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12章 问题严重

   第二天上午,在那饭馆老板的带领下,唐逸和夏志明,还有潘少云,他们一同来到了纪平市工业开发区。

  只是那位饭馆老板一直持着怀疑态度,心想,这三个家伙号称自己多么的有钱,可是却是尼玛开着一辆破夏利,这架势也不像是什么尼玛大老板呀?就老子好歹每天也是开着一辆金杯车去采购菜什么的不是?

  到了工业开发区这儿,唐逸和夏志明,还有潘少云,他们三个就没有怎么去理会那位饭馆老板了。

  因为他们被眼前这一幕所震惊了。

  看得出来,曾经对于工业开发区的架势还是拉得比较大的。因为那进工业开发区的标语什么的还很醒目。

  只是园区内早已是杂草众生,一片荒芜,给人一种曾经辉煌过后的萧条感。

  在杂草众生的园区内,可见那几幢刚盖了一半的工厂,有的甚至只是刚打了个地基,那红砖墙上有几处都长满了杂草,还有锈迹斑斓的钢筋头子支愣在杂草当中。

  瞧着眼前的这一幕,咱们唐逸唐书记心里这个窝火呀!

  想想,荒芜了这么一大片的土地且不说,关键是这玩意半途而废,就这么搁置在这儿,也无人问津了。

  从此就能看出这纪平市市委绝对存在极大的问题了。

  夏志明瞧着眼前的这一幕,心里也不是个滋味,他扭头看了看唐逸,忍不住说了句:“这么大的问题,就没人管?”

  潘少云瞧着这一幕,心里也是感觉有些难受,心想这纪平市市委都是干嘛吃的?把工业开发区搞成这样,就他妈不管了,这就是所谓的开发么?

  这时候,那位饭馆老板跟了上来,忍不住说道:“我说呀,三位老板看到这一幕就该明白了吧?就能想象出这纪平市适不适合投资了吧?”

  忽听那饭馆老板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一怔,回头冲他问了句:“你知道当时这个项目是谁负责的么?”

  饭馆老板忙是回道:“我一个平民百姓哪里会知道那么多呀?我就知道工业开发区开发成了这样,因为这是看得见的事情,当然了,也能看得出来咱们纪平市市委有问题了,因为工业开发区开发成了这样,就没人管了,这里肯定是有问题的,至于都藏了什么猫腻,大致的想想,也想得出来。”

  听得那饭馆老板那么的说着,唐逸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问了句:“对了,你昨晚上说……当时是卢广庆卢省长在主抓这些是吧?”

  “反正那会儿是卢省长当权咯。”饭馆老板回道,“当时那位省委书记也不怎么管事的,大权都独揽在卢省长手里。后来当时那个省委书记被调走了,中间空白了一段没有省委书记,直接由卢省长代任省委书记。直到后来,现在的省委朱书记到了平阳省,慢慢的,他带来了自己的人,像现在的省纪委唐书记等人,平阳省的状况才有所好转。现在卢省长他们都被办了,省委重新整治过后,好像现在的省领导班子开始管点儿事情了。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管到咱们纪平市来?”

  听得那位饭馆老板这么的说着,唐逸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头,然后回了句:“好的,我知道了。”

  夏志明扭头看着唐逸,忍不住问了句:“那现在咱们怎么办?”

  “先回去吧。”唐逸回道。

  “……”

  下午,在返回省里的途中,与唐逸同坐在车后座的夏志明忍不住扭头冲唐逸问道:“咱们既然发现了问题,那么干嘛要急着回去呀?顺着这条线路一直摸索下去不就好了么?”

  唐逸听着,回道:“现在的问题已经暴-露得很明显了,没有必要再查下去了。就连纪平市的市民都看出了这里的问题,咱们还有必要去查什么吗?再说,我不是跟你说了么,刘华新就是纪平市的土皇帝了,咱们要是在纪平市查下去的话,刘华新肯定就知道了,到时候,咱们三个的安全还是个问题呢。因为还不知道能不能走出纪平市呢?”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夏志明愣了一下,然后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暂时不要再去惊动刘华新了。现在我们回省里去查清当时是谁直接负责纪平市工业开发区项目的?还有,我们尽可能的,联系上以前来纪平市投资的那几位港商和台商。”说着,唐逸话锋一转,“马上就是两会了,咱们还得去北京参加两会。所以时间上……也是很紧,在两会前是办不完这事了,那就干脆推到两会后,我们再慢慢来收拾收拾这个纪平市。两会期间,咱们顺便去监狱见见卢广庆,没准能获得一些答案?因为现在的卢广庆在监狱关了那么久了,我想他也应该醒觉了,看淡了很多东西?这样的话……我想他应该会给我们一些答案的?”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夏志明暗自怔了怔,然后扭头敬佩的看了看唐逸,因为夏志明忽然觉得……自己这位政坛老将还不及唐逸这儿政坛新星老练,唐逸果然是唐逸呀,办事啥的果然是很有头绪,老练呀!

