乌溪村一样,他将车停在了西苑码头,然后渡船过西苑湖。

  尽管回到乌溪村已经天黑了,可是他还是坚持首先去了爷爷的坟前。

  尽管天气也不是很好,寒雨过后,山里还湿漉漉的,但是他还是坚持上山了。

  在他去吴婶家借手电的时候,吴婶就劝说要他明天再上山,可是他则是说,今天已经是正月初五了,原本正月初一就应该去的。

  见得唐逸如此坚持,吴婶也没好意思再劝说了。

  在爷爷的坟前,唐逸给摆上贡品,烧上纸钱和香火后,他看着爷爷的墓碑,言道:“爷爷,可能您马上就会有孙媳妇了?明年,或许我能带着她一起来这儿看您了?您说,您现在要是还在的话,该多好呀……”

  说到这儿,唐逸哽咽了……

  对爷爷的这份情,他总是倍感歉疚!

  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让爷爷过上好日子,而他老人家就那么的走了,所以他这心里总是过意不去的!

  在爷爷坟前默坐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唐逸才离开。

  第二天上午,他在村里串了一下门,那些曾经对他好的人家,他都去给拜了个年。

  尽管离开乌溪村已经很久了,但是那种浓浓的乡情,依旧还在。

  对于唐逸这样的举动,村里人也是倍是感动。

  因为他始终都没有忘本,每次只要回来了,都会去他们家里走走看看的。

  村里人都知道,如今的唐逸已经省纪委书记了,没想他还是这样不忘本。

  显然,他也是他们乌溪村的骄傲。

  因为他,现在乡政-府对他们乌溪村又是多了一些恩惠。

  大家都明白,那就是看在唐逸的面子上。

  这天下午,唐逸离开乌溪村的时候,乡民们一直送他送到了村口的码头。

  谁也不曾料想到,当年的放牛娃,竟是成为了如今的省纪委书记。

  关于他爷爷曾经传授给他的那些医术,对于他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了。

  当年他爷爷也是怕自己走了,唐逸没法讨生活,所以也只有将他自己的那身本领传授给了唐逸。

  当然了,唐逸还是很感激他爷爷传授的医术的,也是因为医术高超,才他打开了仕途之门。

  不过现在对于他来说,那些医术已经忘了一部分了。

  毕竟长时间不从事行医职业,也就慢慢的生疏了。

  这次回乌溪村,令唐逸遗憾的是,又没有见着廖珍丽医生。

  对于村卫生站的廖珍丽医生,可也是他唐逸的一位恩人。

  因为当年要不是廖珍丽医生将他送去乡医院上班的话,或许他也是不会结识乡委书记李爱民的?

  这一切的一切,在他的心里,依旧清晰的记得,因为一直都不曾忘记那些曾经帮助过他的人。

  曾经作为乌溪村的一位小村民的他,骨子里的那种质朴,是不可能泯灭的。

  这或许也是他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一个因素吧?

  回到西苑乡后,他驱车去超市买了些礼品,然后去了陆文婷她大伯的餐馆。

  如今,陆文婷她大伯的餐馆已经发展成为了餐饮和住宿一体的小酒店。

  这自然是靠着西苑湖景区发家的。

  就目前来说,陆文婷她大伯至少也身价好几百万了。

  所以对于唐逸来说,他觉得他妈跟了陆文婷她大伯,也应该是最好归宿了。

  春节期间,由于西苑湖景区禁园了,所以陆文婷她大伯的饭馆也没有什么生意,只是偶尔有乡上的人来这儿吃饭罢了。

  待唐逸拎着礼品走进餐馆时,他妈站在吧台那儿瞧着,忍不住激动不已……

  当他妈迎向他时,陆文婷她大伯也出来了,忽见是唐逸来了,拜年来了,她大伯那个欢喜呀,忙是前来叮嘱道:“慧珍,你先招呼唐逸坐哈!我去放鞭炮!刚刚没有看见他来,鞭炮都没放,真是不好意思!”

  唐逸忙道:“大伯,不用了!”

  “咳!那怎么能成呢?这可是咱们当地的礼节,怎么能少呢?再说了,这春节期间就得放鞭炮才热闹嘛!”一边说着,陆文婷她大伯一边扭身就去拿鞭炮去了。

  这陆文婷她大伯也是真看得起唐逸,这年又是拿了一大捆大地红出来放。

  事实上,一般来说,也就放一挂小鞭炮意思一下就好了。

  当那捆大地红在饭馆门前噼里啪啦的响起,浓烟滚滚时,左邻右舍的又是猜测着说,怕是陆文婷领着男人回来了?

