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08章 回到平阳省

   之后,坐在飞机上的唐逸,一直在发呆。

  事实上,他的心里很乱。

  他知道,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胡斯淇一直没有联系他,他也没有联系胡斯淇,想必他们已经不会再有任何的奇迹发生了?

  对于这段感情,可能永远都只是美好的记忆了?

  这也将成为他人生的遗憾!

  然而,至于安雅……他似乎也感觉到了,她可能不会答应嫁给他了?

  因为之前在车上,当他表白过后,安雅没有回应他。

  这可能意味着他的情感之路,步入了尴尬境地?

  但,对于他来说,能一跃成为省纪委书记,也算是他人生的辉煌,独领风-骚,然而在情感路上并不那么完美。

  曾经身边的那么些女孩,好似如今一个也抓不住了?

  在唐逸返回平阳省时,已经是将近傍晚六点钟了。

  是潘少云开车来机场接的他。

  上车后,他扭头对潘少云说了句:“去我司机小王那儿。”

  “成。”潘少云点了点头。

  这种感觉,好像唐逸只能是做到关心身边的人了。

  上回在平福路遭遇的那场车祸和最后激烈的枪战,他的司机小王身中了两枪,所幸的是,最后抢救过来了。

  这对于唐逸来说,可谓是极大的欣慰!

  要是小王就那么死去了的话,他会一直心感不安的!

  将近一个月过去后,小王的枪伤疗养得也差不多了,不过现在还在休假当中。

  上回,小王肩上所中的那一枪倒是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只是最后胸口中的那一枪,差点儿就要了他的命。

  幸好子弹偏离了一点儿,否则的话,就击穿了心脏,那么也就嗝屁了。

  小王暂时被安排在疗养院,有专人负责他的饮食起居等。

  对于小王来说,也可谓是一大功臣了,因为他那次拼命护住了唐书记。

  待到了疗养院小王的房间,唐逸忽见护士小丽在跟他讲故事,两人好似有着一种暧-昧的关系似的,由此,唐逸忍不住欣然的一笑。

  小丽见得唐书记来了,她忙是娇羞的站起身来,称呼了一声:“唐书记!”

  唐逸瞧着小丽,然后瞧了瞧小王,完了之后,笑微微的冲护士小丽问了句:“你愿意照顾咱们小王同志一生么?”

  忽听唐书记这么的问着,小丽更是娇羞得两颊通红……

  躺在病床上的小王也是羞涩的红了脸颊。

  唐逸又是欢心的乐了乐,然后言道:“就这样了吧,你们俩的婚事,我来做主!”

  说着,唐逸扭头冲身旁的潘少云说了句:“回头你给好好的操办一下,关于小王和小丽的婚事,一定要办得热热闹闹的!”

  “没问题!”潘少云忙是回道,“这事我来办吧!”

  这时候,小王忙是笑嘿嘿的冲小丽说了句:“还不快谢谢唐书记!”

  小丽忙是娇羞道:“谢谢您,唐书记!”

  唐逸嘿嘿的一乐:“还谢啥呀?将来你嫁给了小王,那就是我的弟媳妇了,咱们一家人了,还谢啥呀?”

  听得唐书记这么的说着,小王心里感激不已……

  由此,小王忙是笑嘿嘿的冲唐书记说了句:“谢谢您,唐书记!”

  “你还谢啥呀?”唐逸回道,“要说谢,我得谢谢你才是!那次要不是你,我可能就挂了?好了,谢谢之类的话咱们就不说了!大过节的,得说点儿喜庆的话不是?我就祝你早日康复吧!”

  小王忙道:“已经差不多了,我可以出院了!我可以继续给您开车了!对了,我祝唐书记步步高升!”

  唐逸乐了乐,然后冲小王问了句:“你还敢给我开车?”

  小王忙是回道:“只要我还能开车,我就一直敢给唐书记开车!只要唐书记您不嫌弃我就好了!”

  “这是啥话?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那我就一直是唐书记的司机!”

  “成!有你这话就成!”唐逸欣然道,“以后你小王就是我的司机了!不管我到哪儿,我都会带上你的!”