  正在夏志明这么想着的时候,唐逸又是言道:“别忘了刘华新的后台背景,咱们不能硬碰硬。刘华新那个人也是因为有过硬的后台背景,所以才敢那么胆大妄为的,所以才敢在纪平市自封为土皇帝的,明白?”

  又听得唐逸这么的说,夏志明更是敬佩了唐逸,因为唐逸在关键时刻,还不忘将这种种因素都考虑进去了,那意思就是这战要打,只是看怎么打,但一当开战,自己这方一定要占有绝对的优势,一战成功,不留给对方任何还击的机会。

  尽管在看到纪平市工业开发区那等状态后,唐逸心里很窝火,但是他还是不忘冷静,不忘考虑到种种。

  回到省里的这天晚上,唐逸和夏志明俩去见了省委书记朱延平,将纪平市工业开发区的情况汇报给了朱延平。

  完了之后,他们三人在一起商讨怎样对待这个问题?

  朱延平的意思,他去查阅一下以前的省委的工作记录什么的,看看当时究竟是谁在负责纪平市工业开发区项目?

  唐逸给分了一下工,意思要夏志明想办法去联系以前在纪平市投资那几位港商和台商,若是他们愿意来平阳省见个面聊聊,那是更好不过的事情了。

  唐逸自己则是精心布局,尽量拉开一张大网来,争取一网就将纪平市的问题官员给打尽。

  还有就是,唐逸说他去应付刘华新的后台背景。

  正好马上就两会了,要去北京,趁着这机会,唐逸打算将这些事情全给办了。

  在北京两会期间,唐逸抽空,和夏志明一同去了一趟监狱,去见了卢广庆。

  当时在探监室见到卢广庆时,发现卢广庆瘦了不少,现在是干瘦干瘦的。

  很难想象卢广庆之前的那将军肚是怎么瘦下去的?

  这回,卢广庆见到唐逸,他首先是淡淡的一笑,像是一切都尽在了他那一笑中。

  他那一笑,似乎也有一种风轻云淡的境界了。

  不过想想也是,因为卢广庆都已经是将死的人了,他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呢?

  见得卢广庆那样,唐逸有些怜悯的问了句:“还好吧?”

  卢广庆淡笑的回道:“还行。现在……呆在这儿,安静了。原来的一切浮华,不过如此。”

  说着,卢广庆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唐逸一眼,话锋一转,问了句:“现在的平阳省是不是整个换了风格了呀?”

  唐逸听着,微微的一笑,回道:“算是吧。”

  “换了就好。”

  趁机,唐逸打趣的说了句:“你现在好像比以前更加的关心平阳省未来的发展了?”

  卢广庆苦涩的一笑,回了句:“我知道是我让平阳省停滞了发展,所以我希望它现在一切向好!”

  “会的!”唐逸点了点头,然后话锋一转,“对了,我想请教你一些问题,不知道……”

  “你说吧。”卢广庆言道。

  “关于纪平市工业开发区那事……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后来荒芜了嘛。”卢广庆如实的回道。

  “那你知道它为什么荒芜了么?”

  卢广庆不由得一声冷笑:“太贪了呗。”

  “那都怎么个贪法?”

  “具体……怎么说呢?”卢广庆皱眉想了想,“当时,关于纪平市工业开发区那个项目,省财政那边还有拨了一笔专项资金去扶持那个项目,那笔资金是5个亿。原本是想拨10个亿的,但是鉴于纪平市的财政收入也还可以,所以就减少了5个亿。后来招商引资,招来了几位港商和台商的资金,他们的投资拢共加起来的话……得有80个亿吧?”

  唐逸猛的一怔:“那么大的一笔资金,工业开发区还荒芜了?”

  卢广庆又是一声冷笑:“我就说……太贪了嘛。当时纪平市大大小小的官员看着那么大的一笔资金,那么大的一个蛋糕,谁都想从中捞点儿,想想,那么多张嘴,再大的蛋糕也不够分的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