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13章 胆大与心细

   这次在监狱见了卢广庆一面,对于唐逸来说,可算是大有收获,因为关于纪平市大大小小的问题,他基本上都掌握了个大概,也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

  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上层那儿,因为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

  看来关于纪平市的问题已经超乎了想象中的严重,那种腐化犹如已经深入骨髓。

  听得卢广庆说,当时纪平市工业开发区看大门的老头都从中捞了不少,想想,那种腐化到了何种地步?

  仅仅一个看大门的老头而已,他都从中捞了不少,想想这种可怕的局面,就令人胆寒。

  从监狱出来后,唐逸倍感负重的对夏志明说了句:“看来对于纪平市,咱们这张网还得拉开一些才是呀?”

  夏志明听着,也是倍感负重,回了句:“真是难以想象纪平市腐化到了这种地步呀!”

  唐逸负重的一笑,言道:“我现在明白中央方面为什么要对平阳省痛下决心了。”

  “若是再不痛下决心,平阳省真的完了。”

  “是呀。”说着,唐逸话锋一转,“好了,咱们还是先回酒店吧,等两会完了,咱们回平阳省再说吧。”

  夏志明忙是问了句:“你明天是不是要去见刘部长?”

  “嗯。”唐逸点了点头,回道,“得去见见呀,得看看刘部长的意思呀。”

  夏志明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然后问道:“你觉得……刘部长知道他的儿子刘华新在纪平市所做的这一切么?”

  唐逸则是回道:“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问题是这次,咱们得让刘部长知道了,看看他是个什么态度再说吧?”

  夏志明又是皱眉想了想:“我觉得……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嘛,想必……刘部长还是会力保的?”

  听得夏志明这么的说着,唐逸则是回道:“这个要是我的话,我也是会力保的。问题是看怎么力保?我期望的是……能像处理吴庆明那样的处理刘华新就好了,就算是完美了。”

  “嗯。”夏志明点了点头,然后言道,“但愿刘部长能像吴庆峰一样。”

  “先不管这些了,明天我去见了刘部长再说吧。”唐逸回道,“死也好,活也罢,这事我唐逸还是要去做的!”

  说着,唐逸话锋一转:“明天去见刘部长,你就别去了,我一个人去就好了。因为要死,也就死我一个,但你和朱书记他们还在不是?”

  夏志明担心道:“问题是……少了你,我们……我们的力量可是就削减了一大半呀!要不还是我去吧?”

  唐逸忙道:“这事咱们之前就商讨好了,也分工合作了,所以该是我的活,我去干就好了,你就别在这儿添乱了。”

  “……”

  这天晚上,在酒店,平阳省省委书记朱延平忽然来到了唐逸的房间。

  唐逸见得朱延平来找,他忙是微笑道:“还没睡么?”

  朱延平却是有些负重的一笑,冲唐逸说了句:“我决定了,明天见刘部长还是我去吧,毕竟省委书记是我。”

  忽听朱延平这么的说,唐逸忙是一笑:“这会儿你来这儿跟我就是说这事的?”

  “对。”朱延平点了点头。

  “得了吧,你!”唐逸忙道,“这事……咱们都是事先定好的事情,突然换成你去见刘部长,这叫哪门子的事情呀?”

  见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朱延平忙道:“唐逸,你可得想清楚了,这事……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搞不好的话……可能从此你就……”

  唐逸忙是回道:“我知道后果。不过你放心吧,我还年轻,即便不能再为官了,那么我还能下海闯一闯不是?你就不一样了,要是下一届你不能进入中央的话,你也就该退了。你说都这个时候了,你奋斗了大半辈子了,你还想因此毁了这一切么?”

  朱延平淡淡的一笑:“我也没事。即便是……有个什么意外的话,我可以去我大儿子那儿呀。我大儿子朱青现在在国外混得很好呀,去他那儿,我也可以安享晚年不是?”

  “得得得!”唐逸忙道,“咱们还是不要想得那么悲观!这事……我觉得……应该没有我们所想象的那么糟糕?”

  “我想应该也没有,所以还是我去见刘部长好了。”趁机,朱延平说道。

  “这事就别再说了。”唐逸忙道,“这都安排好的事情了,你还临时改变什么呀?”

  “……”

  最终,第二天,还是按照原定计划,唐逸去见了刘部长。

  见面地点是在一间会客室内。

  唐逸被安排在会客室等了一会儿,忽然,刘部长推门进来了。

  在见着唐逸时,刘部长就忍不住欣然的一笑:“不好意思,小唐,让你久等了哈!”

