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16章 信缘分吗

   宣泄过后,唐逸扭身往沙发前一坐,便是点燃了一根烟来,闷闷不乐的吧嗒了两口,然后才瞄了一眼仍旧委屈的坐在地板上的胡斯怡。

  看着她现在的委屈样儿,他的气好像渐渐消了。

  不过他的心里还是不怎么舒畅,毕竟被骗这事……心里总不是个滋味。

  原本他也是怀揣着一种忐忑的心情来这儿的,还想着见得胡斯淇后会是怎样的一种尴尬,可现在被骗了,心里更是难受。

  想想,胡斯淇在他心中的那种地位,可是任何女子都无法替代的,所以被胡斯怡这样的骗了,自然是感觉自己被耍了。

  所以唐逸此前才会那样的对待胡斯怡。

  胡斯怡继续委屈的在地板上坐了一会儿后,忽然,她很是生气的扭头瞪了坐在沙发前的唐逸一眼:“你不是人!禽兽!”

  忽听胡斯怡那样骂着,唐逸挑眼瞧了她一眼,也没有吱声,继续闷闷的皱着眉头,吧嗒了一口烟……

  见得唐逸那样,胡斯怡似乎也拿他没辙。

  可是想想,她自己现在的身份,可是万人瞩目的大明星,人称万人迷,像自己这样高贵的女子,在唐逸面前竟是如此的小女人,竟是如此任由他给蹂-躏一通,她这心里还真是蛮憋屈的。

  可对唐逸,她是又爱又恨的!

  过了一会儿,胡斯怡忽然气恼的站起身来,直冲唐逸奔了过来,一声哼,一把将唐逸推着躺在了沙发上,她跨上他的腿,一p股坐在他的身上,一边扒拉开唐逸的衣衫:“来呀,搞我呀!”

  忽见胡斯怡这样,唐逸仰视着她,说了句:“你疯了呀?”

  “我就是疯了!”

  “别闹了成么?”

  “可是你刚刚弄痛了人家,你怎么不说了呀?”

  “你为什么要骗我?”

  “人家那不是想你了吗?”

  “可你也不能这样的骗我不是?”

  “……”

  说着说着,胡斯怡忽地气恼的俯身而去,埋头一口叨住唐逸的肩膀,狠狠的咬了一口,然后她就埋头在他的肩膀那儿痛哭了起来:“呜……呜呜呜呜呜……”

  忽见胡斯怡这样,唐逸皱了皱眉头:“你别这样成不?”

  胡斯怡继续痛哭了一阵,然后抽噎了两声,忽然在唐逸的耳畔问道:“是不是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不可能像爱我姐姐一样的爱我?”

  忽听胡斯怡这么的问着,唐逸一时也是有些懵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过了好一会儿后,唐逸只是说了句:“你别这样行吗?”

  “不。我要你回答我:是不是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不可能像爱我姐姐一样的爱我?”

  没辙,唐逸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然后回道:“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思,我也知道你一直都爱着我,只是……我现在没法跟你姐姐在一起了,所以……也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的。”

  “为什么不可以?现在我姐姐退出了,只有我和你了不是吗?”

  “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的。”唐逸回道,“有些事情……也是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但我只能告诉你,我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的。”

  “我哪里不好了呀?”

  “没有。你很好。”

  “那你为什么不能跟我在一起?”

  “不能就是不能,这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唐逸回道。

  “你是不是在恨我?觉得是我拆散你和我姐姐的?”

  “没有。我没有恨你。也没有觉得是你拆散了我和你姐姐。”

  “那究竟是因为什么?”

  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干脆回了句:“我快要结婚了。”

  忽听这个,胡斯怡紧忙问道:“跟谁?!!”

  “或许你认识?或许你不认识?”唐逸回道,“但是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要知道,我和你没法在一起了。”

  这时候,胡斯怡渐渐的坐起身来,两眼定定的看着唐逸:“要是我告诉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信吗?”

  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回道:“我信。”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我也不知道?”唐逸回道,然后问了句,“你相信缘分吗?”

  “我……不知道?或许相信吧?”

  “如果你相信的话,我只能告诉你,或许我们今生的缘分早已被安排好了?究竟谁能跟谁在一起,或许都不是我们说了算?”

  无奈之下,胡斯怡也只好冲唐逸问了句:“你也相信这个吗?”

  唐逸回道:“开始我不是怎么相信,现在我信了。”

  “那……我们真的就没有办法在一起了?”