  “……”

  完了之后,咱们唐书记不忘给了小王和小丽每人一个红包。

  因为大过节的,得讨个吉利。

  看望了小王过后,唐逸也就要潘少云开车送他回家了。

  回到家,唐逸要家里的佣人吴妈给做了几道菜,他跟潘少云好好的喝上了几杯。

  对于潘少云来说,他心里的也是有着无限感慨的。

  因为世事着实多变。

  想当初,他潘少云可还是一位******小少,因为那时他爸潘金林可是湖川省的省长。

  打自他爸人倒如山倒之后,他的仕途也是得以了相应的落寂。

  他或许怎么也未曾料到,如今却是要牢牢的攀住唐逸这棵大树。

  当然了,他在心里还是敬佩唐逸的,他也知道,在官场上混着,想要走得更远,最终的还是要靠个人能力、政绩、为官的品质等等等。

  因为这些,他在唐逸的身上全都看到了,所以他也知道唐逸是可以走得更远的。

  三两杯酒下肚后,潘少云不由得一声叹息,却又欲言未语。

  瞧着潘少云那样,唐逸忍不住冲他问了句:“你这是……怎么了?”

  潘少云心情极为复杂的一笑:“没什么。只是我在想……咱们所经历的这些世事变化。”

  听得潘少云这么的说着,唐逸也是忍不住一笑:“是不是你觉得……没有想到今天会是我的部下?”

  潘少云听着,只是一笑,没有回答,也没有解释什么。

  但,唐逸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事实上,唐逸也是觉得这些变化有些戏剧化。

  过了一会儿,潘少云另起了一个话题:“新来的那个田省长……春节期间,他的动作很大呀。”

  听得潘少云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怔了怔,然后言道:“放心,他在平阳省……怕是难以掀起什么风浪来?我倒是担心下一步的反腐工作。”

  “你是在担心不怎么好拿捏平南市市委书记吴庆明吧?”

  唐逸听着,忍不住一笑,问道:“你觉得如何拿捏是好呢?”

  潘少云皱眉想了一下:“我觉得……吴庆明他哥吴庆峰虽然是全国政法委副书记,但是我想……若是吴庆明真的涉嫌比较大的问题的话……估计吴庆峰也是不会力保的?”

  “为何?”

  “因为……”潘少云想了想,“事实上……中央方面对于反腐工作还是痛下决心了的,所以若是吴庆明真的涉嫌了比较大的问题的话,我想……还是会一视同仁的?我估计吴庆峰也是不会站出来力保的?因为吴庆峰也得护住自己的官位不是?”

  “这些我也知道。”唐逸言道,“但是多多少少还是要给吴庆峰几分面子的。吴庆峰已经给我来电话了,他说他正月初九会回平阳省一趟,到时候想约我见个面,所以……还是等跟吴庆峰见了面再说吧。”

  听得唐书记这么的说着,潘少云又是皱眉想了想,然后言道:“最难动的,可能是纪平市市委书记刘华新?”

  “这我知道。”唐逸回道,“所以还是一步一步的来吧,先把吴庆明这个大麻烦解决了再说。”

  说着,唐逸话锋一转:“基本上……对于平阳省的反腐工作来说,我们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至少几颗大的毒瘤被我们给切除了。”

  “也是。”潘少云点了点头。

  “对了。”唐逸忽然言道,“过几天你陪我去一趟北京吧。我想去监狱看看卢广庆。不过怎么说……我来平阳省后,卢广庆在表面上跟我还是蛮友好的,也请我吃了几顿饭,所以……”

  听得唐书记这么的说着,潘少云忙是回道:“成。到时候你定个时间就好了。”

  “……”

  关于卢广庆已经宣判了死刑,缓两年后执行。

  廖德胜和郭善民分别被判了死刑和死缓。

  年前,廖德胜已经被枪决了。

  关于廖德胜被枪决的消息,呆在监狱的卢广庆也是知道了,当晚,卢广庆一夜未眠。

  虽然进去的时间不算长,但是卢广庆已经瘦了一大圈了。

  在意识到自己错误的严重之后,卢广庆在监狱是茶饭不思的。

  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卢广庆还是很痛悔的!

  正途与贪婪,当时只是一念之差罢了,不过后来却是愈来愈远了,最终到了如今这般不可挽回的地步。

  当然了,如今说什么也没用了。

  因为一切都已经成为了定局。

  在监狱里的这段时间里,渐渐的,卢广庆也学会了用另一个角度去看问题。

  他忽然发现,在与唐逸的暗斗中,他卢广庆压根就不是唐逸的对手。

  他也发现了,唐逸是一位真正的深不可测的高手!

  至今,他卢广庆都还没有搞不明自己是怎么就败给了唐逸?

  回想着最后,唐逸在机场通道那儿劫堵着他,他才意识到,原来这一切,早已在唐逸的操控之中。

  之前,他卢广庆还真没有发现唐逸有如此之神,但在最后关头,卢广庆意识到了,唐逸不是神,而是一切早已在他的布局中,他卢广庆始终都是逃不过他唐逸的手掌心的,太强大的对手了,也是太可怕的对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