  唐逸忙是起身,微笑道:“刘部长,您客气了!”

  刘部长忙是手势道:“别别别,坐坐坐!”

  “谢谢刘部长!”

  随后,两人隔着红木茶几,面对面的坐了下来。

  坐下后,刘部长欣然的打量了唐逸一眼:“果然是年轻有为的新生力量呀!”

  “刘部长,您过奖了!”唐逸忙是谦逊道。

  刘部长又是欣然的一笑,然后以拉家常的语气冲唐逸问道:“对了,现在平阳省领导班子整治工作完毕了哈?”

  “关于省领导班子算是基本上整治完毕了。”唐逸点头回道。

  “那你可是大功臣呀!”刘部长赞赏道,“没有你唐逸这个愣头青,恐怕还没这么快就整治完毕呀?”

  说着,刘部长话锋一转:“就卢广庆而言,他在平阳省也太大胆了,作为一省之长,他居然将平阳省搞成那个不可收拾的局面,真是太令我们失望了!前一段时间,我去监狱看了卢广庆,他现在可是瘦得不成样了呀!不过这也是他自作自受的后果!”

  听得刘部长这么的说着,趁机,唐逸微笑道:“对了,刘部长,这次……我还有个问题想要请教您!”

  “什么问题?”

  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小心谨慎的说了句:“就是关于咱们平阳省纪平市市委书记的问题。”

  忽听这么一句,刘部长的面色骤变,忽然就拉下了脸来……

  因为他自然明白唐逸说的是他的儿子刘华新。

  只是唐逸刻意没有提及刘华新这个名字而已。

  由此,刘部长不得不有所敬佩的打量了唐逸一眼,觉得这个年轻办事……着实是蛮讲究的,也挺有一套的。

  但既然问题提到了这儿,那么刘部长也是没辙,也不好意思回避,于是他便言道:“纪平市市委书记有什么问题么?”

  听得这话的语气,唐逸大致的瞄了刘部长一眼,感觉到了刘部长不是很愿意提及自己的儿子……

  可是话题既然抛出来了,那么不管如何,唐逸也是要进行下去的。

  况且这也是他的目的,所以这个问题,唐逸也只能勇于碰一回硬了。

  自然的,唐逸也是有准备而来的,不会如此冒失的。

  随之,唐逸将一个档案袋顺着茶几推给了刘部长:“刘部长,您不妨先看看这个。”

  见得唐逸推过了一个档案袋过来,刘部长的面色更是有些难堪。

  但他的心里又不得不佩服唐逸这小子,因为看得出来,唐逸这小子是早有充分的准备。

  由此,也算是让他刘部长见识了唐逸这小子的胆大心细和卓越的谋略。

  事实上,作为父亲,刘部长多多少少还是知道儿子都在纪平市干了些啥,只是他这心里不大好说罢了。

  当然了,刘部长绝对没有纵容过自己的儿子。

  关于自己儿子的问题,刘部长也是恼骂过,甚至都曾动手揍过。

  但,关于自己儿子的性格,他这做父亲的也是深知。

  刘部长早就知道,迟早有一天是会出问题的,没想到这一天终于来了。

  没想到的是,敢于碰硬的,是唐逸这位愣头青。

  对于唐逸的胆识,刘部长还是很钦佩的。

  此时此刻,令刘部长矛盾的是,是护着儿子,还是成就唐逸,这就是个问题了。

  瞧着唐逸推过来的那个档案袋,刘部长一直没有伸手去拿起,他似乎也不想看了。

  因为他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看不看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刘部长就那样的低头瞧着跟前茶几上的那个档案袋,许久未语。

  因为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是负重的,也是矛盾的。

  作为为父的,又有几个不心疼自己的孩子的呢?

  可是事情已经是明摆着的事情,若是他刘部长没有回应的话,怕是这也……说不过去?

  关于他刘部长给全国人民的印象是公正的、清廉的、无私的。

  若是因为自己的儿子而毁了自己的这种形象,这可谓也是一大之痛!

  若是真亲手将自己的儿子交出去,公事公办的话,那么刘部长也知道,就自己儿子的那些所作所为,怕是死罪难免?

  问题是,他能做到看着自己的儿子就这样死去么?

  若是他这就压制住唐逸的话,怕是也会毁了自己的形象?

  显然,刘部长也知道这纸还是难以包住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