  唐逸看着她,回道:“你去问缘分吧。”

  胡斯怡一时有些抓狂的深吸一口气,然后眼泪又下来了,只好冲唐逸问了句:“那我……那我以后……做你的情-妇总可以吧?”

  “你觉得这样好吗?”

  “可我……可我所做的一切真的都是为了你!我希望你能娶一个体面的太太,我做到了,现在你要是娶我的话,绝对够体面的!”

  “我知道,你现在是大红大紫的明星嘛。”

  “可你还是不能娶我,又有什么用呢?”

  唐逸忽然说了句:“我希望你我都活出自己的价值来,你一样,我也一样。”

  “……”

  几天后,两会正式结束,唐逸和朱延平、夏志明等一同返回了平阳省。

  在回到平阳省后,唐逸又是投身于了工作当中,暂时将感情上那些事给抛在了脑后。

  关于纪平市的问题,暂时被搁浅了,因为唐逸在等着刘部长做出回应。

  因为关于纪平市的问题,基本上也调查得差不多了,现在只等刘部长做出回应了。

  当然,这也是在给刘部长时间,若是在他所期望的时间内,刘部长还没有任何回应的话,那么唐逸也是要动纪平市了。

  那样的话,也就将是一场硬拼硬的战争。

  在这段时间内,唐逸暂时将目标转移到了别的市县。

  毕竟关于平阳省的反腐工作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就目前来说,只是解决了省领导班子中所存在的贪腐问题,还有就是省会城市平南市的反腐工作算是也做得差不多了,不过还不够彻底。

  两个星期后,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来了,导致所有的工作都只能暂时搁浅了。

  因为不仅仅是整个平阳省在抗非典,全国各省市都在抗非典。

  想必大家还记得2003年的那场非典,当时可是闹得人心惶惶。

  最为严重的是北京、广州、上海等几个城市。

  可以说是政-府部门上上下下的人员都投身于了抗非典行动当中。

  这样一来,导致一切工作都暂时被搁浅了。

  在非典期间,令唐逸最为感动的是,安雅几乎每天都会给他打两个电话,问他怎么样,有没有事?

  在电话里,安雅是再三叮嘱,要他出门啥的小心点儿。

  这可是令唐逸最为感动的事情了。

  只是令唐逸郁闷的是,安雅还是没有答应要嫁给他。

  关于抗非典那一段,就不详叙了,因为基本上,大家都熟知那一段。

  非典过后,到了六月份,基本上都渐渐恢复了正常。

  在省内一切工作恢复正常后,唐逸首先给刘部长打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唐逸就问了句:“刘部长,两会的时候,我给您的那份东西,您抽空看了么?”

  电话那端的刘部长顿了一会儿,然后才回道:“那个什么……这段时间忙着抗非典了,所以我还没来得及看。”

  唐逸听着,皱眉怔了一下,然后也是没辙,只好说了句:“那您要是有时间的话,就麻烦您抽空看看吧!”

  “成。”回答着,刘部长话锋一转,“对了,小唐呀,你就这事找我么?”

  “对。”

  “那成了,我知道了,我会抽空看看的。要是没有其它事情了的话……那就……”

  没辙,唐逸也只好回了句:“那成,您忙,不打扰您了!”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皱眉一怔,明显的感觉到了刘部长这是故意在玩拖延战术。

  所以无奈之下,唐逸也只好在自己的心里给刘部长设定了一个时间,那就再给他两个星期的时间,若是再没有回应的话,那么他唐逸也就要行动了。

  然而,意外的是,在这天下午,临近下班的时候,刘华新忽然给唐逸来了一个电话。

  在电话接通后,刘华新的语气很霸气,直截了当的说道:“唐书记,我现在在平南大酒店,您晚上过来吃顿饭吧。”

  听得这话,唐逸心里这个不畅呀,心想这刘华新也太没有礼貌了吧?

  可是想想刘华新的后台背景,没辙,唐逸也只好暂时冷他几分气。

  于是,唐逸也就回道:“好吧,晚上在平南大酒店几号包间呀?”

  “9号。咱们七点在那儿见吧。”

  “成。”

  “……”

  待电话挂了后,唐逸闷闷的皱了皱眉头,不由得点燃了一根烟来,深吸了一口,然后一口郁气呼出:“呼……”

  潜意识下,唐逸在提醒自己要冷静一些,暂时还不是发飙的时候……