  实际上,陆文婷打自离开西苑乡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

  可能在她的心里,还是不得劲吧?

  因为若是她大伯没有娶了唐逸他妈-的话,那么她跟唐逸可能就一起了、结婚了?

  事实上,唐逸当时也是真想娶她了。

  可惜的是,哪晓得忽然来了这么一茬,他十多年未见的妈,竟是忽然成为了陆文婷她大伯的妻子。

  为此,现在的唐逸也想清楚了,事实上,生活就是充满着无奈的,有着诸多的不如意,也是充满了各种喜剧和悲剧的色彩。

  他也知道他妈有他妈-的苦衷。

  所以他尝试着慢慢接受了妈。

  现在对于唐逸来说,曾经的那些事,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还有着亲人。

  他也不希望自己是那种孤星入眠的人。

  在陆文婷她大伯的餐馆内坐了一会儿,喝了杯茶,吃了些瓜子花生,抽了根烟,然后唐逸也就说要走了。

  他妈听着,忙是说了句:“今晚上就在这儿住了呗?”

  随之,陆文婷她大伯也忙是乐嘿道:“对对对,今晚上就这儿住了吧!反正房间有的是!楼上客房随你挑!”

  唐逸瞧着他妈,勉强的一笑,然后言道:“我知道有地方睡,只是我还得回江阳市有点儿事情。还有,我还得赶着回平阳省。”

  他妈听着,不由得含泪的说了句:“就住一晚……都不行吗?”

  见得他妈哭了,唐逸也是有些难为情,皱眉想了想,然后说了句:“好吧。”

  “……”

  之后,唐逸趁机叫陆文婷她大伯到了一旁,冲他问道:“陆文婷过年又没回来么?”

  “没有。”陆文婷她大伯摇了摇头,然后言道,“不过你现在不用担心她了。我知道她现在过得挺好。她现在也是一个小老板了,在广东那边开了一家美发店,生意还不错。她说……她打算开连锁店。”

  唐逸听着,愣了一下,然后不由得言道:“那就成。她过得好就成。”

  “放心,现在生活都好了。就算她过得不好,我也能帮衬着她。现在……要说咱们多富有也没有,但随便拿个八九万的或者十来万的,还是没有问题。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文婷了。我也知道,跟文婷的事情……不能怪你,也不能怪她。只能怪我!”

  “大伯,您千万别这么说!”唐逸忙道,“现在……说实话,我看着我妈跟你过得挺好,我这心里也踏实!”

  “……”

  晚上,唐逸到了楼上的客房,他妈给他端了一盆热水进来,说是要帮他洗脚。

  唐逸瞧着,忙道:“不不不!我自己来吧!”

  他妈却是含着热泪说:“在妈的心里,你永远都是个孩子。妈……知道……很对不起你,所以……现在……就让替你洗一回脚吧!”

  见得他妈这样,唐逸这心里也是有些被触动了,于是他言道:“妈,真的不用了。我这么大个人了,洗脚自己会了。所以您……您就把水搁在这儿就好了。”

  可他妈问了句:“你是不是嫌弃妈?”

  “没有!”唐逸忙道,“绝对没有!妈,您别多想了!只是您给我洗脚,我受不起!您是我妈!”

  “小时候,不也是妈帮你洗么?”话毕,他妈忙是解释道,“我说的是在你四岁之前。妈知道,后来……妈就……”

  唐逸忙道:“妈,那些事情,咱们就不提了吧。现在只要您过得好就成。”

  “你真的恨妈吗?”

  唐逸迟愣了一下,然后才回道:“不恨。”

  显然,这是句假话,事实上,在唐逸的心里,还是有着极大的阴影的。

  毕竟他只是个凡人,不可能一切都那么博大的。

  当然了,他妈也是聪明人,听说不恨,她也就没有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了。

  第二天早上早饭后,唐逸也就走了。

  这对他妈来说,已经很欣慰了,因为总算是看到唐逸愿意留宿一晚了。

  事实上,在他妈心里,那种愧疚感和亏欠感,也是一直深深的烙在心中的。

  生活就是这样,有些事情也只能尽量去化解的。

  对于唐逸来说,那缺失的母爱,不可能就此能弥补回来的。

  当然了,唐逸已经不是很在乎这些了,毕竟如今的他,身份不同了,也是不可能因为这些事情而纠结一辈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